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小气和小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6-06 18:51:23 阅读人次:1651 回复数:5)

  

  


  
一日,某女偶遇一曾面识者。主动问候,那边也哼哈应对。知道这人待人严格,心情不好的时候多。女天性畏敌情敌气,每每主动搭讪请安。寒暄过,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哎,你那孩子考哪里了?”,“哦,上了A校。”,“噢,上那儿了。”嘀咕了这一句,便无话。稍顷,她似又想起了什么一般问女,“是A女校啊,还是A校?”,声音拉着强调,以提示两者之异。“A校,不是A女校。”然后,她就一个反应都没有了。直到女离开,她没再有任何反应,如同一尊橡皮人。

  
这A校和A女校上下差多少,女不十分清楚。听孩子说过,没往心里去。再说,A校也就是个校名,又不是什么震耳欲聋的名校。对话,就得有问有答。如果上的是A女校,也会做如实答复。如果哪儿也没上,就会说没上。总之,人家问什么,就得照实说什么。

  
这天天气好。归途晴天丽日下,却深感不适。似到处有霉味扑鼻。并非因那边态度漠然,原本也没有交往。多半是为搞坏了别人情绪沮丧。好端端的,遇上这么个轻易就落脸的,是自己倒霉。虽不至见面就上去迎合取悦,也犯不上轻易就扫人家兴。

  
常常听人告诫,千万别惹她,最好是不发生任何联系。否则,不知道什么细枝末节上就要受了她的抢白挤兑。在国内时,人家是经历过各种风潮的。不畏人敬远,唯恐事闹不大。无论与日人国人冲突,她都具有把事情做到底的意志。对上,哭着找领导说事。当面指责管事的“都是共产党国家来的,应该人帮人才对。你怎么替日本人说话?”。对普通群众,需要的时候,近乎得不分你我。比如,大家轮流担当一份什么工作。A部门由甲担当,B部门由她担当。她就会用轻轻松松的口吻对甲说,“哎,把你做出来的表格给我复印一份,我就不做了,太麻烦”。甲觉得不合适,又不好也不太敢直接拒绝,就委婉地说自己做得不太好,不好意思给她用。她机智过人,马上识破甲的内心,就立刻戳穿:“哼!不就一个表格嘛。算了算了!”,然后嘟囔说“真小气!”。让你连质问的余地也没有,人家是自言自语。稍忖,以为这人适合安排到那个CC什么卫去调节一下,好事不入耳,坏事送四方。

  
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是节约。美德之一。想方设法占别人哪怕1分钱的便宜,是小气。斟酌到只听美言绝不说一句与人共享的话,就是小器了。此人小气与否,是女不详。因无具体瓜葛。但其器量之小,有口皆碑。如,平时她很少主动搭话与人。只要搭话,多半是类似讣告或者癌症晚期、丑闻、离婚、落榜、车祸之类,令人瞠目。像那类八卦杂志和电视节目一样,咂嘴造势之状,同情和惋惜均淹没于津津乐道中。“哎,那谁谁老婆死了,你听说了吗?”、“谁谁被跟踪备案了,说有特务嫌疑。”、“那谁跟谁离婚了”、“那个教德语的日本人你知道吧?穿得那么花哨,你都没见人家学生把她说的呀……啧啧!”鬼知道她是怎么搞到了德语课堂的鬼话。

  
要想在她眼中无懈可击,还真不易。听说一个相识多年朋友的公婆来日本探亲,她特意去探望。说话唠嗑也周到,喜得公婆一见如故。日本东西贵呀,什么也舍不得买。心窝话都掏给同胞听。女主人出门送她的时候,她也掏出心里话回报。“你公公还挺有风度,你婆婆长得也太难看了!那么丑。还有啊,你别那么小气,得大方点儿,别什么也不给买。”女主人恼羞却不敢怒,口上还得陪笑道谢。心想你又不是来选美的,我婆婆丑俊与你何干?你是来探望的还是来打探私容干涉内务的?!

  
曾经见识过小气到无微不至者。饭店打工,无论袋装红茶还是咖啡伴侣,统统拿到自家共享。并且不避讳,落落大方。对来客说“这是在店里拿的,你要不要?我家有的是。”像是一种本能,见了大锅,就要多盛几勺。不过,这种人并不可怕,稍稍可恨一点点,也有几分可爱之处。比如会时而给人提供些沾小宜的小智慧。小气至此地步者,大凡难成可称事之事,哪怕是严密构思一番的坑崩拐骗。所以不必设防,相处不累。小器者,则不同。心胸是一条小黑道,如暗房,只能通过输送暗信息完成作业。稍明亮一点的,就要发生光阻。然后,把你的心情也搞暗。人择友,焉可不弃暗投明?当然,我也不怎么不小器。君子不言人短,这不,终于君子不下去。盛不下了,就往外倒。(20070606)

  


  


  




 回复[1]: 雪非 雨 (2007-06-06 21:43:21)  
 
  怕麻烦,宁可不交流。雪非自己躲着点好,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别破坏自己的好心情。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是需要点余裕的,有些人做不到

 回复[2]:  金蛇郎君 (2007-06-06 23:16:06)  
 
  最长的一个句子不过20字,70%的句子不过10字,厉害厉害!

  
(但愿我没看错~~~~

 回复[3]: 雨 雪非雪 (2007-06-07 11:13:47)  
 
  谢谢雨语良言。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说得真好。

  
赠你 回味余香

 回复[4]: 金蛇郎君 雪非雪 (2007-06-07 11:15:30)  
 
  多谢短评,反思中。

  
蛇是不是越长越好?长虫,指的就是蛇吧

 回复[5]:  邓星 (2007-06-07 15:57:36)  
 
  非雪,哈哈哈写得好。以前也曾遇到过同类,一忍再忍,现在终于老死不相往来。

  
与其碰这种,情愿一个人闷死都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