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这里那里
字体∶
北国之秋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9-10-27 21:57:38 阅读人次:4674 回复数:59)

   

  


  
第一次去北海道,是和高仓健。也是飞机,并且自驾。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他叫杜丘。第二次,是和葛优,还有那个漂亮姑娘。如此山水如此地,她不好好玩儿,寻死觅活地还惊动了道警。

  
此行是第三次,也是实际意义上的第一次。

  
北海道,我终于来了。

  


  
……

  


  


  


  


  


  


  
1、 着陆新千岁

  
直到在机场候机,才开始搜索2小时后着陆北海道后该先去哪里。正渺茫在网海中,遇见一个相识。携妻儿同航班去札幌。问及有否推荐地,答说札幌近距离可去之处有小樽和洞爷湖。两地均无详细知识,小樽听说过,像是城市,好像还和酒有关。洞爷湖名字好,比洞庭湖有个性,就这儿了。

  
新千岁一出机场,立刻去咨询何以直达洞爷湖。说先JR到南千岁,在那里换乘札幌—涵馆线。立即上车。看上去很高级的车厢,AIRPORT特急。300日元,跑了不到5分钟,就南千岁了。下车立刻问涵馆车几点到,告曰1小时40分钟后。他指着我身后的站台说车刚走,还呵呵笑,那笑有点幸灾乐祸,一点看不出为我遗憾一下的意思。JR员工大概都这样吧,反正终年终日地看着人们你来我往,赶车早一班晚一班没什么,又不差钱。

  
总共也就40多小时的北海道,沦落在南千岁2个来小时,不甘心。就拉着小箱出了站。出了站才算真到了北海道。冷。很大的车站建筑,站内通道空港般宽广,就是没人。直奔道头电梯,下。出来一看,好家伙,农村。说是荒郊野外有点尖刻,道路平直,附近建筑物停车场都板板正正,新。拿定主意午饭就在这儿吃了,进家店暖和暖和,什么好吃吃什么。

  


  


  
顺大道走了也就3分钟,见前方有一处公园入口样地方,直奔而入。这里有几十家店铺。淡橘色洋板房各走向排成几列,其间相隔着宽宽的人行道,道边有休息亭。这是一个名店村,后来听说还有个著名的外国名,好像世界各地有连锁店。无心购物,本来是要吃饭。找了几条巷子,除去热狗汉堡之类,没什么称得上饭的东西可吃。就顺路进了几家店。多是服装、鞋、提包。这类东西基本饱和,决心不再买。可是出了一家店,凉风扑面而来的时候,就进店去试穿了一件方才看到的拉链球衣。虽然带了风衣围巾,但还是买了球衣,并且立刻换上。

  
出村回车站。走几步,发现脚上的鞋走起来有点累。就回转身去试穿方才见过的鞋。这里正酬宾,七折大优惠,2万多的短靴1万多就买下。日本制,挺秀气。立刻换上。走起来舒服,心中欢喜。穿北海道买的新鞋走北海道,心诚。

  
就剩下10分钟时间,买一盒站内三明治,一桶茶。之后到那个幸灾乐祸过我的JR桑那里买票。他告诉我可以买往返票,这样能优惠1千多日元。挺厚道啊老同志!

  


  


  
北大校园


  


  


  


  





Page: 2 | 1 |

 回复[31]: 哦。 自带板凳 (2009-10-28 22:51:41)  
 
  

 回复[32]: anqier、邓星 雪非雪 (2009-10-28 22:56:12)  
 
  邓星,晚上好。

  
“很多年前去过一次,不过没有观任何光。哈别提了。。”

  
》没观任何光。。。。。

  
那就不提了吧。

  
……

  
anqier晚上好。

  
我说的这是东北话了吗?

  
咋整,一不小心就露口音。

  
……

  
日本东北的故事还有续集,上面这些也碎得可以,其实基本是手写在那个脏兮兮的小本子上的风格,就这么糊上来了。挺自我的,就是给自己做个记录。

  
……

  
晚酌

  
——————

  
广一下告:

  
2-2 雨中洞爷湖(续)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5&&no=0020&&hfno=0002#HF0002

 回复[33]: 2-3 雨中洞爷湖(续) 雪非雪 (2009-10-29 12:49:59)  
 
  (上接2F:)

  


  
泡脚泉是一个长约5、6米的池,中间呈环状,其中央部位环出一个石台,上涌热水。双手伸进水中,四肢都温暖在洞爷湖情境中。几个年轻人起身离去时,从我们面前的环水池中走过,我心怀好意地提醒说“小心点啊!”他们又哈哈笑起来。离开时跟我们说着再见,并不怀好意地叮嘱说“出水的时候可要小心啊!”又是哄然大笑。哈哈哈的笑声击碎着静悄悄的小雨,湖岸灯火点点,夜色如此美好。

  


  


  


  
赏着湖光山影,热着足下,聊着世间。走来一对男女,是来自深圳的个人旅行者。他们双双入水,坐我旁边。聊起来,是非常知性的年轻人。说是福建人,到深圳打工的。问我们在日本做什么,我说是打工妹,又是哈哈笑。人家笑的不是打工不打工,而是有勇气自我介绍是什么什么妹。他们说办理赴日个人游很简单,申请费1千元,稍有情绪的是必须接受旅行社安排的航班住宿。出行9天,东京-箱根-北海道。他们对眼前的日本很满意很陶醉。说国内开发的很多温泉设施规模质量都比这里还好,但就是商业化氛围浓厚,无论如何不能与这里的自然感觉相比。还说到了国庆大典,说到了几个我们共同的伟人敌人大人小人以及媒体愤青什么什么的。感觉他们素质很优秀。有头脑,有情怀。属于Q值很高的那类。这个邂逅,让我感到洞爷湖之旅添了几分具有人文色彩的充实。

  
那个一直坐旁边的老翁,起身走的时候,还过来看我们。并且看我的行李和鞋是不是被雨淋了。人家这么关心我们,见要走,就说再见,并问他这里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店。他指着身后一个大楼说“那里。那里好吃哦。”

  
临走,用深圳人的相机给他们拍照,很好的相机。问是佳能吧?他们说:对对,日本的。什么都是日本的,日本东西好噢。呵呵。

  
没伞。就那么走。几分钟走到大街上,想找家饭店,拉开架势要吃当地海鲜,却只看见一家拉面馆。这是一个旅游点,又不是旺季,沿街小店多已打烊。进一个亮着灯的店里,问哪里有可以吃海鲜的饭店,说附近还真没有。告说往对面胡同里走,穿过去有家烤肉店。我们不想吃肉。她就说海鲜的话我们饭店也有,自助餐。见她这店铺里排着一些幼儿游戏机,就判明吃不出什么名堂来,说着谢谢便欲出门。她拿出两把塑料伞,说请使用。我问怎么还,她说不用还,放在北海道哪里都行。

  
有了伞,就又走了一段街。没找到像是可以吃正经饭的地方。回头看那座老翁指过的大楼,是一家星级饭店,好像叫“天翔”。就进去问了一下。自助晚餐,和洋中俱全,3千日元。就这儿了。大厅能坐几百号人,可听到这里那里飘过中国话。

  
旁边桌上8位老者,像是老夫妇组团旅行。饭间一老翁端着盘子过来问我们是中国人还是韩国人,答曰中国。又问是不是第一次北海道,又问是不是还想再来日本。说还想再来北海道,他很高兴的样子,说好好,好。

  
据说这家饭店的温泉宇宙第一。并且,这就是给我们提供雨伞的女孩说的她们饭店。她服务的地方是这家饭店的一个偏门入口。

  


  


  

 回复[34]: 3、 洞爷湖-札幌 雪非雪 (2009-11-02 10:01:45)  
 
  

  
开往洞爷湖JR站的巴士末班车7点半。车站就在对面,提前10分钟过去。站前是一个土特产店。同伴进去就不再出来,我守着行李雨中等车。还有5分钟,忍不住进去看她在抢购什么。

  
她已经提了一大袋,说是枕头,还有土豆点心。什么?枕头?在这里买枕头至于吗?说是薰衣草香枕。哦?薰衣草,北海道风情香草。这个我喜欢,也买,买两只。据说安眠,本来就睡眠好,这下就好上加好了。售货员乐呵呵地说给打折,1千2的枕头800。同伴沉醉薰衣草,说有个地方她特别想去,一定要去,那地方叫富良野。说一见到这个地名就特别特别想去,这三个字充满召唤。她说富良野以薰衣草著名。这个我不知道。十几年前,养过一盆抽紫色穗的香草,只知道日语叫ラベンダー。过了好几年,才知道它的中文名字叫“薰衣草”。

  


  
抱着香枕,提着伞,上车。专车,就我们俩。

  
洞爷湖JR站站内,一爷没有。去札幌的车1个多小时之后来,现在刚出函馆不久。不小的一个站,怎么没人管了?厕所门也上了锁。正纳闷,进来一个穿制服的老头,他将吃过的盒饭饭盒和空易拉罐丢进站内垃圾箱,转过身时我问他这里除了站内关了的洗手间还有没有其他的,他说“请跟我来”,就领我们出了站。往右走,走了10多米指着前方一地儿说“那儿。”然后,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同伴问我他怎么还跟着?他不管站里事儿了?我说他刚吃喝完不也得方便一下?

  
结果,走到公厕旁边的一台出租车边,人家打开门坐了进去。原来是出租车司机。我把人家当成JR桑给拜托了。

  
泡脚泉边无微不至的老翁,晚餐桌边搭话的老头,洞爷湖站的出租车司机。还有南千岁站的JR桑。落脚北海道才几个小时,相遇的居然都是老者。同伴说,这北海道的老头真爱说话,还特热情,有趣儿哈。

  


  


  

 回复[35]:  旅人 (2009-10-29 14:09:10)  
 
  只听说夏天的北海道很美,雪非雪的秋天的北海道也很美,旷野,秋雨,老人------很能出故事的环境

 回复[36]:  cocoa (2009-10-29 15:14:35)  
 
  我还没有去过

 回复[37]: 白桦树不错 孙秀萍 (2009-10-29 22:57:17)  
 
  真好看啊。看到“一爷没有”笑得我感紧悟牙

 回复[38]:  阿蓓 (2009-10-29 22:55:57)  
 
  〉〉〉抱着香枕,提着伞,上车。专车,就我们俩。

  
,嫉妒~~~~这谁和我们雪桑啊?

 回复[39]: 我也要去北海道 阿蓓 (2009-10-29 22:57:56)  
 
  和雪桑,雪桑拉着我小手儿,别丢了我,我害怕~~~~~~~

 回复[40]: 阿蓓小朋友、并其他同学,下午好。 雪非雪 (2009-10-30 15:16:17)  
 
  各位好。

  
今天天气真好,咋这么好呢?

  
……

  
旅人说北海道的秋天是“很能出故事的环境”,呵呵,故事都是人说出来的,也可以是季节烘托出来的……吧?吗?

  


  
……

  
孙秀萍,白桦美吧。围着那些树,我爱不释腿。看呆了。

  
……

  
cocoa,你好。北海道那么大,要去几次一次去很多天才合适。我还想去,最好是不同季节都去看看。

  
……

  
阿蓓,该嫉妒的嫉妒,不该嫉妒的咱不嫉妒好吗?你看我就不嫉妒你年轻漂亮英语呱呱地还有双胞胎姐姐什么的,因为我知道嫉妒起别人来自己会郁闷而死。我不想死得那么窝囊。

  
》回复[7]: 我要吃锅贴~~~~~ 阿蓓 (2009-10-27 23:09:58)

  
雪桑,我可看见您的锅贴了,馋死了~~~~

  
……下回多弄点儿出游时候好吃的照片儿好么?

  
——好的,吃的来了:

  


  


  
京都点心和意大利点心


  


  
微甜,粘质,滚豆面。


  


  
意大利点心,第一次吃。微甜,香酥。形似牛仔裤商标。


  


  
今天的间食。这家ドーナツ好吃。


  

 回复[41]:  阿蓓 (2009-10-31 10:27:33)  
 
   哭死~~~~~~~

  
就嫉妒,嫉妒死。谁跟雪桑拉小手儿跟谁急~~~~~~

  
好吃的都我的,不给别人儿~~~~~~~

  
我失恋了,雪桑跟别人去北海道玩儿了~~~~~~~

 回复[42]: 北海道与北海道大学 南海浪 (2009-10-31 13:22:22)  
 
  雪老师写的北海道旅情, 有共鸣之处。因紧急出差一星期,今天才留言。

  
15年前小生去北海道旅游,但去的是札幌跟小樽。二泊三日蟹食べ放題の旅が楽しかった。记得当时游玩了小樽運河、参观了旧日本郵船ビル、日露講和会議室等観光名所。

  


  
小樽運河の夜景(ネットから)

  
小生的旅程经常逆季节而行:如东京夏天时去北海道,冬天去关岛塞班。

  
请问雪老师是否认识北海道大学的遊川教授、他是小生的老朋友。他是在上海学的中文,还会点上海话,记得他说"热煞啦......"

  
》北大是“北海道大学”的简称,国立大学,很大很大。走个贯通累死

  

 回复[43]: 南海浪、阿蓓 雪非雪 (2009-10-31 15:18:58)  
 
  南海浪好。

  
15年前就去了北海道,先辈了。

  
小樽运河的图片真好看,河中的倒映灯光和堤上堆雪绝美相衬。谢了。

  
您提及的教授我不认识。倒是认识个别学生。

  
螃蟹放题也没吃上,是因为几顿饭多有定局,胃里没有空间,此为此行一大憾事。

  
……

  
阿蓓,闹大发了。。。。。

  


  
隔壁“美食谈”给你贴张“生鱼饭”,敢吃不?

 回复[44]: 雪老师怎么不接着写了? tellme (2009-11-01 16:56:28)  
 
  

 回复[45]:  雪非雪 (2009-11-01 18:42:13)  
 
  就是,忘了接这个茬了。。。。

  
脑子转到别处去了

  
等写出来一定提交上来。

  
谢谢tellme监督。

 回复[46]:  吴卫建 (2009-11-01 20:01:16)  
 
  偶亦在15年前去了北海道,确实很美啊,北大也去了,此北大建校还很早的涅。

  

 回复[47]: 那时候还是小吴 科长 (2009-11-01 20:18:15)  
 
  

 回复[48]:  雪非雪 (2009-11-02 10:00:40)  
 
  楼上小吴,早上好!

  


  
植物园很近,可惜没来得及去。。。。残念。

 回复[49]: 4、夜行车——>札幌 雪非雪 (2009-11-02 10:45:05)  
 
  (上接34F)

  


  
无人站里等了1个多小时。陆陆续续,站内进来几个大人孩子。期间有车进站,下车的人出来,站内大人孩子就迎上去,多半是来接爸爸的。估计是爸爸去大城市办公,妈妈开车带着孩子来接爸爸回家。

  
开始还奇怪,无人站,也没见自动检票机,进出站乘客可以无票出入吗?后来确认,还真就可以无票出入。和同伴两人一直聊天,时间就过得快。涵馆方向的车进站时,又下来几个人。这时,才意识到涵馆方向车就停在眼前站台。札幌方向末班车3分钟后进来,不可能也是同一站台吧?赶不上车可就得在洞爷湖过夜了。遂拉起行李对同伴说快快,咱们得马上进去看看是几站台。慌张进站,见光板显示“札幌 3站台”,忙下楼梯过通道。临了,把那两把雨伞放在了站内长椅上。这是洞爷湖的公共财产,还是留在原地的好。

  
涵馆到札幌的末班车,自由席里空席无多,找两个座位就坐。

  
行至途中时,同伴小声说前排右边那个老头老盯着这边看,有点烦人。我转头向右看,跟他对了个正脸。他看着我,转头向他旁边一个女乘客说“诶,她们说的是什么语啊?完全听不懂,真叫人纳闷儿。韩国话?中国话?”听他问话的女人未作答,继续跟自己身边人小声说着话。之后,他还是继续自言自语,纳闷啊纳闷儿地叨咕着。我再转头时,他还是那样盯着看。我就说了一句“すみません”,意思是让他纳闷儿了不好意思。这下不得了了,他注射了兴奋剂一般跟旁边乘客喊“哇!‘すみません!’说的是日语!”之后,就没完了。问这问那,反复确认究竟是韩国人还是中国人。知道是中国人之后,就说了一大堆中国话。“谢谢!”、“大连!”、“北京!”说到累了为止。过一会儿,忽然又转过来大声冲我说“高粱酒!”吓我一大跳。我也就哼哈着跟他二重唱似的“高粱酒”。

  
安静一阵之后,他又突然提出一个问题,“棒球,棒球知道吧?乐天,日本哈姆,谁赢了?”他用英语说“棒球”,然后说谁谁难波万(NO1)。被他问的一头雾水,笑着哼哈。可他还是紧追不放,就是逼着问我谁赢了。我说我不知道,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也不懂棒球。同伴问我他说的是什么,我说他问日本棒球谁赢了。她就抢答说“阪神!”老头听见她说“阪神”,就怒了。“什么?阪神?!搞笑吧?中国人可真奇怪!阪神!?”他自己叨咕还不说,还拦住走过来的车掌告状“诶,那个中国人说阪神队赢了,你说是不是有病?还阪神!”

  
车掌站在夹道中,听完他的告状后,跟我们耐心解释起来。说今晚有棒球比赛,他们都非常关心结果,现在比赛已经结束,想知道谁赢了。但是呢,跟阪神队完全无关,呵呵。

  
我也就顺势找台阶说我们对棒球一无所知,同伴所以脱口而出“阪神”,是因为住神户一带,经常乘坐阪神电车,知道有个阪神棒球队。车掌听着笑起来,并说他是什么什么棒球队的应援俱乐部资深会员。这时,我忽然灵机一动,拿出iPhone,点击新闻-体育,那个比赛结果居然就在首页。拿给车掌看,车掌当即念出声音发表,引出乘客一片议论。接着他们就侃开了这场比赛,连连咂舌有声。车掌也不工作了,聊着棒球跟乘客打成一片。抬头看他,才发现他就是我去程帮我端茶引导到指定席给我补票的那个人。我说破这一层,他很亲切地笑着说“对呀对呀,你去的时候就是这班车,我到涵馆,调头回札幌,又碰上了,缘分啊。”落脚北海道才半天,就跟同一个人有重逢之遇。同车行,确实缘分,呵呵。

  
进站札幌之前,“高粱酒”老头又问我们去札幌哪里,住什么饭店等等。下了车,还紧密跟着,比比划划指路。手里握着一小瓶扁瓶威士忌,走几步整一口。

  
连连道谢了他,好不容易甩开脱身。饭店就在车站旁,站内通道步行即可直通。边朝饭店走,边再次议论北海道的老头真爱说话,真有意思,哈!(2009.11.02)

  


  


  

 回复[50]:  旅人 (2009-11-02 10:29:35)  
 
  雪非雪有惊无险啊。

  
那醉汉老头比起东京车上的醉汉老头要老实多了。

  
路途中有这样的经历,实际解除了路途中的寂寞。

  
与那车掌的再见,犹如小说中的情节。

  

 回复[51]:  雪非雪 (2009-11-02 13:17:21)  
 
  谢谢旅人跟看。

  
续上后话。

  

 回复[52]: 5、札幌见闻 雪非雪 (2009-11-22 20:23:19)  
 
  

  
没想到,在饭店居然可以享受纯正的中文服务。饭店里有穿制服的中国女孩,看样子是正规雇员。札幌站周边步行范围内好多家大饭店。饭店服务热情周到,旅行社服务单上标明有早餐,但前台给的是午餐早餐两用餐劵。

  
次日大晴天。一出门,图片和屏幕上经常出现的真北海道展现在眼前。一杯红茶后,出行。走几分钟即是札幌名所之一“道厅”,爱称“红砖墙”。竣工于明治21年(1888年)的厅舍建筑,是北海道厅政府旧址,作为政府中枢80年,是北海道象征。美国新巴洛克式建筑,砖砌而成。如此体现明治时代欧式风格的建筑,如今已属罕见。昭和44年(1969年)被国家指定为重要文化遗产。据资料介绍说,使用红砖250万块,均在札幌市当时的白石村和丰平村烧制,砌法采用国内不多见的法国式。厅舍内设有道立文书馆、北海道历史资料陈列室等。

  


  
道厅门前


  


  
红砖墙厅舍


  


  
上二楼,正中央房间是历代长官及知事办公纪念室。墙上悬挂着很多画像和头像。该房间的不同之处是门框及窗框都雕刻有精美藤蔓图案花纹。

  
左侧房间是“北方领土”专题展厅。独立行政法人北方领土对策协会的宣传册封面上写着:北方领土归还,唯有你的声音,才是真正的力量(北方領土返還 あなたの声こそ 力です)。进去看了一下。一个老年女性,指着中央玻璃罩内的北方四岛地图,对来访者讲述着领土历史。齿舞(はぼまい)、色丹(しこたん)、国后(くなしり)、择捉(えとろふ)。四岛名称在高中地理中一直铭记着,差不多是考试填空题的必见题。可是到现在也记不住这些岛们的日语读音,估计永远也记不住。

  
出这个展厅时,听旁边两个参观完的日本女人发表参观感想说“看看这些资料,想一想真是憋气啊,是不是?”

  
道厅建筑里不时可听到中国话这里那里传来,还有人大声念出资料上的中文介绍。他们或大步或小步地走着楼梯,感觉像是在中国某个办公大楼或者什么百货商店里。最近听一日本友人说,有年年去北海道旅行的日本老年夫妇抱怨,北海道的对内服务质量明显降低,因为中国旅行团的大量涌入,各大饭店等观光行业接待国内散客的态度日渐不如从前。他们很生气,因为有中国客源的保障就不再呵护自己的同胞游客,商业化思考太势利眼云云。

  
……

  


  
路边


  


  
出道厅正门沿路前行,去大通公园。晴天的札幌中心大街交叉口处,左右看情形颇似曼哈顿。两侧高楼耸立,尽头直立着倒梯形蓝天。大通公园的位置规划也与曼哈顿的中央公园近似,地处楼群密布的繁华区,占地广,造型规整,在主干道上隔出一大段种植花草,并设有喷泉水壁及休闲长椅。时见有在这里游玩的人戴着口罩,此时,那个新型流感正在札幌蔓延。

  


  
大通公园


  


  
之后,按地图去找钟台。这个钟台应该就在步行几分钟范围内,却找了20多分钟。问了6、7个人,都说不是当地人,不知道。其中居然有两个人说也在找钟台。钟台被高起来的建筑掩在建筑群里,凑近了才发现。时间紧,没来及细看钟台文化背景,拍了几张照片,匆匆风雅了事。

  
往回走时,见JR札幌站旁的“大丸”百货店垂挂着醒目条幅:“欢迎您使用银联卡”。

  


  


  
用饭店给的餐劵吃午餐。客人满座。非住宿者3200日元。小型和洋华自助餐。酸奶和三文鱼极为好吃。餐毕,再次感叹饭店经营者大方厚道。住宿费才1万,一顿午餐就3200,有魄力。

  
下午参观北海道大学。日本几大帝国大学之一,仅主校园就占地177万余平米。进校园不同学部,地铁分不同站下车。

  
在北大校园里,有幸邂逅两段佳话。

  
一是与一位近30年未见过面的日本老师的重逢。那时,她到中国大学去教日语,当时被称作“外国专家”。曾到我们班来听课,就坐在我前边。记忆里,她是我近距离见过的第一个日本人。那时她是一位小学教员,大约30岁上下。上课时十分认真听讲,用铅笔记笔记,还不时地用橡皮擦了重写。我们都吃惊她这样一个外国专家使用铅笔。她用香水,一进教室就带进一股外国味道。

  
当时跟她没说过几句话,我不会日语,她汉语也不到家。面孔记忆也不十分清晰,后来也没有过任何接触,甚至从未提起过,想起过。这天,看见她的名字,就想起来几十年前的事。问及起来,她大为惊喜,并说出了当时上课的老师姓什么,我居然顺口说出了那老师的名字,她又是惊喜得欢叫。现在她在日本某大学做汉语教授。

  
另一个佳话,闻于神户地区某高校一位老师。说前日“读卖TV”去该校采访一个学生,不久将在电视上播放。被采访者是一位年逾五十岁的女学生,之所以高龄读书,原因来自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那次震灾中,刚上小学的女儿被害身亡。因为女儿的心愿是长大后考进这家大学读书,母亲便在已故女儿该考大学那年,报考了这家学校,并且合格录取。老师说她学习特别认真,中文作文能力强,听课的时候,好看的大眼睛キラキラ,闪闪有光。听这位老师说着这位丧女的母亲,心中生出极度的感动。悲。美。两种心绪撞击在一起,涌荡着沉重到几近凝固的情思,流不成泪,却感觉自己已是满怀的泪水涟涟。

  
来之前就早有所闻,北海道大学很大,很美。但没想到的是,美丽的北大,竟然给了我这样一份意外相遇,给了我如此美好的深切感动。

  


  


  

 回复[53]:  E=mc^2 (2009-11-04 00:12:27)  
 
  > 日本八大帝国大学之一

  
U7: 東京大学、京都大学、東北大学、九州大学、北海道大学、大阪大学、名古屋大学

  
https://www.useven.net/

  
U9: 東京大学、京都大学、東北大学、九州大学、北海道大学、大阪大学、名古屋大学 + (旧)京城帝国大学(汉城)、(旧)台北帝国大学

  
http://www.gakushikai.or.jp/

  


  

 回复[54]:  雪非雪 (2009-11-02 14:08:13)  
 
  谢楼上提醒并提供资料

  
做了改动。

 回复[55]: 去北海道, 是的 (2009-11-02 16:16:02)  
 
  北方四岛,不知一般游客是否可自由见学出入...?

  
瞎想瞎问的。

 回复[56]: 写得简直太好了 tellme (2009-11-02 20:55:55)  
 
  说到日本的几个旧帝国大学,现在仍然是一流大学

  
学费便宜,家境不好的孩子也能凭努力平等地进入这些学校,

  
毕业后不仅易于就业,也特别有机会跻身精英集团。

  
前些天看了小木樨花写的回忆录,第一次知道

  
原来中国城乡入试分数线是不一样的,农村要比城镇的高。

  
我以前知道城市和城市不一样,

  
却不知道同一个地区的城乡竟然不一样,这真是岂有此理!

  
。。。

  
。。。

  
日本出了福沢諭吉等明治先驱,真是日本人的福气呀!

 回复[57]:  雪非雪 (2009-11-03 13:36:12)  
 
  是的桑,好像在哪里看过俄罗斯向中国观光客开放萨哈林州,其中似包括“北方领土”,不过不知是八卦还是事实。

  
……

  
tellmi,谢谢。

  
本地优惠政策体现在入学选拔方面,的确是有人喜有人忧的事。

 回复[58]: 哦?到底是“老大哥”哇~~ 是的 (2009-11-03 13:50:11)  
 
  日本的领土日本人进不去。让被鬼子折腾了八年的中国人进去~~~?

  
哈哈。这老毛子~~~ 挺“念旧”的嘛~~~哈

 回复[59]: 北国之秋(终) 雪非雪 (2009-11-10 12:27:36)  
 
  上接52楼

  
…………

  
札幌之夜。

  
收拾完行装准备次日早晨打道回府的当儿,忽想起给小女发个短信显摆显摆,“娘我在北海道哦”。1分钟后即得到回信:「スルメとかにお土産ね。あとほたて…」

  
新千岁机场。

  
全日空办票,托运行李。不大的一个小箱,另外一个手提纸袋,全日空小姐挨个都给套上ANA专用的透明塑料袋,上面还挂上什么纸签,待客态度那是极其好。

  
登机前去看土产品,给用日语发令的孩子买什么干调海鲜。所有能代表北海道的东西,凡是能带上飞机的,各类商店里应有尽有。活毛蟹,一只8千、6千、4千不止。这价格,大阪的百货商店里也买得到口吐白沫的活物,不买。卖螃蟹的北海道大妈大声吆喝着NO1!NO1!似乎这空港里的乘客都是外国人。

  
到处是夹奶油的“白色恋人”,这个吃过多少次了,太甜,不买。想起来了,JR洞爷湖站站前就有一家,好像店名就叫“白色恋人”。

  
咸菜、哈密瓜点心、干调等。还有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总共用了不到1万日元。稀里哗啦地抿紧一个手提袋,登机。

  
一进机舱,空姐就鞠躬引路,正准备跟在身后往里走,不想人家随即便转身温柔让座。原来是第一排首座。把这茬给忘了。

  
订票时指定要在这一天返回大阪,偏偏当日各航空公司各航班已无普通舱空位。若要非回不可,需另加8千坐特舱。那就加吧,8千比再住一夜合算。

  
这点钱还真不白加,不到2小时的航程,给提供一份ANA专用午餐。这是一份两层寿司盒饭,名叫“寿司善”。盒是仿木的,做工好得舍不得扔。这饭一旦美其名曰“善”,就给善出不同来。咱们说“膳”,带肉的,呵呵。这份“善”非畜肉,而是鱼。掀开第一层,板板正正一枚菜单,写着“一の重”、“二の重”,居然陈列了20品目。把北海道的各种地产海产美味都给迷你成了精致的样样一小撮。其中有一颗豌豆,里面夹着那么一星点什么,青绿青绿。看菜单,名曰“空豆はさみ揚げ”。

  
……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这里那里
     和歌山早春之旅 
    2013~2014 
    找北 
    天涯海角 
    新西兰的Home stay 
    北国之秋 
    雪国 
    近江秋旅 
    这里的中秋静悄悄 
    奈良野生鹿 
    京都酒家知多少? 
    冲绳(2) 琉球王朝绘卷行列 
    冲绳(1) 
    箕面(みのお)紅葉--今年不太紅 
    东京见闻琐记 
    三月走四国 
    伊势三人行杂记 
    日本海 初雪游 
    美国三日 
    新加坡三日 
    模糊的上海印象 
    沈阳印象 
    查干湖 妙音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