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文明”:喧哗的追悼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10-29 01:51:20 阅读人次:6136 回复数:74)

  

  
【网文选译】中国报纸 奥运真的提高了“文明指数”?

  
2008.10.28 20:11

  
28日,《北京日报》发表中国人民大学调查结果显示,随着北京奥林匹克的举办,北京市民公共场所“文明指数”比过去增长17.4,已达到82.6%。

  
调查对象为北京市民1万2000人及北京外来人口1200人。同时对过往行人40万人及过往车辆39万台进行了实地调查,该大学认为此调查结果可“确保其科学性”。

  
调查结果表明,随地吐痰行为发生率从2005年的8.4%减少到0.75%。步行者横过马路也从24%减少到了0.49%。

  
但是,一北京市女职员(25岁)却表示怀疑说“奥林匹克期间,因为有交通及礼仪秩序志愿者的监督出现了明显改善,但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还是又回到以往的北京。”(来源:共同社)

  
……………………

  
无论奥运前还是奥运期间以及奥运后,我人都不在北京,不能亲自确认这个达到82.6%的文明指数究竟有多文明,也无法看到降低到0.75%的随地吐痰率对于1千几百万人口的大都会来说将是如何文明的壮观景象,更不知道“文明指数”的具体内涵。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按照不随地吐痰不乱闯信号灯横过马路便是文明的指数标准检验的话,我的个人文明指数早已达到100%。

  
方才,看到关于谢晋追悼会上“阿伯阿妈们直接冲进广场,冲上大厅,拉开警戒线,像冲向终点一样,直接冲向谢爷爷的告别仪式现场。他们撞倒了许鞍华导演和李行导演的花篮……混乱已经发生。没见过参加葬礼这么疯狂的。”的报道和黑压压乱纷纷的图片时,不由想到,我们的“文明指数”,对于这样一个举世闻名的礼仪之邦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太寒碜。不必说,按照一般性文明人层次概率推测,出席谢晋导演追悼会的人,个个该是不随地吐痰乱过马路的文明人。即便观众脸熟的星级以外的与会者,怎么也是演艺界人士或者有起码社会身份的媒体人。无论什么原因,把一个称作中国黑泽明的大导演追悼会给追成这个样子……谢晋遗像纷扬在地,你踩我踏。这场面——我哭?我笑?该怎样才能表达我的震惊和悲哀?!

  


  


  
无语中,想起鲁迅《父亲的病》最后一段:

  
——————

  
早晨,住在一门里的衍太太进来了。她是一个精通礼节的妇人,说我们不应该空等着。于是给他换衣服;又将纸锭和一种什么《高王经》烧成灰,用纸包了给他捏在拳头里……。

  
“叫呀,你父亲要断气了。快叫呀!”衍太太说。

  
“父亲!父亲!”我就叫起来。

  
“大声!他听不见。还不快叫?!”

  
“父亲!父亲!!”

  
他已经平静下去的脸,忽然紧张了,将眼微微一睁,仿佛有一些苦痛。

  
“叫呀!快叫呀!”她催促说。

  
“父亲!!”

  
“什么呢?……。不要嚷……。不……。”他低低地说,又较急地喘着气,好一会,这才复了原状,平静下去了。

  
“父亲!!”我还叫他,一直到他咽了气。

  
我现在还听到那时的自己的这声音,每听到时,就觉得这却是我对于父亲的最大的错处。 【(《朝花夕拾》)最初发表于一九二六年十一月十日《莽原》半月刊第一卷第二十一期。 】

  
——————

  
有鲁迅学者撰文就这一段描述分析道,鲁迅之所以忏悔父亲临终时的“大叫”,是因为在西洋文化予患者及死者以尊重那里获得了启示。所以,他特意强调教他“大叫”的衍太太“是一个精通礼节的妇人”。这样的礼节,就是不允许病人安宁,不允许人安静地离世。必要声嘶力竭地只顾自我泄痛,才能证明孝子的沥血孝心。不排除来参加谢导演追悼会的人士中有很多心怀肃穆凄哀的吊唁者,可是那些不分场合见了明星就撕拼着索要签名的各界粉丝们,简直就是把追悼会当成了娱乐集会。“拉开警戒线”“冲向谢爷爷告别仪式场”的“阿伯阿妈”们,基本就是衍先生衍太太的还魂之躯。

  
呜呼!哀哉!

  
就算文明太远,太难,文静一点,也做不到吗?与这些上流社会的文明男女相比,提高那些随地吐痰横过马路普通民众“文明指数”的作为,还真是相当容易,起码做个调查就能算出增长百分比。

  
7月15日,曾前往大阪中国领事馆参加罗田广总领事追悼仪式。整个会场布置及吊唁程序几乎完全是日本式,前来吊唁的有日本各界要人和民间友好人士以及一般同胞。记录当日图片及文字的帖子回复中,有位网友写道:“灵堂与国内的灵堂相比,视觉上让人有一种无声息的肃穆感,悄悄的来悄悄地走!畏惧自然啊!没有我们习惯的呼天抢地、哭煞亲朋好友的视觉冲击。长见识了。”

  
谢晋追悼会的视觉冲击,又何止是呼天抢地,简直是荒诞无耻!不知道是沾了什么邪气了,只要是沾名带利的事,无不闹得人仰马翻。这是来给人家送终的吗?天底下没这么糟践人的追悼仪式。

  


  





Page: 3 | 2 | 1 |

 回复[1]:  蛇 (2008-10-29 09:16:28)  
 
  

 回复[2]:  夏夏 (2008-10-29 09:39:48)  
 
  无语.

 回复[3]:  大汉临离 (2008-10-29 10:13:44)  
 
  〉步行者横过马路也从24%减少到了0.49%。

  
--------在长安街吗?还是在三环路上?

  

 回复[4]:  黑白子 (2008-10-29 14:38:46)  
 
  在硬件方面,北京、上海的大楼已经不输给纽约、东京了,而在软件方面,北京、上海要差100年还不止……

  

 回复[5]: 夏夏快进来 杜海玲 (2008-10-29 10:18:27)  
 
  因为你的电话号码等都在公司,而我们在休息,只好这里留言了,赶紧给我来一个信谢谢。ljp_ljp80@hotmail.com

  
拍砖,黑白子其他图都好玩这盆花太普通配这句软件硬件的话不够好玩。

 回复[6]:  小木樨花 (2008-10-29 10:48:10)  
 
  

  
雪非雪把这个事儿演绎到群体的文明程度上, 我不擅于演绎,就归纳一小点:个人的能力和见识上。

  


  
死者为大,何况是据称一代名导的。说长道短自是不厚道。

  


  
可惜从追悼会的情况来看,谢导生前周围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可想而知。打个粗俗的比方吧,我不相信长年累月跟一群苍蝇共存的,会是一只蜜蜂。所以,谢导也就那个水平。至少,我感到谢导没把他自己的后事安排好。这在一个人高龄且有一定病症,但脑子仍清醒的时候,对自己的家人是完全可以交代清楚的。

  


  
这至少可以看出,谢导要么没有安排自己身后事务的能力或意志;要么是个连自己周围长期相处的是一群什么乌七八糟的人都愣没搞清楚的糊涂虫,要么找不到一个足够有能力按照他的意志忠实地操办后事的人。

  


  
我一个同学的母亲,一个没有任何社会职务的日本老太太,在她仍然比较健康的时候就对她的家人书面交待过:葬礼不必举办,只要通夜那天至亲好友到场,安静地回忆起她活着的时候和家人至亲好友一起度过的快乐的事情就可以。骨灰一半埋入夫家的坟墓,一半埋入娘家的坟墓。她死后她的家人就是按照她的意志来做的。

 回复[7]:  黑白子 (2008-10-29 10:41:32)  
 
  

  


  

 回复[8]: 真有点疯狂世界的意思. 龍昇 (2008-10-29 10:42:39)  
 
  >>我哭?我笑?该怎样才能表达我的震惊和悲哀?!

  


  
我哭笑不得,无法表达我的震惊和悲哀!

  

 回复[9]: 小木樨花你可能没有看到 科长 (2008-10-29 11:16:55)  
 
  有报道说,谢说过把他的房产留给老四,估计够生活的了

  
还有报道说,晓庆阿姨在追悼会上当众给谢太一大包人民的币----那个包看上去不小

 回复[10]:  小木樨花 (2008-10-29 11:53:16)  
 
   遗产怎么处理,和自己人生的谢幕--追悼会如何导演,是两码事。遗产如何处理旁人没啥可说的,但追悼会变成了闹剧,谢导最后一次导演失败。

 回复[11]: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6:56)  
 
  

 回复[12]:  蛇 (2008-10-29 13:00:25)  
 
  

 回复[13]: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05:27)  
 
   谁都可以立遗嘱对自己过世后葬礼或追悼会作出指定,或委托信赖的人按照自己生前意志进行操办。所以,可以是自己导演的。没有能力或意志是另一回事。

 回复[14]: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8:01)  
 
  

 回复[15]: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11:19)  
 
   不能保证自己的遗嘱有效,或不能有效地委托他人操办,我认为,至少说明这个人安排事情能力很低,对很快就要发生的事情都缺乏预见能力。

 回复[16]: 那段报道找到了 科长 (2008-10-29 13:07:42)  
 
  10月26日下午,谢晋追悼会隆重举行,当年被谢晋捧红的艺人们纷纷赶来,现场群星在谢导遗像前哭的死去活来的多了,好像不这样不足以谢恩师的再造之恩。可唯有刘晓庆的追悼方式与别人不同,因为她在大厅广众面前递给谢晋夫人徐大雯一个白色的布袋,里面装了一袋子人民币。徐老师说:钱不能接受,谢谢你。刘晓庆回答:那怎么行?你要养儿子,这是最实用的!还听到徐老师接着说:不行,我不要。听到刘晓庆大声说:你不要我就撒在大厅里!最后,徐大雯老师勉强收下了白色布袋。这事大家看在眼里,都很感动,让人感觉特别有情有义。

  

 回复[17]: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8:54)  
 
  

  

 回复[18]: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17:05)  
 
  >>原来立个遗嘱就能保证追悼会成功……

  
我有这么说么?我6楼说的很清楚,除了立下遗嘱,对自己身后之事操办完全应该能找到信任的人来主持,避免这种死后的闹剧。

  
板凳爱断章取义的,恕不奉陪。

 回复[19]: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20:04)  
 
  〉〉听到刘晓庆大声说:你不要我就撒在大厅里!

  
真的假的?刘晓庆还真是好演员哦

 回复[20]: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8:26)  
 
  

 回复[21]: 同意板凳的 科长 (2008-10-29 13:34:36)  
 
  〉〉那就是参加追悼会的人素质太差。

  
当然不是指那些演员

 回复[22]: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37:54)  
 
  你爱都逗谁玩都不要紧,只要你说得在理。

  


  
按我的理解,死者生前对自己的追悼会是完全可以做出出席者的限定的。

  
如果不对可能前来参加追悼会的人做出挑选,可能会出现什么闹剧场面,那些来闹腾得都是些什么人,不都是谢导周围的人么?他本人完全应该知道那是个什么水平的圈子(包括与他有关联的人,以及记者等),如果没有事先做好出席者的限定或没有有效地实行这个限定,能说明谢导会安排,有预见性?

  

 回复[23]: 天涯那里的帖子里有许多照片 科长 (2008-10-29 13:38:42)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uninfo/1/1296385.shtml

 回复[24]: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9:35)  
 
  

 回复[25]: 传说中的白口袋有照为证 科长 (2008-10-29 13:43:00)  
 
  http://yule.sohu.com/20081028/n260293642.shtml

  
http://blog.sina.com.cn/brotherlei

 回复[26]:  小木樨花 (2008-10-29 13:49:52)  
 
  〉〉你的神经跟一般人构造不太一样

  
你是不是就代表一般人,我是不是神经构造特殊,这个你我说了都不算。

  


  
你认为这事儿不关死者什么事儿,都是活人在折腾。我没有否定你说的这个道理。我也没有说活人闹腾是好事,但我的视点跟你不同,我认为,如果死者生前对出席追悼会的人选以及是否对记者公开等事宜没有任何指定或者没有能力指定的话,作为一代名导,是很失败的。是不是视点角度与你的不一样就是神经构造不同啊。

 回复[27]: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40:05)  
 
  

 回复[28]:  小木樨花 (2008-10-29 14:07:34)  
 
  〉〉举例来说,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死么?

  
就算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死,你能知道参加你的追悼会的是些什么人?

  
你能预测参加追悼会的人会那么差劲吗?

  


  
我还很年轻很健康,没有意外事故不会死亡。人谢导那么大年纪了,还有毛病,难道觉悟跟我一样低?

  
如果我不幸去世,我当然知道可能来参加我追悼会的人会是什么人,如果有素质不高的记者,我当然会事先明确表示不对记者公开。当然我没有那么有名气,不会有记者来参加。但谢导不会不知道有记者可能要来吧。谢导如果不知道自己周围那些娱乐圈记者和其他可能闹事的都是些什么人,对他一些评价是不是有点名不副其实?

  
我感觉你可能是以一般无名人士的追悼会在判断这个事情,如果不是这么有名的公众人物,我的看法可能跟你没啥区别。

  

 回复[29]:  蛇 (2008-10-29 14:10:29)  
 
  看来名人不容易做啊,连身后事都得搞个风险预测什么的!

 回复[30]: 删掉 自带板凳 (2008-10-29 18:37:35)  
 
  

  

Page: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