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01 08:44:27 阅读人次:2952 回复数:0)

  

  
今年的圣诞节是星期天,正赶上东大阪的华人早市开市,便与同胞S女士同去赶集。

  
这个自发性的华人早市始于10年前,据我家只有20多公里,自今春以来大致每月去上1次。早市没有自己的店铺场地,就是在大阪府2号线侧道旁就地摆摊而已。大约有几十家摊主,主要以食物商品为主。民以食为天。在日本的超市里买不到的华人口味材料这里应有尽有,日本超市有的东西这里则价廉物美。比如,中国人习惯吃带皮猪肉,而日本超市里根本没有带皮肉,消费者是不曾看到过猪肉的皮是什么样的,更不用说其吃法。在他们看来,切好的鲜肉是食品,带皮的猪则是动物,类似的概念。早市上大概有5家卖各部位猪肉猪骨和内脏的摊主,不知他们从哪里批发得来,总之不会是进口日本来的。骨肉干净新鲜,平均80到90日元100克,相当于人民币30元1斤,这几乎是日本超市去皮肉价格的70%。最主要的是这里有而别处无。

  
第一次去时一边问价购买一边觉得心中发热。对这些热情摊主深怀感激,为他们的勤奋努力而感动。那些摆在地面和各式桌架纸箱上的商品样样都是乡情美味。干豆腐、豆腐脑、豆浆、现炸油条、麻花、烧饼、香菜、东北芹菜、豆角、翠花酸菜、榨菜、芥菜咸菜、腐竹、葵花子、花生米、腐乳、臭豆腐、老干马辣酱、火锅材料、熏肚熏蹄、猪头猪尾、白鸡乌鸡、蘑菇木耳、花椒大料五香粉。此外还有国际电话卡、国产DVD、VCD、CD碟、录像带、武侠小说、各式华文报……以及过来说“一起学习学习吧”免费送到手的宗教宣传小册子。我的购买欲远不如观看体验欲望来得生动强烈。看着什么就问一下“多少钱?”以至于卖主往往用日语回答我把我当成日本人。环顾周围才发现真正地道的华人买卖语言用的不是中文课本上的“多少钱?”,而是买主问“这个500仨拿不拿?”店主妻子会看着丈夫小声说“拿吧”丈夫则“不拿不拿!”脱口而出。

  
上个月在“李氏豆腐脑”摊上吃豆腐脑时,对面三个日本女孩见我往碗里加一匙辣椒,她们也加进碗里去。我问她们不怕辣吗?她们吃一口说“好吃!”。跟她们聊起来知道她们其中两个是大学中文专业毕业,能说几句简单的中文。其中一个在附近的小学担任中国学生的日语教师。她对中国孩子和中国食物热情非凡,甚至跟我聊起中国家长与日本家长对子女教育及对学校态度的不同。她说这里摆摊的人就有学生家长。问她们毕业于哪家大学时吃了一惊,居然是我丈夫所在的学校并且就是他教过的学生。而且曾经到中国我的母校留学1年,于是,话题比1碗豆腐脑的时间长出许多。

  
有一次,一个日本警察站在卖电影碟的年轻摊主身边,和气地说“你这些碟都是盗版,是非法的。请你离开。”店主就是不予理睬,跟顾客只说中文。我觉得光景可笑,就站在一旁观看。警察也是年轻人,个头比摊主矮出许多,挎着手枪,夹着一个大文件夹子。摊主一头时髦黄发,戴着粗大的金项链。矮个子警察不断嘟囔说“你懂日语,对不对?”黄发青年不语。警察接着说“你懂日语。就是不说,对不对?你是装不懂。”黄发青年生意照做,顾客也对警察视而不见。只有我觉得好玩儿想看个究竟。这样持续了有20分钟,摊主可能实在觉得这个警察碍事,就用日语说“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走!”警察就说“那你什么时候走?”“马上走。”“那你现在就走!”摊主生意照旧。警察就用商量一般地口吻说“那我在这里等着,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我站在一边笑起来。恐怕哪里也找不到这么和谐的警民关系。一圈采购回来,看警察不在了,我问黄发青年说“他走了?”青年若无其事地说“走了。”生意照做。

  
有时,会看见70多岁的日本老人手持油条端着豆腐脑感慨说“这地方简直难以想象是日本”。这里的摊主大多以家庭为单位,甚至祖孙三代全体出市。他们普通话东北话日本话兼通,当然最地道的是乡音东北土话。这些人里很多是当年的日本遗孤或其子女子孙。拿着日本国籍做着面向华人顾客的个体生意。在秩序严谨法规严格的日本,能够得以无场地无纳税地做生意简直是奇迹。从前,每周在这条路上开车过时看见路旁有中文写成的“禁止路面摆摊”的牌子感到不可思议,原来是警察写给这些摊主的形式禁令。这里地处两市交界处,两市政府都采取睁眼闭眼的含糊态度,加之当地商会互助部门因借此受到利于搞活本地经济的良性刺激,不仅不出面干涉,附近的超市和批发市场也跟着每星期天早上6点就开门营业。

  
这里没有专用停车场,来客又大多用自家车。沿途站着十几名警察禁止路面停车。违者当即罚款。那情景非常怪异特殊,荷枪实弹的日本警察就像是这个华人早市的卫兵,拉开阵势护卫着长达200米的熙攘市容。旁边一家车位宽敞的麦当劳雇用两个保安,站在那里给每位车主发一张卡片,详细说明在麦当劳消费饮料可停车30分钟,店内用餐则1小时。麦当劳店里往往会看见桌上摆一个汉堡包手持油条吃豆腐脑的同胞。几乎一大半人出车直奔早市,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走进麦当劳消费几百日元堂皇走出来。一次,我喝了一杯咖啡要出车时被保安拦住要求交停车费1千日元,因为一杯咖啡只可停车半小时,而我的时间已经1小时。我说那我再进去买东西,保安说不可以。“为什么不可以?我消费自由!”他说“那你去问麦当劳经理。”我进去又买一个苹果排,店员在我的卡上“店内用餐”处画了圈。出来示于保安,他气得双唇发抖还得鞠着躬说“谢谢光临!”。

  
今天的情况则不同,我和S女士离开麦当劳时已超过1小时10分钟,保安拦住执意要求交钱。S女士在国内是英语教师,又在日本有长年的公司工作经验,伶牙俐齿,执口交涉。强调说你们没有明文规定为什么要求麦当老顾客交停车费?保安说不过她就把上司找来,上司问“你们是不是去了市场购物?”我说“是”。“那就要按规定时间交费。”我觉得争吵会给华人早市抹黑,毕竟这里是日本社会,任何争执纠纷都是会归在华人与日本这个层次上。于是把钱交给保安,并要求开收据。保安去店里拿出麦当劳的收据,内容一栏手写着“停车费”。S女士忿忿不公,对保安大声说“你们这样的口头规定是不合法的,哪里有这样的明文规定?麦当劳厂家从来不收停车费!”她说的是有道理的,如果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完全可以把这件事说清楚,麦当劳没有任何理由征收停车费。可是毕竟我们不是来消费麦当劳而是来逛早市的,这是良心事实。再说,保安一大早站在冬天的早晨眼看着中国人一家一群兴致勃勃大模大样开着各式日本车说着各式中国话出出进进,本来就一肚子的不平衡,算了。他还可怜巴巴地说“我这是工作,不按规定收费会被解雇”什么的。

  
日本的规矩,对华人来说就像橡皮筋,形状稳定性能完好,日本人自觉地遵守在它的规定范围内。而华人会聪明地时不时借用它的弹性以求方便,只要不至于把它拉断惹祸生非,就会获得一些较之中国社会和日本人民更为安然的宽松。比如开车行走,前面右转弯路口塞车,要右转的车就都自觉地跟在后面排长队,其实旁边的直行道畅通无阻,这时便可以借用这个方便直奔前途,在接近禁止并线标志前再加进右转道会节约一段时间。绝不会有人前来阻拦,因为这样做没有越法,只是跟其他车辆的做法不同而已。如果大家都这样做,必将造成两线并堵。

  
近年来,中国矿难此起彼伏,让人觉得中国人的生命廉价而卑微。这里的华人早市上沸扬着的华语和浓厚的市井味道,涌动着中国人求生欲的顽强。是多灾多难造就了这一民族坚毅异常的生命力。如果没有半个多世纪以前的日本侵华,也不会有日本遗孤及其子孙这一奇异的中日血肉相连的群体。当年,被日军丢弃在中国大陆的日本遗孤幸存者,在中国获得生命的延续,这种延续使得他们血液里注入了中华民族的生命毅力。这个日本警察维护下的华人早市,像一面记录那场战争的旗帜,讲解着历史的来龙去脉。令智者痛苦难堪。(2005年12月27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