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马马虎虎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6 11:47:49 阅读人次:1655 回复数:3)

  

  
刚来日本那会儿,看见书店里摆有很多类似《零岁幼儿画本》、《始于零岁的免疫力》等书籍。觉得奇怪,心想“零岁”是几岁?后来才知道,零岁指出生满一周年前一天以内的婴幼儿期。在中国,随着男女小皇帝的连连诞生,0岁教育0岁工程等概念已经铺天盖地。但在出国之前,我还未曾听说过0岁这个说法。所以,开始的时候有点五里雾。

  
按照中国的说法,如果出生在除夕夜的零点前1分钟,2分钟之后这个孩子就加上一岁变成两岁。曰“这个孩子生日大。”关于年龄和生日,汉语有多种说法。比如周岁、虚岁、生日大、生日小等等。每个人的生日具体日期也不一样,有的人过旧历生日,每年是不同的西历日期,有的人过西历生日,过着过着就把自己出生那天的农历日给忘了。甚至有的人搞不清楚自己户籍本上的生日究竟是西历还是农历。有一个中国人在日本入境时被拦住,原因是他护照上的出生日期是某年2月29日。某年2月根本没有29日,因此被怀疑护照是伪造的。他的生日记的是农历月日。

  
中国的一些事有些时候做法非常随意。去年来的一个留学生,学生证上填的出生日期和申请留学时的手续不一样,学校办公室找她来问怎么回事,她理直气壮地说“这是我的真正出生日期,我愿意用这个。”学校发晕。他说她父亲给她办出生登记时户籍人员把日期写错了。当时父亲提出写错的时候,户籍员就说“错就错吧,改太麻烦了。”就没改。就有了真假两个出生日。

  
当年,我对日本人说起“零岁”这个表述方式有点不合适的时候,他们反倒觉得不可思议。说“不到1岁当然是零岁了,总不能说零点1岁什么的吧?年龄是以岁为记录单位的,只能这样说。这样说准确。”倒也有道理。这样算起来,从中国到日本的人就都会凭空年轻了约1岁。因为1岁以前是零,不加算。可是一回到祖国老家就马上被加上两岁。特别是母亲,她总愿意把孩子的年龄往大了说,似乎孩子岁数大是她的一种资格一份骄傲。在我对不惑大关惊恐百状的前两年,她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几次冠我以“不惑”。

  
在教室里闲聊的时候,一次一个学生说“中国的虚岁说法真可怕,让人觉得老得快,丧失信心。”我说“你知道中国为什么有虚岁的说法吗?”,那人说“你们中国有尊老传统,‘老’是一种资格。”我说“不仅仅是这样的。”这时,学生们都认起真来听。我说:“中国的虚岁不是随便加上去的。人一出生就算1岁是因为在出生以前就已经有了10个月的生命。”听我这样说,所有人恍然大悟。有人发感慨说“中国文化真是了不起!相比之下西方的人权意识显得幼稚多了。”……

  
再往下,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了。我们的文化中有些东西十分模糊,自作聪明地解释来解释去往往就会把自己绕糊涂。既能给未出生的生命加算年龄,又能随便给你写个出生日期。我们这种马马虎虎的精神像是一个民族特征,成了一个符号一样的东西。忘了是在大阪还是京都,开车曾见路边有一家什么店就叫“马马虎虎”,估计是餐馆之类的小店。总之,想必是与中国有关的生意铺。因为“马马虎虎”一词就是中国原创。或许不是中国人开的,中国人再马虎,做生意要赚钱还是不肯马虎的,决不会名言自己的味道手艺“马马虎虎”。外国人把“马马虎虎”做店名,是把“马马虎虎”理解成了中华特色之一种,并且还挂出来当招牌供客人行人赏心悦目,绝非有心下别意。

  
话说回来,中国文化本来也自成体系,要让它完全符合今日世界大同标准,也实在难为了我们这些姓炎黄的子孙。糊涂有悦的话,暂且糊涂着吧。(20061126)

  


  


  




 回复[1]:  风 (2006-11-26 13:33:20)  
 
  马虎!

  

 回复[2]:  琥珀 (2006-11-26 17:51:10)  
 
  以前教过的一个班,几个人大多去过中国。“马马虎虎”“没办法”是他们记得最早的中文,不是我教的,生活中学来

 回复[3]:  taya (2006-11-26 18:17:53)  
 
  それは日本人もよう使う言葉やから。まあまあとか、しゃあないとか、だから覚えやすいの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