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特殊的画展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3-15 15:56:08 阅读人次:1481 回复数:8)

  大阪。

  
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某建筑的一条走廊里,看到一个简易的图画作品展。作者是几个智力障碍儿童。作品没有名称,作者没有性别年龄。主办者是一个民间小团体。总共十几张画,毫无装饰地用图钉钉在墙上。

  
站在这个特殊的画展前,我把每幅作品都凝视了许久。想象着每个孩子作画时的心灵是怎样的图景。他们在想什么?他们要画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画?他们的线条和色彩搭配与发育正常孩子们有什么不同?老实说,我什么也没想清楚。却想起一句话叫做大智若愚。既然智者可以若愚,愚者自有其智也就不足为奇。尽管对其智不得思解,我却为这些想不清楚的张张图画感动着。

  
如果这是一个神童作品展,或许会有更详细的作者介绍甚至专家评析。此外,还要加上观者的赞赏。神童受到喝彩与弱智儿童被人忽视,似乎都是世间常情。资质优秀的人,往往会在赞叹与期待中成长;那些生来就在平均条件以下的孩子,却只有在依赖同类的扶持与援助中获得生存的维持。看毕加索画展的话,我们会在那种醒目的倾斜中强作深刻的理解;这些智能低弱孩子的平面图画,也给我带来了同样的启示。只不过这些孩子的图画更直接更无所谓构思和刻意惊俗的杂念纷扰。

  
身边亲友中有两个先天不足的孩子,为保障大人正常工作减轻日常负担,这两个孩子都分别寄养到乡下雇人代养。他们没有任何来自父母工薪以外的福利补贴,每个月几百元的寄养费,仅仅是为了打理温饱。我曾经去乡下探望其中一个孩子,代养家庭信仰基督教,他们给孩子穿戴得干干净净,待他如待亲子。那时候,我已经足够感动。为着人与人的互助,为着中国人自寻生路中相濡以沫的温情。

  
形而上的精神,是否唯属智力健全的人具有?这是智力健全者该替不健全者思考的问题。比如,同样是智力薄弱的孩子,为什么就不曾有人想到教亲友那两个孩子拿起画笔?他们的症状没有薄弱到不能握笔。为什么就没有人想到去寻找一条开启他们内心世界的途径?

  
输入“残疾儿童画展”到中文网作了一下检索。出来一个网站,首页十几条题目中前十条的主语都是官方有关部门要人如何关注残疾人的报道。我被这居高临下的官对民智者对愚者的高大姿态所击退。近来,中国话的用词变得温情,比如,把智力障碍者称为“精神残疾人”。这也算是向文明的迈进。但是,在社会窗口与健全人面对残疾人的舞台,究竟谁是主角?能否放下以强视弱的姿态来平视一下残疾“人”?能否放下自己以全施残的慈善家架子?

  
这些孩子的先天不健全,在健全人的援助下获得着补充。对于每一个智障者家庭来说,养育这样一个孩子,无疑是一种将伴随终生的命运忧患。然而,这个简易的画展,却让我在不和谐的个体背后看到一种整体的和谐。它让我看到,社会向和谐的进化和精神向文明的迈进都是有形的。(20070205)

  




 回复[1]: 图片添加 雪非雪 (2007-03-15 16:02:04)  
 
  

  


  


  


  

 回复[2]:  蛇 (2007-03-15 16:21:45)  
 
  抽象派!

 回复[3]:  久夏 (2007-03-15 16:52:11)  
 
  我平时上班,随着时间的先后不同,每天看到第一批上学去的是中小学的,第二批去的是幼稚园的,第三批就是有残疾的孩子。他们由母亲陪着,在一个固定的地方等汽车。一定是去一个学校。如果在中国,可能只会被关在某个地方了。

 回复[4]: 想起“残奥会”? 红叶 (2007-03-15 20:18:15)  
 
  对了,我一直觉得“残奥会”这样的话似乎有些刺耳!受“特殊的画展”之启发,应该向中国奥委会提建议叫“特奥会”!!

  
“残疾人”在国语里是那么堂而皇之!对照日语的“不自由人”

  
不过所谓“歧视性语言”日语里也一样有类似“瞎子、瘸子……”等等,只不过,随着社会的进步,会越来越重视平等与尊重!同时歧视会慢慢减少 ,歧视性的语言也会消亡

  

 回复[5]: 红叶 雪非雪 (2007-03-15 20:39:07)  
 
  你好。

  
谢谢你的回复。你总是这样充满热情,这么有感染力。

  
这个“特奥会”的说法,让我想起国内有家大学曾创办一个特殊教育系,招收有视觉听觉障碍和肢体障碍的学生。这个系现在已经扩大成特殊教育学院。

 回复[6]:  夏天冬瓜 (2007-03-15 20:50:24)  
 
  日本各地区把身体不自由的未成年人集中在养护学校完成义务教育,电视剧《一リットルの涙》里面就是,我估计这个“养护学校”称呼要是被中国当外来语引进使用,大概也会被老干部的疗养院抢走。中国人习惯上使用残疾人学校,聋哑学校,看着就觉得别扭,俺们ZF其实最希望国民都是“聋哑人”。

 回复[7]:  yearn (2007-03-16 09:49:00)  
 
  红叶:不仅有残奥会,也有特奥会,两个是不同的组织。在世界范围内也一样,都是国际奥委会下面的组织,特奥会是为智障者组织的运动会。

 回复[8]: yearn 您好! 红叶 (2007-03-16 14:01:08)  
 
  哦?谢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