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小事余味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8 17:49:47 阅读人次:1525 回复数:9)

  

  
都说在中国办事难,本来很简单的事,却往往要三番五次地过几项通融大小关。这过程中总要伴随着送礼求情求助。回顾出国前的路程,要庆幸我算是幸运漏网的一个。从小到大,居然没在通融上让父母和拿了工资后的自己破费几个子。这一方面是自己要求不高,不大期望争翻太高的墙,也就不必借助阶梯垫脚。再一个就是幸运,关键时刻遇到的都是拒腐蚀不沾的君子贵人。

  
升中学时文革还没谢幕,父母怕我将来下乡干农活不支,就借助小学美术老师的推荐机会鼓励我报考了是唯一一家音乐美术专业中学。指望以后哪怕是下乡也能仗着写美术字画黑板报什么的混个农村白领。我报考的美术班。考试简单,两项。素描一个军用水壶一条白毛巾,临摹一张白毛女立足舞姿。

  
美术班只收30人,竟考者上百名。试后父母心里没底,朋友处打听到了该中学美术权威老师家,便双双亲自登门去了。我还是一个不知前途为何物的小破孩儿,心里对提起印有“北京”的旅行袋上火车去插队的情景有着莫名的憧憬。

  
晚上,父母回到家的那份兴高采烈,记忆犹新。他们根本不直接对我说,因为他们知道我还不懂得这件事的意义之大。他们跟姥姥老爷说。“考上了考上了!一进老师家门,老师就问孩子叫什么名,一说咱孩子名,老师马上就说‘录取了!一共9个女生。你孩子我有印象’。”这还不算,更让他们喜不自禁的是,去之前身上准备了10块钱,一听说考试结果都出来了,就根本没往外拿。欲行贿而未成,却得到一个喜讯,脸上有光心里也坦荡。

  
出国要来日本时,也遇上了办手续盖章的问题。所在学校部门负责人说什么也不给盖章,种种理由都是什么也忘了。朋友提示我要送好酒好烟,我又想不通。主要是担心送了白送事情办不成还给自己惹来做事不踏实的恶心。于是就反复找负责人说明情况,说我就是去探亲3个月,然后跟家人一起回来。领导被我磨得无奈了,就说那你自己亲自去找校长吧,这事我做不了主。

  
我就去找了一个同事陪我去了校长家。新任校长是个省内颇有政绩的人士,见了面却觉得平易近人。讲明情况后,校长说“日本啊,我刚从日本回来。应该去。去了就不要回来了,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于是,我就过了本单位关来了日本。

  
在日本某大学任教,也兼职做点面向中国留学生的事。某日,开进学校停车场要停车时,看见一个新入学的同胞男生站在旁边,他手里提一个漂亮的纸袋在等我。走出车,他过来说“老师好。”问他站这里等我有什么事,他羞羞答答地把纸袋递向我,说“老师总照顾我们挺辛苦的,这是我给老师的一点心意。”我接过来一看,里面是一个蛮精致的女用手提包。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大礼,弄得早起本来挺清爽的我一个大晕。

  
我说“你这是在哪里买的?多少钱?”他说是在打工那地方一家百货商店买的。他说话的样子战战兢兢,像是怕我嫌手提包不够档次的样子。我把纸袋子放进车里,关上车门。因为上课时间已到,他要上的就是我的课,总不能提着那么个大纸袋进教室,无论是他还是我。边往教室走,我边对他说“下了课你到停车场来,把包拿去退了。我在这里工作是拿工资有报酬的,留学生有什么困难,我能做的都愿意做。做学生的没有给老师送礼的道理。再说你也没钱,我知道你家情况,你父母不容易。”

  
下了课他没来,走掉了。回到家看那个手提包,里面有收据,将近3万日元。看一下日起是头一天买的,退还还来得及。于是打听到他的电话,跟他约好了两天后上课前在校外见面。我把纸袋递给他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低声说“我就是看老师挺辛苦的。”看他的样子,我也有点难过。他还是个孩子,一番苦心设计的求进取行为,换来的却是遭拒绝的结果,这么复杂的人际往来也实在够他受用。本来是他难为了我,这时候我却不得不想办法让他释怀。“日本跟中国情况不一样,只要是正常范围内的事,什么都好办。没必要送礼。那么贵的包,得花你打工一个星期的钱。快去退了吧。不是拒绝你的好意,这个包如果我喜欢,我就把钱给你买下来了。但是我没看中这个样式。就当你替我去退了它好不好?”

  
礼尚往来是常情,不知道现在的孩子对此作怎样理解。从这件事看,对这礼与理的分寸,好像把握得有几分扭曲。大概是因为对日本社会的不了解,以为中国的感情沟通法在这里也适用。给日本学生上课,教室里给每个学生发一张习题纸,学生中哪怕是出席很差成绩很水的学生,也都会对走到身边放纸的老师做一个10度20度的颔首示礼。这样的情景,在中国学生那里绝对看不到。可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经常接触一些新来的留学生,从他们那里能获知几分今日的礼仪行情。比如问他们来留学的目的,有人就说“也没啥目的,大学考不上,找工作也难。10万块能出国混一年,在国内买个公务员也得10万。”

  
······

  
凡事都要换算成与钱相关的礼,又期待着用这礼去换取大于礼本身的东西,并曰之为感情沟通与曰之为识相,可谓是对世相的破坏。糟糕到了连孩子也无师自通,又通得不得要领,是谁造的孽?(20061126)

  


  




 回复[1]:  风 (2006-11-28 18:01:59)  
 
   嗯,分寸。

  
礼尚往来,这个礼,应该是一种心情,心意的体现。

  
唉,那里的分寸,怎么变成用孔方兄的厚度来量的了。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28 18:16:12)  
 
  世态炎凉变得可以调温了,说不定是好事

 回复[3]:  游人 (2006-11-28 18:38:54)  
 
  厉行公事的礼和发自内心的礼当然不一样的,用孔方兄的厚度来量倒也省心。

 回复[4]:  风 (2006-11-28 18:40:11)  
 
  哈哈,那到也是。

 回复[5]:  唐辛子 (2006-11-28 19:53:55)  
 
  那个送包的孩子,挺可怜的,雪非雪样这么做,也许让他伤心了。其实送礼也并非一定就有什么目的,有时候瞧着某个人,心里就特别欣赏喜欢,无缘无故地就愿意送些什么,没有目的,只是希望对方看到礼物能惊喜能高兴,这也是有的。

 回复[6]: 要是晴天就好了 雪非雪 (2006-11-28 19:56:01)  
 
  


  


  


  
京都タワー

  


  

 回复[7]:  雪非雪 (2006-11-28 19:58:41)  
 
  谢谢辛子的善解人意。其实远不是我们单方想像的这样顺理成章。学生家庭情况我知道,借很多债来的。。。。还要攒钱办女朋友过来。

 回复[8]:  唐辛子 (2006-11-28 19:58:27)  
 
  天啊,真漂亮!如果是晴天,就没有这样的效果了,阳光下的落叶总是显得浮躁了些,这几张很好啊!非常好!

 回复[9]:  雪非雪 (2006-11-28 20:00:15)  
 
  是吗

  
上路了。再见。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