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28 18:37:36 阅读人次:2082 回复数:9)

   

  
1995年1月17日。早上5点46分。正在睡梦中。突然被床下什么东西拱起。翻身起来,看见整个房间在晃动,床变成了船。于是惊叫“地震了!”一把拉起身边丈夫要下床。腿还没有迈下床,激烈的晃动又来了。双手匍匐在地板上,口里喊着隔壁房间的孩子,身体却不能动。眼看着电视机上面的小座钟摇晃着落下来。

  
晃动稍稍平息后,我们忙把孩子叫起来。她惊恐着站起身,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地震又来了。7岁的女儿指着从冰箱上下落的东西京呼出一句中国话:“妈妈盆下来了!”。我不知所措。慌说“快,快开电视看是不是地震了!”丈夫说“废话!还用看电视?”打开电视的一瞬间,里面还在播放娱乐节目,但画面马上开始出现雪花斑点,像被电击了一样混乱模糊。斑点过后,画面出现了地震速报的文字新闻。当时没有任何伤亡信息。丈夫找出收音机和手电筒,带我们下楼出门。走到外面,看见旁边的阪奈(大阪奈良之间)公路上排着长长的汽车队,朝向大阪方向的道路左侧,是密密麻麻的红尾灯。天已经开始脱离夜色,路灯还亮着,发出晕黄的光环。

  
7点半,电视上只有关于神户遭遇地震引起严重火灾的报道,没有更详细的内容。把孩子打发去上学,我们各自出门了。我正在驾驶学校学习驾驶,马上就要结业拿正式执照,但这一天却几次出现差错。教练表示理解,他说日本谚语中有个三大恐怖说法——地震、打雷、父亲。地震能引起火灾,所以同样可怕。我的朋友一家住在神户,临出门一直打电话,那边就是没人接。我焦灼不安,因为朋友的孩子才3个月。

  
晚上回到家,电视上的神户已经是一片火海和废墟。朋友在避难所打来电话,大人孩子安全脱险,只是身上擦伤一点皮。他们家放在拉门外面的冰箱冲进客厅,把电视屏撞得粉碎。公寓旁边一些木质平房成了火灾燃料,此刻还在燃烧……

  
我们住在生驹山东麓,此次地震范围恰好到此为止。我感受到的震度在5级左右。5级程度不会造成明显的建筑倒塌。震灾发生4天以后,朋友一家4人并带了他们同公寓的朋友一家3人来到我家。站在我家楼下,他们奇怪地说“你们这里的房子怎么都是直立着的?”他们在满目倒塌和倾斜中生活了4天以后,看见直立的东西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其中一个夫人大衣里面下身只穿着线裤。大人手里拿着蓝色大垃圾袋,里面是这些人准备长期备难的食品——几个包子和几个煮鸡蛋。神户交通瘫痪,寒冬腊月里,他们抱着婴儿从住处避难小学的体育馆步行走到西宫车站,走了20多公里。

  


  
这期间,先后有三家同胞共10口人到我家里避难中转回国。13口人的避难日子,倒也快乐,象共产主义大家庭。房间里到处是尿布和毛巾,4个女人每天议论着吃什么。60几平米的3DK,到处铺着寝具。主人卧室成了母婴专用房间,婴儿父亲也挤在那里,我们夫妇每天等难民都关门入睡之后,在厅中席地就寝。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孩子们玩得心花怒放,临分开问“妈妈什么时候还地震啊?”商女不知亡国恨,幼女不知大人忧。

  


  
聚集在一起的几个夜晚,反复听他们这几天里的历险记。惊恐万状的袭击使他们久久不能安宁。一个夫人几次描述说“唉呀天哪,吓死人!睡着觉就听着地底下从远处跑过来一条地龙,嗒嗒嗒就拱到身底下来了!”她本能地抱起婴儿冲出门外,回头要进屋喊丈夫时,包了铁皮的门被余震卡紧在门框上,怎么也拉不开。英雄的东北妻子一急之下居然把整个门给拉了下来……。

  
其中一个夫人正在留学的妹妹夫妇也住在神户,自从地震发生,一直未能取得联系。夜里,这个姐姐几次起来到厅里打电话,那边却没人接。她在我们身边迈来迈去,听着她的叹息我也久久不能入眠。他们回国后的一天,她妹妹打电话过来,我告诉了她姐姐对她的担心,她却轻松地说“没事儿!我查了报纸上的死亡名单,没有他们名,我就知道肯定在你家呢!”妹妹的话,让我这个间接的姐姐也伤了好一阵心。不过过后想一想,觉得妹妹的做法可以理解。这样巨大的灾难面前,只要知道了亲人还活着,眼下在哪里有又算什么值得关心的大事呢?

  
他们带来的那几个装在垃圾袋里的鸡蛋和包子,是这几天省吃俭用的结余。看到这几样东西,吃饱喝足后的几位难民就不免哈哈大笑。一个夫人说:“这要不是领导看管严格早就连影都不剩了!”领导是另一位夫人,她解释说“那可不!谁知道得困到什么时候啊?好几个孩子,没计划怎么行?这几天都是我命令他们,大男人到这时候就得出去弄吃的对不对?”原来,这些鸡蛋和包子是男人到24小时店里“拿”来的。店已经瘫痪了,好在食品还可以用来延命。听着他们的回顾,我问“你们拿东西没人管吗?”有人说“谁还顾得过来管?保命要紧。”另一个人说“但是人家日本人可没拿,旁边那个人说‘你们这样做不太好吧?’我听见了,真不好意思。但也没办法啊,咱都是外国人,不自己救自己,等谁来管?”(待续)

  


  
----------------------------------------------------------------

  
该文(2)链接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3&&no=0015

  


  




 回复[1]:  雪非雪 (2008-01-13 12:55:00)  
 
   附录:此次地震的正式命名为:阪神淡路大震灾。

  
相关资料如下:

  
発生年月日 1995年1月17日5時46分

  
震 源 淡路島(北緯34度36分 東経135度03分)

  
震源深度 16km

  
震 级 7.3

  


  
震度 7 神戸市須磨区鷹取、長田区大橋、兵庫区大開、中央区三宮、灘区六甲道、東灘区住吉、芦屋市芦屋駅付近、西宮市夙川、宝塚市の一部、淡路島北部の北淡町、一宮町、津名町の一部

  
震度 6 神戸、洲本

  
震度 5 京都、彦根、豊岡

  
震度 4 岐阜、四日市、上野、福井、敦賀、津、和歌山、姫路、舞鶴、大阪、高松、岡山、徳島、津山、多度津、鳥取、福山、高知、境、呉、奈良

  


  
被害情况概要(据消防庁统计)

  
死 者 6,425人

  
去向不明者 2人

  
負傷者

  
重 傷 8,763人

  
軽 傷 35,009人

  
負傷者計 43,772人

  
住家被害

  
全 塌 110,457棟

  
半 塌 147,433棟

  
一部破損 230,332棟

  
住家被害計 488,222棟

  
公共建物 865棟

  
其他建物 3,984棟

  
.。.........

  

 回复[2]: 转我博客了,谢谢雪非雪 陈希我 (2008-01-13 12:26:57)  
 
  

 回复[3]:  雪非雪 (2008-01-13 12:50:44)  
 
  谢谢陈希我转贴。

 回复[4]:  陸朗 (2008-01-13 12:38:46)  
 
  很有纪念意义的好文。特别是细部描写,佩服!

 回复[5]:  雪非雪 (2008-01-13 12:42:53)  
 
  陆朗,谢谢阅读。

 回复[6]:  雪非雪 (2008-01-13 12:23:48)  
 
  转自陈希我的博客(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回复):

  
西风独自凉

  
2006-10-10 18:04:12

  
钱钢:唐山大地震后的大抢劫

  
从1976年7月29日到8月3日的一周内,在那片灾难的废墟上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事情。中国人民解放军唐山军分区的一份材料披露了如下数字:地震时期,唐山民兵共查获被哄抢的物资计有:粮食670400余斤,衣服67695件,布匹145915尺,手表1149块,干贝5180斤,现金16600元……被民兵抓捕的“犯罪分子”共计1800余人。它是真实的赤裸裸的历史事实!这确实是一段人们很难看到的赤裸裸的历史!

  
7月28日,唐山人首先面对的是死亡,是伤痛。倾塌的商店,在大地震颤时抛出了零星的罐头、衣物,有人拾回了它们,这使人们意识到,在废墟下有着那么多维持生命急需的物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事情似乎就是这样开始的。他们犹疑不决地走向那些废墟:埋着糕点的食品店,压着衣服的百货店,堆着被褥的旅馆……他们起初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借!”一些人千方百计寻找商店等处的工作人员,他们从废墟中找来破纸断笔,要签字画押,留下借据。而工作人员起初还像震前一样照章办事:“不行!这是国家财产!”但这种规范很快被突破了。瓢泼大雨中,被浇得湿透的人们无处藏身,他们发紫的嘴唇在不停的颤抖。同样在雨中颤抖着的商店工作人员喊道:“把雨衣雨鞋扒出来用!”寻找雨具的人们拥上了废墟。淌血的脚穿上一双双新鞋,路边的防震棚有了塑料布的棚顶……他们又听到呼喊:“可以拿点吃的。”于是,一切就从这演变了。

  
1976 年8月3日,是唐山抢劫风潮发展到最高峰的日子。成群的郊区农民,赶着马车,开着手扶拖拉机,带着锄、镐、锤、锯……像淘金狂似地向唐山进发。有人边赶路边喊叫:“陡河水库决堤啦!陡河水下来啦!”当惊恐的人们逃散时,他们便开始洗劫那些还埋藏着财产的废墟。他们撬开箱子、柜子,首先寻找现款,继而寻找值钱的衣物。满载的手扶拖拉机在路上“突突”地冒着肮脏的烟,挤成一堆的骡马在互相尥蹶子;“淘金狂”叼着抢来的纸烟,喝着抢来的名酒,他们在这人欲横流的日子里进入了一种空前未有的罪恶状态。终于,当这一切进行到高潮时,街心传来了枪声。

  


  


  


  
西风独自凉

  
2006-10-10 19:15:00

  
《读者》有一篇中国留学生写的文章,说大和民族素质简直高得可怕。他当时在神户,想在废墟里捡一块木板来用,立刻受到日本人的干涉,说未经主人许可,他不能这样做,弄得他很羞愧。一些倒塌的金铺、商店,贵重物品散落一地也没人去捡,日本人纷纷自发组织起来看守和维护次序。我们需要向日本学习的东西太多了.

  


  

 回复[7]:  雪非雪 (2008-01-13 12:58:29)  
 
  1995.01.17--2007.01.17

  

 回复[8]:  雪非雪 (2008-03-01 19:41:05)  
 
  陈某班长,这里的回复时间,怎么都成了2008年?

 回复[9]: 好像就是那天出现异常 陈某 (2008-03-01 19:59:31)  
 
   你的许多回复不是没有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