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给狗改名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01 19:29:45 阅读人次:1658 回复数:7)

   

  
回老家探亲,第一次来到弟弟在市郊建的地主农家院。院子大得至少可以称个小地主。猪圈羊圈鸡窝,分散在院子东西角。一进院儿,一条四眼大狗就摇着尾巴迎过来。伸手摸摸它的头,它就把粗壮的脖子往我腿上蹭,肉敦敦的狗身子,很会套近乎。

  
第二天早上,推开房门,它已等在门边。狗这份认亲的热情,让我心里感到热乎乎。蹲在柿子秧旁边,我就跟它玩儿起来。

  
“大黑儿,你好啊!”它黑溜溜的狗眼珠痴痴地看着我,那份柔顺,叫人安心。正玩儿得入境,侄女从房间里跑出来,对着大黑儿喊“小泉!过来吃饭!”

  
小泉?!我心里一振。这狗怎么叫了个人名?就追问侄女:

  
“你叫这狗什么?”

  
“小泉啊。”

  
“谁给取的?”

  
“不知道。反正这狗一来就叫小泉。”

  
“这狗不是你家养的?”

  
“不是。我爸说有一家人搬到南方去了,就把狗处理了。”

  
“叫这个名字不太好。不像狗。”

  
“我也觉得不好。不可爱。但是它原来就叫这个名,别的它好像听不懂。你不叫它小泉吧,它就不听话。”

  
“叫大黑儿吧。我刚才叫它大黑儿它挺乖的。”

  
“反正叫什么都行。我没意见。”

  
我在的几天里,就一直把狗叫“大黑儿”。在院子里吃饭,弟弟会拿一个鸡腿骨喊“小泉!过来!”我就说“我给你家这狗改名了,叫‘大黑儿’,狗就该有个狗样的名。”弟弟吃着家养鸡肉,满脸不以为然。“姐你太认真,这世界上的小破事儿要操心操到死也没完。管它小泉大泉的,叫它啥它都是条狗。能给咱把家看好就是好狗。你在国外生活,看见这一院子鸡鸭猪羊的是不是也挺好?以后就得这么活,少想闲事。这小泉还别说,顶事着呢!你看它跟你挺好吧?你要是拿这院里一根棍一块砖出大门,它就立马像狼一样扑你身上。”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叫它小泉不合适。也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有点那个吧,缺少点平民百姓的安分厚道。

  
————————————————————————————————————

  


  


  


  


  




 回复[1]: 嗬嗬,可能是小犬呢! 孙秀萍 (2006-11-01 20:39:19)  
 
  

  
非雪不要想那么多了,大家高兴就好!

  
俺月末去假公济私去大阪呢!到时候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

 回复[2]: 秀萍桑解读得好啊 雪非雪 (2006-11-01 21:42:56)  
 
  秀桑,真有你的,这个解读用在外交场合准能派上大用场。但是我当时确认了,不是小犬。你说我这人怎么就这么爱找隔壁的烦自扰?我都烦我自己了。

  
月末?今天刚月初。欢迎欢迎,到时候去饭店找你可别不认就好。现把迎客 送上了。联络暗号再定

 回复[3]:  taya (2006-11-03 15:12:24)  
 
  倒。。。。小泉,俺家也是这个名字叫小泉“考”太朗,免得前首相说我们欺负他那帅儿子

 回复[4]:  我是目光 (2006-11-11 00:34:40)  
 
  理解非雪姐姐的心情。不过叫大黑也委屈了些啊,现在的狗儿们名字都好听着呢

 回复[5]:  雪非雪 (2006-11-11 01:26:24)  
 
  大黑不好吗?有点不够小资是吧?

  
它长得黑,就叫它大黑儿了,简单易懂。

  
以前,我养个鹦鹉,性格暴烈,就取名叫了“忽必烈”,后来在阳台上放它散步的时候就叛逃飞了。又养了第二只,白色的,命名为“太上老君”,它总是一幅养尊处优的样子。不久便英年早逝。第三只,全身黄,叫“黄大仙”,也没能养住,回国时寄养在一个朋友家,叛逃。

  
后来总结一下,说是鸟名都太硬太火了,不宜养。于是,请来了第4只,蓝色的,就叫了“胖墩儿”(ブーちゃん),果然健壮长寿达7年——完成了鸟命的寿终正寝。

 回复[6]:  我是目光 (2006-11-11 11:27:23)  
 
  哈哈,好玩,每个名字都很有趣。忽必烈,太上老君,黄大仙,哈哈,越想越乐。雪姐您起名幽默,人一定也很幽默。

 回复[7]:  雪非雪 (2006-11-11 11:32:20)  
 
  谢谢[我是目光]。

  
取名,我就是随心所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