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6 00:24:48 阅读人次:1760 回复数:24)

  

  
中日这两个一衣带水的国家,有着千丝万缕说不尽道不完的关系。从历史角度来看,远的不说,半个多世纪前以日本投降结束的那场战争,有些事到现在也没处理清楚。

  
大约一年前,在齐齐哈尔发生的日本遗留化学武器爆炸事件,让世人知道,在中国东北地区的地下,除去那些死于战争的亡灵以外,尚埋伏着几千枚未爆弹。如何来处理这些危险的残留物,还是中日之间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另外还有中日间血肉相连的一件事,那就是战争遗孤问题。这个问题虽然从30年前就开始陆续获得解决,但解决途中相应产生的一系列新问题依然棘手。这是人的事,不象未爆弹,排除一个,就清了一个。人是要生存的社会动物,不管走到哪里,都要吃穿,要交流,要工作。 

  
我跟日本遗孤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周围常能听到看到有关他们的一些事。说起来,他们实在是一个特殊的群体,虽然叫他们“孤儿”,可是这个“孤儿”队伍连贯起来也是一个很大的群体,他们在日本社会的不同角落里,在旅日华人和日本社会中构成了一个不容忽视的阶层。要来日本留学的学生在填写留学目的时,往往写上“努力学习日本文化和先进技术,将来成为中日友好交流的桥梁”之类,其实,可以说这些“孤儿”才真是无形中别无选择地成了中日复杂关系的纽带,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桥梁。只不过这条纽带的背景有些灰暗,这架桥梁的效率有点消极。他们虽是日本人,日本政府却只当是手下有待处理的一份工作来看待,日本民间也没有多少迎亲归还的真诚热情。没人给他们的存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定位,也实在没谁有力量能做到补救他们作为普通人的圆满。战争使他们与亲人失散,战争把他们搬到了中国,战争导致了他们失去安排和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 

  
和朋友曾讨论过战争遗孤究竟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的话题。这是一个看似清晰实则复杂的问题。从血统和国籍上来说他们当然是日本人,可是由于一直生活在中国,并且能够进入中国主流社会的机会不多,他们的习惯和价值观就跟普通中国百姓没什么不同。他们和中国配偶之间的子女就更是如此。所以,结论还是搞不清楚,只能用“归国者”和战争“孤儿”这种带有凄凉色彩的概念来称呼。《东方》报上载有《残留孤儿的故事》系列,记述着许许多多“孤儿”们各自不同的悲剧故事。他们的苦难和不幸让我同情,感到痛苦也感到无力。可是,467期的《谁让他走上绝路》一文,读后却让人愤慨不已。“孤儿”一家把另一个普通的日本家庭给毁了。只因为他们是亲属这一层关系,归国者在这层关系中成了受益者之后,另一方则成了受害者。 

  
“孤儿”来自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为此我感到一种连带的耻辱。为什么在中国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回到自己的“祖国”竟然表现得这样野蛮无礼?是因为他们觉得日本欠他们的太多他们可以不择手段地讨债么?要是那样你应该伸手的不是搭救你的亲属而应是政府和历史。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堂堂正正的日本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就可以任意自由地我行我素么?那你应该懂得遵守起码的社会秩序和生活常识。 

  
我们从小就自信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礼仪之邦。不错,翻看史书马上就可以找到那些历代恪守的礼仪典范。可是在近来几十年的中国社会,我们会发现那些优良的品质在民众身上体现的越来越少。这是不是因为我们经历的“革命”太多的缘故?不断的革命带来不断的否定,不断的砸烂导致不断的丧失。战争使人失去亲人失去肢体失去家园,可是一系列的硬革命软革命使人们丧失的是什么呢?

  
我在以写批判“仁义礼智信”当作文的年代里读完中小学。报纸、广播和老师每天都告诉我们这些是旧时代的东西,是害人的,是有毒的,是跟我们生活的幸福新时代不相符的。后来才想到,否定这五个字就意味着在提倡“不仁、不义、非礼、愚蠢和不守信”,意味着提倡背信弃义,提倡愚昧无知。那段文化大革命的历史被拨乱反正了,可是在革命中被革掉的东西却很难恢复。天知道我们在那个时代究竟丢掉了多少美好的有价值的东西。为人的忠厚诚实,处世的恬淡儒雅,交友的信赖无私,爱情的忠贞朴素。这些令人欣慰令人尊敬的美德,似乎离我们这些曾创造出灿烂文化的文明古国子孙越来越远。 

  
是什么东西,迫使一个普通日本人在付出无限的辛劳认领“孤儿”内弟一家之后却烧身自焚?是不是“孤儿”一家从生活了几十年的中国带过来的那些“中国特色”?中国人身上有很多优良的精神品质,可是影响给他们一家的却多是负面的低劣的部分。说话动则“大喊大叫”、“暴跳如雷”,深夜“划拳行令”扰民,“门前窗外垃圾成堆”,公私不分的小偷小摸。这些场面这些声音这些行为,在中国似并不罕见,但反应在日本社会,反差却尤其鲜明,尤其格格不入。作为这家人保证人的“姐夫”,并非仅仅因遭到恩将仇报伤心致死,他是一个普通人,只想象一个普通人那样有规则有尊严地活着。内弟一家太多的“麻烦”(这个词日语写作“迷惑”)带给他的耻辱,使他对无力挽回自己的生存尊严而绝望。我们中国人常用“好死不如赖活”来鼓励陷入绝境的自己或他人,这是一条热爱生命尊重生命的格言,但它的反面却含有牺牲做人尊严的意味。世上没有哪一种死是“好死”,却有千种万种的“赖活”。“姐夫”用尊严死这一极端方式来拒绝耻辱的活,他的死是他生存价值准则的证明。自绝成了他挽回尊严的特殊方式,也成了他精神生命的一种延续。

  
昨天夜里,在电视“料理专题”节目上偶尔看到我中学的一个同学。他8年前随“孤儿”母亲回到日本。那时我去东京看过他。他是画家,妻子是舞蹈演员。那时他们正在每天去学日语。记得他说“我们是二世,指望不上政府援助。得自己谋生,将来还得照顾父母,还得供孩子上学。”后来,得知他们夫妇开了一个极小的面馆。看电视我才知道他们的面馆已经发展成中国餐馆开到了东京市中心的繁华区,一高兴立刻就打电话祝贺他们,当时他们正忙得不可开交,端着大勺极其高兴的大声说“谢谢!谢谢!”。老同学自信的声音让我感到这个夜晚十分愉快。 

  
日本是一个很有秩序的社会。这些秩序的形成来自于全体成员的维护和遵守。来到这里,我们很快就会发现它最容不得的是秩序外的“出格”,这些“出格”就是工作和生活中形形色色的“迷惑”。任何一种小的失误都是对某种秩序环节的破坏,都会导致相关的错位从而带来一系列的麻烦。 

  
作为暂住或移住这里的后来者,我们该本着入乡随俗的古训,少一点麻烦,多一点自省。用自觉自尊换取自信自强,在掌握一些人权知识自卫自爱的同时,也充填一点有助于丰富内心精神的内容。创建安定平静的生活,也提高生命质量的尊贵。 

  
…………………………………………………………

  
《东方时报》478期《论坛思维》040812 

  




 回复[1]:  风 (2006-11-26 00:27:35)  
 
  

 回复[2]: 抢座 校长 (2006-11-26 00:28:10)  
 
  等会看

 回复[3]:  风 (2006-11-26 00:28:52)  
 
  哈哈,校长。俺赢了

 回复[4]: SASUGA 校长 (2006-11-26 00:29:58)  
 
  风,哈娅丝给路...

 回复[5]:  采夫 (2006-11-26 00:35:44)  
 
  俺抢不到,走了。

 回复[6]: 校长 雪非雪 (2006-11-26 00:36:10)  
 
  哈娅丝给路... 认读了5分钟,终于读懂了啥意思。

 回复[7]:  雪非雪 (2006-11-26 00:37:27)  
 
  采夫好。这个时间相遇,美兹拉希呐

 回复[8]:  taya (2006-11-26 00:38:31)  
 
  别拉稀啦,多吃点啥病也没有のに。。。

 回复[9]:  采夫 (2006-11-26 00:51:36)  
 
  俺天一黑就睡觉的。

 回复[10]:  雪非雪 (2006-11-26 00:52:32)  
 
  还没黑呢吗?今晚白夜否

 回复[11]:  taya (2006-11-26 00:52:48)  
 
  我一到天黑就兴奋了

 回复[12]:  采夫 (2006-11-26 00:55:40)  
 
  俺睡醒啦!!!!!!

 回复[13]:  风 (2006-11-26 00:57:00)  
 
  俺天一黑就灌杜康 。。。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1-26 00:57:32)  
 
  难怪风采照人。

  
我得下岗了。taya继续风采吧

 回复[15]:  风 (2006-11-26 00:58:37)  
 
  晚安。做个好梦。

 回复[16]:  雪非雪 (2006-11-26 00:59:06)  
 
  还在杜康中?怪了,怎么没想起酒来呢?取来。

 回复[17]:  taya (2006-11-26 01:00:40)  
 
  姐姐晚安,记得吃东西啊,唉,真让人操心~~~

  
我也不风采了,正在必死也论文呢,我同学中已经有一个挂掉了,我不能再挂掉,不然就该我教授挂了

 回复[18]:  风 (2006-11-26 01:04:59)  
 
  今晚又喝了大半瓶。不过这回是720毫米的小瓶。清酒。

  
各位晚安,俺也得带儿子们去泡澡了。

 回复[19]:  taya (2006-11-26 03:13:07)  
 
  你不睡,也不让你儿子睡啊?我小学时每天都晚上9点上床呢

 回复[20]:  风 (2006-11-26 03:21:25)  
 
  都3点了,我儿子们早就睡了。周六儿子们放羊,一般是玩到12点多熬不住了才睡。

 回复[21]:  taya (2006-11-26 03:23:46)  
 
  你看看你的18楼都几点了 你也该睡了吧?

 回复[22]:  风 (2006-11-26 03:26:58)  
 
  哈哈,真是喝多了。好了,睡了。taya也休息吧。

  
晚安,不,该是早安了。

 回复[23]:  taya (2006-11-26 03:27:48)  
 
  恩,你早睡吧,我还要再做几副图表,现在稍微加点餐,早安

 回复[24]:  风 (2006-11-26 03:29:08)  
 
  O.K.早安。飘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