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星条旗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01 16:34:04 阅读人次:2697 回复数:20)

  [旧文重贴]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新世纪的9月11日发生了什么。每个人都受到非同小可的冲击。那种只有在好莱呜电影上才可以看到的触目惊心的场面,使人们盯着它目瞪口呆。那些在机舱在办公室在商店相继死于非命的人,不是演员,而是和我们一样的人,有血有肉,有名有姓。

  
我没去过纽约,提到它,能联想到的是证券交易所和自由女神。跟踪着几天来的电视新闻,先是看见摩天大楼空中的遭难坍塌,然后是受伤的纽约人的惊恐和悲伤,之后是总统布什的“这是战争!”。接下来,是铺天盖地的星条旗。之后,将是什么我不愿想象。我似乎预感到,和平将成为一个浪漫奢侈的词汇,只能浓缩进我们的心底变成一个美好的愿望。愿望,在浮出心海之前是无力的。

  
今天,是事发一周纪念日。

  
电视依然是对它倾注着最大的关注把它作为各台首位要闻。一边做晚饭一边看新闻,结果,鸡蛋煎糊了,新闻也没看全,只听见日语在重复着同样写做汉字“星条旗”的一词。

  
一周之前的此时此刻,那两栋被击伤的大厦,横举着两条浓若固体的黑烟,顽强地站在那里流泪流血。它是仁慈的,象临危的母亲奋力分娩出她的婴儿一样,对胴体里的生命充满疼爱。为使更多的人获救,它坚持到最后,才有尊严有节制地缓缓瘫倒在地。

  
究竟有多少人遇难我们还不知道。如同美国官方所说“总之,将是一个难以令人承受的数字。”母亲亲自听到儿子在飞机上最后的“妈妈我爱你”;丈夫在留守电话里听到妻子在飞机上绝望的呼喊时,她已经魂栖蓝天;妻子在产院分娩时丈夫已成灰烬;不谙世事的孩子,还在等待妈妈从世贸中心大楼下班归来……。还有更多的人,举着亲人照片期待着奇迹的出现:他(她)从残垣断壁中走出来。 

  
全世界的人都震惊了,纽约怎么会是这样!人们都习惯了看发生在中东地区炮火连天的远景,习惯了看头戴斗笠或者头巾的面孔在灾难中的颤怵。这样的劫难怎么可以发生在自由女神的眼前!噢,上帝!

  
第二天,太阳照旧升起。人们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赶制星条旗。

  
第三天走上街头,开始沿街出售星条旗。装满大卡车的星条旗,还没来得及整叠包装,随便卷一下便递给排队的市民。大大小小。从五角大楼坍塌的国防部旁边垂放下来的那一面大概长达几十米吧。到了第四天第五天,街头摆摊叫卖“星条旗!一面3块!两面5块!”第六天棒球比赛恢复,开场前拉出的那一面星条旗覆盖了整个比赛场地。

  
大街小巷,人们手里持着,头上戴着,身上披着。虽然同是星条的图案组合,却展示着各种各样的表情。五角大楼的宣言着“美国无敌”“我要打你!”;比赛场上的大旗说“我们是美国人”“我们应该快乐!”;消防队员的帽子上插着它,“国家遇难责无旁贷”;普通公民手里的小旗:“我是美国人,我爱美国”。而更多的举着星条旗和没举着星条旗的沉默的人,在心里说“我爱美国,也爱和平”。

  
住在世界贸易中心大楼附近公寓的一个妇女,记者采访她问她此时的心情时她痛苦地说“我不知道。我只希望和平。和平。除此以外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想这也是很多美国人心中真正的精神旗帜。麦当娜出场演唱“报复只能招致报复”,她没有披挂星条旗,但是她的义演比起买国旗的单纯行为,具有更深层的爱国热情和感召力。她是歌手更是一个负责任的美国公民。她今天的歌声让我想起了她主演阿根廷国母那个电影里的主题歌《阿根廷你不要哭》。获得和平需要付出代价,而守卫和平需要理智和文明。真正的文明,是不会放弃和拒绝和平的。

  
布什总统夫妇牵着一对宠犬对宾拉登宣战,看得出是有充分的余裕对付恐怖分子以及企图涉足恐怖活动的所有敌人。如果这件事真是拉登所为,那么是不是考虑这样一个方案:布什和拉登两人来一次对话。摆一张桌子对坐下来,一本《圣经》,一本《可兰经》,再加上两杯酒水。说一说为何积怨如此之深,论一论战争和平哪一个重要,最后,再把包括此次恐怖事件遇难者在内的所有美国人他国人和伊斯兰教系人的生命,都放在良心的天平上称一称是不是同等重量。然后,看怎么解决为好。

  
两位先生,拜托了!

  
谁都不希望自己遭遇悲剧。可是,悲剧每天都在发生。智者虽不能保证不遭遇悲剧,但至少可以做到不制造或者扩大悲剧。古语所说的“小不忍则乱大谋”,该用在悲剧产生的哪一个环节?“大谋”可谓是以和平为前提的世界人民的安定生活保障,可是这究竟算不算得上是“大”就另当别论了。电视在两星期以前刚播放一个关于越战时的专题节目,介绍那张著名的新闻照片:一个美国少女手持鲜花献给持枪列队即将出征的美国兵,还介绍了那首战时诞生流行至今的和平歌曲。为什么只有在付出流血之后我们才能读懂鲜花和子弹的不同?为什么只有在战争成为历史的时候,人们才可以象欣赏照片、歌曲和电影那样慢条斯理地咀嚼它的意义?每一场战争都是从最初的几个人开始,然后灾难波及到某一地区某一国甚至几国的普通百姓。

  
那一天,我也是坐在家里这个沙发上,节目告诉我战争没有胜负,只有教训;告诉我战争已经是昨天的事,是上个世纪的事,上个世纪人类还不够成熟。可是,今天同是这台电视机,却在对我说也许明天就又会有战争发生。

  
今天是9月18日,70年前的今天,我的家乡东北陷入日军的侵占,十几年在自己的国土上过着寄日人篱下的生活。那是日人的罪恶史,也是我们的灾难纪念日,耻辱纪念日。我不愿再去回顾,按断电视摇控器的电源,不愿再听接近战火的声音。无力地坐在沙发上,梦想着,手持武器的人在按动扳机之前,去看一看盛开的鲜花,看一看孩子们的笑脸。

  
一个星期里,我们无数次重复地目睹了这场悲惨的人为灾难。有人性的人不会看着自己的同类死去而无动于衷。这是人类的悲剧,也是新世纪的耻辱。上个世纪里我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我祈祷着灾难不再蔓延成战争降临。我不愿意看见电视象放电影一样直播来自同一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人相杀的场面。无论是怎样不动声色地操纵尖端武器,生还者的背后都要以更多消失的生命为代价。我不愿让我们的孩子在习惯于观看电视里的真实战争场面中成长。象浏览一般的日常节目一样观看战争的结果,会使他们变得对生命的价值麻木不仁。 

  
星条旗,是民主自由和团结胜利的象征,但愿她所代表的神圣精神不会沦落成一个廉价的合众国符号。星条旗,比起作为示威的战旗,它飘扬在自由和平的天空时,看上去才更美丽更有尊严。

  
写到这里时,已是19日早晨。阳台上的扶桑花开了。朔大的花朵,红艳胜过朝阳。这个早晨,我在看花。同样的时刻,有人还在失去亲人的悲哀中痛哭,有人正在踏上背井离乡之路沦为国际难民。

  
我厌恶战争。战争无论发生在哪里,流血牺牲的都是我们的同类——人。

  
哦,纽约。让我的花为你献上一首挽歌。

  
让星条旗抚慰你的伤。全世界渴望和平的人们在守望着你。愿你早日恢复你往日自潇洒的风采。

  
(20010918~19。次周见于《中文导报》)。

  




 回复[1]:  雪非雪 (2006-12-01 16:51:01)  
 
  <写在《星条旗》后面>

  
美国出事震动极大,时值暑假,正好一人在家整日无所事事靠浇花弄草乱写几个字什么的打发日子,一见要战争了不得了,紧张起来。或许是由于无人给壮胆只好自己面对世界形势,就连夜地看电视读宗教史什么的。还赶写出了这篇《星条旗》。我知道我的《星条旗》会受到国人的批判以至引起同胞的愤怒。在发生大事的时候我只能用我本能的感性描绘自己的小心情,联想一些具体的恐怖画面低音陈述内心的祈愿。在国人看来我是太缺少民族气质和胸怀以至丧失起码的精神和理性。虽不敢恭维大家的解气情绪是一种大众理性,但我承认我在理性的微观之中。那种类似“心中有一种恨在涌动,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得以释放,有一种以暴易暴之后的快意”的感觉在事发之际我当然体验过,那是第一反应。过一星期时沉淀下来的是“纽约好可怜,值得同情。但是和平是我的终极愿望。现在不是声讨谁的时候,出了大事要冷静,天下人民是一家”这样的东西。于是便组成了这一篇东西。我似乎沉浸在笼统的悲悯和含糊的痛惜中,人类最该悲悯最该痛惜的也许正是芸芸众生象被人圈在笼中的鸟儿靠着别人的指使和施舍过日子的格局。这样的日子即便再平安、再快乐又有什么意思呢?那又何谈、何来的平安与快乐呢?可是这种问题对于我来说太难找到平衡的答案。想到要齐心协力地干它一场拼个你死我活时,一瞬间似乎感到自己在无力和消沉的隧道里看见了出口,可是由于那场面到处是硝烟和血流,又陷入新的无力和无奈。很多聪明有智慧的人组在一起,却扭转不了不合情理的世界秩序。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能怎么办?(20010927)

  

 回复[2]: 斐雪,晚上好! 蓝色海洋 (2006-12-01 22:37:08)  
 
  斐雪,晚上好!

  
战争,不管什麽样的战争斗是反人类的。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01 22:45:28)  
 
  晚上好,蓝色海洋。

  
这是一篇过时的文字。战争还是毫不犹豫地发生了,我上面的声音就只是微不足道的呻吟。全当是自说自话了。

  
给你发邮件了,看到了吧?

 回复[4]:  久夏 (2006-12-01 23:59:07)  
 
  潜水很久了,今天刚刚注册,用户名没变,想必雪桑认识我。

 回复[5]:  雪非雪 (2006-12-02 00:00:25)  
 
   久夏

  
夏天终于过去了

  
欢迎你。

 回复[6]:  久夏 (2006-12-02 00:05:07)  
 
  对于我,夏天只能永远存在,否则我得穿马甲,你就不认识我了。

  
你一直在网上呀?

 回复[7]: 久夏 雪非雪 (2006-12-02 00:14:35)  
 
  我要休息了。今天放假来着

  
你来真高兴,开个专栏吧。找斑竹批发一块地,把你的美文种进来。

 回复[8]:  雪非雪. (2008-08-30 06:08:16)  
 
   2008年8月23日,来到纽约。来到自由女神脚下。来到不见了双子塔的楼群对岸。

  
NEW YORK.

  
最早的记忆是1960年代一个夏天的黄昏,邻居几个阿姨饭后聊天,她们说着纽约,发音却是“扭腰”,她们嬉笑着说外国名就是怪,“扭腰?还扭屁股呢!哈哈哈……”。不知道纽约在哪里,我记住的是她们的调侃。后来的纽约,就是那个9.11。

  
11点,在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对面的PIRE83码头登上游船,从HUDSON RIVER驶向EAST RIVER。自由女神。爱丽丝移民岛。曾经构筑纽约空中轮廓线的双子塔率领的楼群。联合国大厦。EAST RIVER。一面是渐渐近来的自由女神,一面是不见了双子塔的旧址。帝国大厦顶尖再次占领曼哈顿天穹之峰。游客们站在甲板上,默默无声。看到的。想到的。昨天。今天。明天。与自由女神对视良久。沉默着走近。走过。无语中我听到自心的怦动。发不出言辞。自由。是多么美好。代价。是多么沉重。这一刻,时空凝固。水声在哗响,河浪涌动。

  


  
[尖顶建筑为帝国大厦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这里曾经可以看见……]

  


  


  
……

  
后来。

  
反恐战役逐步升级。侯赛因死了。拉登在哪里?9.11约3000人丧生。其后,又有多少生命消亡?

  
我的文字,沦落成呻吟。(2008.08.29)

 回复[9]:  吴卫建 (2008-08-30 15:44:57)  
 
  非雪又去YN啦。

  
贴一当年双子楼背景pp。一晃都十几年了,物换星移,世事多变矣。

  

 回复[10]:  雪非雪. (2008-08-31 11:35:10)  
 
  谢谢吴さん提供图片。原来这就是东洋镜的头像背景,解读出来了,呵呵。下面这个角度跟您当年站的地方比较接近,贴上来对比一下。

  

 回复[11]:  吴卫建 (2008-08-31 16:35:25)  
 
  哈哈,给雪一下子就解读出来了。余当时也摄了不少pp,由于是传统相机拍滴,扫描较面倒,为此就顺手贴了此枚已存在机器里的pp。

  
确实两张隔海眺望曼哈顿之pp很接近,仅双子有无之别。但似乎你这枚是在游船上摄的,而我那张是在自由女神岛上拍的。

  
我的照片,沦落成感叹。

 回复[12]: 哈哈!还是老雪有文学意境! 新局长 (2008-08-31 20:00:35)  
 
  时空凝固。水声在哗响,河浪涌动

 回复[13]:  雪非雪. (2008-09-01 10:50:15)  
 
  吴さん说对了,我没上自由女神岛。坐船闪了一下就,呵呵。

  
您的照片,升级为绝版。

 回复[14]: 再帮着吴san升半级 水双 (2008-09-01 11:28:41)  
 
  如果不称心,马上就撤。

  

 回复[15]:  雪非雪. (2008-09-01 12:09:06)  
 
  哈哈,水双就是钟情双。。。。

 回复[16]:  雪非雪. (2008-09-01 13:42:08)  
 
  哟,这个新局长很有センス,会拔高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实际上呢该动的动该响的响,维内心不乱……此多维境界非晕船时不可达。哈哈哈。。。

  
顺便问候局里的同学们。

 回复[17]:  吴卫建 (2008-09-01 12:42:55)  
 
  照片已城南旧事,任意摆布均可。嘿嘿,升级,俺可想了,最好能升至局级,这样可以腐败啦。

 回复[18]:  赵然 (2008-09-01 15:32:46)  
 
  美国啊

  
真美啊

  
啥时候能去啊

  
想去

  

 回复[19]:  吴卫建 (2008-09-07 01:26:28)  
 
  非雪,今不经意间通过某大网站看到你的自留地(博客),......嗯,那枚照片也太委屈了, 。今找出下面2枚贴上,这你与一样是在游船上摄的。

  


  

 回复[20]:  雪非雪 (2008-09-07 07:28:00)  
 
  谢谢吴さん提供标准的规范的图像,去换过来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