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绿色黄金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09 20:56:31 阅读人次:1545 回复数:14)

  5月连休,去参加了野外家庭营(Family camp),跟一些带小孩的家庭过了一个日本儿童节。

  
营地地处兵库县北部缓坡林中,占地面积8万余平方米,建筑物总面积4700平方米。该营地作为大学附属设施设立于1955年,向家属开放的Family camp始于1984年。运营特征是由该校经过集训的学生志愿者主持,从内容安排到协助餐饮,每个环节都有学生指导员陪同向导。来这里做キャンプリーダ的学生,需要接受短期训练后取得“紧急救护”资格。该设施属非赢利性质,学生做义工期间,免费享受食宿及往返交通费,此外有一点衣物破损费补助,无时间劳动报酬。

  
…………………………………………………………

  
第一天

  


  
上午10点半,到达营地集合。开营仪式在林间小广场举行。15个家庭来自各地,50多人中有20多个是十二、三岁以下的孩子。大学生先教大家练习唱营歌《山之家》,女学生拉手风琴伴奏,另外两个学生手持比报纸大的歌词歌谱面向大家领唱。

  


  
会唱之后,全体起立,脱帽正姿。面向旗杆,唱着歌对升旗仪式行注目礼。“谁想升鲤鱼旗?”“我!”“我!”小孩子们都高举起手跑去跟大学生哥哥姐姐一起升旗。歌声中,一组大大小小的彩鲤鱼迎风飘游而上,小孩子们的心飞扬起来。“青い空に、僕らの夢を……”——旋律正悠扬豪迈,却见一个小小男孩从升旗队伍里跑回来,小嘴儿歪撇着扑到爸爸肩上,大泪珠扑扑往外掉。他个子太小,没够到升旗的拉绳。

  


  


  


  
自由活动时间里,孩子们拿虫网去捉虫,也有去池边找雨蛙的。大人去享受松叶“足湯”(足浴)或者去林间散步。我去树中闲走,有标志有踏痕的地方,都想走进去看看。这是一个有围栏的封闭营地,可是,树荫下向里面看,就觉得那里象藏着神秘和原始,不由自主地一步步往深处迈。每一个不经意的移动,都能听到脚下的悉嗦声。平时,匆匆忙忙走得踉跄,却不曾意识到脚下有声音,莫非整日的腾云驾雾了不成?

  
阳光从上面漫下来,被枝叶一层又一层吸去能量,好歹能落到地面的,已是精疲力尽,似光非光。绿风轻拂,树香静溢。林荫覆盖着林荫,如同身临看得见颜色的夜。那些嘈杂纷忙的白日,一瞬间成了隔世的虚拟。树与树影相依相叠,像游在水中的梦,辨不清界限。每一片叶子都有气韵。被春天包容在新绿里,愉悦从心底舒展开来。心,与季节一样自然从容。

  
近5点,开始分组架炉子,添炭。晚餐是BBQ。每个环节都重新组班,两天下来,所有家庭之间基本上都有过了几个回合的对话。营地备有大量的BBQ用具和燃料,食材也已给备好,各班一大筐。牛肉海鲜蔬菜样样俱全。饭后的熄火清扫工作各自负责,男人搬炉具洗架子刷铁板,女人和孩子们洗碗擦杯子。没人组织,但秩序井然。看上去,劳动起来也跟玩儿一样快活。

  


  


  


  


  
全部回复原状之后,各家回自己木屋(Cabin)休息或更衣,或去活动室打球。二层木屋大约有20几座,每家分得一栋,阔绰得心花内放。各栋房分别隐在树荫里,景观各异。入浴后,取来放着各木屋字母番号的床单枕套。一打打熨烫得平整如纸的雪白,作为半自助性野外宿营,够奢华。

  
天黑以后,孩子们手持电筒跟着指导员去林中探险。大人围着篝火,喝鸡尾酒。宿营地常驻营长,看上去60岁前后的样子,和蔼沉稳的绅士风格。他手持酒杯,扳着手指,提议大家搞一个“找朋友约会”游戏。五个手指分别是周一到周五,各自找伴侣约会。谁先约满谁人气。一个多小时下来,参加宿营的成人彼此之间,一半以上都有了单独聊天的机会。参加者中有一个30几岁的美国爸爸,此外还有我们几个不止30几岁的中国人。这几个外国人人气比较高,转转身的功夫就都搞定了约会对象。约会游戏使大家相互知道了各自职业以及个人兴趣,从工薪层到大学教师到业余为该营地烧炭的个体老板,等等。

  


  




 回复[1]: 第二天 雪非雪 (2008-01-14 20:24:02)  
 
  老天作美,按照天气预报本该5号下的雨延到6号下。早上7点,一推门,已有大学生指导员等在门前,手里拿着如数雨伞。早餐在可容纳200多人的食堂吃。饭后,到一个纪念馆做手工。

  
帐篷型的小纪念馆,是为纪念一个学生时代曾在这里做过义工就职后任飞行员丧身空难的老毕业生而建。灰色金属屋顶,令人联想到机体。工房里面,有各种木工道具油漆和营地木材。日本的年轻爸爸妈妈们,似乎个个都是手工匠人,能画能锯。大家创作出各种油画拼图作品,令人赞羡不已。为了这个小纪念馆的纪念,也为了这次活动的纪念,我的手工简单明晰,把一块小木板用砂纸打磨一番之后,用绿油漆写上“纪念”两字。

  


  


  


  
之后,打扫各自房屋卫生。撤床单,叠被子。吸尘。冲洗卫生间地面。将垃圾分类后送到指定地点。午饭是日式定食,学生们在屋檐下架起几个小火炉烤鱼、烧酱汤,雨在他们身后下得淅淅沥沥。

  
饭后毕营式,面对营旗唱《山之家》。就该活动分别谈几句感想,大人孩子相互告别。汽车在十几名学生指导员的夹道欢送中,下山离开营地。回头看站在雨中的学生们,两天来的种种场面叠映出来,再次叹服日本人尽职尽责善于协调的团队精神。

  
在日本的十多年中,有了许多与人与自然的相遇。感谢日本。也感谢命运。这一春的新绿,弥补了许多年忘记了季节的空白。铺在记忆里作底色,且让这清新去中和那些难免会压进来的不如意。

  
离开山林,疲惫与困倦一涌而至。进入昏昏然。木屋。树影。童音。笑脸。蛙鸣。吃饭。劳动。篝火。鸡尾酒。大学生。虫走虫飞。“青い空……”。

  
回到家,先脱下湿了的袜子漂白。饭后急速赴睡。一合眼,又回到林间,梦也被染成了绿色。(20070508)

  
………………………………………………………………………………

  
* 发出申请参加宿营邮件后,收到回信。信封中有两天的日程安排、作息时间等等。注意事项中,包括带雨具、常用药、手电筒和健康保险证的复印件。

  


  


  

 回复[2]:  lego (2007-05-09 22:17:33)  
 
  好文好图。回想起在青森的camp.

 回复[3]: 纪念 游人 (2007-05-09 22:25:22)  
 
  光看照片还以为是哪家料理店的招牌呢

 回复[4]: lego 雪非雪 (2008-01-13 04:05:38)  
 
  谢谢你。

  
你在青森吗?

 回复[5]:  lego (2007-05-10 11:29:37)  
 
  不,我在青森的三泽住过。那里也很好,只是气候怪了一点。

 回复[6]:  赏雪斋主 (2007-05-10 12:32:05)  
 
  赏雪啊。好一幅和谐景象。

  

 回复[7]:  蛇 (2007-05-10 12:36:50)  
 
  赏雪斋主 = 赏“雪非雪”= “雪非雪”的粉丝?

 回复[8]: 蛇 雪非雪 (2007-05-10 12:46:57)  
 
  A = a=?

  
非也非也。

  
“赏雪斋主”菜园在先,我刚刚去赏过。

 回复[9]:  蛇 (2007-05-10 13:08:17)  
 
  喔,原来那样!那干脆这样吧: 雪霏々と/賞雪斎を/埋め尽くし  ~~~

 回复[10]: 蛇 雪非雪 (2007-05-10 13:18:26)  
 
  

  
ゆきひひと、しょうせつさいを うめつくし。

  


  
信口出俳~~~哦。

  

 回复[11]:  蛇 (2007-05-11 22:56:22)  
 
  賞雪斎如果是房子的話,加上雪霏々,那就是“房雪霏”了。 ~~~

 回复[12]:  邓星 (2008-01-14 03:04:34)  
 
  非雪你好,拜读。楽しかったね。。。

 回复[13]: 邓星 雪非雪 (2008-01-14 20:42:26)  
 
  谢谢你的花。

  
这些文字兼作给你“还有,黄金周你干些什么?又作什么好吃的了?”(大作《梦兆》4楼)的汇报。记得当时给你写了去宿营的回复,方才查一番却没有,难道根本就没上去吗?记得是按了“提交”的

 回复[14]: 蛇 雪非雪 (2007-05-11 22:58:47)  
 
  蛇へへと/俳句を唱え/敵なし(季語はな~~~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