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幻爱(6-4)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3 00:05:15 阅读人次:1166 回复数:5)

  4.

  
有一次,她俩光顾说话走得慢,没赶上火车。眼看着火车朝着家那边跑没影了。那是个没有正经站房的小站,下午只有一趟慢车在这里停车。天黑了。肚子饿了。身上除了买车票的几毛钱没有多余的钱。蚊子成群成群地围过来,绕着她们又唱又跳。

  
这样的时候,玉珍脑子比小华快,也比小华勇敢。她提出去找解放军。

  
她们敲开了军营的门。解放军一看就知道她们没赶上回城的火车。他们把玉珍和小华安排到一个空房间里,还给她们端来了饭菜。小华和玉珍有点难堪,扭扭捏捏。但她们还是在解放军出去后吃光了那些好吃的饭菜。她俩挤在一条军用被子里睡了一夜。虽然人家给铺了两个铺。

  
第二天上午,解放军开车把她俩送到车站。临出发,解放军还十分体现人民解放军的人民性,把她俩的半袋麦穗倒出来,给装上了半袋子脱好壳的麦粒。

  
为这件事,玉珍父母把玉珍狠狠大骂一顿。说以后再也不许去跟小华拣麦子。要去,就带着弟弟妹妹们一起去。邻居传说小华勾引解放军换来好处,要不怎么能又留宿又送脱了壳的麦子。没人把谣言指向玉珍,都说玉珍一看就知道是个本分姑娘。其实玉珍知道,小华没什么地方不本分,只是长得太好看,而自己太一般,没人对自己会留下印象动什么好心思坏心思。小华娘也哭着数落小华一番。女儿一夜没回来,她在门里对着门窗站了整整一夜。

  
从此,玉珍父母隔离玉珍不让跟小华见面,说小华不本分,怕跟她学坏。

  
一天晚上,小华叫玉珍弟弟把玉珍叫出去。一看见玉珍,小华就哭了。两个多月没见,小华好象胖了许多。眼睛也秀了。她们走啊走。走到离家很远的一个小学校园里。她们坐在树底下的地面上。小华的大眼睛里成股成股地淌眼泪。玉珍难过得心疼。她猜想,一定是小华娘知道了小华跟府春的事,反对他们交往。小华抱着双膝,用嘴唇抿着手绢。手绢已经湿成和一缕花布。

  
“小华,是不是你娘不同意你跟府春的事儿。你娘知道了?”

  
“不是。”

  
“那是什么?你这么哭?”

  
“我娘不知道是谁。”

  
“那你哭什么?”

  
“玉珍。”小华哭出声来。

  
“玉珍。我没法活了。”

  
“玉珍。我有孩子了。”

  
玉珍听了“有孩子”,吓得一口气都窝在嗓子里了。

  
“……”。

  
“你。你还没结婚呢。怎么能有孩子呢?”

  
“我娘看出来了。她懂。”小华不再流泪。她把这个耻辱的事实一吐出口,好象心里的泪就都跟着流出来了。

  
“那怎么办呢?”

  
是啊。这可怎么办呢?玉珍想,肚子里有了孩子可是太难办的事。她幻想着,要是小华现在就能把孩子生出来,她就可以帮着小华把孩子藏到什么地方去。玉珍听见过她妈在里屋生孩子的喊声,象是要吃人一样的嗥叫。可是眼前的小华,坐在地上象一尊泥像,一点也看不出她现在能生下孩子来。完了。玉珍绝望地想,完了。躲不过去了。在麦地里听小华讲府春的时候,玉珍就预感过小华的恋爱会招来灾难。

  
“玉珍。我不想活了。”

  
“不许你瞎说!快打你自己的嘴。”玉珍狠拍小华的肩膀一下。

  
“我娘跟姨和姨夫说了。他们三人一起逼问我是谁的孩子。我姨夫说得去告这样的流氓。”

  
“他们一点也不知道你跟府春的事么?”

  
“不知道。我跟府春单独在一起,就两回。除了你,玉珍,没一个人知道府春。”

  
“那你就告诉他们吧。”

  
“告诉也没用。府春现在也不在家。我娘一个寡妇,去找府春父母说什么?怎么张口啊。还不让人家骂出来。”

  
“……”。

  
“小华。我真想帮你。可我没办法能帮你。该怎么办啊?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小华眼睛直直地看着地面。天,已经黑透了。校门前的灯光给她们坐的地方带来一抹依稀光亮。这棵树离那个灯太远了,灯光好象累了,走不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十月的夜晚,风开始冷。头上的树叶沙沙做响。风在树上一响,就纷纷落下一些大树不要的叶子来。有的落在她们的身上,有的落在她们的脚边。这些叶子好像是听懂了她们落难的对话,飘向两个姑娘,充满同情。小华拣起一片树叶,放进嘴里嚼。玉珍就马上拉住她的手,说“快吐出来,有毒!”

  
星星出来了。金星高悬西天。玉珍禁不住打起寒颤。小华紧咬着牙。她把嘴唇都咬破了。舔着自己的血,咸丝丝的。咽下去一口,还接着舔。

  
今天下午,姨夫受娘之托,带回一个农村男人。

  
那男人到屋里放下一大捆干粉条,坐在那里抽旱烟。他一直没摘帽子。小华看见他帽子外面的头发稀稀落落,时有时无。男人走后,小华娘说这个男人同意。同意娶小华去当媳妇。他是姨夫远房亲戚一个村的,30多了还没娶亲。小华紧绷着脸不说话。这时候,她所有的心心念念都死灭了。她想说娘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不是同意。可是她说不出口。她知道娘的为难。看见她半夜起来又呕又吐,娘当时就哭了。跪着问她是谁的孩子。说咱去找他把孩子生到他家去。小华不说。娘拿出绳子要上吊。说养你这么大是要你来要我的命。没人认这个孩子你就得把孩子生到这个屋里咱们往后怎么活。娘跟她表姐两口子商量的结果,是赶快把她嫁到远处去。娘说那个男人同意,就是同意小华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去当他媳妇。娘恨不得明天就把小华送到那个村子去。她怕那个男人变卦,也怕肚子里的孩子长大显出怀来。

  
玉珍和小华,就这么在地上坐了好几个小时。她们脸上的泪早就风干了。地面把她们的裤子印湿。她们的脸和手被风吹得冰凉。她们感到自己的鼻子快有点冻得透明了,冷风从一个鼻孔穿到另一个鼻孔。玉珍站起身。对小华说“小华。我想出一个主意。你现在只能去找府春家,跟她父母说把府春叫回来,问问他怎么办。实在没办法了你再去农村也行啊。” 

  
小华点头。她同意了。玉珍陪着小华走到府春家的胡同,看见她去敲府春家的门,玉珍自己就回了家。

  
(待续)

  


  




 回复[1]: 天,太快了 校长 (2006-11-23 00:12:13)  
 
  就...孕了?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23 00:13:44)  
 
  说的是呢

 回复[3]: 一口气看下来了。 游人 (2006-11-23 12:09:26)  
 
  

  
迫不及待看下一回。

 回复[4]:  雪非雪 (2006-11-23 12:11:34)  
 
  游人早上好。

  
没什么迫不及待的,先看看韭菜合子

  
上海人也做吗?是不是不吃韭菜?

 回复[5]:  风 (2006-11-23 12:12:57)  
 
  迫不及待看下一回。

  
me,too.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