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虚拟空间
字体∶
担保人 2 (5-2)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0 14:46:18 阅读人次:1145 回复数:7)

   (“哦,对不起。”接着,对方又停顿片刻。之后说:

  
“我父亲去世了。”

  
接电话的,是三岛的女儿。 

  
“……” 

  
“……”

  
章闻的眼前和脑子里,除了那台恐惧的蓝汽车,什么都没有了。)

  


  
她痴了很久。直到胃里有了被塞住的感觉。所有的不适在她身上总是反应在胃上。在屋子里走了几步,把十指又伸攥了几次,神智才稍有恢复。她脑子里开始搜索跟三岛有关的人。于是,又翻看那个中文班通讯录。看到名单上的西川,她决定给他打电话。西川跟三岛在一家保险公司工作,并且是公司总部要人。

  
电话打通了。西川一听是她,马上说要见她,问她现在能不能到大阪的梅田去一下。她跟西川约好了时间地点,就立刻出门了。 

  
正是午休时间,西川要了两个份餐。他们边吃边聊。看着西川平平静静的神态,章闻猜想他也许还不知道三岛的事。不知为什么,她开始犹豫是不是把那件事说出来,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章老师,你怎么吃那么少?减肥呢吧?” 

  
“不是。对不起,我最近胃不太好。” 

  
“是嘛?那太遗憾了。”

  
西川把吃空的餐具移到一边,开始剔牙。他跟所有日本人一样,剔牙的时候,一只手拿牙签插进牙缝里,另一只手用来遮着口部。他那边剔着牙,咖啡就端上来了。他们各自端起咖啡送到嘴边,章闻想西川一定也在琢磨着该怎么张口提那个话题。 

  
“我们有一个月没见了吧?西川先生。”面对一个并非亲密的人,她保持不了太久的沉默。 

  
“是啊。上次是在那家中国餐馆,是吧。”

  
“对。上次我们人最齐,七个人都到了。”她不由自主地想把话题引上那件事。她已经被折磨整整一上午了。 

  
“唉。”西川叹了一口气。他又拣起用过的牙签,刚要往嘴里伸,又放回桌子上。他用手指肚在桌子上不断地点击着。突然,他睁大眼睛说:

  
“章老师,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这个人怎么这样?章闻心里说我一打电话你马上就说要见我,应该是我问你有什么事才对。她正在心里怪他,西川又张口了:

  
“噢,对了。那个,那个。三岛吧……”

  
章闻还没把话听完,她胃里塞的东西就消失了。她恐惧的不是现实,而是她自己的梦。是梦和现实纠缠在一起的那种要让她错乱的感觉。她想确认她不是在冥冥中听到三岛女儿说的那句话。西川欲言又止的含蓄,反让她如释重负。她字句清晰地说:

  
“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知道了什么?”西川瞪着惊异的眼睛。

  
“我给三岛家打了电话。” 

  
“是吗?你跟三岛经常通电话么?” 

  
“不。我今天正好有事想跟三岛联系。才打的电话。”

  
沉默……。 

  
“我跟三岛共事几十年,说心里话,他这种死法,真让人难过。” 

  
“是交通事故么?”她认为,在日本除了交通事故,不会有什么事能使人突然死亡。“难说呀。” 

  
“怎么说难说?” 

  
“她夫人现在跟电车铁路公司打官司呢。夫人认为是交通事故。”说最后这句话时,西川脸上流露出一丝讥笑。 

  
章闻看见这样的表情,心里很反感。她想弄清楚的是三岛究竟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为什么死?这对她来说很重要。太重要。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20个小时以前还给自己发邮件,现在却已经不在同一人世,这样的事放在谁身上,都会叫人发疯。 

  
西川说日本人很少谈及别人的私事,死也是人的私生活内容。尤其不该把公司里的事说给别人,但是因为三岛是这个班的成员,章闻又是老师,他觉得有义务向她做一些解释。

  
“警察今天一早就到我们公司来了,验明三岛是我们的雇员后,把事故经过做了交代。昨天晚上7点20分左右,三岛在神户站出的事。他家就在离站步行10分钟的地方。人们发现的时候,他身体已经是两截了。为此,昨晚神户线电车都晚点了一个多小时。神户是铁路交通的大枢纽,昨天夜里电视新闻都播了。电视说这个伤亡事故造成铁路交通的连锁混乱。最近几年这样的事倒是常有,可我看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那会是三岛”。 

  
章闻问“他是喝醉酒踩空了吧?”每次聚会,三岛都要一个人喝几瓶啤酒,酒量很大。但是很有酒德,最后AA制付钱的时候,他总是把所有人的酒水都算自己身上。 

  
“她夫人也这样认为。她说一定是他踉踉跄跄地从站台栽下去,电车司机反应慢没来得及刹车。她认为电车公司有责任。”西川的牙缝里发出嘶嘶嘶的声音,还一边对自己说出的话轻摇着头。他接下去的话让章闻伸着脖子听得一动不动,活象个出土的山顶洞人。她直直地瞪着眼睛听,那杯还飘着香味的咖啡,一碰也没碰。 

  
“我们公司一听到这件事,马上就意识到他一定是自杀。所以并不吃惊。要说吃惊,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下了决心。三岛啊,是个象样男人”。

  
章闻禁不住插问“你们怎么知道他是自杀?他家庭生活美满,并且,你们公司收入那么高。”班级的闲谈时间里,三岛说过他有一儿一女,还扬着长胳膊比划说儿子一米九零的个子,比他还高。 

  
“就是啊。可是,章老师你不知道,在这个社会,是处处有风险的。日本是竟争社会,也是信誉社会。可惜三岛他搞了一辈子保险,却把自己的命搭在了这方面。所以得处处谨慎。越是事业大家业大的人风险越大,何况他也只算得上一个中产阶层。” 

  
西川的脸上看不出究竟是同情还是责怪。他发着“啧”“啧”的舌音,轻摇着六十多岁男人开始变大变松的头。“我们这种工作,收入再高,也属于工薪层,没有可以偿还两亿日元贷款的能力”。 

  
“他贷那么多钱干什么?”她想象不出三岛会需要贷款。而且是那么多。 

  
“不是他贷款,是他给别人做了担保人。” 

  
“担保人?!”

  
章闻的胃又被塞住了。是她拜托三岛给自己做的担保人。她僵着手端起咖啡喝一口,咖啡象个硬块,卡在塞着的胃里,使她想呕出来。(待续)

  
………………………………………………………………………………

  
《担保人》(1)链接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7&&no=0001

  
《担保人》(3)链接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7&&no=0003

  




 回复[1]:  采夫 (2006-09-20 16:04:15)  
 
  3600秒过去了。

 回复[2]:  雪非雪 (2006-09-20 16:13:21)  
 
  采夫,什么3600?办公室可不能戴墨镜吸烟哦

 回复[3]:  采夫 (2006-09-20 16:58:52)  
 
  要不寄来给俺,俺帮您贴?

 回复[4]:  陈梅林 (2006-09-20 16:59:01)  
 
  雪桑:在写悬疑小说吗?快!

 回复[5]:  雪非雪 (2006-09-20 17:34:36)  
 
  采夫、梅桑:是不是悬疑看完了就知道了。

  
谢谢阅读。送花了

 回复[6]: 雪姐姐 liyao (2006-09-20 17:41:44)  
 
  这里好热闹!雪姐姐写的真快,又好看。先送 再送

 回复[7]: Liyao 雪非雪 (2006-09-20 17:46:18)  
 
  谢谢你。

  
三枝花太多了,不好意思都收下,还给你两枝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虚拟空间
    少女的烦恼 
    幻爱(6-6) 
    幻爱(6-5) 
    幻爱(6-4) 
    幻爱(6-3) 
    幻爱(6-2) 
    [虚构]幻爱(6-1) 
    担保人 (终章) 
    担保人 4 .(5-4) 
    担保人 3 (5-3) 
    担保人 2 (5-2) 
    [原创] 担保人(5-1)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