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0 16:21:53 阅读人次:3881 回复数:34)

  

  
皇家有女曰清子,嫁与黑田做凡妻。

  
2005年11月15日,大安。日本平成天皇独女纪宫公主与东京都公务员黑田庆树成婚。这是皇室自1960年以来时隔45年的公主出嫁,颇受瞩目。当日起,公主始冠夫姓,改称黑田清子。次日一大早,宫内厅负责人便到电视台津津乐道地向百姓汇报说,从今天开始将正式办理清子内亲王的脱离皇籍手续。就是说要在相当于皇室户口本的皇统谱中将其除名,然后,这一增添新注册内容的皇统谱正本照旧由宫内厅保管,副本交由法务厅保管。宫内厅与法务厅,一宫一法,是君主立宪的两个重要支架象征。

  
这一天,东京气温大约摄氏13度,多数人已着冬装。沿途数千人围观送行,其中不乏远途而来者。即将离宫而去的公主,坐在皇室专用车里,摇下车窗,扬起她那只可爱的小小白手,优雅地向窗外频频致礼。公主这只小手,慰籍了民众的眼睛和期待,温暖着乍寒时节的日本民心。这种对臣民的体恤之爱,使得皇室这一大和民族象征放射出一层平等博爱的光环,从而让这一象征发挥出一种颇为自然的向心力。

  
公主新娘表情恬淡,步伐平稳。不同于入宫皇妃那副接受一番训练之后虽面带微笑却心怀忐忑的新贵神情。那是人家生活了36年的家园,出嫁之路也跟在自家庭院里散步没什么两样。而皇妃的表情却总是让人感到典雅有余恬然不足,看上去依然疲惫着凡人一样的疲惫,又似乎忧虑着凡人不晓的忧虑。

  


  
说起来,无非就是姑娘出嫁,没什么可哗然的。看看婚礼上天皇两陛下的表情,就知道这也的确就是个人间婚事。那仅仅是一对老人,新娘的娘家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慈祥关爱之心与天下父母无两样。说到底,还是由于她的特殊身份。历代天皇都是她的祖先,现任天皇是她的父亲,下任天皇是她的胞兄。作为当今日本唯一的PRINSECE,除去嫁与他国国王或王子,此外国中便无一与其皇族地位匹配之人,嫁给谁都是下嫁。媒体不厌其烦地议论她1亿多日元的陪嫁,议论她的主妇本领——做饭、洗衣、买菜以至生子。把这些家常俗务安在皇女身上,大家当然乐于听闻。皇女也得做这些事呀——于是民众便感到一层尉贴。

  
其实,媒体对她这一从此“平民化”的过度强调,反而证明了她的非平民身份。婚前,她在山阶鸟类研究所做聘任研究员,该研究所理事长岛津久永是她亲姑父,总裁文仁亲王是她二哥。这说起来有点像民间的家族集团,甚至更像中国某乡镇企业的人事结构。这一点还真是非常平民化。她做野生鸟类的观察研究,自己却是一只笼中贵鸟。出宫入凡,但愿如雀出笼,能像一个真正的平民主妇那样想勤快就勤快想懒散就懒散一下地随意打发日子。

  
日本民众对皇室的爱戴崇拜里,似乎是蕴含着一种“和魂”依属情结。大多数日本人,无论做什么总要有个依规做准则。当今皇室是自初代神武天皇以来的第125代直系皇族,到2005年已有2663年的历史,是日本有谱系记载的最古老的贵族之家。明治维新以后,皇室与民众的关系似乎与时俱近。尤其是进入视频媒体时代以后,民间传媒无形中造就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皇室形象。这是民众的需要也是官方的需要。因此,他们的言行举止甚至穿衣戴帽似乎也变成了一种体面“日本人”的外在象征。这种皇族崇拜情结,有其深厚的民间土壤,前两年有人冒充皇室后裔行骗,堂皇无阻,就是利用了日本民众对皇族的这种拥戴心理。

  
到海外旅行或工作留学的日本人,总是怀念一碗海带和小鱼作味素的和味热面条,即使吃不上想一想也觉得熨贴踏实。他们穿西式礼服行日本礼,穿和服吃法国菜。无一非此故。如同中国人即服中药也喝可乐,不忘护本又享受时尚。日本人看重秩序与协调,唯恐与众不同,这是他们的最“日本”之处。他们处处强调日本的“和”。一套住房里至少要有一间榻榻米房间,连厕所都分成“和式”“洋式”。从这个意义上说,天皇这个象征实在是必要的,这是传统的“和”之核。大阪的世界最大古坟,是皇室的私有财产。当地市政府执意将其申报注册世界文化遗产,以振兴当地文化经济,但皇室始终持否绝之意,认为这种文化炒作失敬于列祖列宗。民众对此也表示出深切理解。

  
日本人对自己传统的尊重和保护,该是亚洲诸国之楷模。他们的西洋化现代化程度最高,可是他们对传统的保护和发扬也最完善。不革皇家的命,不革百姓的命。所以传统便得以传统下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刚来日本第一次去神户的南京街时,恍惚中似走回中国的旧时代。那里的中华传统不曾有过间断,而当时的中国经济刚刚开始搞活,搭救传统尚未见多少外在成果。

  
当年,香港的张明敏一曲《我的中国心》唱遍大陆,一时此起彼伏,到处是“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所以如此,是因为人们内心里存在有一种潜在的归属欲和寻祖欲。这里的“中国心”便是华夏民族之“华魂”这样的东西,与黄山黄河共命脉,与长江长城共生存的一体感,它是一种属于底色层次的同感共识,与时代、制度、阶层、地域、性别等毫无关联,每个人都愿意接受这种整合归属,每个人都会因着这种模糊的归属感而感到自己拥有着共同的精神家园,即使不知道该向哪里去,至少却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这种大同激情由张明敏这一大陆以外的中国人唤起,意味深长。本来,“洋装”和“中国心”这些词汇比之“越过高山穿过平原,跨过奔腾的黄河长江”更平易朴素,它能激发出如此豪迈壮阔的民众热情,就因为这种“中国心”有自发性,而后者有的仅仅是呼唤性。呼唤需要一个响应的过程,自发却是一种潜在的内在需要。

  
自从溥仪变成一个穿中山装戴眼镜的知识分子老头离世以后,中国便没有了皇帝。但是如今帝王戏却占领着各类戏剧舞台,连“慈禧”这个带有贬义色彩的近代名词,现在也进了美容品的宣传广告。这一方面是剧作家们的历史演义手笔,一方面也是为了满足民众乐于观看帝王生活的趣味倾向。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政府高效利用皇室象征委实是一项极其聪明的选择。

  
近年出现的韶山毛泽东像护身符,据说特别灵验。一个研究人类文化学的朋友从韶山考察回来,将其作礼物送给我女儿一枚。女儿带在身上,在新西兰留学期间钱包被盗,装在包里的护身符却幸免。她庆幸说多亏了这个护身符,否则会更倒霉。人们潜在的信仰需要总是要依附于某种寄托,即使这个寄托并不完美,也可以用想象力来加以完善。

  
作为公主婚礼,当今新娘,在亚洲怕是找不到第二个这样出身高贵而又典雅端庄的女孩了。服饰研究专家为其简朴大方的设计而惊奇。无任何饰物的婚纱装束更衬托出皇女的华贵品位。人们似乎非常乐于接受这个下凡民间加入民众生活行列的黑田清子。善意地认为她是在有意识地缩小自己的皇族出身与平民丈夫的距离,所以才选定了这种基调朴素的婚礼。这是对平民丈夫的尊重体贴。相关商界也为这一婚礼带来的达约1160亿日元的经济效益而神采奕奕。虽照当年皇太子大婚带来的3兆7千亿市场效应逊色得多,但相关饭店、宝石商和婚礼商也依然为此精神大振,期待基此获得事业繁荣。

  
说起来也怪,皇室自1965年文人亲王出生以来,就没有男孩问世,就连天皇胞弟那边也没有,整个皇室22口人里,第三代出生的8人竟然都是女孩儿。这一长久的明显性别偏差早已不是新鲜话题。下一步的女皇即位问题还将有待政府下一番将其名正言顺的功夫。

  
这一天,小泉首相特别忙。一大早要给皇室发贺电,下午又赶乘新干线到京都接待去韩国出席APEC先落脚日本的布什总统。晚间6点40分,我开车路过京都御苑附近,听见空中轰鸣,抬头看是一架特型直升机。打开收音机,听到布什于6点半已到达京都御苑,得知头顶飞离的是总统专机。

  
这一天我也很忙,开车回到大阪家中已是晚上7时余。下车忽见空中明月高悬,农历十四的月亮旁边,火星闪亮异常。此日星期二,日语写作“火耀日”。当晚7时,正是这次火星与地球的最后一次近距离接触,下一次要等到13年后的2018年7月。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火耀日。

  
次日大清早,宫内厅在电视台说下午要给公主办理皇族除籍手续的同时,小泉与布什夫妇在京都共赏秋景。途中,小泉提醒总统夫人罗拉说“进金阁寺要把鞋脱掉,您袜子上没有洞吧?”笑曰“不用担心。”亲切友好,蜜月气氛浓不可释。下午,两首脑开始谈正事儿,关于军事、安全、牛肉和鸡瘟等。

  
皇室秀政治秀并演,对日本来说这个秋天真是个不错的舞台。

  
常言道:身无病,心无忧,门前无债主,可作志趣者,即为地上神仙。吾非神仙,因有俗趣。上面所言均为一俗人近日所睹之杂感杂记。(2005年11月 大阪)

  


  





Page: 2 | 1 |

 回复[1]: 真快,都一年了 少年行 (2006-11-20 16:30:47)  
 
  去年这会,我也写了一小篇儿,"公主出嫁,罗卜回归"

 回复[2]:  taya (2006-11-20 16:37:39)  
 
  老觉得驸马爷面相傻忽忽的。可能是内急型

 回复[3]:  雪非雪 (2006-11-20 16:39:46)  
 
  TAYA,

  
老觉得驸马爷面相傻忽忽的-----

  
那说明你比公主眼光高。

 回复[4]:  雪非雪 (2006-11-20 16:40:19)  
 
  少年行,贴出你的来给大家看看

 回复[5]:  taya (2006-11-20 16:56:48)  
 
  公主确实五官有点那什么,气质这些不表

 回复[6]: 呵呵 少年行 (2006-11-20 17:12:49)  
 
  现丑

  
也不知道黑田家的表现得咋样涅?

 回复[7]:  陈梅林 (2006-11-20 17:22:14)  
 
  原来少年行和雪桑联手推出。

 回复[8]: 有事想请你帮助出出主意 莫邦富 (2006-11-20 17:44:54)  
 
  陈梅林,有事想请你帮助出出主意,能否给我一个邮件。不好意思,惊动你了。

  
info@mo-office.jp

 回复[9]:  陈梅林 (2006-11-20 18:36:27)  
 
  莫先生:给您去信了.

 回复[10]: TAYA 雪非雪 (2006-11-20 19:22:11)  
 
  回复[5]: taya (2006-11-20 16:56:48)

  
公主确实五官有点那什么,气质这些不表 (TAYA)

  
-----------------------------------------------

  
我家公主小时候有点像这位真公主,TAYA看看照片像不像?三岁的时候。

  

 回复[11]: 你的这种写法可怕得很哪 莫邦富 (2006-11-20 19:00:40)  
 
  雪さん

  
你的这种写法,在1945年前那可是“不敬罪”,马上会有特高来找你的。你还要叫taya评价,那真正是拖人下水了!!我可不是恐吓阿!不信,你可以自己上网查查“不敬罪”、特高等。

 回复[12]:  陈梅林 (2006-11-20 19:12:27)  
 
  真像真像--俺自投罗网.

 回复[13]: 哦! 小橘灯 (2006-11-20 19:13:24)  
 
  哦!雪姐姐家的小公主很可爱的! 不过看莫先生写的真是长见识,这个我还不知道。都说女大18变,不知道小公主长大后变了没有?

 回复[14]: 非雪 孙秀萍 (2006-11-20 19:16:53)  
 
  

  
你家公主真不错,虽然长的是像,不过一定比她强,

  
至少咱这公主画一手好画,她行吗?

  
俺给你发邮件了,关于密会的暗号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6-11-20 19:18:58)  
 
  现在的日本年轻人都能随意在酒后称呼天皇为“天ちゃん”了,别吓坏了雪桑。

 回复[16]:  雪非雪 (2006-11-20 19:36:56)  
 
  莫先生莫恐喝我哦,吾非和国子民,却常被和国子民对天皇家的肆意不敬所激怒。曾经看到网络上对皇室女尊们的尖刻评说,我就想平时见到的日本人挺和气的呀怎么说话这么损?那个程度在这里无法重复。。。。。。尖刻日语表述能力不够。 羞愧中

 回复[17]:  雪非雪 (2006-11-20 19:45:29)  
 
  梅林 小橘灯 秀萍 东博:

  
一并谢了各位的光临和安慰。

  
到日本后看见皇室公主的模样,别提这心里头有多欣慰了。唉,这母亲的心哪。咱家这公主在国中实在有点TAYA说的“有点那什么”,孩儿娘我除了眼睛大个子小没别的特征,这孩子就生成个眼睛小个子大······但是那小鼻子小眼儿的咋就那么像人家 奉告楼上各位,现在已经实现部分女大十八变,那个小样儿基本上不大存在了

 回复[18]:  万景路 (2006-11-20 21:02:01)  
 
  不过,总觉得那个黑"舔"的面相既傻乎乎又色眯眯滴.

 回复[19]:  陈梅林 (2006-11-20 21:51:22)  
 
  黑田肯定极富心机,至少不比那个李亚鹏差。

 回复[20]: 茁壮 雪非雪 (2006-11-20 22:39:04)  
 
  我家公主不漂亮,但是成长茁壮。

  

 回复[21]: 那是! 少年行 (2006-11-20 23:02:06)  
 
  我们飞雪JJ家的花骨朵哪,茁壮

 回复[22]:  taya (2006-11-21 02:02:15)  
 
  哪里象呢?说实话,就算不是您的小公主,我还是要说句公道话,这位小公主的眼睛可比真公主大多了,您说小估计是跟您比吧?

  
而且您家小公主看起来机灵的多,不象真公主那么有点懵懂。。。。。

  
希望不会因为这话被拖下水。。。哦米拖佛

 回复[23]:  风 (2006-11-21 08:14:46)  
 
  就是,就是。而且天庭饱满,后脑勺圆称,一看就是有前途的。

 回复[24]: 送花感谢 雪非雪 (2006-12-03 16:19:16)  
 
  有TAYA和风桑的良言相语,就放心了。

  
风桑还真是在意后脑勺

  
送给喜欢蓝色花的TAYANIYAWOYA们。今天的花:ブルーデージー(中文:费利菊)

  


  


  
·菊科。

  
·学名 Felicia amelloides

  
Felicia : ルリヒナギク属

  
Felicia(フェリシア)は、ラテン語の

  
「felix(恵まれている)」が語源。

 回复[25]:  唐辛子 (2006-11-21 10:00:42)  
 
  雪家公主和那个谁谁公主还真很象啊!还有:下巴那儿是一颗痣吗?还是~

 回复[26]: 和辛子一样的问题 少年行 (2006-11-21 10:13:16)  
 
  是颗美人痣吗?

  
BTW,JJ那天不是问我的手吗?我手腕上有颗痣

 回复[27]:  雪非雪 (2006-11-21 10:13:40)  
 
  辛子,是天生的痣。比较大,已经拿掉了,担心以后不好。

 回复[28]:  风 (2006-11-21 10:44:35)  
 
  雪非雪,好花,好花。蓝色的花就是好。看起来不那么耀眼,清淡,素雅,好。第一张的影子有韵味。

  
对了,后脑勺很重要啊。三国里头的那个魏延,本事可不比五虎上将差。就因为被谁谁说了一句后脑勺有什么反骨,就遭殃了。教训啊。

  

 回复[29]:  唐辛子 (2006-11-21 12:02:16)  
 
  雪老师:今天不忙,在认真学习你的文章。

  
有个小问题:张明敏是香港的,不是台湾的吧。

 回复[30]: 唐辛子接花 雪非雪 (2006-11-21 13:14:50)  
 
   谢谢你辛子

  
二○多年以来一直以为他是台湾歌手

  
辛子纠正了一个大大的错误认识,发自内心重谢 以后还请多多流露准确信息。

  
<张明敏的人生路>:

  
http://www.chinataiwan.org/web/webportal/W5266968/Uzhaoqin/A104617.html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