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3 12:00:57 阅读人次:3783 回复数:23)

  2006年3月12日 星期天 小雨

  
在麦当劳停车时,停车场保安过来发给我一张停车卡,用圆珠笔写上“9:55”并把那句必说不可的话说一遍“享用饮料免费停车30分,用餐1小时。”我看一下表,是9:52,心想这个瘦老头还真是个厚道人,下笔就白送我3分钟。

  
这个只有星期天上午开市的华人早市风雨不误。各家摊床都有简易避雨棚,棚下炸油条的炸油条,煎锅贴的煎锅贴,生意兴隆,神情盎然。

  
开车往这里走的时候,脑中构思着只买一包辣尖椒一把香菜,其他的暂时不需要,绝不再像每次那样恨不得长出5只手臂来帮自己提东西。我到这里来的动力多半是逛景而非购物。华人早市嘛,我是华人,来这里东看西看浏览上1小时觉得心里舒坦。可是,刚走近第一家就被一个东北姐妹儿叫住:“姐妹儿拿根血肠吧,可新鲜了!就这两根了,700就拿走。本来卖500一根的。”我说“等我回来再拿。”不是找托词,一见真血肠,空腹立刻分泌出新指令把脑中的购物计划轰毁得不见踪影。食欲是一种最有冲击力的本能,理性之于它脆弱无极。

  
早市中间部位有一家卖熟食的熏肉做得极美。《水浒》有“三碗不过岗”,我走到这家店前便闻香不过店。这家人来自方正县。以前曾与男主人聊过几句,他说他是方正人。此前我不知道黑龙江还有个叫方正的县,尽管我出生在黑龙江。

  
今天站柜台的是年轻女主人,这是几个月来第一次见她。去年首次来早市时,她挺着大圆肚子接钱递货。到了夏天就不见她,便问摊床男人“那个女孩子生了吧?”他笑得露出方正大板牙“生了生了!生了个小子!”我一边说“祝贺你!”一边推测着那个做上新妈妈的女孩儿该是他的女儿或者儿媳。看这个喜得贵子后重归岗位的女孩儿在雨里守着几十样渡洋而来的中国物产,不由得心生敬意,觉得她复原的年轻身体里装满了成就。像是要把这敬意传递给她,就选出好几样东西买下。老干妈辣酱、熏肚、翠花酸菜之类。她也像是领会了我的敬意一般,收钱的时候大大方方地就少收100日元。我根本没有要讨价还价的意思,内心的善意当场换来了实惠。排除小市民心理干扰之后,仍剩下几分愉悦的清爽。

  
把东西寄放在她柜台下面,又去了旁边日本人开的星期天早市。入口处是一个冷冻猪肉柜台。一个中国女孩指着一包冷冻猪尾用中文问“这个多少钱?”日本售货员就麻利着唇齿说“请你用日语说!”她又用中文说了一遍同样的话,那日本男人也把同样的话说了一遍。我刚要替那女孩子把问题翻译给售肉男人,她却转身走了。

  
于是我便用日语指着羊肉问“这个多少钱?”那售肉人却用中文说“五百。”!“你会说中文?”他笑起来“我只会说‘一百’、‘二百’……‘五百’。”难道他是有意刁难方才的女孩儿?这人看上去挺随和的。胡乱想着就走进店里。圆白菜、青椒、芋头、蛏子、火腿肠、黄瓜、茄子、韭菜、菜花,装满满一大筐。这里的售货员都是日本人,顾客几乎全是中国人。对白菜土豆品头论足的话都是中国话。付款的时候也不需要语言交流。交完钱在出口处往袋里装东西的时候,身边三个中国姑娘也在装袋子。我一看三人中正好有方才用中文问猪尾多少钱的那个女孩儿,心想着她可能刚来还不会说日语。没想到她却用流畅的日语对身边两个朋友说“那个卖肉的家伙特讨厌!还以为我不会说日语!”……

  
这情景真是让我泛起了糊涂。一个买肉的和一个卖肉的,就为着简单的一句话怎么就能搞得像冻在透明袋里的猪大肠一样交错别扭?

  
看一下表,免费停车时间还有30分钟,就买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坐进“李氏豆腐脑”家的简易棚。来这里不吃上这两样就觉得枉来一趟。对面坐着两个女同胞和一个小男孩儿。男孩儿坐在中间,两边大人轮流往他嘴里送吃的,他左扭一下头右扭一下头半推半就,不是不吃是故意调皮。孩子右边女人说“就他一个惯得可捣蛋了,等我肚里这个生出来他就老实了。”左边女人就说“是!一个孩子就这玩意儿!”孩子伸出小手,从顾客用的餐具盒子里拿出一个一次性塑料勺,自己盛豆腐脑吃,吃了一口,就“啪”一声把用过的勺子又丢进盒子里。他妈妈忙把脏勺取出来,说“欸呀妈呀,儿子这样不行!”“来,儿子,再吃一口!”她很年轻,但是做妈妈做得已经十分娴熟周到。一边打理孩子吃一边催说着“大姐你别管他你吃。快让大姨好好吃!”

  
听她们的口音,知道是东北人。我问“你们从哪儿来?”大姨说“黑龙江。”我想会不会也是方正县来的,就追问一句“黑龙江什么地方?”男孩儿妈妈清脆地说“哈尔滨!”。我便无话。心中生出一层无由的落寞。哈尔滨是那么摩登的一个大都会,来自哈尔滨的人不会是这样的乡土味浓厚。八十年代上半的一个春天,路过哈尔滨在一家小店吃饭,旁边坐着两个老头盯着我看一会儿就开始议论“这姑娘的一身打扮就得几百。”其中一人干脆直问“姑娘这双鞋多少钱?”“70元”。那是一双深红色中腰高跟皮鞋。然后那两人继续感慨着哈市女孩子的时尚费用。

  
眼前这两个女同胞发型一样,把黑黑的头发紧箍成一个马尾搭在脑后,上面还饰着一个镶假钻石的发卡。大姐的肤色至少有过10年烈日下干农活儿的紫外线渗透痕迹。妈妈还年轻,皮肤上看不出城乡差别,但是她只把孩子叫“儿子”而不叫名字的习惯鲜明证实着乡村文化的世袭。

  
这种话语特征是刻写在中国乡村生活中的文化符号。100多年前美国的史密斯在中国农村传教兼民俗考察多年,归美后写出了《中国人气质》(Chinese Characteristics 1890。1991年至2001年间在国内先后有5种中文译本。)该书中有专章论及中国人国民性特征中的“不精确”和“愚蒙混沌”,其中就有彼此相称不用名字而用家庭角色的事例。比如一个成年女人就有好几个名称,谁谁媳妇、二黑他娘、没孩子的就叫二黑他三婶等等。

  
我眼前这三个人就证实着史密斯对我中国人特征的经典归纳。刚看这本书的时候,我还以为那样的情景只有在村庄里才有,没想到远离村庄跨越国境后依然不变。心想不得不佩服史密斯的观察之切骨。这样的小节不被外国人归结出来,我们自己是无论如何不会把它上升到国民特征层次上来认识。国民性究竟是什么,似乎一言难尽。是否就是一个民族不受地域限制年代限制世代随身伴有的说不清道不明而又无所不在的一些东西呢。

  
口里吃着油条豆腐脑,脑子却这样上下纵横着史密斯二黑娘国民性之类。嘴里索然无味。大姨叹气说“我儿子咋整?接回来吧我天天干活儿带不了,俺家老太太也帮不上忙;不接吧放那边儿又惦记……”我知道她说的“活儿”是指工作“那边儿”指国内。心下想这样两个不象读书人的乡村姐妹能双双来日本,一定是当年日本战争遗孤的混血后裔。就问“你们是日本遗孤后裔吗?”妈妈说“不是。我们是结婚来的。”“那么孩子爸爸是日本人?”“对。”我恍惚着做出笑容,说“是吗?”。

  
孩子看上去有3、4岁了,说明她们已经嫁过来至少4年多。昨晚电视报道一个来自中国黑龙江的妻子因杀人未遂罪遭到逮捕。妻子33岁,已加入日本国籍。丈夫是54岁的日本农民。二人于1994年由婚介所介绍结婚。03年,该妻子用开水浇烫丈夫造成严重烫伤住院达数月,住院期间在一个结识的患者日本妻子手中搞到因苏林(insulin),04年4月将大量因苏林注射进丈夫体内,其丈夫至今昏迷不醒。伤害罪之外,她还有一项95年放火烧死公婆的嫌疑。烧死后的尸体上验出明显外伤痕迹,她是火灾第一发现人和报案人。

  
上个月在滋贺县发生中国妻子白昼杀死两个日本5岁儿童事件。这两件事加起来无法让人只单纯看作中国妻子如何残忍,我宁愿理解成她们是如何不幸。据报道,犯伤害罪的妻子给丈夫加了高额生命保险,保险金领取人名义是她本人。04年7月她离开丈夫到东京独自开起一家游乐店,两个儿子寄养在中国。

  
假如她们不进入涉外婚姻,是否就不会变得这样不能自控?日本的庞大中国妻子队伍中,婚姻和谐度指数究竟有多少?我也知道几家日夫中妻或日妻中夫的夫妇,他们都生活得很正常美满。但都不是婚介所介绍而是自然相识走进一个家门的。附近一家邻居也是中国妻子,她对我说是别人介绍认识的日本丈夫。跟她相识在超市,一次我和另一同胞女友边选购边聊天,她就过来问“你们是中国人?”就认识了。他们有两个还很小的女儿,她还曾带她丈夫到我家来过,那人看上去沉默寡语,对中国小媳妇言听计从着。能到中国去征婚的人老实厚道偏高龄者居多。

  
出国留学出国打工出国访问出国考察出国旅行……。“出国”后面这一系列的出国目的都容易理解,唯独这个“出国嫁人”或者“嫁人出国”令人费解。过去说嫁汉吃饭,现在的中国即使不嫁汉也吃得上饭,这样跨越国界语界的千山万水实在需要相当的勇气。勇气之外还需要压到一切障碍的混沌欲望来唤起盲动的行动魄力。各种各样的欲求想象中,不知道爱情欲求能占多大比例。或许那些豁出去嫁的人也没想过这么多,认为嫁谁不是嫁,即出嫁又出国,未赌即赢。值得很。

  
去年,我介绍一个21岁的中国男生来日本留学,来不久就被同校一个日本女生追得昏天黑地,现在他们已经是举校皆知的恋人。但是连校部事务室的教务人员都知道那个日本女孩儿由单相思到相恋的过程,她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个语言半通异国男生的倾倒。仰着脸凝视高个子他的双眼充溢着春水一样的温柔和陶醉。前天,那个男生在驾驶学校打来电话,说“老师啊,我和那个小日本在驾校呢,我想考执照,学费分期付款,你能不能给我当一下担保人?”他跟中国人说话时就把女友称作“小日本”,语调从容温情。前几年,也曾有一个我认识的中国男生,打工读书积劳成疾因病住院,负责看护他的护士几天里就爱这个患者爱得不能自制,男生出院回国后她居然追到了男生家乡……。这样的日本女孩和外嫁中国新娘不同的地方,她们的动力不是嫁而是喜爱,她感觉到了她的爱情就在这个从天而降的人身上,根本联想不到喜爱和婚嫁的利害关系。

  
不知道有多少中国女子流失到海外做妻子,什么时候外国女人也像她们这样成群结队愿意离开祖国嫁到中国大陆去,很多方面我们就可以跟那些农民到中国征妻的国家平起平坐,再不用喊着“振兴中华”自勉自励了。国家兴衰匹夫有责,客观上有改变命运契机可能的女匹夫则有择。使自己活得幸福是本能愿望也是自我责任。能实现这一愿望者靠能力也靠运气。能力强品格优秀者不仅使自己幸福还能使与己相关的人也幸福,此为健全理想人生。中国男子,拜托加油啊。

  
王昭君貌美沉鱼落雁,却毅然远嫁塞外。可人家嫁的是单于而非牧民,否则,纵然品格清高,恐怕宁愿在宫中埋名掩面也不肯出宫入塞。眼下的女子择偶规则,有点像私下交易在银行大厅角落里的炒汇生意,出低入高在差值中获益。青春女孩儿嫁有钱半叟,乡下姑娘嫁外国农民。同样是农民身份,但老公是外国人。更惨的情况是有的日本农民老公竟也是从中国回来的遗孤二世,回来几年办利索国籍归化手续刚会用夹杂着中国东北乡音的日语说“我是日本人”就去中国征婚。我在飞机上就看见过这样的一对,半叟紧握着红皮日本护照,崭新的西服肩上斜挎着大背包。身边皮肤白净的中国妻子看得出是个涵养不低的城市女性,她看也不看他一眼,一路上面无表情。我在她的凛然沉默里似乎读出这样一句话:我虽然嫁错了人但没嫁错国……。

  
祝愿那些国际新娘幸福美满。

  
买回一堆肉蔬食材,也带回一堆乡情繁绪。进麦当劳要一杯咖啡两个苹果排,手机显示时间10:45。想起上次停车超时10分钟被收取1千日元,就斤斤计较着打定主意在停车卡上写的10:55准时出车——不超时1分钟也决不浪费一分钟。打开引擎时10:54,想等着保安过来check时间好好气他一下,却无人过来。再看周围,已经没有穿制服的保安身影。有点失落着开出麦当劳,才见早市边上的警察也开始警心涣散,一个女警察和一个男警察站在那里聊天。只有警车上的红灯象雷达一样闪转着。早市摊主开始装箱撤货,马路边有十几台掀着后门的中型面包车,男人搬着箱子,女人打着伞。(060312)

  
补记:回到家整理完各种鱼肉蔬菜要做饭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一小把青泠泠的香菜。明明是选进筐里的。也许是忘了装进袋子,也许是掉进了自己车里……。自问:下着雨大老远的去干什么的?不就是想象着香菜尖椒才去的吗?又没人让你去采访国际婚姻现状。庸人自扰。找不到香菜的主妇一时间烦躁起来。

  




 回复[1]: 最近看到报道说是要取缔了 陈某 (2006-08-23 17:50:14)  
 
  一下子没找到

 回复[3]: 找到两篇报道 陈某 (2006-08-24 10:53:50)  
 
  

  
http://news.chinesewings.com/cgi-bin/site/i.cgi?id=20060805095335580

  
日本警察全副武装 强力取缔大阪中国人早市

  
(华翼新闻 - 国际新闻) 2006-08-05

  
7月30日早上六点左右,日本《关西华文时报》记者接到了好几个在大阪中国人早市上摆摊的商户的紧急电话,他们急切地告诉日本《关西华文时报》记者:“今天早晨突然来的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日本警察,对早市进行了严厉的取缔行动,有很多占道路摆摊的中国人被驱散,还有的卖电话卡的中国人被日本警察请上警车盘查是不是在卖假卡,以前日本警察每次都来早市,但是没有一次动真格的,这次看来真是动真格的了。”来电话的早市业户纷纷反映:由于日本警察的突然行动,导致很多精心制作的猪肉熟食和豆腐脑等小吃只能带回家喂狗,不但经济损失巨大,而且对以后早市的发展抱有疑虑。大阪中国人早市是在大阪的中国东北人自发成立的,主要是每周日贩卖中国人自产的香菜和猪头肉和油条以及豆腐脑等中国小吃,一般每周日有3千到5千中国人来此买东西和逛早市。

  
在这次日本警方大行动的前夕,日本主流电视台日本电视台在专题节目中对大阪中国人早市进行了集中曝光:从现场画面中暴露了早市中的各种违法事实:比如偷税漏税,没有食品卫生检查贩卖熟食,违法贩卖假名牌包和盗版音像制品,以及无许可证贩卖烟酒等;还有随地大小便,不顾当地居民的抗议在附近占道摆摊,并对当地居民进行威胁等;另外最严重的违章停车,在目前日本大力打击违章停车的时候,大阪中国人早市的违章停车却愈演愈烈。这些画面的播出,无疑加剧了大阪市民和政府对大阪中国人早市反感的程度。

  
无庸置疑,日本电视台播放的画面都是事实,因为日本电视台进行拍摄的时候,日本《关西华文时报》记者恰巧在早市现场,那是7月16日早上,因为以前很多日本主流媒体都在日本《关西华文时报》记者的协助下从正面为主采访报道过早市,所以很多中国人业户热情地接受日本电视台记者的采访,当时一位业户兴奋地告诉电视台记者:“一个早晨卖中国食品最少能赚4万日元。”于是有了收入,而没有按章纳税的问题被日本电视台在节目中提出了。本报编辑部认为:尽管早市有种种问题,但是绝对不能忽视早市有丰富关西中国人生活,促进当地中国人交流的好的功能。专门为日本《关西华文时报》在早市发放报纸的日本友人渡边先生在接受日本电视台镜头采访的时候,就提到了早市促进关西中国人信息文化交流的功能。

  
其实早在日本《关西华文时报》创刊之时,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编辑部就为大阪中国人早市的健康发展鼓与呼,在2002年的第4期《关西华文时报》上,头版头条发表了东大阪归国者协会会长刘志武为首的16位早市业户亲笔署名的致日本政府的公开信:呼吁日本政府对早市的健康发展给与支持和协助。这封公开信发表后,引起了日本各界的高度重视,2002年11月24日,日本各有关部门组成了联合视察团,大阪市役所的有关负责人西山和东大阪市副议长久保等人现场访问了早市的业户,视察团成员边与中国人业户交谈,边自己出钱买热气腾腾的油条等中国小吃品尝。

  
大阪中国人早市浓厚的中国气氛深深地感动了日本考场团的领导,随后日本考场团的领导与早市业户在东大阪鸿池的市役所文化中心进行了座谈会,在座谈会上有关人士提出了把早市搬到东大阪,有东大阪市提供合法的场地,逐步把中国人早市建设成为包括在日韩国人和越南人经营的各国风味小吃的亚洲村。据了解这一建议得到了日本官方特别是东大阪市政府的积极响应,并打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场地让中国人业户使用。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东大阪市政府的好意被部分中国人业户拒绝了,于是大阪中国人早市只好继续在违法的边缘上生存喘息。

  

 回复[4]: 中新网的 陈某 (2006-08-24 10:56:53)  
 
  http://news3.xinhuanet.com/overseas/2006-08/04/content_4919349.htm

  
日本警察取缔大阪中国人早市 商户担忧“钱”图

  
据日本《关西华文时报》报道,大阪警察7月30日对多处中国人早市进行了严厉的取缔行动,很多占道摆摊的中国人被驱散,就连卖电话卡的人也被请上警车盘查。

  
“以前日本警察每次都来早市,但是没有一次动真格的,这次看来真是动真格的了。”业户们说。

  
早市业户纷纷反映,由于日本警察的突然行动,不但经济损失巨大,而且对以后早市的发展抱有疑虑。

  
大阪中国人早市是当地的中国东北人自发成立的,主要是每周日贩卖中国人自产的香菜和猪头肉和油条以及豆腐脑等中国小吃,一般每周日有三千到五千中国人来此买东西和逛早市。

  
在这次日本警方大行动的前夕,日本主流电视台日本电视台在专题节目中对大阪中国人早市进行了集中曝光,这无疑加剧了大阪市民和政府对大阪中国人早市反感的程度。

  
尽管早市有种种问题,但是绝对不能忽视早市有丰富关西中国人生活,促进当地中国人交流的好的功能。当地人渡边先生在接受日本电视台镜头采访的时候,就提到了早市促进关西中国人信息文化交流的功能。

  
事实上,早在2002年的当地华文报纸上,就曾发表了东大阪归国者协会会长刘志武为首的16位早市业户亲笔署名的致日本政府的公开信,呼吁日本政府对早市的健康发展给与支持和协助。

  
这封公开信发表后,引起了日本各界的高度重视,2002年11月24日,日本各有关部门组成了联合视察团,大阪市役所的有关负责人西山和东大阪市副议长久保等人现场访问了早市的业户,视察团成员边与中国人业户交谈,边自己出钱买热气腾腾的油条等中国小吃品尝。

  
大阪中国人早市浓厚的中国气氛深深地感动了日本考场团的领导,随后日本考场团的领导与早市业户在东大阪鸿池的市役所文化中心进行了座谈会,在座谈会上有关人士提出了把早市搬到东大阪,由东大阪市提供合法的场地,逐步把中国人早市建设成为包括在日韩国人和越南人经营的各国风味小吃的亚洲村。

  
据了解,这一建议得到了日本官方特别是东大阪市政府的积极响应,并打算提供场地让商户使用。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东大阪市政府的好意被部分商户拒绝了,于是大阪中国人早市只好继续在违法的边缘上生存喘息。(中新网8月4日电/记者 丛中笑)

  


  

 回复[6]:  陈梅林 (2006-08-24 18:30:22)  
 
  如果管理得当,还是有存在的可能。

 回复[7]:  莫邦富 (2006-09-23 02:14:50)  
 
  写得真好!有临场感!10月初或11月份,我会去大阪开会和演讲,如果这个早市还存在,我想去采访。

  
顺便提一句,日本的国际婚姻比率是每12对新婚者中,有一对是国际鸳鸯。供参考。

 回复[8]:  陈梅林 (2006-09-23 11:49:19)  
 
  莫先生帮着呼吁一下吧。

 回复[9]:  雪非雪 (2006-09-23 12:16:35)  
 
  多谢莫先生阅读并提供“国际鸳鸯”比率信息。希望先生来阪时能在这里发个通知,届时前往听讲演。

 回复[10]:  流光飞舞 (2006-09-24 14:39:13)  
 
  不好意思啊。请问现在那里还有没有早市啊?如果有的话可不可以请教一下地址啊?尽管我家离大阪很远,可想着反正打算去中文书店买书那顺便去早市感觉也许会很不错吧。拜托拜托

  

 回复[11]: 流光飞舞你好 雪非雪 (2006-09-24 15:47:40)  
 
  

  


  
找到上面这个地图中的麦当劳就找到了华人早市。看最近的华文报,早市似还在继续营业。每周日早6点到11点左右。

  
…………………………………………

  
电车:大阪地铁鹤见绿地线终点站,站名好象叫“东门真”,步行10余分。

  
汽车:2号线(近几高速下面普通道)南北线与大阪奈良线交叉点。麦当劳在2号线西侧。

  
--------

  
祝你到日找到。

  

 回复[12]: 多谢阿 流光飞舞 (2006-09-26 00:01:31)  
 
  真是太谢谢了。您说得这么清楚。真得非常感谢。我已将地址记到手帐里了

  


  

 回复[13]: 想去那个早市看看 莫邦富 (2006-11-08 00:23:05)  
 
  雪桑

  
我14日傍晚到大阪,第2天早上可以由自己支配一部分时间。想去你说的那个早市看看。那儿你有认识人么?如果你有空,不妨一起去看看?我住大阪リーガロイヤル,靠近大阪国际会议场,去那儿方便么?请指教。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1-08 01:12:02)  
 
  莫先生好。欢迎来大阪。

  
早市没有我认识的人,大多都是同胞,去了就都自来熟了。我也好几个月没去了,应该还照常营业。据说前段时间的取缔给一些摊主造成很大损失,具体情况不清楚。从那个会场去的话要换一次地铁,并且两边都离车站步行10—20分钟左右。若能为莫先生案内,不胜荣幸。我这里离国际会议场不太远。如果需要进一步的详细信息,可以拜托斑竹陈大人。

 回复[15]: 紧急通知 雪非雪 (2006-11-08 08:00:17)  
 
  上文:“这个只有星期天上午开市的华人早市风雨不误。”

  
莫先生:

  
遗憾,11月15日不是星期日,所以不开市。昨天回上贴时看一眼旁边一个小挂历,15号正好是星期日(2006年10月)……

  
如果莫先生能赶在某个星期日在大阪的话,就可以到那里去用早餐了。

  

 回复[16]:  志村犬 (2007-01-11 17:18:33)  
 
  原来雪非雪也在大阪啊

  
东大阪市场现在还开着

  
我去那里就只为吃豆腐脑

  
现在只剩下一家了,还是这家大娘做的最好吃,平时也总上她那买

  
那附近就是鸿池了,住那里的方正人还真不少,全是残留孤儿的后代

  
我星期天常去那里,说不定能碰上呢呵呵

 回复[17]:  雪非雪 (2007-01-11 22:45:48)  
 
  看来志村犬对早市比较了解,我去的次数不多,几个月一次。你说的那位大娘是“李家豆腐脑”吗?我在她家吃过,量大,每次只买100日元的,让盛半碗,可是她总是给大半碗,结果还是剩。

  
哪天真碰上了,拜托关照

  
可是,怎么知道你是你我是我呢

 回复[18]:  志村犬 (2007-01-12 03:56:55)  
 
  现在就她一家了,就是李家豆腐.

  
有卖半碗的吗?我每次自己吃一碗给我小孩吃一碗,每碗200啊.以后我学你,付300吃一碗半,小孩总剩.

  
天哪,你不知道这里有你的明星照啊?

  

 回复[19]:  志村犬 (2007-01-12 04:01:33)  
 
  再问雪大姐一句,您认识唐辛子吧?怎么没看到她的文章呢?只有她照片.

  
今天我对着她照片发呆了

 回复[20]:  雪非雪 (2007-01-12 12:51:50)  
 
  志村犬,你真有精神,早上4点还在镜子上

  
唐辛子的文章在这里:

  
http://www.dongyangjing.com/list1.cgi?zno=10021

  
天哪,我也才发现,辛子的文章不见了……

 回复[21]:  taya (2007-01-12 14:31:03)  
 
  怎么了,辛子姐跟谁吵架了?

 回复[22]:  唐辛子 (2007-01-12 16:03:37)  
 
  回复[21]: taya (2007-01-12 14:31:03)

  
怎么了,辛子姐跟谁吵架了?

  
------------------------------------

  
TAYA:没和谁吵架,懒得将自己的东西摆在公共场所,就删除了。

 回复[23]:  taya (2007-01-12 16:05:40)  
 
  可惜了,镜子缺了一个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