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幻爱(6-5)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3 13:10:12 阅读人次:1384 回复数:9)

  5.

  
后半夜,左右邻居家的院子里,传出很多人出出进进的吵闹声。玉珍家的门也被敲开了。有人喊“玉珍娘,快叫玉珍起来去看看小华吧!”

  
“小华让火车压死了!”

  
警察来收拾小华的尸体。她的身体被破坏得不成样了,只有两条大辫子好好的。验尸报告说,小华有三个多月的身孕。这个结果,比小华的死还让人震惊。人们都在猜测这究竟是谁的孩子。小华姨和姨夫都推说他们一点也不知道小华究竟遇上了什么事儿。

  
小华娘把女儿的两条辫子剪下来,洗干净保存起来。

  
小华走了。做娘的背上女儿的耻辱。邻居们的猜疑和议论,让她在家不出门也抬不起头。她把玉珍叫去,问玉珍,在解放军那里住的那个晚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坏事。玉珍摇头。一个字也不吐,只是哭。她站在当年和小华洗头的那个地方,靠着小华放洗发水的抽屉,眼泪一行行地往下淌,哭了有两个小时。

  
后来,小华娘带着小华的两条辫子,带着验尸报告,上火车去找那个部队的解放军干部。听说,那个解放军干部当时就被上边来的人带走了。回来后,小华娘逢人就说“男人家没好东西,见了好看的姑娘就想糟蹋,都是畜生!”她从一个丢人现眼的角色变成一个被害家属。邻居们不再讲究小华,只是把自己家姑娘看管得更严。

  
玉珍毕业后,也下乡插了队。跟府春在一个生产队。几年后,他们回城的时候,周围那些年龄般大般的人,都嫁的嫁,娶的娶。小华娘成了五保户,靠政府救济过活。玉珍找到工作后,买两包点心去看望小华娘。她认小华娘做了干妈。常过去帮她做做饭收拾收拾屋子。想起小华的时候,玉珍就在晚上一个人去铁道边走走,去那个小学里坐坐。她去铁道边的时候,总能遇到府春。府春把自行车立在那儿,蹲在旁边抽烟。一支接一支。

  
后来,玉珍就跟府春结婚了。

  
他们在一个生产队插队三年,没有过什么过密的接触。回城后,这一片人家里就他们还是单身大男大女。他们在小华身亡的地方相遇几次后,就走到了一起。

  
结婚那天夜里,府春紧紧抱着玉珍的身体。一句话不说。

  
他的手抓着玉珍的乳房,脸贴在玉珍的头上,全身热得象发高烧。玉珍被府春紧抱着,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淌。两鬓的头发湿成缕,凉一股热一股地贴在她的腮边。她平生第一次碰男人。她想不到,这么大身子的人能怎么象小孩儿一样委在她身上哭。小华。府春。那个穿着体育短裤游泳的青年。那个小华眼里全身从上到下都好看的府春。他现在抱着我。他在我的怀里。他才20几岁。可是,他的身体怎么这么坍软松弛。他要是抱着小华该是什么样呢?他要是抱着小华。他要是抱着小华……。不知道他抱着小华是什么样。但是肯定不会是这样。

  
玉珍仿佛看见了小华对着天空的长睫毛。看见小华眯起来做着甜梦的大眼睛。那八个字又跳到眼前:明眸浩齿,面如桃花。玉珍用手抚摸着府春的后背。抚摸着他有形的肩膀。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是小华的手。她替小华抚摸着小华的府春。玉珍睁着眼睛,看着自己这个熄灯后什么也看不见的新婚之夜。她看见她的新婚之夜里,她和他的心里,除了小华,什么也没有。

  
她想叹气,却叹不出来。她感到胸中被堵得没有了缝隙,又好像是破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空洞。她想安慰府春,却找不到话语。眼前这个已经是自己丈夫的男人,是让她这么心疼。玉珍想,我不去管他,还有谁能让这个孩子停止哭泣?

  
玉珍抹干了自己的眼泪,紧揽着瘫软的府春。这时候,她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今夜的新娘,而是这个府春的亲娘。

  
“府春。你闭上眼。你听我的话,把眼闭上。”

  
府春听话地答应她。嘴唇在玉珍的耳边寻找亲吻。

  
“府春。你没忘了小华。”

  
一说出“小华”,玉珍的泪又来了。她一边哭一边说:“我也没忘。你和我都忘不了小华。没有小华,也没有我和你的这个婚姻。”府春的眼泪也又出来了,跟玉珍的泪水合在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是眼泪。府春用舌头和嘴唇添着那些流在一起的泪水。

  
“府春。你就把我当小华吧。你闭上眼这样想,你就行了。”

  
府春哭着坐起身体。双手捶自己的头。玉珍也坐起来,制止着府春的双手,扑在府春的身上。她伸开双腿挎在府春的双腿上。双臂搭在府春宽宽的肩上,两手紧搂着府春的头。

  
“府春。你闭上眼。你……,你想小华。求你了。”

  
“……”

  
“府春。你听我说,我也是人!我也是我爹妈生养的闺女身子!”

  
玉珍大哭起来。她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此刻,一股愤怒塞满了新娘的胸怀。

  
府春翻过身,把玉珍抱在下面,疯了一般猛烈地紧抱着玉珍。他全身发着热,嘴里吐着粗气。玉珍的眼前,是那片深蓝深蓝的天空。飘动的浮云。微微游动的风。含在嘴里的麦粒冒出淡淡的甜浆。小华的额头上秀发随风起舞。长睫毛偶尔慢悠悠地闪动。丝丝闪烁的虫鸣在洞房里起伏飘扬。

  
“小华!”

  
“小华!”

  
府春趴在玉珍身上哭号了两声,身体不动了,只大口大口地吐着热气。

  
玉珍也一动不动了。

  
巨大的伤心。巨大的委屈。下体撕裂的疼痛。使玉珍觉得自己变成了空壳。

  
从此,府春在白天叫她玉珍,在夜里就叫她小华。直到他们的女儿出生。给女儿取名的时候,府春说叫小华。玉珍说那就叫小华。那以后,府春就把女儿叫小华,把玉珍叫玉珍。夜里,他对玉珍什么也不叫了。

  
他们的儿子出生那天,正好是立冬。府春说,就叫立冬吧。

  


  




 回复[1]:  风 (2006-11-23 13:24:12)  
 
  沙发。好不容易抢到了。

  
无言。。。。。

  

 回复[2]:  游人 (2006-11-23 14:01:04)  
 
  

  
女人啊女人!。。。。。。

 回复[3]: 珍惜 校长 (2006-11-23 18:52:27)  
 
  珍重

 回复[4]:  陈梅林 (2006-11-23 21:25:16)  
 
  一口气看完。命比纸薄。现在的明星都是欢天喜地怀着孩子结婚,换到几十年前……

 回复[5]:  风 (2006-11-23 21:52:09)  
 
  嗯,泥土的芳香,千年的沉重。

  
“把潮呼呼的麦粒放进嘴里。麦粒在牙齿间破出整个夏天的太阳味儿,还有一丝新秋的微甜。” ,等等。

  
就是今天,也有其他形式的命比纸薄。几十年后,一定又有一些人,会用笔,记录下相似的抖动。

 回复[6]: 轮回 蓝色海洋 (2006-11-23 22:45:04)  
 
  斐雪,看完了《幻爱》心里沉甸甸的。一边是三宫六院,花天酒地。一边却要求老百姓做贞节烈女。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这个民族什麽时候才能从愚昧的苦难中解放出来啊。

 回复[7]:  风 (2006-11-23 22:52:55)  
 
  蓝色海洋,晚上好!

  
“轮回”一词,简短精辟 。但愿是螺旋式上升的轮回。

 回复[8]:  陈梅林 (2006-11-23 23:01:28)  
 
  风桑所说极是,每天都会发生命比纸薄的事情。

 回复[9]:  雪非雪 (2006-11-23 23:49:58)  
 
  游人、梅林、校长、风桑、蓝色海洋以及每位读者:感谢大家的阅读和回复。

  
这个故事陈旧得落俗,但是在记忆里却一直没有退色。它简单得合情合理,并且干干净净。

  
————-

  
今天下午去了京都。遗憾天气阴沉,勉强没下雨,也忘了好好看看外面。在京都车站和御所附近转了几个小时,刚回来。给各位问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