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幻爱(6-6)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3 23:27:50 阅读人次:1364 回复数:15)

   6.

  
小华娘老了。一天比一天不行。府春就对玉珍说把干妈接过来一起过吧。他们就跟干妈一起生活。府春和玉珍对干妈精心伺侯。干姥姥给小华和立冬做衣服做鞋。

  
小华五岁的冬天,干姥姥得了肺病。夜里不断地咳嗽。府春一夜几次起来给干妈倒水,给干妈抠喉咙里的痰,给干妈喂干妈自己配的药。

  
年底,干妈不行了。她开始咳血。她叫过府春对府春说“府春,我这回是不行了。我刚才睡觉的时候,看见小华了。她站在铁道那儿等着我呢。”

  
听干妈说出小华的名字,府春扑通就给干妈跪下了。干妈比划着叫府春起来。“我早就该死了。我就恨我怎么没早点死。要是我死在小华的前头,也许小华能跟着你过一辈子。可是我没死。小华死了。我倒跟上你一起过。”干妈跟他们一起生活了将近三年,从来没在府春面前提过小华。这是第一次。府春知道,干妈真的要不行了。

  
府春跪在地上,哀哀地说:

  
“妈。是我害死了小华。”

  
“府春,别这么说。是小华没那个命。都说红颜薄命,真是这么回事。你看玉珍,她多有福啊。儿女双全。你就天生该是玉珍的人。小华呀,有样儿没福。天仙也没用啊。你孩子都给她了,她不还是走了。是她命里担不起……”。

  
干妈又把玉珍叫过来。“玉珍啊。我到了那边也会跟小华说你对她的恩情。小华她认你做朋友,算她有眼力。”最后,干妈拉着府春和玉珍一人一只手,告诉他们她一辈子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自己逼死的亲女儿小华,一个是那个不知道名字的解放军干部。

  
干妈死后,玉珍问府春干妈对他说了些什么,问他干妈是不是知道了小华怀的孩子是府春的。府春说干妈没问那事儿。

  
府春自己的父母,也从来不提小华的事。

  
那年,小华出事几个月后的腊月二十九,府春回来过年。吃过晚饭见府春急着要出门,他妈突然告诉他小华卧轨自杀了。府春一下子立在地上不能动了。他的两只手心里渗出汗,顺着手指头往下滴。他的心碎成了粉沫,跟着无脏六府在胸中翻腾着。他的脑浆都变成汗淌出来了。他妈说她是因为跟解放军怀孕了,没法活了,就寻了短见。她还说小华临死那天晚上来敲过他家的门。她出去开门。一看是小华,问你来干什么呀小华。小华问府春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呀。她说府春得过年才能回来吧。小华又问能给府春联系一下让他回来一趟吗?她说哎呀不那么容易吧,你有什么事儿找我们府春呀,这么晚了你在外边你娘能放心吗?说着府春妈就要关门。小华转过身自己走了。她朝着夜里走了。走进去再也没回来。

  
府春妈跟府春说过这些话以后,又加上一句“府春你别胡思乱想了。小华是漂亮,可是她跟人家怀了孕还能来找你,也是真够没深浅的了”。

  
府春腾着云驾着雾走出家门。他沿着那条铁道,走了一夜,又走了一天。他的鞋底在枕木和石头上磨穿了。他的脚磨出泡来。泡破了,又淌出血来。血挂在枕木上。有时还印在残雪上。三十儿夜里快12点了。家家户户响起鞭炮的时候,他才走回自己家。 

  
……

  


  
母亲象在讲述别人的故事一样,心情淡漠,语调平和。

  
“要是小华肚子里那个孩子生出来,不是金童也是玉女。不管是生男生女象小华还是象府春,都错不了。”说到这里,她的眼睛甚至泛出神往的光彩。看着我和弟弟,她又说“我这么说你俩可别不愿意呀。你俩也出落得挺好。没看邻居打你们小就总跟我说玉珍你真有福气,你看看人家玉珍这儿女,闺女有闺女样儿小子有小子样儿。”母亲的脸上现出欣慰的笑意。

  
我给母亲倒了一杯水,端给她。她喝了几口水。此刻,她的表情从长久的悲哀中放松下来。看着母亲的脸,我想到了一句最合适的话,叫如释重负。她有点神秘的看看我,又看看弟弟。说:“小华,立冬。你爸入殓那天,你们问我往你爸衣服里贴身放的那一包东西是什么。当着别人的面,我没法说。现在,你们明白那是什么了吧?”我对着母亲点头。弟弟却瞪着眼睛看看我又看看母亲。说不知道。母亲笑笑,对弟弟说“你问你姐。”

  
我说不出话来。眼泪哽在喉结里。我不想让它在平静下来的母亲面前流出来。第二天早上,我上了离开家的火车。

  
火车在走上我家东边那段铁路时,开始加速。车轮扎在铁轨上,发出隆隆的轰鸣。我面朝车窗,看到高楼四起的缝隙里,那些零零落落的平房,渐渐淹没在远去的楼影中。我的心情比看到父亲咽气的时候还要悲痛,比给父亲烧纸的时候还要压抑。我的胸中涨满了委屈和悲哀。我想伸出自己的手,把乱成团的一心故事都掏出来清理。我想问问我的爸爸府春他是否爱过母亲。我想知道那个无辜的解放军是不是还活着。他在哪里。我想去找医院给小华尸体中的胎儿做DNA鉴定。我想若是小华没死她生下的孩子会是什么样。会是我还是弟弟。

  
这太多的事,我一个也想不清楚。

  
我甚至觉得母亲自私。她把她压缩了几十年的秘密解冻了,现在都积在我一个人的心中。我想得到人的安慰。我想找一片麦子地,在那里翻滚着撕天裂地地大哭一场。哪怕是哭到失声断气。

  
几年前,我上大学第一次坐上这列火车离开这里。离开父母。那以后不知已经多少次往返在这条铁路上。我从来不知道这副铁轨上发生过这样重大的事件。这样浪漫凄惨。这样惊心动魄。这个事件把我的父母人生合在一起,车轨折断的那份情缘,使他们结成一对免强续缘的夫妻。这个事件使我和弟弟成为小华和立冬来到人间。这个事件使我们成为府春和玉珍的儿女,使他们在念念不忘小华的夜里做上了天下父母。

  
小华。玉珍。府春。明眸浩齿。面如桃花。金童玉女。解放军干部。麦地里的少女。穿游泳裤的青年。脸盆里散发着甜香味儿的泡沫。自言自语的爱情往事。轻风里的鸟鸣虫唱。蓝天上的透明浮云。

  
这些概念,一串串一遍遍地在我的眼前纷绕飞舞。

  
火车接近发车后的第二个小站。站台上只有一个白色的站牌,火车一掠而过。看不见站名。仿佛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车站。仿佛这里就从未有人上过车,下过车。远处有两架雷达优雅无声地转动。它们象固形的空气一样没有变化没有休止。雷达周围是一望无际的新绿。六月的风吹动着麦田,绿波轻滚,漫向远方。天空碧蓝,没有一丝那些在小华和玉珍她们眼里浪漫飘动过的云纱。

  
雷达在视野里消失的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

  
是弟弟。

  
“姐,妈在爸爸身上放的究竟是什么呀?”

  
“……。小华的辫子。”

  


  
………………………………(20040626.20:00) 

  




 回复[1]: 一声叹息 校长 (2006-11-23 23:37:22)  
 
  过去的都过去了,珍惜现在,珍惜自己.

 回复[2]:  风 (2006-11-23 23:39:43)  
 
  

  

 回复[3]:  雪非雪 (2006-11-23 23:40:23)  
 
  晚上好,校长。

 回复[4]:  雪非雪 (2006-11-23 23:41:29)  
 
  勤劳感谢日过得好吧?风桑今天是不是也不用扛活?

 回复[5]:  风 (2006-11-23 23:44:18)  
 
  雪桑,是我过的最好的一个勤劳感谢日。不用扛活,只是收获,感谢。

  
收获在此: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60&&kno=004&&no=0002

  

 回复[6]:  采夫 (2006-11-23 23:47:48)  
 
  俺今天刚参加完一个公司董事的还历庆祝会回来!

  
现在还一肚子酒气涅。

  
这日本真好!真美!迷幻的美!!

  
祝您晚安!辛苦了!

 回复[7]: 雪桑晚上好 校长 (2006-11-23 23:49:53)  
 
  俺有个疑问,就是文章名字为什么叫"幻爱"?感觉换个名字也许更好?

 回复[8]:  雪非雪 (2006-11-23 23:58:44)  
 
  谢谢校长的建议。不得了,校长。

  
好像看出我是临时改的文名,原来叫《没有父亲的父亲节》,后来就觉得这是一个发生在没有父亲节时代的故事,并且这个婚姻的成立是建立在一个现实中已经不存在的友情和爱情的“幻觉”基础上。所以就临时换成了这两个字。希望校长提供合适的更名线索。 谢谢年轻的校长

 回复[9]:  风 (2006-11-24 00:07:58)  
 
  雪桑,我很喜欢“幻爱”这个名字。

  
从某种意义上说,大概所有的婚姻都是从“幻觉”基础上出发的。

  
文中玉珍和府春的缘分的开始,是某种意义上的“免强”之缘。

  
“我想问问我的爸爸府春他是否爱过母亲”。也许府春不善言辞,但玉珍和府春之间的感情,大概不是寻常夫妇能比的。

  
我的一点读后感。

 回复[10]: 斐雪,早晨好! 蓝色海洋 (2006-11-24 08:48:06)  
 
  斐雪,早晨好!

  
人有前世,不止一个前世;人有来生,不止一个来生。人的死亡不过是生命所在的时空的变换而已。生命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人们惧怕谈死,是因为对死的无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人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放不下心来。当一个人彻底了悟了死,也就彻底了悟了人生。

 回复[11]: 喜欢@幻爱@ 游人 (2006-11-24 10:11:17)  
 
  雪姐的名字是斐雪?

  

 回复[12]:  陈梅林 (2006-11-24 10:07:22)  
 
  蓝海:这句话像是宝玉对林妹妹说的似的。“人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放不下心来。”

 回复[13]: 梅林,你好! 蓝色海洋 (2006-11-24 10:12:36)  
 
  梅林,你好!

  
多日不见,今日可好。天气凉了,保重!

  
人最放不下心来的事可能就是死了。如果连死都想明白了,活得就轻松多了。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1-24 20:28:40)  
 
  蓝色海洋,梅林二位:

  
多谢登门。关于死亡,我没资格讨论更多,因为还不曾体验。曾经体验过类似的梦游,手术注射麻药后的那种感觉。一个漫长的梦游。眼睛看得真切,身轻如无重。走上一个高而又高的螺旋楼梯,在一个光明无影的房间里,看到很多很多娃娃形的人参。如果死亡是这样的,真的一点不可怕。看过立花隆写的《临死体验》,那里的资料都是一些经历过死里逃生人的采访录,境界相似,感觉也很好。我以为,了解死亡,还是出于对怎样活着才能把活向死的过渡完成得更和谐这一动机。

 回复[15]: 回游人11楼 雪非雪 (2006-11-24 20:43:53)  
 
  回复[11]: 喜欢@幻爱@ 游人 (2006-11-24 10:11:17)

  
雪姐的名字是斐雪?

  
————————————

  
我不姓斐,是蓝色海洋桑发给我的新名

  
随便叫吧,我知道是说我就行了。不必叫JJ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