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日本的张国立迷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1-07 00:24:32 阅读人次:1525 回复数:4)

  

  
植田女士在我家里学中文十几年了。从“你好”开始到现在一起读《史记》原文,她的进步幅度差不多相当于从学前班到研究生毕业。除去上课以外,她还时常跟我家先生去参加旁听与中国相关的专题研究会,之后还会就研究会课题给自己布置作业并认真完成。比如买来高行健《灵山》的中文版和日文版,夜以继日地对照着读什么的。前两年,我们向她介绍了日本的中文电视台,那以后,她便迷上了中国电视剧。

  
来我家上课时,每每是进门第一句话就是“张国立真帅!”。我知道张国立是个演员,是从她这里开始的。说起张国立,她神采飞扬。连张国立的儿子演什么她都知道。还连带着提及纪晓岚什么的,并说到王刚。我不看电视剧,不知道纪晓岚是谁,但还记得王刚《夜幕下的哈尔滨》。我说王刚声音好时,她拍着我喊“是的!我对纪晓岚的声音着迷。”但是马上又会接一句“还是张国立!我为张国立倾倒。” 也不知道张国立什么地方迷住了植田,让她这样专一。去年看《手机》,我第一次看到张国立,那是一个说方言的“厚道”人。没什么地方让我觉得魅力非凡。植田描述的张国立,从个头身材神态声音到角色的性格人格,无一不是理想水准。她对日本女性追韩国男星表示不屑,说那类男明星男人味儿不够。

  


  
我们认识她的时候她已经退休,原来是高中的国语教师。人一旦退休,就成了社会的边缘人,一切由自己打发,打发得好坏全靠自己,外界基本上是不会跟你打什么招呼了。她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了中文学习。我们无约在先,相隔千里之上,一到日本便相遇了。这真是缘分。因此,她常说我真是感激你们,没有中文我就会活不下去,中文是我活着的精神支柱,中文给了我一个巨大的精神世界,《史记》真是太精彩了,读完了我还想读更多的中国好书,我真想长寿,把好书都读完了再死。听她说这些话时,我们心里就会涌出一层感激和欣慰。感激她把数不尽的日本信息日本符号带进我们家,为她从与我们的相遇——中文学习——这个入口自己寻找到一个丰富的精神殿堂而欣慰。跟她在一起,我们没有谁是日本人谁是中国人的意识,她就是植田,我们就是我们。彼此融合在中国和日本里。仿佛跟那些“侵略”“友好”和“反日”什么的无关,尽管这些概念总是我们的讨论话题。

  


  
(插图:迷上中国电视的植田阿姨。by KIKO)

  


  
一年四季里,每个季节她都衣着适时,每星期都是不同的色彩不同的款式。但是,每年的同一季节里,她几乎都是同样的衣着。七、八月份,她总会戴上那顶昭和早期很时尚的宽边丝帽,春秋装则明显看得出七十年代的工整风格,冬天的A字形大衣,则记录着日本二三十年前服装潮流的形影。她的服装似乎过时了,可是文化生活却似乎比我还领先。

  
前一段有一天突然来电话说不能按时上课,说电视深夜重播张国立,她眼睛看坏了,要去医院住院手术。我听了又担心又想笑。为她的眼睛而忧为她情有所钟而悦。手术之后她大为振奋,说医生告诉她了,几年之内可以放心大胆地看电视。

  
我们女儿刚接来的时候还不到五岁,她一见到女儿就会说“啊,真可爱!”,现在女儿十七了,轮到她说植田阿姨可爱。开始的时候,每次见面,她都要跟女儿比身高,现在只能是仰看着她说这孩子是一星期一星期地眼看着长起来的,并且总要拍着女儿肩膀发一番女儿同龄人般的感慨:“我真羡慕你!你看,你有爸爸妈妈照顾你,我却什么都得自己做。”要论年龄,植田比我们女儿的奶奶还大将近十岁,可是她心里给自己的定位好像就只是一个跟年龄无关的自然人。

  
植田终生未嫁。她说在她该找对象的时候,正赶上日本战败男人短缺。但从未见她为此流露出过遗憾。这也许是由于未曾感到有什么寂寞和缺失。看着她的天真单纯和平稳充实,我常想,人对自己“老”的意识是不是来自于生活给安排的辈分升级,做上“妈妈”就有可能升为“奶奶”或“姥姥”,这样升来升去的想不老也得老,不老不像话,不老不成体统。植田女士到最后也是一位女士,顶多是一位阿姨,没有一个非把她推向老人级的固定生活圈。人的活法有千种万种,她给自己选择的这一种也称得上够体面够风流。只要自己不觉得缺少什么,就是健全。凡人大多会习惯性的结成夫妇,再为人父母。一旦造出这些亲缘关系来,就如同凭空给自己添上许多身体以外的器官,虽无肢体相连,却有血肉情感的牵挂。于是人生就会生出许许多多的枝节和波澜,忧也多,喜也多。

  
最近,植田把自己住了几十年的独门独院房卖掉,购置了一套可终生享用的高级老年公寓,正在忙着办各种手续。她说搬家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要处理掉,但是电视是要带上的,那是“我的另一个世界”。 她那份兴奋,就像在给一个将满七岁的孩子办理入学手续,满眼睛里都是对新生活新境界的憧憬。

  


  
(今天植田女士送给我们她自己家院子里的山茶花和腊梅)

  
(今天,我把上面这篇文章的报纸版给她看了。她回家后来电话说“谢谢你!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关心我的存在,我太高兴了!我以为自己就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孤寡老人呢!”我说“我写的都是实事记录而已”,她说“这是我最高兴的地方。这篇文章是我今年得到的最好的礼物。我会好好珍藏,并拿给朋友看。”最后她又加了一句“现在,我更喜欢张国立了!哈哈……”060115追记)

  
…………………………………………

  




 回复[1]:  吴卫建 (2006-11-07 01:10:26)  
 
  飞雪桑,呵呵,大概经我提及,你将此文拿到东洋网上来了吧。哦,与我一样,你也是看了〈手机〉后才知道张国立的呀。

 回复[2]: 非雪,读来很亲切! 孙秀萍 (2006-11-07 01:21:28)  
 
  

  
插图是女儿画的吗?真是太漂亮了,我特喜欢。

  
从中感到天才画家的信息!

  
还有你的插花艺术挺和风滴呢,偶也喜欢,期待着和你见面的时刻。

  
多谢留言。

  
献花给你的文字,插图的小天才,还有那位善良而平凡执着的植田阿姨

 回复[3]: 吴桑好 雪非雪 (2006-11-07 01:45:37)  
 
  谢谢你的提醒啊,的确是这样,你帮我完成了一份搬家任务。张国立,前一段看了一个什么《101个电话》,稀里糊涂的有点像韩剧,张国立导演的片子。也是说方言,好像是哪里的话我忘了,演一个“坏人”。不知道看过没有。

 回复[4]: 秀萍桑 雪非雪 (2006-11-07 20:57:43)  
 
  谢谢你热烈的鲜花。我可以开花店了。

  
这么多花 想不乐都不行了……哈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