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担保人 3 (5-3)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0 17:30:44 阅读人次:1192 回复数:11)

   

  
“三岛的哥哥3年前去上海做家具生意,在银行贷了很大一笔钱。贷款担保人是三岛。这可以理解,因为我们公司在全社会都有很高的信誉,做弟弟的想帮助哥哥做事业。结果,今年2月,就是上个月,哥哥公司破产了,按照承诺书规定,全部债务要由他来还。银行上个月就到我们公司把三岛的债务手续办完了。所以,今后,三岛的工资要一大半直接进到银行,他将来的退休金也必须直接用来偿还债务。他的房子也做了抵押,很快也得由银行收取”。

  
章闻沉默了。她一只手托着脸,木呆呆地盯着咖啡杯。她在想,做担保人居然是这么危险的一件事。当初,她却那么轻易就去拜托了三岛,而三岛立刻就欣然接受了。三岛这个人怎么那么愿意给人当担保人呢。可是,就算是欠了债,欠再大的债,也不至于就去死啊。她想起在中国的一个朋友,几年前集资跟韩国人做生意,结果被人家骗了。韩国人逃到美国消失了,出资人联名告他,他就跑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但一定是活着,过年的时候还给妻子打电话。朋友们恨他怨他,但也觉得他跑没什么不好,总比进监狱强,反正他即使进监狱也拿不出钱来还给大家。

  
“他可以跟他哥哥一家慢慢还啊。”她双手捧着咖啡杯,象是在把话说给自己的杯子听。 

  
“章老师,没有那么简单啊。你是汉字国家的人,当然知道‘债’字的意思。‘债’就是人字加责任的责。就是说,欠了债,就得偿还,这是责任。这个‘人’,尤其是指男人。男人有义务养家,有义务给自己家人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从这方面来说,做我们这行工作的,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他欠下这么多债,就等于把全家人未来的生活都给支付出去了。以后就没法为家庭负责了。你想,房子要给银行倒出来,家人到哪里去住?他的退休金都被银行拿去,他和夫人老后的生活怎么办?靠子女抚养?那不是把子女也毁了么?所以,他是无奈才走了这一步。这很正常。这样的事太多了。这是保全家人幸福的最后一招,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作为男人,他清楚他必须为家人的生活负责。我们公司收益最大一项就是生命保险,因为再没有比人的命更重要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比任何人更看重自己的生命,所以大笔大笔的生命保险费,就都流进了保险公司。表面上看起来,是人们看重自己的生命。其实不是这样,因为生命保险一旦得到兑现,就意味着加入保险的人已经死亡,受益者往往是死者家属。这是加入保险的人对家庭的责任感和爱心。成年男人谁都会有这样一种潜在心理:要是哪一天万一我有个长短,家人怎么办?因此生命保险也叫家族爱情保险。当然有一些骗取保险金的杀人事件什么的,就另当别论了”。 

  
“那么他死后那些钱不就得家里人还了么?怎么能说是负责?” 

  
“哈哈,看来章老师是真不懂这方面的规则。担保人名义是三岛本人,他死了,贷款就跟倒进沙漠里的水一样流掉了。那就是银行倒霉了,所以银行也要加入保险。三岛不愧是这方面的专家。他一直等到了最后一天。其实谁也不想去死,他一直忍受着这个压力。拖了将近两个月”。 

  
“这跟时间有什么关系呢?”西川口气平平,条理清晰。象面对一个客户在解释业务。章闻不禁又觉得反感。 

  
“时间太有关系了!”西川居然兴奋起来。 

  
“章老师我问你,昨天是几月几号?” 

  
“3月30号。” 

  
“这就对了。今天是3月31号,明天,4月1号,就是日本的财政新年度了。三岛比我大一岁,他到今天正好是退休年限的最后一天。我们公司今晚给本年度退休人员开欢送会,各部门的女职员们已经准备好了大堆大堆的漂亮鲜花”。 

  
“三岛应该在欢送会以后再走啊。起码在公司算是有始有终。” 

  
“不行的。那样他要受很大损失。自己尊贵的一条命,怎么也得死得更值得一点。这方面,我们都是专家。呵呵”。 

  
“损失?”听西川的口吻,好象是说生命可以按天数计算成具体的金额。章闻不解。“如果他把退休证拿到手,就意味着他已经不是我们的在任雇员。那样,他的死就得不到现任雇员的死亡补偿金,那是不小的一个数目。因为公司要求我们必须在其它保险公司加入在任员工保险,工作期间突然死亡的话会给公司工作和利益造成损失。培养一个成熟的雇员也不是容易的事。现在,他一死,可以拿到两笔钱。一笔是一次性付清的退休金,当然要减掉今天一天的,因为公司昨天就登记了他的死亡证明。另一笔,就是在任雇员的死亡补偿金。这笔补偿金,他拿百分之六十,剩下的付给公司”。

  
说到这里时,西川的脸上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笑。象是对三岛算计得如此周到表示蔑视,又象是对他得到两笔钱流露出嫉妒。 

  
章闻的眼睛又直了。现在,三岛为什么死已经不是什么不解的事。在社会主义国家长大的人,没经历过这样充满逻辑和惊险的规则训练。她甚至想起了大学课上经济学老师对资本主义残酷制度的批判。她思绪混乱起来。正这样胡乱想着的时候,西川突然说“这就是资本主义。残酷哦!”她吓了一跳。难道西川看穿了她正在想什么吗?他又开始进入议论,象是对章闻的迷惑进行解释。 

  
“在这个社会里生存,重要的是规则。只要不违反规则,认真工作,都会活得很好。日本人大多都知道遵守规则,所以比较有秩序。平常也非常介意不给人造成麻烦,哪怕是一些小事。因为任何一点麻烦,都会给规则带来干扰。” 

  
他好象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职业性的僵硬,笑一笑说“您可能不习惯我们日本人的这种死板。确实,日本文化跟中国文化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说到麻烦,章老师还记得吧。刚开始学中文的时候,我还不会用中文说‘麻烦’这个词,就直接说成了日语的‘迷惑’。您解释说中文写作‘迷惑’的这个词,意思不是“麻烦”,是“不理解和不知道该怎么办”。其实你想,这不还是跟“麻烦”是一样的意思么?让人不理解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不就是让人为难么?这就是添麻烦啊。呵呵。当年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北京跟贵国总理周恩来会谈的时候,周恩来一直面带笑容,可是在说到日本侵略中国时,田中说给贵国添了很大的‘麻烦’,周恩来的脸一下子就放下来了,非常深刻非常难看。因为翻译只能把‘迷惑’翻译成中文的‘麻烦’。但我们日本人是能理解田中说的那个‘迷惑’所含的份量,要作成书面文件的话,应该是非常沉痛的措辞”。 

  
“可是翻译只能直译啊。对不对?”章闻的思维一瞬间跳跃到另一个模式里。她问“田中为什么不作成书面文件陈述呢?那样还可以避免误译和误解。” 

  
“怎么做,那要由政府决定。我们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不那样做呢?其实他要表达的那种心情,我们很多日本人都能体会到。比如,象我们这些年龄大的人,学汉语不仅仅是出于丰富个人兴趣,那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学法语呀德语什么的。有时觉得心里边对中国有欠意,也许是因为这个吧,以为学学汉语,接触接触中国人,了解一点关于中国的事情,某种程度上说是觉得这样能表达出自己对中国文化的一种尊重。” 

  
章闻想起来,三岛也这样说过。 

  
看见西川看表,章闻也看表,已经下午1点多了。“西川先生该回公司上班了吧?”“哦。不要紧。我的时间比较自由。”听起来象在强调他的职务特权。然后反问章闻“章老师今天不上班么?” 

  
“哦,我今天正好没有课。” 

  
“说起来,三岛比我先进公司一年,应该是混在我的上边。可是他呢,似乎不是很求进取,也许是由于太重人情味儿吧。公司选拔要职人员时,不喜欢用婆婆妈妈乐于助人那种性格的人,认为这样性格的人容易精力分散,很难做到专心致志地把自己一切奉献给公司。” 

  
“这么说,西川先生就把一切都给了公司,没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么?”章闻半开玩笑地问。 

  
“当然有啊。我每年带妻子去外国旅行一次。儿子女儿买房子,都是我来给他们交头金。”他还要往下说的时候,手机响了。他站起来走到店外面去接电话。几分钟后回来坐在椅子上,话题又回到了三岛。 

  
“公司的电话。总部决定不开追悼会。”(待续)

  
……………………………………………………………………

  
《担保人》(4)链接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7&&no=0004

  
《担保人》(2)链接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7&&no=0002

  


  




 回复[1]:  陈梅林 (2006-09-20 20:21:53)  
 
  继续等待。看到一位一诺千金的君子。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20 22:13:23)  
 
  梅林桑,这是一条舍命成君子之路,值得钦佩,不值效仿。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21 10:54:12)  
 
  雪桑:不会也模仿不了,但是我从心底里钦佩啊!现在还有这样的人间珍品?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21 11:03:05)  
 
  梅林桑,奥哈腰。

  
这样的珍品或许不多了,偏偏让我遇到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回复[5]:  陈梅林 (2006-09-21 11:21:49)  
 
  心狠狠地痛,然后是尊敬。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21 11:41:36)  
 
  梅林桑,这不,我的敬意就成了这里的文字。此外真不知道能做什么。

 回复[7]:  陈梅林 (2006-09-21 11:52:33)  
 
  雪桑:记录和传播(客观上)人性至美不是一件好事吗?

 回复[8]:  雪非雪 (2006-09-21 12:30:23)  
 
  梅林桑:“人性至美”在人活着的时候似乎总是被忽视,往往是活人受了死的触动才肯认真想想死者的人性。人本性贪活却又像惧怕活,许多敬意要等到那人死去才肯向其表示。比如对待父母,很多人都有欲尽孝而人不在的愧疚。人真是永远处于成长中,难怪大家都把那句“不惑之年”说成“大惑之年”。

 回复[9]:  陈梅林 (2006-09-21 12:41:32)  
 
  雪桑点中穴位。“人真是永远处于成长中”,不到那座山,是不会唱那首歌的。嗨,没人能发明出后悔药。

 回复[10]:  虫草 (2006-09-21 13:33:04)  
 
  雪非雪,被这篇作品迷住了,很棒的文字。

  
虽然知道是你对朋友的一种缅怀的文字,但是也是一篇情景交融刻画细微到位的作品。

  
送上玫瑰,等待下文

 回复[11]:  雪非雪 (2006-09-21 17:03:11)  
 
  多谢梅林虫草鼓励。现贴下文。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