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纪实空间
字体∶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8-30 14:04:31 阅读人次:1932 回复数:4)

   2006年3月26日晚,日本著名鲁迅学者北冈正子教授的古稀祝贺晚会在大阪新阪急饭店(NEW HANKYU HOTEL)举行。北冈教授在关西大学执教32年,今年迎来70岁,按照日本私立大学的雇佣规定将走下讲坛第一线改任该大学的荣誉教授。

  
我知道北冈正子这个名字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前半。在周围从事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中国学者那里,经常听到几位从事鲁迅研究的日本学者名字,竹内好、伊藤虎丸以及北冈正子教授等。这些学者的研究著作给我的印象是,作为“战士”的精神鲁迅在中国,而等身大的“人间”鲁迅却在日本。无论是中文网还是日文网,只要把“北冈正子 鲁迅”输进去作一下检索,就会知道她的研究成果在鲁迅研究领域的影响力。

  
会议大厅门口,主办人给每位来宾一枚别在胸前的名签以及一份中文祝辞复印件。两份祝辞分别来自北京大学孙玉石教授和原鲁迅博物馆副馆长陈漱渝教授。孙玉石教授在祝辞中概略讲述了北冈教授自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的鲁迅研究历程并回忆了与北冈教授在日本及中国两地学术聚会中的个人接触。文中说到,1995年应邀参加日方组织的研讨会时,丸尾常喜教授在会上就北冈正子教授的研究作了专题报告,而北冈教授本人却因照顾生病的婆婆未能出席,“虽然感到一点遗憾,但也使我更了解到先生作为一位女教授精神世界的另一个侧面而为之感动。”同时,贺辞中还特别强调了北冈正子教授发表于80年代的《摩罗诗力说材源考》一书在中国和日本鲁迅研究界产生的广泛影响。陈漱渝先生的祝辞内容,则从一位中国鲁迅研究学者角度对北冈教授的学问人品作出了一幅较为全面的描绘,容在此作全文引用:

  


  
中国的狗年伊始,收到萩野脩二教授来函,得知要为北冈正子教授开一个祝贺宴会。闻讯情不可遏,也想说几句发自肺腑的话。我感到,一个人事业有成,家庭也很美满,这是很幸运的;一个人不仅学问好,而且品德也好,这是很难得的;一个人内心美,外表也美得圣洁,这是上天罕有的恩赐;一个人既受到本国同行尊敬,也能受到国外同行的尊敬,这更是很难达到的目标。然而这一切都在北冈正子教授身上得到了统一。这很容易让人在十分羡慕之余又有几分嫉妒。作为一个凡夫俗子,我有时觉得造物主似乎不大公平。作为在中国“吃鲁迅饭”的人,在北冈老师面前我更加感到惭愧,因为她在实证研究领域所做的那些划时代的工作,很多原本是应该由中国学者来完成的。据说,人的寿命可以达到150岁,2030年以后,人类还有可能返老还童。所以我们要破除‘人生七十古来稀’的陈旧观念,仍然把北冈老师看成是一个生命力旺盛的中年人,而且坚信她培植的学术之树永远青葱茂盛。(——《在北冈正子教授祝贺宴会山的贺词》 陈漱瑜)

  


  
灯光柔和的阪急HOTEL“花の間”会场内,九十名来宾起身迎接晚宴主人公北冈正子教授的入场。在艾尔加(Edward Elgar,)低缓的《威风凛凛》(Pomp and Circumstance)背景乐曲声中,身着淡玫瑰色套装的北冈正子教授走进大厅。她一路鞠身致礼,步履轻盈。

  


  
晚会由关西大学中国语中国文学专修学科两位现任教师主持,开场仪式只有十几分钟。从事中国思想史研究的关西大学学长(校长)河田悌一先生首先作了简短致辞发言。会场布置简洁有致,前台中央上方横幅写着“北冈正子教授古稀庆祝会”,前台中央放一把普通座椅,北冈正子教授坐在椅子上。侧面是司仪用麦克台桌。学长发言时北冈教授起身恭听,学长便笑说“请教授坐下,我是学长发言肯定要很长”,一句话引发出在场来宾的笑声。紧接着,晚宴便在四处开启香槟的嘭响声中开始。

  


  
与会者中有三位来自台湾的来宾,其中两位是台湾现任大学教师一位在日本大学任教。他们都曾在关西大学师从于北冈教授。其他大多是关西大学教职人员以及北冈教授带过的历届学生。大家边就餐边听取主持人宣读理事长及各方贺辞,并有校方相关人士在麦克风前讲述与北冈教授常年来共事的各种话题。宴会氛围融洽和谐。北冈教授亲临每一张餐桌向来宾行礼致谢。环顾包括饭店服务人员在内的百余人大厅中,她是最瘦小的一个身影,这位看上去体重似乎不到35公斤的女学者,言谈举止中却显示着一种大先生的精神风度,智慧练达周到明正。

  


  
关西大学中国语中国文学专修学科日中比较思想史教授陶德民先生,用中文对教授说说:“北冈老师,我代表全学科向您赠送《关西大学中国文学会纪要》《北冈正子教授退休纪念号》(学术论文集)”,北冈教授接过论文集,边鞠躬边用中文说“非常感谢!”。然后,由学科工作人员代表学科赠送旅游券,最后由刚刚在该学科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代表学生向教授赠送花束。

  


  
晚宴结束之际,由北冈教授本人做最后发言。她怀抱鲜花,用只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对自己置身鲁迅研究以及执教32年的工作经历作了简单概括。她说,她能有这样一种人生要感谢日本的战败。战败虽然不是好事但对于她是一件好事,因为日本战败之后确立了女子可以接受高等教育的新宪法,否则她将没有资格接受高等教育,其次她表示感谢能够供她上大学的父母,因为那时候很多同龄女性即使想读大学却不具备相应的家庭条件。1954年考入御茶之水女子大学,之后又考入东京大学大学院攻读中国语中国文学博士。那时候学习汉语既没有如今这样丰富方便的各类辞典也没有录音机,只能靠以声传声的直接模拟。当时,日本与中国没有邦交,称中国为“中共”,北冈教授说每当听到这样的说法,她们就要订正说“称‘中国’才对,因为‘中共’不是国家名称。”当时借宿的宿舍房东老人曾对她说,“这么年轻你学习支那语将来能做什么呢?”。

  
说到鲁迅,北冈教授说“学生时代加入鲁迅研究会,移居关西地区之后又加入了中国文艺研究会,因此自己的研究工作得以保持下来。”她并未更多提及代表自己最高成就的鲁迅研究业绩,而是谈及到了与鲁迅与中国相关联的中国留学生。她说起从教过程中与来自大陆和台湾留学生的接触。“与这些学生接触时,我从未忘记自己是侵略者国家的一员这一身份,战争虽然结束很多年了,但是在我眼中,这些学生都是日本曾经侵略并占领为殖民地地区的人们的子孙。随时告诫自己应处理好自己和他们之间在历史阴影下的平衡关系。同时,我也在这些学生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让我对文化大革命以后的中国以及日本败退后的台湾有了很多了解。”

  
以鲁迅研究而著称的资深学者,在对自己作全面总结时避开鲁迅学术而不谈,大概是出于这不是一个鲁迅专题研讨会的考虑,但我想更多是由于她的谦逊品格。说到自己与供职30多年关西大学的关系,她说与其说是教授他人,自己在这所大学学到的东西更多,从这个意义上说,“关西大学是我的人生学校”。

  
北冈教授话语简洁畅达并且诙谐生动。说到“古稀”,她说“看见在坐来宾中很多相识多年的人都变得这样老态龙钟,我才意识到自己也一定已经不年轻。”(全场笑)她还说工作过程中从未感受到过性别差异,既不曾受到轻视也不曾得到过来自性别差异的特殊待遇。讲话结束时,教授把话题拉回到晚会主题“古稀”上,说虽然心里不服但不能不面对自己已经进入古稀这个现实,“我知道自己今后要面对很多即将到来的各种困难。到了这样的年龄,不知道三天以后会出现什么不测之灾,或许一会儿我退场出门的时候就会倒下也未可知。刚刚来关大就职的时候,觉得自己跟学生年龄相差并不大,慢慢的看学生就像看自己的儿女,到后来就像看自己的孙子孙女。”她对在场的年轻人说“请大家珍惜青春,年轻的时候做事不慎可能会出现很多鲁莽错误,但是年轻人具有取之不尽的充沛精力,这实在是一件极为美好的事。”

  
全体来宾与北冈教授合影留念后,鼓掌欢送教授退出会场。然后,来宾排队依次退场。北冈教授站在会场门外向每位来宾握手说“十分感谢您在百忙之中特意赶来”,并躬身递上一份在阪急饭店订做的礼品点心作为答谢。

  
作为庆祝会参加纪念,与会者每人还得到一本北冈教授的最新专著《鲁迅 救亡梦之去向——从恶魔派诗人论到〈狂人日记〉》(『魯迅 救亡の夢のゆくえ』关西大学出版部 2006年3月20日发行)。这本书可以看作是北冈先生给自己准备出的一份最丰厚也最能代表北冈风格的退休纪念。作者在该书后记中写道:“本书内容是几年前出版的《鲁迅在日本异文化中——从弘文学院入学到“退学”事件》(关西大学出版部 2001年)一书的继续研究。作出以这一形式汇集成书的尝试之后,我觉得似乎是对鲁迅与文学的相遇问题终于有了明确认识。今年是鲁迅转向投身文艺运动100周年,然而,鲁迅最终未曾放弃的关于‘人’的创新之希望,却难以作出在今天已经获得实现的结论。”注①

  
注① 原文:本書は先年公刊した『魯迅 日本という異文化のなかで』の後に続くものである。このような形に本書をまとめてみて、魯迅は文学との出会いをようやく確かめることが出来たような気がする。魯迅が(文芸邉樱─塑炦Mして今年で百年、魯迅が希望して止まなかった「人」の創出は、今日でも、果たして実現していると言えるだろうか。

  
――《鲁迅 救亡梦之去向——从恶魔派诗人论到〈狂人日记〉》259页。

  


  
北冈正子教授简介:

  
北冈正子(きたおかまさこ Kitaoka Masako)

  
1936年 出生于日本山形县

  
1965年 东京大学大学院中国语中国文学博士课程结业

  
主要代表著作:

  
《摩罗诗力说材源考》(中文出版 何乃英译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983年)

  
《鲁迅在日本异文化中——从弘文学院入学到“退学”事件》(『魯迅 日本という異文化のなかで』关西大学出版部 2001年)

  
《许寿裳日记》(共同编著 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东洋学文献中心 1993年)

  
《鲁迅全集 第一卷》(共同译著 学习研究社 1984年)

  
《鲁迅 救亡梦之去向——从恶魔派诗人论到〈狂人日记〉》(『魯迅 救亡の夢のゆくえ』关西大学出版部 2006年3月)等(此外还有多篇论文)

  
(2006年3月整理)

  


  


  


  




 回复[1]:  陈梅林 (2006-08-31 11:17:03)  
 
  教授很有人格魅力呀。

 回复[3]:  陈梅林 (2006-09-01 00:10:01)  
 
  雪霏桑:教授懂中文吗?

 回复[4]:  雪非雪 (2006-09-02 00:32:21)  
 
  教授的中文阅读和听力都没问题,口语表述还是母语更出色。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纪实空间
    追思 
    余华《兄弟》英译本在美发行讲演会 
    桃花源36小时 
    向龍昇、老三两位镜友汇报 
    2008.05.12 PM2:28~ 
    四季色彩(图片) 
    痛苦的双向煎熬——作家李锐的大阪讲演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4)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3)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2) 
    东大阪华人早市杂记(1) 
    2007年的元日参拜 
    岩本公夫与北京门礅 
    2008 元日参拜(图) 
    有一种自绝有别于轻生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绿色黄金周 
    日本公厕的中文提示 
    桜花祭 
    新学期 
    纪念一个去者 
    日本的张国立迷 
    半工半读(片断)——我的第一份工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1) 
    阪神大地震改变了我心目中的日本(2) 
    《读书图》(Reading) 
    日本鲁迅研究学者北冈正子教授古稀晚会记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