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04 01:35:01 阅读人次:2380 回复数:8)

  (旧文新贴)

  
………………

  
2004年6月9号是雅子妃和德仁皇太子成婚11周年纪念日。这一天没有举行任何公开庆典和纪念活动,平平静静如同往常。5月10日,皇太子在出访欧洲之前召开了记者会见。会见中的几句话在全国引起震动。“这十年间,雅子为适应皇室环境一直做着莫大的努力。可是在我看来,她已经为此精疲力尽。雅子的学识和能力以及由此形成的人格,曾受到阻碍和否定也是事实。”这句话被媒体多方引用,人们猜测雅子的身心病源究竟来自哪里。作为一国皇妃,病情达到不能与皇太子同行出访的程度,自然成为媒体和民众关注的话题。

  


  
负责安排皇室生活及公务的宫内厅负责人,在皇太子丢下上述“炸弹”拂袖而去之后,表示一定要等人回来说个清楚¬¬——是谁,什么地方,什么事“否定”了雅子的“人格”。访欧归来后,皇太子就此发言做出了书面解释。“针对上次发言中提到的雅子人格受阻问题,我以为不宜做出个别指明。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们至此所面临的局面,并希望今后获得改善。”皇太子表示,各方对于皇位继承人出生问题的过度关注给他们造成了极大压力。此外还有皇室传统因习等诸方面的重荷,使得雅子丧失了原有的自信和活力。他希望能够与宫内厅携手合作,努力使雅子恢复健康重振精神以便早日履行公务。

  


  
5月21日的《泰晤士报》,曾有该刊东京特派员撰写的题为《围绕患病皇妃的皇室混乱》一文。文中说到“皇太子妃对天皇皇后两陛下怀有敌意,盼他们早日死去”,宫内厅对此以“这完全是毫无根据、极其卑劣下流的描述”做出严厉抗议(《每日新闻》6月9日)。

  


  
提到雅子妃,总让人联想到英国王室的黛安娜王妃。雅子决定放弃外交官工作进入皇室时,也许曾这样憧憬过:象黛妃那样活跃在国际善业舞台,以皇妃的特殊身分来施展自己外交方面的才能,通过亲善活动在国际上树立一个有个性的新时代皇室形象。可是,大婚盛典结束后,等待她的不是通向外交频道的链接,而是皇位继承人的诞生。人们关注的并非她在外交场合有多大的作用怎样的丰采,更关注的是她的鞋跟是否变低她的“感冒”是否暗示着另一种可能。总之,国人上下揣测着,她是否怀孕,能否怀孕。谢天谢地,婚后8年喜得爱女。在爱子出生的记者会见上,说到“对孩子的到来我充满感激”时她忍不住泪盈双眸。那不仅是她对生命诞生的感动,也是她多年来积抑心底的屈辱。说到底,她也是一个血肉之躯,一个现世之人,一个女人。可是从她进入皇室,人们就再也见不到她的本色。她的优势在那里无从发挥。她的微笑是训练过的具有象征义务的皇室微笑,她的举止也必须是皇室固有的特定格式。只是在她面对爱子时偶尔可见她一丝天然的笑容,那一瞬间她同天下母亲毫无区别。

  


  
中国曾经有一则这样的故事:说的是一对事农夫妇,一天早上醒来,睡意未消的农妇说“人家当娘娘的多好啊!”农夫问“怎好?”答曰“娘娘早上一睁开眼就可以对下人说:去!给我拿个柿饼子来!”农夫听了也跟着畅想“是啊。人家皇上,连挑水用的扁担也会是金的呢!”凡人有凡人的烦恼,也有凡人的快乐。要是谁显聪明提醒他们说人家皇后才不屑吃柿饼子那俗物皇上也没必要挑水或者金扁担谁也拿不动的话,那真是恶毒到剥夺人做梦权力的地步了。俗人有俗趣,愚人有愚福。雅子妃的痛苦正是由于她具有皇太子所强调的那些学识那些智慧和那些以往辉煌的经历。把一个在美国文化熏陶下成长的职业女性放进传统坚固的皇宫里,这本身就有点不够妥当。11年下来,皇妃除履行宫内厅给安排的一些宫中公务以外,就是每年几次固定的国内行幸。陪同皇太子进行国际亲善出访五次。这一次本来是很好的出访机会,可是她却因病不能同行。可以想象她为适应宫中环境付出了相当的努力,否则不会又发带状疱疹又患忧郁症。很清楚,她被“传统”打倒了。不是因为她无能,而是因为她不适。当时皇太子所赏识的她身上那些魅力,现在都变成了给他带来苦恼和障碍的因素。也许他当初忽视了这一点,一个具有国际人素质的现代女性根本就不适合进入象征日本传统的皇室中心。

  


  
雅子妃当年的一个同窗曾说,在雅子决定从事外交官工作时,周围朋友对她说,做这样的工作也许一辈子都不能结婚。雅子表示她做好了一辈子不结婚的精神准备。邂逅皇太子,她也许被其真诚求爱所打动,也许以为找到了能够实现理想的捷径,也许还因为对方是皇太子这一特殊身分。总之,她的选择注定了她的命运。皇太子妃再加上未来皇后这两顶光芒四射的桂冠,在她那里未能相映生辉,却使她黯然失色。外交官时代那个眼神生动表情机智的雅子没有了。作为丈夫,皇太子当然比任何人都会为此痛心。雅子妃的父亲,长年伺职外务省,后又任过驻联合国特命全权大使,现在任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在他给青年学生做《如何成为21世纪的国际人》讲演时,想到能操英法德三国语却被关在皇宫待命生子的女儿时,该不会是平静的心情。

  


  
结婚十周年的记者会见上,皇太子强调,作为皇族的年轻一代,他将努力顺应时代要求,多从事符合21世纪皇室形象的工作,广泛接触民众,并加强与肩负日本和世界未来的青年人的交流。皇太子本人该意识到,他最近的发言已经是在改变着以往的皇室形象。他把妻子因遭到“人格否定”而导致病患这样的皇室隐私公布于世,就是在拉近皇室成员与平民在“人”这个意义上的距离。因此有人呼吁应该给皇室导入人权。

  


  
可是给他们生活造成阻碍的,有时又恰恰是这些热心崇仰皇室动向的民众。他们带孩子到公园去散步,就马上有记者围上拍照,成群的中年妇女远隔着金属网频频鞠躬。以至宫内厅为保障安全不再放他们自由出行。最近皇室迷们有一个有趣的发现。1945年8月15日昭和天皇宣布日本战败做“玉音播放”那一天,天皇时年44岁3个月零16天。文中“臣民”一词出现5次。而皇太子对出访前发言做书面解释的2004年6月8日,皇太子也正时年44岁3个月零16天。“雅子”一词出现7次。时隔59年。更有好事者发现皇太子和其弟秋筱宫亲王两人妻子原名读音的巧合。小和田雅子读做おわだまさこ,亲王妃婚前名川岛纪子读作かわしまきこ。该两名字的日语假名隔字重组时,依然能分别读作这两个名字,一字不余。这也许正应了中国那句古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要真是这样,雅子妃只好放弃一些知觉知性,一切顺应皇室安排听天由命了。

  


  
9日,《泰晤士报》就皇太子的书面说明说“皇太子指出自己的妻子实际已成了皇室俘虏,他呼吁变革这种令人窒息的的皇室陈规”。英报作为海外媒体对日本皇室似乎表示出特殊的关心,这也许与日本媒体一直借已故黛安娜妃炒做视听率构成一种平衡。黛安娜的婚典和葬礼几乎成了上个世纪轰动世界最大的仪式,她生时的光彩叫人仰羡不已,她的结局又令人不寒而栗。好在有两个儿子延续她的存在,人们同她终将继承王位的儿子一样忘不了她。可是雅子妃呢,就有点不一样了。莫大一个人才,宫内厅硬是不给派活儿。难得皇太子还能出来替她说两句。比起一个出色的亲善大使,人们更希望看到一个称职的皇妃。象皇后美智子和英妃黛安娜那样,生个儿子出来把第三代皇位继承人空缺填上。然后再去大场面活跃,那样皇室上下内外都觉得体面。可是,天不随人意呵。生男生女虽怪不得她,可也怪不得别人。于是大家都郁闷。

  


  
不过,说起来外交本来也不是皇室的事而是外务省的事。皇室只是在外务省觉得有必要他们出面亲善时才安排一下。就象宫内厅负责人说的那样,就是有给困难地区捐粮食送石油这样的援助活动,也是由外务省出面而不是皇室出面。这是规矩。

  


  
看来,雅子妃殿下就只好悉心静养,自我调整了。无奈。谁让她走上一条没有出口的单行道呢。皇宫,过得好是家室之顶点,过得不好是人生之绝路。 (2004年6月10日 大阪) 

  




 回复[1]:  雪非雪 (2006-09-06 17:18:33)  
 
  2006年3月7日追记:

  
时过1年半,皇室情形大有改变。去年年末皇女出嫁,前几天又传出亲王妃怀孕的佳音。国会正在为立女天皇修改宪法召开电视直播讨论,该消息传来大家禁不住立身鼓掌——管他生男生女至少可以调整一下等待见分晓后再作决定,若添了男丁不就省去了改宪法这一环?有那么多事忙不过来呢谁顾得了那家人的事。目前亲王妃纪子一下子成了民众瞩目的皇室一号人物,今天去剪发看2月号《女性自身》撰文说纪子之所应能适应皇室生活是因为结婚之前就跟亲王交往了4、5年,相处期间频繁出入皇宫,已有了充分的训练和精神准备。纪子出身地道的民间,婚前一家人住在70平米的公寓里,嫁入皇宫无异于一步登天成为人上人。雅子家庭背景则有所不同,父亲那边不说,传说母亲当年就有过与皇宫某亲王结缘未成的恩怨史。况且她是从一个活生生的外交官转身为太子妃未能完成心理上的身份角色过渡……。

  


  
2006年9月6日补记:

  
皇室添男丁。此丁非普通丁……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9-06 17:27:36)  
 
  今日早晨天皇次子夫妇生了一名男婴,国家支付出产费用305万日元,相当于国家给天皇次子年收入的1/10,政府准备在国会暂时撤回讨论女性继承皇位的讨论。

 回复[3]:  雪非雪 (2006-09-06 17:31:06)  
 
  若干年后的今天(9月6日),就是个皇赐国民休息日了。慢慢期待吧。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06 17:35:13)  
 
  小和田雅子オわダまサこ(オワダマサコ)

  
川嶋紀子 かワしマきコ(かわしまきこ) 

  


  

 回复[5]:  陈梅林 (2006-09-06 18:42:45)  
 
  这次出产前后共花了1亿日圆。这是万世一系的男婴啊!

 回复[6]:  虫草 (2006-09-07 11:25:36)  
 
  雅子依然会有很大的生子压力吧?难得的是皇太子雅子爱子人的三人的彼此理解和关爱。

 回复[7]:  陈梅林 (2006-09-07 15:48:59)  
 
  刚刚看到朝日电视台的民意调查,有66%的人赞成女天皇,对雅子妃多少有点安慰吧。

 回复[8]:  雪非雪 (2006-09-08 15:09:55)  
 
  2006年09月07日

  
保守勢力に望外の喜び 中国紙

  
【北京7日共同】7日付の中国紙、環球時報は、秋篠宮妃紀子さまのご出産について「男子の皇位継承にこだわる保守勢力にとって望外の喜びとなった」と伝えた。

  
同紙は、日本の世論調査で「70%の市民が『女性天皇』を認めている」とした上で「男子継承にこだわっているのは日本を戦前に回帰させたい極端な保守勢力だけ」と説明。今回のご出産により皇室典範をめぐる論争が当面棚上げとなったことで、日本の政界は「一息ついている」と述べ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