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爱国观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10-06 19:15:28 阅读人次:4195 回复数:58)

  不想说爱国,却还立题说,烦不烦人啊?

  
最烦被逼表态,这种最烦的事儿从小就被迫着做。老师动辄就拿出个什么话题,全班发言表态,吓得心突突跳,不知道说什么,就旁听别人的,看老师表扬什么样的批评什么样的,凑合三言两语,只要不被批评就行了,根本不期待表扬。不是差得那么惨,是不屑领略这类表扬。

  
为什么把爱国当话题说呢?欠砖拍啊?

  
我要说的不是我爱国还是不爱国,不想直接说。爱也不想说,没看有的直接说的就当场被当成神经病处理的待遇?那么究竟要说什么?我要说的是“爱国”这个概念作为一种意识觉悟成为某种高频率敏感词的泰爱明骨——节骨眼,或者叫时代背景社会背景政治背景什么的,其实这些我都不懂,尤其政治,也没兴趣。但是“爱国”是个动宾结构,主语是人,说穿了是人民,平民的那些民。不是民的,不用去要求爱国,要求他们爱民就行了,爱民就是爱国。

  
一般说来,爱国应该是一种平常心,不需要特意教育启发,就像爱家。爱国不是政治,给弄得敏感了,就成政治了。真诚尊贵的爱,从来都是自发的。被动的爱,背后必有极端性质的不得不的被迫。一旦如此,便不是爱。爱国是不需要理由的,也不需要口号和表态。好好的和平年代,也没外敌来策反谁提供情报,想背叛一下特意不爱国也不那么容易。爱着家,爱着自己,把自己家日子打理好,作为个人不丢人现眼,作为社会人不违法乱纪,保持个人尊严,维护人类尊严,这些基本就算是国民爱国义务的履行。不是吗?

  
有种特爱标榜自己爱国的,也很烦人。爱心,是一层高尚的东西,一说出来就不好玩儿了。就像老人生日什么的,兄弟一群聚一起,就你老表示自己如何孝顺贡献怎么大,爹妈怎么慈爱无边深情似海,别的兄弟肯定心里反感。都是爹娘的肉,你老显摆什么呀?——这个比喻不恰当,国不是父母,是某种意义上的精神家园。

  
不爱国,就不好立证了。谁谁写了篇文章说国家有什么什么问题,说地球这那有的国家这方面就比咱们整得好,整得明白合理。或者谁谁特爱发牢骚,净挑不好的地方看,峥嵘的和谐的一律不提,净看提不起来的地方,哪疼往哪儿捅。哦,这就算不爱国了?我看这些爱挑毛病的爱国心比谁都切,肯定比我切。他们属于不稀里糊涂混吃喝就能满足的一族,尤其是一些有独立思想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我看他们不仅不是不爱国,而是不惧风险主动奉献国之爱的赤子。看他们有时候气得话都不知道怎么说只好骂起来的时候,我就倍加觉得这样的人是真爱国,是高层次爱国,要不怎么能那么痛心疾首呢?

  
当然,也有鱼目混珠者。谐虐放肆真真假假的。疯疯癫癫呈偏执状的。昧着良心一味迎合的。一脑子糨糊,越搅和越理不清。貌似有政治主张兼立场,但在谁那里乞得一点好处,就当场爱谁一下。既虚荣又小气。占5块钱便宜做梦能笑醒,吃5毛钱亏能撕破脸揭老底。既无操持又无涵养。这类人跟爱国不爱国扯不上,只是碍事。无论是爱什么,爱还是不爱,都没有多大价值。因为连自己都爱不好,缺少起码的自尊。

  
“国破山河在”的时候,“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时候,需要爱国。不需要都义勇参与,不光表态,还有行动。国难当头,不爱不行。现在这么好,再造辉煌都造几个来回了,盛世复盛世,不论是提倡爱国还是表示爱国,感觉都有点不自然。所以招致反感,估计也是这个理。其实大家心里都挺爱的,不特意说出来,谈天说地,很少离开那个国。就说这说吃的,一道一品说的都是本国式做法吃法,用的也是本国话。你可能会说,你就知道吃!那妄想颠覆我们的居心险恶的反动派也照样说着中国话吃着中国菜呢。且慢,我说的爱国,是指平民百姓维度上的,跟颠覆分子不搭界。我理解的平民百姓爱国潜意识,就是这种形态,精神层不由自主地依附在自小熏染过来的文化氛围中,这样才有安顿感。并且不想刻意地摆脱,能找到认同时就会产生愉悦感。我理解这就是爱国,是国人的叫爱国,非国人的乐于参与者叫热爱某国文化。呵呵。或许你会以为我政治觉悟低,把爱国理解得这么庸俗且现实,没水平。那也没办法,我就这理解能力,当了好几十年中国人,这样爱了好几十年。今后也还是这样。

  
说了半天,还是觉得立这么个题有点别扭,不自然。怎么搞的这是?

  
爱国这事,近于禅,一说即破。 

  


  


  





Page: 2 | 1 |

 回复[31]: 鲜花挺多。不少我这一朵 是的 (2009-10-07 12:09:34)  
 
  鲜花挺多。我就坦率地不恭维送花了(与他人送花无关)。东洋镜的重镇写手之一,也不会少我这一朵花。

  


  
前面的花,是大早打招呼也是礼节,文章还没读。现在读了。坦率是对作者和文章最真切的尊重了。我没砖,尽感受。

  


  
作为读者(而不是偶尔记日记写作文的“作”者)的感受,读着和个人预先推想期望的启发,参考,有点没衔接上。这当然不是作者之故,而纯粹是自己主观了。

  


  
看到题目“爱国观”时,我以为是正宗正规的论述和解析文章(汗颜。什么是“正宗正规”我自己也不知)。主观想像和期望,肯定应该会有别样新颖的视角启发或论述感受。希望借此整理自己心绪。读着,没找到个人感受和心绪的出口。不过,“爱国”这题目和心境心绪,也许其本身,就是极个体化,千人千面,万人万言,很难统一整理解析论述的话题。因此,完全主观强加的个人心情,实在是过于苛刻了。不好意思~~~ 嘿嘿嘿。

  


  
我一直缠绕着的心绪,基本都是少年单纯幼稚的日常朴素问题。比如: 为什么尤其所谓精英知识分子们,好象特别厌恶或反感或冷嘲“爱国”?他们理解的“爱国”——到底是指的什么?普通百姓,(一般印象中)又为什么要“爱国”?这里的“爱”和“爱国”——又到底是什么涵义,内容?这些100%完全同一个词汇的“爱国”,是否内涵,涵义,也完全100%同一?否则为什么恰好走向两个极端——普通百姓要“爱国”,不少“精英知识分子”(比如个人印象的东洋镜)要如此厌恶,或反感和冷嘲批判“爱国”?难到,是精英知识分子们和普通底层百姓,本质上就誓不两立?绝不可能有结合,接壤处?

  


  
......等等等等。

  


  


  
写着这些感受和自问。心里更乱了——这应该是最标准典型的“眼高手低”现象和症状。这一点倒是心里一点不乱。

 回复[32]: 打油非雪 黑白子 (2009-10-07 11:38:41)  
 
  

  
国家兴亡谁有责

  
村野匹夫不敢说

  
一口吸尽西江水

  
吾爱非雪胜爱国

  

 回复[33]: 打油的钱不打醋 自带板凳 (2009-10-07 11:46:09)  
 
  

 回复[34]:  老王 (2009-10-07 13:57:57)  
 
  31楼是的先生:你还认为那些人是所谓精英吗?从他们的写作的东西里,你没有嗅到流氓的气味吗?正因为具有这样流氓的人格,才会有这样的思维观点。我怀疑,是否有金钱的作用在里面作怪。有些人的灵魂是不值钱的。

 回复[35]:  雪非雪 (2009-10-07 14:04:55)  
 
  打油打醋都挺好

  
包子饺子少不了

  
鱼肉菜蔬斬板上

  
荤素各自有味道

  
……就知道吃

  
黑白子,给您来一盘儿

  
……

  
PS:一口吸进西江水,自然流气吞山河,叫好;但最后句有抄袭嫌疑。

 回复[36]: 28F。“爱”国无罪 是的 (2009-10-07 17:10:00)  
 
  28F

  
“爱国无罪”——这里,和反日游行里的口号,不一个意思(有意借此以吸引眼球)。愤怒的青年们实质是表达的仇日情绪,你应该是表达的朴素乡情了吧。那就放心大胆地爱。喜欢并思恋自己生长的那一片大地,情感上不愿意接受他人辱骂自己故乡,这应该不是什么罪过。

  


  
这情感太朴素,太自然,太日常不过(爱国是一种平常心)。别委屈。此爱国非彼爱国。此“神经病”也非彼“神经病”。雪非雪的文字,需要辨证感受和理解。你可别给情绪地对号入座。但心情能理解。

  


  
只是,要打算在东洋镜上“爱”,可能你得穿上铠甲戴上钢盔。只要一见有“爱(中)国”二字露头,砖头横拍,冷箭斜射,药针纵飞。这基本是东洋镜的“特征和性质”(非楼主此文。来这里近一年的个人印象)。

  


  
挺巧。正好在读你的话。

 回复[37]:  老王 (2009-10-07 14:23:15)  
 
  嘿嘿,我的铠甲和钢盔是越来越厚越来越结实的了。我什么都不怕。

 回复[38]:  待于泥== (2009-10-07 14:25:10)  
 
  又一位钢铁战士诞生了.

  
板登,祝贺你,不再寂寞.

 回复[39]:  雪非雪 (2009-10-07 14:46:33)  
 
  小草,表弟天真,可爱。

  
看你对情形的描述似乎有点被难为了似的,没必要。

  
到国外闯荡打拼的是个人生活场地,跟民族立场什么什么立场应该牵扯不上。谁也难为不着咱,不论到什么时候,只要相信自己是健康的,就不用庸医瞎号脉!

  
…………

  
老王、是的,下午好。

  
谢谢二位的感慨和引申。

  
上面15楼说了,已经没有兴致继续说这个话题。发帖后,吃饱了后,意识到我提出的是一个自己胜任不了的话题。但是没后悔,只是想告别写帖当时的那层意识以及激情,呵呵,回头看当时真的是有点冲动。到现在也奇怪,哪来的冲动?也没受什么刺激啊。。

  
不是回避说爱国,而是要回避爱国这个概念带来的烦恼。说不清想不清的事,还要说还要想,就是甘愿陷在烦恼难堪中遭罪,这很没有生产性,意义不大。我讨厌烦恼,尤其没头没脑的烦恼。死托雷斯是万病之源,烦恼就是死托雷斯。做生意两条最重要,创造利益和回避风险;不做生意简单过日子,也有两条,追求富足快乐和避免窘困烦恼。物质第一精神第二,这是人类的共同理想。回想写帖时的冲动估计就是烦恼所致,或者不知不觉中已经相当烦恼,就直不楞登的说了些不着调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被绕进去的,就一顿告白。但是说完了就轻松了,解消了。走出困境了。与其为爱国烦恼,不如为爱情烦恼。或者为点别的,钱啊,孩子啊,房子啊,脚气牛皮癣啊什么的,这些相关的大恙小恙都没有的话,就是最佳境界了。

  
……

  

 回复[40]: 铠甲作“祖国”,钢盔当“国家” 是的 (2009-10-07 16:09:03)  
 
  别得意嘿嘿笑~~~

  


  
你浑身的铠甲,我当作“祖国”来感受。你高耸的钢盔,我暂先当作“国家”来理解。你可别委屈砸砖哇~~~ 我一边玩一边借你“铠甲钢盔”,整理思绪。

  
包括以前读的,看到过不少关于爱国是与非的讨论,争执。渐渐生出一丝感受梳理:

  
爱国——好象倾向于政治概念和范畴。这里的“国”,多指体制和民族主义意义上的“国民国家”。

  


  
祖国——更应该是指文化(?)概念和范畴。这里的“国”,更指乡土,故土,河流,大地,还有童年的村庄,夕阳~~~ 牛群~~~炊烟~~~ 外公,外婆.....的膨......湖湾~~~啥的。

  


  
否则,那些文豪文学大家,也不会一面耿耿警惕着“爱国”,一面又深深歌颂着“祖国”...了。

  


  
上述,“祖国和国家”两条本来就本质不同的概念之线,重合重叠,汇集扭缠在“国”这一处“结”上,你缠我绕,纵横交错,难解难分。如同一团乱麻,无从开结找不到头绪。最便捷痛快的方法,当然是快刀斩了乱麻。只要“爱国”二字一冒头,嚓!嚓!两下,寒光一闪,三下五除二完事。你就哆嗦着吧你,瑟瑟地,把故乡,村庄,牛群,外公外婆...都藏袖筒和怀里。

  


  


  
也备忘。

 回复[41]:  夏雨 (2009-10-07 21:15:33)  
 
  呵呵,老王,俺记得你刚上东洋镜时,是非常凶的,跟现在不能比,那时蛇说句什么,你立时三刻,火冒三丈,霹雳滚滚,吓得蛇大叫救命。。。不会忘吧。。。。

  
//////////////

  
那时,俺还讥笑蛇来着。

  
其实蛇的性格是很柔的,也是有理有节的。

 回复[42]:  雪非雪 (2009-10-07 21:42:44)  
 
  是的桑,夏雨桑,晚上好。

  
下雨呢哈。

  
……

  
回复[8]: 雪老乡挺会掰扯 大汉临离 (2009-10-06 21:51:18)

  
不过不如鼓球个游记啥的那么嘎不流脆,这题目就是别扭,写不好就不着调。

  
——————

  
大汉淋漓桑,呵呵,还是您整得这老乡话地道,像那么回事儿,我能看懂,但是说不明白。那啥,多谢提醒,这会儿已经缓过秧儿来了,鼓捣包子呢。七里喀嚓切了些肉骰子块儿,反正是都舞扎进去了,看着像包子样,也给蒸上了。爱发不发吧,就这玩意了。

 回复[43]: 你做的可是爱国包子? 科长 (2009-10-07 21:52:22)  
 
  有人从肉馅里也能看到阶级斗争

  


  
汗,汗,汗

  
还真学不来

  
问老赵借几滴汗

 回复[44]:  雪非雪 (2009-10-07 22:07:51)  
 
  科长真幽默。

  
等我去美食谈上包子图。

 回复[45]: 雪老师 大汉临离 (2009-10-07 22:23:23)  
 
  经常看他们上海老乡唠起家常来,咱一窍不通,好羡慕。东北话早就当包子吃了,忘得溜干净。最近注意学了几句老东北话,试着说说。没想到你也整不了啊,好失望啊,老乡

 回复[46]:  雪非雪 (2009-10-07 22:36:55)  
 
  回老乡:

  
不行,整不了。回去听一些上岁数人怀旧说得一套一套的,听个不大离儿,学不上来。你上边说的“戈能”是啥意思?窝囊?瘪瘪?掉链子?没电?

 回复[47]: 包子整得不错 大汉临离 (2009-10-07 22:53:15)  
 
  俗话说,要吃包子找非雪,要想爱国找小婵

  
别说这个“哥能”,就那个“晚霞子”就把我搞的晕头转脑,你明白什么叫晚霞子?

 回复[48]: 学桑,爱国为了谁? 李小婵 (2009-10-07 23:26:10)  
 
  雪桑,难得你这位镜上麦当娜,也谈爱国这么刺耳的话题,为我壮了胆。

  
曾经有人用切身经历对我说过“国家是什么?是杀人的东西。”我想我们爱国的目的,是让国家变得更可爱 ,不要成为杀人的东西。你说呢?

  

 回复[49]:  小小鸟儿 (2009-10-07 23:56:38)  
 
  非雪,戈能你能不知道啥意思?咱东北发音,戈应

  
这镜子上有的人咋那么戈应人呢,俗话说,不咬人,戈应人!

 回复[50]: 大汉淋漓、李小婵、小小鸟儿 雪非雪 (2009-10-08 08:55:23)  
 
  诸位早上好

  
大汉淋漓桑,“戈能”经小小鸟儿点化通了,可能是“硌影”。东北地区的东北话好像各地说法也有差异,我家那地方乡音不重,没什麽特殊的嘎嗑儿。“晚霞子”真不知道。“掰不开镊子”和“跑得柔柔的”明白,也说“遼得柔柔的”,二人转说“骑洋马挎洋刀,呱唧呱唧就是辽”……

  
李小婵桑,你话中那行红字我严重同感。不仅更可爱,还希望更美更好。聊这个话题我真的提不起来,能说的在主贴都说了。枪党关系总搞不清楚,上学时就党史学得最差。考试当天早上借学习好的同学笔记突击勉强拿了合格,学完了课本还是新的。所以不能就爱国话题与你进行深层次交流,不好意思,请谅解。谢谢你的包子带给我的灵感,我也蒸成功了。

  
小小鸟儿,你悟性真好,我咋就没联想起来呢?

  
硌影太知道了,一只苍蝇嗡嗡转,就说“硌影银”,一群密麻麻的,就说嘛应银,是不?

 回复[51]:  阿蓓 (2009-10-08 09:10:22)  
 
  〉〉〉上学时就党史学得最差

  
我读高中的时候政治考试老瞎发挥,我把老师要求背得都写上了,然后还来点儿感想,以为能多赚几分儿呢,结果每次政治能上80就不错了(100分满分),sigh,这也是为什么我只能读读理工科,语文及不了格,政治也不成,就英文还不错,当初愁死我爹娘了.....

 回复[52]:  小小鸟儿 (2009-10-08 11:09:06)  
 
  这个嘛应银说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回复[53]: 东北话 大汉临离 (2009-10-08 11:43:06)  
 
  小鸟儿大概也不知道“晚霞子”(也有写晚匣子的),这是从日语的 ワイシャツ 来的。

  
东北的方言,大部分受满语影响,也有俄语,日语的影子。

  
“戈能”的意思是垃圾,小小鸟儿也记错了。

 回复[54]: 给51F阿蓓讲个故事。从前呐从前~~~ 是的 (2009-10-08 12:16:16)  
 
  给阿蓓讲个故事。

  
从前呐从前,有一座山,山里有一座草房,草房里有一面镜子。镜子里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捏,是地主,其他两个是仆人。主人吩咐仆人说: 你们去给我买两只西瓜来。村东和西头那两家铺子里有。

  
两个仆人奉旨,各奔东西,出去买西瓜。

  


  
一个仆人,完全按照指定的路线和目标,直接去了村西头铺子,可不凑巧,西瓜卖完了。无奈,直接返回来。悻悻地如实汇报: 主人,那铺子没西瓜了。地主不悦,但也没辙。也知道,怪不了这傻乎乎的仆人。

  


  
另一仆人,也完全按指定的路线和目标,直接去了村东头铺子,也不凑巧,西瓜卖完了。无奈,直接往回返。悻悻然中总觉得不能这样辜负了主人。忽然灵机一动,想起,刚才来时路边不是远远看到庄稼地么?没准有西瓜呢?反正顺路,问问也不耽搁!

  


  
绕过去一问,哇!还真有!还便宜些呢。妙哉!抱了两只大西瓜兴高采烈地回去了。兴奋而如实汇报了经过。 不但买了回来,还是两只!正好补缺!好!地主大喜。当着前面那傻乎乎仆人的面,猛夸了一顿这聪明伶利的仆人。这样办事多省心呐!

  


  
过了许多年,地主开垦了一个农场。地主忙不过来,需要派人独自管理,实质算是晋升成小地主了。地主叫来两个仆人,对那个聪明仆人说,这么多年你办事我最省心了!你不能离开我,否则我寸步难行。又对那傻乎乎的仆人说,你去管理那农场吧。不懂的事,记得经常回来问我。

  


  
哼!那傻乎乎的仆人,真是的!

  
咳!那聪盈盈的仆人,假阿蓓!

  


  
哈。

 回复[55]:  小小鸟儿 (2009-10-08 12:05:56)  
 
  阿!我说的不对?还误导了非雪

  
还是你东北话丰富

 回复[56]:  雪非雪 (2009-10-08 14:57:18)  
 
  》》晚霞子”(也有写晚匣子的),这是从日语的 ワイシャツ 来的。

  
……

  
原来如此。

  
“戈能”呢?不知什么语。巴离子(监狱)好像是来自俄语。

  
小小鸟儿,没事儿,不算误导,反正我也不教这个词儿。

  
还有啊,你们山手线通车了。

  

 回复[57]: 也说晚匣子、遼得柔柔的、 如水人生 (2009-10-10 18:44:40)  
 
  我家乡说晚匣子——碗匣子,是指碗橱。匣子即橱子。

  
遼得柔柔的——我家乡说蹽得快,指跑得快。

  

 回复[58]:  雪非雪 (2009-10-12 09:24:18)  
 
  如水人生,谢谢告诉说你家乡把碗橱叫碗匣子,头一次听说,还真是那么回事。

  
记得小时候老人把碗橱叫碗架子,因为他们自小都生活在乡下,估计也没什么可封闭的橱柜,有也是敞开的架子。但是他们把收音机叫电匣子,这个我觉得也很贴谱。

  
相关的还有把话多的叫话匣子,爱摆弄药的叫药匣子,《刘老根》里范伟演的那个角色昵称就叫“药匣子”。

  
大汉淋漓,对不起,你的洋词晚匣子给扯得越来越土,成山寨版了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