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婆媳姑嫂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06-26 20:19:56 阅读人次:2137 回复数:16)

  

  
生在人口不受限制时代,要说有什么偏得,一身得兼多重身份便是其一。比如,婚嫁关系中的女子,就有可能身兼婆媳姑嫂。我便是具有此系列潜在身份的一员。

  
诸多关系中,婆媳姑嫂,可说是一条是非多生的纽带链。别人家不知道,我自己的娘和婆婆之间以及姑姐姑妹之间,虽然几十年累加起来相见相聚时间的总和不过3个月,却积结下大半辈子倾诉不尽的零碎恩怨。从小听娘唠叨抱怨,当然多是别人对不起她的,可我作为内线的一员,却未能被争取成同盟。不是不辨是非缺乏正义感,也不是吃里扒外六亲不认,是对此类家庭亲缘间的琐碎有一层与生俱来的不耐烦,甚至憎恶。那些说不完道不尽的是非曲折,实在是小到不值得说,不值得听,不值得想。因此,早早暗下决心,绝不把这些乱七八糟的尺寸机智带入自己的未来家庭。

  
例如,症结出在婆婆待女儿厚媳妇薄时,证据便是给女儿坐月子的鸡蛋大媳妇的小,又比如给外孙子的棉裤厚给孙子的薄……就算这些都是事实,就算厚女儿薄媳妇,那也是娘心,做媳妇的何必非要盯着薄厚之别非把这恩怨的鸿沟越掘越深?并非从小就具备这等大度洒脱,只因讨厌家人亲缘之间鸡毛蒜皮的相互纠缠,觉得自尊心难以承受。在孩子看来,都是长辈,是亲人。大人间当面背后七荤八素的点评,难免用词过度以致非难到人格品位,这对孩子尚在成长期的道德观来说是很大的伤害,任何一个孩子都不愿意承受有碍长辈尊严的为人缺欠带来的内心压力。更有甚者是安排或暗示孩子做内奸偷听传话建立派系亲信,这对孩子很是摧残,很可能会导致孩子眉眼中早早染进多余的察言观色小智小谋乃至投机说谎。

  
人各有其自性,真遇上刁钻古怪蛮横霸道拔尖挑剔故意刁难人的,也是没辙,为此走离或者犯不上,为此斗争也要豁上精力甚至品格,弄红眼了抓破脸的也不是没有。国内任教时代,某日一颇有政治身份的老师,一大早进教研室时满脸余怒,大声说临出门给小姑子一个大耳光,因为小姑念秧叨咕说有人偷用她的粉饼。该老师昂首挺胸道“嘚瑟得她不知道姓啥了我惯着她以后我在这家还咋过啊?!”此局面对刚刚走上社会的我来说是一个冲击,一方面间接识得了姑嫂之战的汹涌,另一方面为党员在家如此施暴而震惊。

  
真是这样,且不如索性收心断念,好自为之。婆媳姑嫂,虽然都扯在同一个大家子里,但相互间无血缘干系,以相对宽松的纽带心理加以维持才好。不必非要跟人家亲生女儿或者妯娌闹什么平起平坐的情感竞争,但该尽孝时又不能外道。说到底,婆媳姑嫂关系,需要看开,放松,尤其需要姑息。为媳最忌怨妇心理,与自虐无大差异。为婆最忌歧外意识,此最是伤人心处。少计得失,多识大体。异位而思,也是一个自我疏导的好办法。比如什么事觉得委屈憋屈,哪怕是对方过分,便可以尝试套用此法。比如若觉得婆婆待你有薄,想不开时就想想自己娘待自己和儿媳有否同样的薄厚之别;比如觉得婆婆亲儿子疏媳妇,就想想他日自己做了婆婆是否可能持有同样的天然偏心。

  
将心比心,可给自心带来平和。母亲是独生女,娇生惯养得个性强心气高。施爱方式尤其有个性,越是小节就越是平衡感差。比如吃水果,母亲必会进行一番挑拣之后选一个她认为甜的大的给我。其实这也无可厚非,糟糕的是她自己敏感,唯恐儿媳挑理,就把这个吃水果的细节给人为地夹入了济私的杂质。我有时为此看不过,就转手递给弟媳或侄辈。不是不领情,是要向母亲示范最常识性的公平公正。她也不会因此计较我的不识抬举,反而会因着我的处世原则而少去在婆家惹怨的担心。其实,母亲的偏心十分单纯,因为差别实在小得不值得儿媳们计较。况且相处久了,大家对她的娘心都有了透彻的理解。但她还是陷在这些细微中不能自拔,本能地对成群儿女做着天长地久的察言观色,待积累些材料,等我打电话时就说长道短没个完。我没耐心,或者婉言拒绝,或者直言制止甚至严厉批判。“妈你别说了,就你这性格要是我婆婆我早离家出走了!”她会骂我一句,过后也还真反省,还算可爱。

  
凡在婆媳姑嫂关系之中的,身边必是夹着男人,与男性的关系,是这些关系成立的前提,是本质的紧要亲近关系。或丈夫、或儿子、或兄、或弟。为了避免自己异性亲人不在这些关系中被压扁挤偏,不妨在自己身边男子身上吸取一些自我保护的心理素质,如男性气质中的疏略豁达,便可以效仿用来自慰自爱,比如细节琐事上迟钝一点等等,都是避免自扰以及受到指责算计的良方。与受教育多少无关,女人天性直觉伶俐,所以也常常无意识中为自己平添一些实质性问题含量很低的烦乱。把这伶俐稍作转向调整,去精取粗,愚而不昧,会太平心安许多。

  
适当拉开距离,保持给自己留下健全健康的心理空间。既不可偏离伦理常规太远,又不宜因此影响甚至牺牲个性自我。群聚时的法则是能多做不少做,能多买不少买,但不可逞强造势,更不能贡献大便颐指气使。生性懒做也无奈,那就不要好吃。好吃懒做的人不少,但讨厌这类性情的人也同样多。懒惰亦可,那就争取在嘴上心上下点功夫,发自内心说几句好话以表示抚慰认可他人,要么就撒娇争取宽宠。我不会撒娇,但愿意卖力。很有点任劳任怨的个性。不是刻意的做,是诚然主动。我们这些久居国外的人,许多关系中的直接相处机会相对少去很多很多,距离物理性地降低了摩擦生成率。并且,一直觉得幸运的是所处层层角色关系中,她们都善待我。彼此呵护关照着,方得以建立起一种平和的温良循环。愿意在这条有分寸的相互牵挂着的纽带上一起走向老。

  
由于从未离开过学校,社会关系单纯,周旋能力低下。不过,倒也清爽。不求评价,少纠葛,无暗怨,便好。

  


  


  


  


  


  


  




 回复[1]: 哈哈,坐回沙发。 小草 (2009-06-26 21:48:36)  
 
  辛苦了,喝杯茶吧。

 回复[2]:  雪非雪 (2009-06-27 00:04:56)  
 
  谢谢小草的午夜茶。

  
还敬一杯,权当夜酒吧

  
…………

  
在听迈克尔。

  
与他同时代共生,是幸运之一。

 回复[3]: 雪 雨 (2009-06-27 00:11:53)  
 
  “群聚时的法则是能多做不少做,能多买不少买,但不可逞强造势,更不能贡献大便颐指气使。生性懒做也无奈,那就不要好吃。好吃懒做的人不少,但讨厌这类性情的人也同样多。懒惰亦可,那就争取在嘴上心上下点功夫,发自内心说几句好话以表示抚慰认可他人,要么就撒娇争取宽宠。”---挺智慧。

  
抢杯小草的茶喝:)

 回复[4]:  酒保 (2009-06-27 00:13:30)  
 
  看过赵本山和那个谁的小品说:距离产生美!

 回复[5]: 曾国藩家书 馮建国 (2009-06-27 00:27:29)  
 
  读起来就是这种感觉。

 回复[6]:  邓星 (2009-06-27 02:49:52)  
 
  非雪早上好。回来还能读你的文章,真是一件乐事。

 回复[7]: 雨 雪非雪 (2009-06-28 12:30:25)  
 
  雨好久不见,今年雨季少雨,见到你格外亲。要多来玩儿才好。

  
…………

  
酒保,赵本山和谁的来着?距离美,酒香飘渺着,妙。

  
…………

  
冯建国,曾国藩家书没看过,借助你的感觉,重温上文,还是悟不出曾味儿。但是感谢你提供感觉。

  
…………

  
邓星,你的早上和我的早上差不多相隔12小时。。。。。早上好

 回复[8]:  雪非雪 (2009-06-29 16:25:30)  
 
  回复6的邓星早上好,你看见了吗?

  
我给你的早茶。

  
……

  
【邓星,你的早上和我的早上差不多相隔12小时。。。。。早上好

  
晕,都快天黑了

 回复[9]:  邓星 (2009-06-29 16:29:05)  
 
  哦非雪,亲爱的,看见了看见了。。喝着哪。。

  

 回复[10]:  雪非雪 (2009-06-29 16:32:32)  
 
  哈哈。。。你在看什么宝贝录像?好看的要推荐一下才好。

  
《入殓师》你看了吗?

  
还有那个《电车男》。

  
这两个我都看了,吼吼。。。。

 回复[11]:  邓星 (2009-06-29 16:35:20)  
 
  非雪,我看的都是香港翡翠台的茶番剧,有学问的人是不要看的。可是我挺喜欢。。

  
香港也就那一个台还勉强可以看,其他的就省了。。

 回复[12]:  雪非雪 (2009-06-29 16:40:39)  
 
  是吗?

  
“香港翡翠台的茶番剧”——这句话里只有“香港”两字能理解,其他的都不辨其义,学问大了去了

  
对了,前几天看一个刘德华演的关于澳门赌王的故事,第一次看到那个跟他配戏的很有名的女演员,这会儿又想不起来名字了。那个故事,呵呵,给演得天真烂漫得一塌糊涂。

  
…………

  
要去吼了,你玩儿好。

  

 回复[13]: あははは 杜海玲 (2009-06-29 17:10:19)  
 
  かわいい

 回复[14]:  邓星 (2009-06-29 17:14:10)  
 
  别狞笑。。

 回复[15]:  小小鸟儿 (2009-06-29 17:24:57)  
 
  还剩几分钟下班,把非雪的文章看完了。别怪我看得晚,我一看到大段的就有排斥心理,但是题目太吸引人,忍不住还是看了。

  
我只有公公婆婆小叔子没有小姑子,处起来没那么麻烦,在一起住了好几年,相安无事。

  
我喜欢你写的吃水果的细节

 回复[16]:  雪非雪 (2009-06-29 18:31:32)  
 
  海玲邓星,你们两位是谁笑谁谁不准谁笑谁?

  
…………

  
小小鸟儿,果茶 的干活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