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世事漫谈
字体∶
“何时了”啊何时了?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7 21:54:04 阅读人次:1858 回复数:27)

   

  
看到某华文报《编读往来》版有一篇文章叫《中日之间除了利益,还有什么?》(此文是就该报登载的《中日双方必须走出民族主义误区--著名学者,中日关系研究专家冯昭奎访谈录》一文写给编辑部的一封信),因为这个题目便想看个究竟。阅读途中几次失笑,阅后又觉得内心发闷,象被堵住了什么。最后才看到右下有“编辑后记”提示,题曰《不知所云》,这才恍然大悟,否则真的被搞晕了。

  
先不说作者“何时了”错字连篇文辞不通,因为开头作者就说了“本人才疏学浅,孤陋寡闻”。但从他(?)看报并写信给作者这一点来看是一个很关心时事很求上进的人,尤其对中日关系似很有一套认识。很遗憾的是用了两千来字他也没把自己这种认识说清楚。从当过老师阅读学生作文的经验来看,可以推测一下作者的就笔意向。这封信要表达的意思翻译成通顺的汉语大致如下:我不同意你们(冯昭奎和苏灵)关于中日关系的看法,我认为中日关系中只有两点很重要。一、中国大,日本小,日本看着中国比自己大心里不舒服。二、(用作者自己的话说是)“利益事小,名节事大!”可是这第二点又跟第一点构不成逻辑上的一二关系,絮叨的还是第一点。所以他只有一个观点,就是:日本看着中国比自己大心里不舒服。文中引用的那些诗啊词的大概都是来自作者的平时爱好,爱不释手就硬想套用。

  
讨论问题或陈述自己观点时,总要有些根据来论证一下才好。你只说你不同意而说不出为什么不同意,那不就成了闹情绪?小孩子闹情绪时会故意捣乱,大人有不满时往往喝闷酒或者沉默一段而已。用闹家常脾气那样的情绪谈论中日关系这样的大话题,恐怕有些不合适。中文网络上总有一些“愤青”(全称为愤怒的爱国青年)在言及日本时立刻就说“我讨厌日本!”,好象不这样表示一下就不能表白自己是一个正派的中国人。你若问一下为什么,他马上就怒吼“打倒小日本儿!”,甚至会骂“打倒汉奸!”去年,在西北大学发生“日本留学生下流表演”事件时,日本各大报头版登载了中国大学生上街抗议游行的照片。走在前头的男生光着膀子,前胸有字体蹩脚的大红字“我是中国人”。当时看了就觉得他这种表白才真是给中国人丢脸。中国人穿不起上衣么?中国大学生怎么把汉字写得这样难看?在自己国家的国土上有必要向人说“我是中国人”吗?人若是到了必须用喊口号来声张自己的主张时,首先就证明已经把自己归于没有正常说话余地的弱势行列。

  
按照何时了先生(女士)的说法,中国那么大,日本看了心里不舒服,为此,我们作为中国人该有自信才对,犯不上对两个学生的表演大动干戈。青年大学生精力旺盛,有些压力和不满无处发泄,借此发散一下也可以理解。再说,“爱国”没错。但是,在和平年代里,国家需要你的是遵纪守法,安心学习;家长需要你的是刻苦努力,将来有个好工作,即能俸献社会又能养家糊口。国家好好的,不需要你这样喊着口号来虚爱。当然,关于中日之间那段复杂的历史,由于日本方面至今没有表示出一种让中国大众满意的清晰态度,没有一个彻底的总结,这让我们想到这一点总感到内心不平衡,觉得日本小家子气,不如德国那样从容爽快。可是这也正是日本自己背在身上卸不下来的包袱,谁沉重谁自己知道。

  
作为在日华人,凭良心说,在这里生活越久就越会觉得那些民族情绪的隔阂日趋淡漠。你若能在这个社会上找到一个正常位置,正常投入工作,根本不需要付出“拿祖宗牌子去换‘太郎’名号”(带引号文字为何时了文中引文)这样屈辱的精神代价,也没必要长年受“把眼泪留在心底”这样的委屈。大不了你还可以带着自己的尊严回到自己的祖国怀抱去。可有些人是放弃不了一些现实的“实惠”,便忍辱负重的继续着“浪迹东瀛”的生活。要是那样就怪不得别人了,自己的人生自己选择。既然何时了先生说自己已是“浪迹东瀛”的过来人,看来是有了安居立业的把握,这说明他有能力有运气,也说明这个社会还对他不薄。那么就更应该能做到扫除心理障碍,超越那些模糊不清的瘀结。否则,类似混乱不清的计较总要把自己搞得头晕,这样的日子不好过,但愿他的苦恼不是“何时了”而是早日了。

  
最近,总听到“抵制日货”这个不新不旧的说法,也有很多人身体力行起来。可是我总觉得要想彻底的抵制却很难。就我个人来说,生活在日本,天是地球人的天,地却是日本国的地。用来饱腹的一大半食品出自中国同胞之手,穿的用的也多是Made in China。我分不清哪些是地道的日本造哪些是纯粹的中国产。我只是一个要通过劳动和消费维持生存的地球平民。再说,即使是在中国大地上,要彻底抵制起来也不容易。可以不去日本店购物就餐,可以不买日本汽车照相机,但是能做到不乘北京地铁不走首都机场吗?首都机场扩建和浦东机场建设中都有日资捐助。还有,上海宝钢、重庆第二长江大桥、大连港口、海南岛公路、中日友好医院等等项目,都有日本政府低息贷款援助和无偿资金援助。这些分不请你我的有形之“货”该如何抵制呢?不过桥不看病不买宝钢钢材制品吗?2003年中国遭遇非典,个别胆小怕事的国家甚至宣布拒绝北京来的航班入港,日本没这样做,媒体每天都在关注报道着这个威胁人类的新病毒究竟如何产生该如何采取对策,并且由政府和企业(索尼、丰田、日产、资生堂等)拿出16亿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亿2千万元)的医疗援助。如果能阅读日文的话,不妨察看一下http://www.mofa.go.jp/mofaj/gaiko/oda/index/odaproject/index_asia.html,这是日本外务省的公开网页,在这里会得到这方面一些更详细的资料。

  
还有一个令大家气愤不过的教科书问题,日本的教科书编辑非同中国采取全国统编方式,而是各私营出版社独自编辑之后由各地方政府和私立学校自由选择使用,大部分日本人拒绝选择那家右翼出版社的教材,局部右倾地区的采用率还不到0.1%。并且,去年也曾有2万8千名日本人签名抗议此教科书的问世发行。

  
我不是要站出来为日本人辩护,而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希望大家能根据一些具体事实采取更充分更有效的对应措施和对应行为,做到知己知彼,冷静客观。这样抗议起来才会更有力有效。不分青红皂白地乱砸乱喊,不仅不能得到预期效果,反而因方式不当而失利,落得个“暴力”名声岂不是不值?

  
常言道“货比货得扔”,货即商品,最好的抵制日货方式是自己把商品做得又好又便宜,那样的话莫说提倡抵制,就是白送我们都要拒绝。不是说进入商品时代了吗?商品时代的消费者有自己的消费自由消费观念,精明的消费者是不会抱着模糊情绪去支配自己的血汗钱的。再说,中国也没傻到让出摊位来让日本人无偿摆摊赚钱的程度,没有互惠互利的价值原则作前提,日货怎么也进不了中国市场。建议那些用抵制日货表达爱国情感的人还是换个更实在的方式来体现,把上街喊口号和趴在网上骂小日本虚度光阴的时间用来看看书或者打打工,这样会充实一下真正体现爱国爱家的实力。另外再估算一下自己给国给家创造了几分价值,具体点说,长到今天花了父母亲人多少钱,自己什么时候以什么能力才能报答偿还上,使自己成为一个心安理得无愧于父母无愧于国家的炎黄子孙。

  
卧薪尝胆吧。大国大器形成于百年千年,不在乎于半世纪一世纪。

  
---------------------------------

  
20050423 《蓝》2005年第2期(季刊)

  


  




 回复[1]: 好 陈某 (2006-09-27 22:03:40)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27 22:10:14)  
 
  谢版主。搬出旧文赶个镜中时尚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27 22:24:57)  
 
  喜欢,看了服气。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27 22:29:43)  
 
  梅桑,感动。总是获得你的鼓励。谢了 (不敢给斑竹送谢礼,怕惹行贿之嫌)

 回复[5]:  陈梅林 (2006-09-27 22:34:52)  
 
  雪桑:喜欢你冷静的分析。俺不像东桑,说违心话。

  
俺以前在中国,也没有说违心话,至少俺有不说的权利吧,只要不图什么。

 回复[6]: 雪非雪写得好。 邓星 (2006-09-29 14:55:27)  
 
  赞成。看了舒服,好。

 回复[7]: 雪非雪,喜欢你的文章 蓝色海洋 (2006-09-29 15:33:37)  
 
  雪非雪,你好!

  
写得真好!真正的爱国就是万众一心,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用几代人的坚忍不拔的努力,把中国建设得繁荣强盛。爱国需要的是干,而不是说。

  
至于今天的中日关系,是两国政治家为了巩固各自的政权的需要,人为地制造出来的。

  
和我们这些老百姓使用的不是同一个价值坐标体系。我们还是全家和和睦睦,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过好我们老百姓的日子吧。

 回复[8]:  雪非雪 (2006-09-29 17:25:50)  
 
  蓝色海洋,谢谢你的鼓励。平稳生和气,我也这样认为。

 回复[9]:  看世界 (2006-09-29 21:26:37)  
 
  长这样大,唯一的一次打群架就是和日本人,还是在西安。那是在西北大学事件后的半年,在雁塔广场晚上六点多。广场上人很多,也有好多乞讨的小孩在不停的要钱。我和同学散步,在我旁边两个青年被小孩拦住要钱,可你猜发生何事?其中一人掏出一张外币,狠狠地吐了口痰贴在小孩脸上,然后用日语和旁边的同伴说话,哈哈大笑。当时看不下去,拉住那人让他道歉,可是坚决不还狂妄的很,结果就动手,打了几下就一下子来了上百个人,结果可想而知,最后警察出来才救出两个人,我不知道我属不属于愤青,当那天确实是打了,并且现在也不后悔。倒不是说国内贬低日本人,而是日本人在国内的有些做法的确值得商榷(最少在西安)上周还有两个日本人在小雁塔刻字被曝光)。就拿老师说的贷款项目来说,在国内叫做输银项目,可你知道有多难,得到的又是啥?总之和世行项目相比差距很大,这也是属银现在被停的原因,我们是需要帮助,可是没有无偿的帮助,在此基础上当然选择成本低的帮助。难道在日的华人你们出去后没有感觉到中国人是很容易满足的?为何这都得不到?应该有其道理,国内反日也就有存在的道理。卧薪尝胆吧。大国大器形成于百年千年,不在乎于半世纪一世纪。说得好,现在国内也有很多的有志青年是这样想的,因此,拿日本人做个目标无可厚非,毕竟他伤过我们。也许偏颇,请各位前辈见谅。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6-09-29 22:15:22)  
 
  谢谢,俺经常在网上口枯舌烂地说的很多观点被楼主集中在这一篇里表达了。到底是老师,呵呵,送花

 回复[11]:  雪非雪 (2006-09-29 22:15:28)  
 
  看世界,首先谢谢你的认真回复。

  
你提到的“打群架”之中的那两个日本人,应属特例。这样的人哪国都有。日本人也不是是个个修养高,否则日语中就不会有人間のくず(人渣)这个词了。这样的人即使在他的本国,也少不了同样的恶行,大阪就有过年轻人出于好玩心理把睡在桥边的老人推下河溺死的事件。同样,相信你也不是因为他们是日本人作出侮人行为才见不平而出拳,如果那是两个同胞匪兄匪弟,你也会同样出拳教训。是吧?日本的外国人犯罪案件中,中国人犯罪占首位。(参考http://cc.msnscache.com/cache.aspx?q=4069213788898&lang=ja-JP&mkt=ja-JP&FORM=CVRE5 2003年の犯罪状況は以下の通り。(警察庁統計平成15年の犯罪より)

  
刑法犯·凶悪犯総数

  
朝鮮 刑法犯4588 (9076) 凶悪犯 121 (105)

  
中国 刑法犯5378 (13079) 凶悪犯 264 (166)

  
来日外国人刑法犯·凶悪犯

  
朝鮮 刑法犯 499 (1799) 凶悪犯 28 (27)

  
中国 刑法犯4554 (11677) 凶悪犯 248 (150)

  
……

  
因此,外国人的个别违法行为不足已成为两国之间互反的充足依据。

  
“难道在日的华人你们出去后没有感觉到中国人是很容易满足的?”——中国人是很容易满足的。否则,或许早就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这个问题要回答全面不是写回复能说得清的。我倒觉得,仅仅靠得到“帮助”获得满足本身就是问题。

  
总之,谢谢你。欢迎你随时指出问题。

  

 回复[12]: 小粪青编故事都不像 掏粪工 (2006-09-29 22:35:45)  
 
  9楼的故事在网上看到过n个版本了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6-09-29 22:39:44)  
 
  大致上同意11楼关于特例说法,但是还想补充点——

  
大道理我就不多说了,说说我在日本公司就职了这么多年从事过的涉及中国以及单独的或与日本同事,日本客户一起在中国的感受的话,那么我觉得由于中国的大环境相对比日本乱,循规蹈矩的人去了也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某些日本人中国呆长了渐渐了解了中国,也会变“坏”,就好比在日本,我亲自体会到日本人闯红灯和其他犯罪现象要比我18年前刚到日本时多(我没统计,是媒体报道的直觉),虽然不能完全归于外国人,但是也不能说没有影响。其次,总的来说,去中国(或者说东南亚)的日本人在海外日本人中属于素质比较差的,一部分人在日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料”,珠海事件就是一个例证,以前台湾也经常发生类似的日本人集体嫖娼,还有日本人写的如何在台湾买春的书被台湾当局查封,这些日本人本身在日本就不怎么的,到了别人土地上乱来也是一种成熟国家中的不成熟的一部分人,其实大多数日本人在日本都是遵纪守法的,到了国外也是遵纪守法的,所以我赞同雪桑的“特例”说,特此补充。

 回复[14]:  雪非雪 (2006-09-29 22:41:10)  
 
  谢谢掏粪工提供信息。我孤陋寡闻,9楼的故事我是第一次看到,看来是第n+1版了。我还跟着认真学习了一回……。唉,老师就是好认真。

 回复[15]:  东京博士 (2006-09-29 22:47:47)  
 
  回12楼:就当他说的是真实的,也没什么不可讨论的。

 回复[16]:  陈梅林 (2006-09-29 22:58:35)  
 
  看到东桑能心平气和地摆事实讲道理,赞一个!相信“看世界”能接受。

 回复[17]:  郭家 (2006-09-29 23:02:04)  
 
  掏粪工,《在日华人》上一篇题为《在日华人的心理变态》是你写的吗?作者也叫“掏粪工”。

  
http://www.cnjp.net/bbs/messages/104.html

  
此文转贴到这里,好像评价不高哦。

 回复[18]:  东京博士 (2006-09-29 23:50:44)  
 
  9楼描述的那个“故事”不外乎2种可能——1。的确是他的亲身经历,2。完全是虚构的造谣。

  
我们不妨分别来分析一下看看。

  
1。如果是真实的,首先,日本人素质再差的人,也极少多管闲事的,更何况在人生地不熟的外国,日本国内也经常有莫名奇妙的欺负女性或流浪汉(社会弱势),甚至“通り魔”杀人事件,那种人不是心胸狭窄从小或者成长途中的精神刺激扭曲,就是长期的极度孤僻造成的心理不正常,不管哪种出国去海外这种可能性极小,因此如果在钞票上吐痰作乐确有其事的话,是极个别的,发生在人生地不熟的海外更是超级极小概率,那么这个事件本身具有的作为“日本代表”的价值也就几乎是零,充其量你不过是遇上了一个神经病,咱们的海关有一定责任,对外国人的检验太松了。另外,真实的事件的话,既然有几百人围观,还发生了殴打和警方出动,请问能提供些具体的信息吗?发生时间,地点,警方如何处理的,不可能没有对当事人调查吧?是哪个地区公安局或派出所?没有任何媒体报道这样的事件吗?

  
2。如果这个事件是假的,那么作者绝对不可能是粪青,中国的粪青都是热血沸腾的,发生了如此恶劣的侮辱中国人的事情,而且还是亲身经历,不要说粪青,就是我,如果再次回忆当初的亲身经历的情景都不可能采用9楼这样思路清晰,语言平稳的描述,这正好证明了9楼这种信息对煽动民族仇恨的危害效果远远大于中国粪青,网络的自由在于任何人可以发布信息,包括粪青以外的更高明的某种政治写手。该文最后一句:“拿日本人做个目标无可厚非,毕竟他伤过我们”才是说出了心里话,也就是说为了某种需要,包括可以不惜手段。

 回复[19]:  雪非雪 (2006-09-29 23:57:08)  
 
  东博多谢解围。9楼说的“拿日本人做个目标无可厚非,毕竟他伤过我们”这句话,让我看了好几遍不知说什么好。所以回复中干脆略过未提。现在,依然觉得不知该对此说什么才好。

 回复[20]:  东京博士 (2006-09-30 00:07:15)  
 
  反正俺是毒嘴加毒眼,这东洋的事,如果能在俺这里轻易蒙混过关,俺当初也就不敢轻易取此网名并且固执这个网名了,要是郭家再说俺一次“乘调子”都不在乎滴。。。。

 回复[21]:  采夫 (2006-09-30 00:20:31)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专吃日本人。日本人他妈,希哩哗啦,擦屁股纸糊窗户,脚丫儿泥拌豆腐,洗脚的水熬冬瓜。被窝里吃,被窝里拉,被窝里放屁赛喇叭。

  

 回复[22]:  雪非雪 (2006-09-30 00:43:01)  
 
  采夫,这是小时候唱过的儿歌吗?用云南话唱出来一定动听

  
“老虎不吃人,专吃日本人”是不是有点那啥,老虎也糊涂了?

 回复[23]:  采夫 (2006-09-30 01:17:46)  
 
  是龙哥在论坛那边贴的。

  
〉〉回复[153]: 去不了,送段打虎上山: 龍昇 (2006-09-28 13:42)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人,专吃杜鲁门。杜鲁门他妈,希哩哗啦,擦屁股纸糊窗户,脚丫儿泥拌豆腐,洗脚的水熬冬瓜。被窝里吃,被窝里拉,被窝里放屁赛喇叭。

  
不过,美军太厉害,咱惹不起,就把小鬼子拉来说事儿啦。

  
云南人不会唱这种歌的,抗战时在云南驻有大量美军,又热情又大方,俺父亲那一辈人都记得美军士兵的口香糖、巧克力好吃。都能说些简单的英语,唱几首英语歌曲。一般人对美军的影响是非常好的,再加上当时的政治需要,美军的形象都是正面的,编出那样的歌谣来要被人耻笑的。

 回复[25]: 饱学之士? 一心 (2006-09-30 12:44:26)  
 
  总的来说,去中国(或者说东南亚)的日本人在海外日本人中属于素质比较差的,一部分人在日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料”...

  
这东洋的事,如果能在俺这里轻易蒙混过关,俺当初也就不敢轻易取此网名并且固执这个网名了...

  

 回复[26]:  看世界 (2006-10-06 17:57:16)  
 
  博士见得多这一点应该肯定,但是是否应该厚道点说话(感觉),最少和雪老师相比你的胸怀应该就差了一点(还是感觉)。我姓袁,在陕西星王集团供职,假如有机会的话欢迎你回来当面和我对质,因为我去不了日本,因此只有劳你大驾,见谅。另外我来这里的本意如我网名,有不小心得罪博士的地方,在此赔礼。这正好证明了9楼这种信息对煽动民族仇恨的危害效果远远大于中国粪青,网络的自由在于任何人可以发布信息,包括粪青以外的更高明的某种政治写手。你高看我了,我只是一个普通青年,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积极分子。绝对你所说的心智,佩服你的想象能力,要是在国内你绝对愤青(非你形容中国粪青)。

  

 回复[27]:  东京博士 (2006-10-06 18:27:23)  
 
  我只谈别人描述的是不是符合事实和逻辑(当然我的观点是不是符合事实或逻辑也可自由讨论),我身在日本,我想如果我不是为了某种目的刻意,没必要撒谎发言,所以对于公共场合不符合实际的描述,我仅仅是发表自己的看法。至于这个人在哪里,是谁,跟我完全无关。FQ的标准是什么?我认为第一就是传播不符合事实的信息,或者把个例夸大成全体进行宣传煽动。我如果在国内不了解日本的话,绝对不会乱评日本,就像我现在绝对不会乱评论欧美国家。

  
雪桑跟我的区别就是女人好骗些,生活中可能经历的形形色色也少些,当然比我厚道多了。

  
另外你也别说什么“假如有机会的话欢迎你回来当面和我对质”这种不着边际的话。请在这里光明正大地回答我18楼的1里面的那些问号,如果回答不上来,就老老实实说不知道也行。

  
如果你觉得我18楼分析的没有道理,也请自由地摆事实讲道理具体反驳我哪句说的是胡言乱语,不存在得罪谁的。既然你发了这么个让我这个长期接触日本社会的人很震惊的事件,我想这里跟我在日时间差不多长的人不少,大家都希望能知道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我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断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世事漫谈
    近日几件事 
    八卦下八卦 
    蓝玫瑰 
    论东洋镜何时解禁 
    爱国观 
    天下文章抄抄抄 
    婆媳姑嫂 
    小室哲哉栽了,筑紫哲也去了 
    “文明”:喧哗的追悼 
    1.14.成人节 
    非穷人的老后 
    纪念教师节 
    假如,有人窃听 
    究竟被谁八卦了一把? 
    离异夫妇弃亲子.无名施主撒现金 
    网吧难民 
    小气和小器 
    满目青山多少树 
    婴儿舱 
    在日华裔学生的中文学习 
    特殊的画展 
    伪珠光宝气 
    自然灾害与幸灾乐祸 
    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多少年 
    早知今日 何必当初 
    让鱼活在河里 
    红尘无净土 
    身心疲惫的雅子皇太子妃 
    星条旗 
    小事余味 
    马马虎虎 
    少一点迷惑 多一点自省 
    日本公主出嫁杂记 
    “革命”后遗症 
    话说“小资” 
    有一个姑娘 
    大学祭万岁 
    给狗改名 
    绰号 
    简单的快乐 
    我们是没有童谣的一代 
    “何时了”啊何时了?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