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幻爱(6-3)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22 23:47:13 阅读人次:1119 回复数:3)

  3.

  
她们高中第二年的暑假里,连续下了将近一个月的雨。郊区江边泛滥,城里的低洼地区也都受了水灾。小华的家里,连炕都让水淹没了。玉珍把小华叫到自己家,跟玉珍一个被窝睡。小华娘去睡在表姐家牛屋的侧间。政府领来附近军队帮助救灾。解放军开着大卡车,运来几十车新土,把周围的低洼道给垫高了。小华家的小屋被新土埋了半截,窗台离地面只剩一尺高。由于小华家受灾最重,解放军很同情,给她家小院垫土的时候,在院门通到门口的地方,还铺出一条混了石子的小道。小华娘十分感动,对那个领头干活的解放军千恩万谢。拿出珍贵的解暑中药兑到茶里给人家喝,可是,没一个人违反纪律喝老百姓家的水。

  
爱民劳动结束那一天,解放军告诉这里的人说,他们就驻扎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军营。从这里坐慢车只有两个小站。他指着小华家东边那条铁道说,那铁路就通到他们那里。他们在那里守护两架雷达,同时还种植一些作物。他是一个农民兵,珍惜粮食。他小声告诉小华娘说他们马上就要收麦子了。麦子是用康麦因收割,机器收得不干静,收完以后漏下的麦穗都烂在地里扔了。你们可以坐火车去拣麦穗,新麦子打了面蒸的馒头比粮店买的面好吃。

  
那时候,粮食根据每家人口的年龄性别实行按月配给制。饭量不大的人,每个月的供应粮将将够吃。但是,白面和大米一口人一个月只供给2斤。馒头米饭是细粮,除了来人去戚过年过节的,平时都舍不得吃。解放军告诉可以拣麦子的消息,让周围差不多每户人家都准备好了一个大口袋。

  
一个月以后,玉珍跟小华还有邻居几个小媳妇们,买2毛钱的车票就上了火车。割过的麦地里有一些收割前折倒的麦棵。她们就把这些收割机遗漏的麦子一株一株地采断,顺在手里,积成一把时就掏出剪子剪掉麦杆儿,把麦穗装进大口袋。口袋装到一半的时候她们就都累得直不起腰了。

  
顶着明晃晃的太阳,坐在自己的麦穗袋子上,拿出自带的干粮来吃午饭。这时候都是三五成群。伸腰踢腿,说骂笑闹。玉珍跟小华在一起。玉珍要吃自己带的玉米面饼子的时候,小华就夺过去把自己的馒头给玉珍。“我娘给我装的时候就说了,给你的也带上。你看,她给我带了四个馒头。”小华娘疼爱自己的女儿,她珍惜女儿这个唯一的朋友。玉珍跟小华一起吃小华娘做的馒头,把饼子掰碎了扬出去喂成群的蚂蚁。

  
这样去拣麦子拣到一个星期的时候,那大片大片割过的麦地就都让她们清扫过了。于是,她们开始跟在康麦因的后面拣。这样就发生了竟争。跟在前面的,就能多拾些实惠的大穗,跟在后面的,就只好拣些前边快手媳妇们放弃不要的。小华和玉珍都不会干这苦活儿,一个上午跟下来,汗把衣服溻得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解放军停下机器去吃午饭了。她们也躺在麦地里休息。

  
小华用手绢蒙在脸上遮太阳。玉珍没有手绢,就哈腰坐着,把脸背着太阳。吃过了馒头,她们就躺在麦穗口袋上聊天儿。那些小媳妇们,在那边互相掂着麦穗袋子比谁拣得多,计算着一实袋子麦穗能不能打出五个馒头。她俩侧身躺着,脸对着脸。小华总能哼出一些抒情好听的歌。她的声音又响又甜。玉珍听着小华的歌也跟着哼。

  
侧着身子躺累了,她们就顺直了身子眯起眼对着天空。天深蓝深蓝的。稀稀落落地游着轻纱一样的云。云纱遮住阳光的时候,小华就把脸上的手绢掀开。她们把随手摸到的麦穗捻开,把潮呼呼的麦粒放进嘴里。麦粒在牙齿间破出整个夏天的太阳味儿,还有一丝新秋的微甜。云纱们闲散地飘动。微风轻拂,吹起额边的头发。她们能恍惚听到很远很远的树声。有时还能闻到解放军厨房里的香味儿。那是有肉下锅的香味儿。周围似有似无的鸟叫虫鸣。她们不知道那是什么鸟在叫,也看不见虫子在哪里。

  
玉珍听着小华的心事。小华每天跟她讲府春。府春家是她们邻居里最有文化的一家。府春的母亲是独生女,府春的父亲是当地人,到这家做了倒插门女婿。过年的时候家家贴着府春父亲写的免费对联,父亲是这一片唯一一个不干粗活的干部。府春比她们大两岁,去年毕业下乡走了。小华说他插队的地方不远,前一段还回来过。府春骑着自行车带小华去江边玩儿。他在江边脱了衣服跳进江里游泳。他能游到对面再游回来。他穿一条两边镶着白边的短裤,那是他父亲机关打篮球用的体育短裤。小华说府春只穿一条短裤的身体从上到下都好看。他的肩膀他的腿都有形。他跟同学里的那些男生不一样。他看过很多书,会讲外国故事。

  
小华就这样一直说着她心里的府春。

  
她好象忘了玉珍在旁边听着,她象是对着天空中那些云彩在跟自己说话。玉珍一动不动地听着。她看见小华朝着天空的侧脸是那么好看。看着小华她的脑里就不断不断地流动着书上看过的八个字:明眸浩齿,面如桃花。小华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小华的嘴唇肉嘟嘟水灵灵。这么好看的姑娘是她的朋友,愿意跟她一起洗头,愿意给她馒头吃,玉珍感到自豪。班里男生女生不跟小华好,玉珍知道是由于他们嫉妒小华的漂亮。他们害怕小华的漂亮不敢接近她。怕把自己比得自惭形秽。学校组织去看一场电影回来,男生就把电影里坏人物“马小辫”按在小华头上,叫她“马大辫”。因为小华姓马,也因为她的两条大辫子确实太出众。她就那么普普通通的编一编顺在背上,可就是看上去撩人眼。男生叫她“马大辫”的时候,眼睛盯着她的脸看她受辱的反应。他们嬉虐不恭的脸上掩饰不住本性的心旌神摇。他们发现小华比电影里的女演员还好看。这么好看的姑娘,谁不想多看看啊。

  
玉珍猜想小华是开始恋爱了。是跟府春恋爱了。玉珍有点害怕。她一点也不懂这些事。她想不好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是她知道这是大事。她想,要是小华娘和邻居们知道了这事,小华一定要受罪。因为她们才十七岁。十八岁毕了业还得下乡呢。现在恋爱怎么能行。

  
(待续)

  




 回复[1]:  采夫 (2006-11-22 23:51:59)  
 
  写的好!写得快!加油!

 回复[2]:  雪非雪 (2006-11-22 23:53:22)  
 
  向采夫请安。

  
明天休息,今晚加油中

 回复[3]: 鼓励 校长 (2006-11-22 23:57:10)  
 
  俺也捡过麦子...那腰...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