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这里那里
字体∶
伊势三人行杂记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1-10 20:45:20 阅读人次:2311 回复数:26)

   

  
伊势半岛交通图

  


  


  


  
三重县行政图

  


  
出发:大阪府。

  
途经:奈良县-三重县境内名张市-津市-松阪市-明和町-伊势市。

  
目的地:鸟羽市

  


  


  
[关于出门旅行的说法,当天去当天回日语叫“日归”,两天一宿叫“一泊二日”,三天两宿叫“二泊三日”,依此类推。本家此行为“一泊二日”。]

  


  
一、第一日 去路210公里——2006年3月某日

  


  
1. 雨中出发

  


  
说好早上8点出发,出门实际时间却是12点。仅这一项就足以看出此行的任意性质。3月出游,天气尚冷。花未开海未开,只是时间上有了暂短的空余。3月的小雨淅淅沥沥。高速公路的车流同样淅淅沥沥。

  
[春韵]

  


  


  
汽车导航仪显示出到达目的地志摩半岛鸟羽住处的距离是210公里,到达时间为3小时后。丫头新得了苹果ipod,躺在后面听折磨大人的狂唱曲调。前一段去听了“东京事变”椎名林檎的音乐会,回来就日夜听她的歌。ipod时不离耳。买ipod之前,她在家听公放,我们被那听不出任何美在何处的曲调折磨得受不了,决定买ipod把椎名林檎塞进她一个人的耳朵。现在,又开始担心她这样酷使双耳会不会导致听力障碍和声音审美障碍。每当我说椎名林檎不好听,她就抗议说不是不好听是你们不懂音乐。我自知我的确不懂音乐,可是我知道好听的声音至少应该悦耳,好听的旋律至少应该赏心。衡量音乐的悠美动听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准则,这种流行音乐能把年轻人鼓动得陶醉在变调疯狂中,自有它的魅力所在。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不管什么样的女孩儿,如果自己怀了孕,绝不会选择这样的音乐放给腹中胎儿去听。她会自然而然去选择那类谁一听都能感受到温柔流畅抒情悠扬的旋律。准母亲虽然还不知道胎儿的音乐爱好,但是她会本能地自动作出符合常人一般审美规则的健康鉴别。

  
走行一段时间后,在东名阪高速公路安农休憩所停车休息片刻。丫头不下车,先生进去吃一碗面条,我在外面放风。雨暂停。休憩所停着很多大型运输卡车。修剪过的树尖上落着一只乌鸦,它在那里俯瞰着周围,神态自若宛如这个驿站的站长。

  


  


  
……………………………………………………

  
[早春]

  


  


  




 回复[1]: 2.第二次停车 雪非雪 (2007-01-11 00:56:54)  
 
   第二次停车,是进入三重县津市市中心地点的地方。跟所有城市一样,市政府警察署的路标指示显而易见。再就是三井、住友银行、生命保险公司之类。这些掌管着市民生活中行政身份、钱财进出等生计管理上各种大小操作的部门,都设置在交通便利处。

  
看见一个指向“津城”的看板,就顺路拐进去。日本各处都有一个记载本城一段历史的城建筑,著名的大阪城姬路城宫城名古屋城都去过了,现在遇到一个不妨看上一看。停车费150日元。出车门才发现这里是晴天,仿佛根本不曾下雨。风是同样的凉,晴朗却让人觉得像进入了解放区。

  


  


  
两个大人先后步入城中。除去完好的城墙和入口处一个衬托建筑以外,城中央不见城堡,这里成了一个城墙围绕的小公园。大概相当于中心建筑的对面位置上,有一尊骑马挎刀的武士铜像,旁边石碑上刻着很多字,想必是城之由来武士传说之类。中心建筑或许是消失于战争。但我没有一点想去搞清它来龙去脉的勤学意识。个人旅行,不是名胜古迹考察。下意识地要回避用心用脑。或许是本性懒惰不争,认为借旅行增长人文知识有几分功利做作,所以甘心愚昧着随意漫步。真要求知心切,可随时在网络上输进一个关键词2分钟就能找到十条不止的详细说明……。啧啧,强词多理到如此地步……。公园草坪上有几张双人椅,椅面上铺摆着晃动的树影。选出没有影动的椅子,拍下两张照片。联想着春暖花开时节会有什么人坐在这里消磨时光。一个人,或者两个人。

  


  


  


  
看见一个指向“日本庭院”的路标,便走过去。一个接近干涸的池塘中有一个年迈老头和三个孩子。他们手持捉蜻蜓的长杆丝网,在一个满是污泥的浅水坑边找着什么。那么一小洼泥水中会有什么生物吗?这么冷的天。他们见我站过来,就向我送来示意寒暄的眼神。我问“有什么东西吗?”一个孩子说“有啊!有很多。”走近去看,老人便端过一个泥污的塑料盒,里面有半杯水的样子。他晃动着盒子说“看!蝌蚪,泥虾,还有蜻蜓幼虫,还有小鱼。”几匹和泥同色的幼体在盒子里翻涌着,元气十足。我说“这么点水有这么多的生命。它们在盼着下雨吧。”老人说“也许吧。很快就都变成青蛙和蜻蜓了。”

  
回到车里,我对丫头说“我看见蝌蚪和小鱼了!”,她“嗯”出一个声音。我知道她心里在想“你们这些大人真无聊,附庸风雅着要看古城古迹,回来却说看见了蝌蚪……”。

  


  
我这个生长在有几千年历史大国的人,却无论如何对名胜古迹怎么也涌不出兴趣。看文字还有概念,看见石阶亭台朱门玉阁,反而就只觉得坚硬冷漠,倒不如阅读历史年表更有实感。前几年,一个5月黄金周几个朋友开车去伊势半岛,途经伊势神宫,有人建议说这是日本著名神宫之一值得参观。就停下车带着孩子们成群结队而赴。神宫周围风景优美,有一湾浅河环绕着。孩子们提起裙裤下河玩儿水,大人们聊天拍照。神宫参拜道很长,走啊走的。参天大树间拾级而上的人影渺小微弱,却疲惫不堪。有人喊累,就有一个夫人说“我看也别去了。我们公司旅行来过,上老高累得大喘气可是上去一看什么也有,就一块白布!”听她这样说大家都笑起来。一行中不乏学者博士,听人把神宫说成一块白布没有不笑的道理。听她这样说,我倒真要上去看看。神宫的深远背景我并无兴趣,倒是想知道怎样布置着一块白布。果然,登上最后一级台阶,老远就看见正殿正中央一块长方形的雪白。形状如同没有红日的日本国旗。学人们都能领会到白布后面的意义,我则跟那位夫人一样,印象里的伊势神宫也只留下一块白布。其实,这块白布也真是神宫神韵所在。夫人的描述实在够经典。女人在外形上心领神会,男人却要从历史和思想中去重塑外形。不知这是男人和女人的性情差异还是男人刻意求异于女人的责任心理所至。

  


  


  


  

 回复[2]: 3.第三次停车 雪非雪 (2007-01-10 23:35:40)  
 
  鸟羽湾著名的二见浦夫妇岩。这地方我们都来过,但是,先生还是掉车头拐了进去。刚一开车门,海风就猛扑过来把头发围巾撕扯得飞扬起来。一个矮个子胖男人走过来,递过一张小纸片说“欢迎光临二见浦!请允许我向顾客介绍这里的停车情况。购买纪念品停车免费,此外情况下停车费每小时700日元。”他的脸色,跟这里的岩石一样焦黑,想必是跟日夜站在海中的夫妇岩一样于海水潮雾和四季的紫外线穿透中接待着四面八方的游客。

  


  
夫妇岩,是海边两尊一大一小的礁石。一条粗大的麻绳,将两岩拦腰连结着。因着这两尊礁石,沿海岸200米左右的石道就成了观光名地。人工小红桥。纪念品专卖店。投币不投币都可以合掌祈愿的小佛台。抽签算命的小亭子。买个“绘马”写上心愿挂上去的绘马架。

  


  


  
算命亭前摆着一张运势图表看板,丫头看一下说“妈妈你看,我没说错吧,我今年真的命不好!”一看那表便心里一惊,上面明示着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儿今年是大厄年。顿时感到大厄将临头,心想此厄非同小可不可不避。忙低头请教坐在亭子窗口内的白衣女师此厄该当作何应,告曰很简单,买一个护身符即可免灾除难。便买了一个带铃的木刻干支手机链,700日元。丫头乖乖地挂在她的手机上,神情顿时坦若了几分。读书人的爸爸对这些没来由的暗示表示极度反感,说“你怎么能相信这些东西?他(谁?)说你运气不好就不好了?你不是考上了第一志愿吗?怎么不好了?”丫头大声反驳“所以更得小心!考上大学说明把我这一年所有的好运气都用尽了,剩下的都是厄运。”她这些冥冥中的命运判断理论真让我无可奈何,不知道生活在日本跟她同龄的孩子们是否都这样对命运神经兮兮。

  
-------------

  
[岩上自刻]

  


  
纪念品柜台陈列着一些干海鲜和袋装咸菜之类。工艺品柜台,竟然有各种中国产陶器和紫砂茶具。丫头指着墙上挂的一张工艺蜡染布画说“跟咱家的一模一样!”。同样的东西,前年在深圳从一枚要价25元讲到100元买下11枚。这里却一枚1100日元。一边为中国的蜡染工艺品怎么就成了鸟羽的土特产观光纪念品而不可思议,一边为自己2年前的购物偏得沾沾自喜。为免付停车费,就在纪念品店买了几样丫头要送给同学的礼物。日本的这个习惯我真是不怎么赞成,出门旅行本来是个人的自我放松,却不得不背上这样一个本不情愿的礼仪负担。包括孩子在内,一家人经常能得到他人出游带回的各类纪念品。东京迪斯尼的糖果、铅笔、冲绳的什么什么海贝项链、哪里哪里的特产点心、甚至还有埃及金字塔下的两块石头。停车场黑脸人看见我购物收据上有7千多日元的消费,就弯腰鞠了一个价值不只7千日元的深长躬。

  
回到车里重新上路,我总结说“下来看那两块石头看得挺值,姑娘买了护身符,我还知道了我买的那个蜡染工艺品占了不小的便宜。”先生说“你这人算是彻底没救了!出来就是要远离消费躲清静的,你却在这样地方也能找到花钱的乐趣。”丫头在后面笑得前仰后合,她笑我用中文把神圣的夫妇岩说成“那两块石头”。

  


  

 回复[3]: 4. 到达目的地 雪非雪 (2007-01-11 00:49:06)  
 
  

  
汽车沿海岸线行驶。导航仪小姐的播音放送不时叮嘱“离目的地还有10公里”、“前方300米处向右拐”或者“向左拐”。司机操小路走捷径的时候,她就不厌其烦地订正着让回到原路上重走。当她甜蜜着嗓音说“目的地到了,波音导航到此为止”的时候,我们已经看见半岛上的最高建筑——白色HOTEL。

  


  
大厅接待处三人鞠躬行礼说“旅途辛苦了,欢迎预约敝饭店”。然后由看上去有60多岁的HOTEL BOY把我们领进9楼房间,解释说“这是本饭店最好的房间,可三面望海”。又说了一大串几点开晚餐几点有团体游客最好是避开团体游客的拥挤时间段去温泉入浴等等。三个人迫不及待地到所有看得见海的窗前去看海。夫妇岩的海潮味儿还留在身上,这时候却都像从来不曾见过海一般,一齐抢着要看海。

  


  
看完了海景,丫头就登上松软的大床猛跳几下,嚷着“今晚上我睡这个大床!”爸爸就紧张起来,“那不行,你要睡外屋和室的榻榻米。”她就说“你们睡榻榻米!我睡床。床上明早一睁眼就可以看蓝天!”爸爸一经提醒就更坚持着争夺床位。听着他们争执,我意识到这一家人正式进入了休息状态。先生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对丫头说“这个房间好啊,901,旁边就是902。”丫头大笑着喊“废话!旁边当然是902!这跟房间好不好有什么关系?”我也哈哈大笑。“智者”一放松做个平常人,就废话连篇。平时认真说话时,不是抽象的思想就是科技数据。现在,宁愿听他说没意义的废话,废话没内涵却有表情有人情味,可以让我们哈哈大笑而不窘于自己的无知。

  


  
和室榻榻米地桌上备着几袋绿茶和三块小点心。坐下来,每人一杯茶一块薄如煎饼的点心,把清淡饮用得甜嘴巴舌津津有味。

  

 回复[4]: 5. 洗温泉 吃晚饭 观夜景 雪非雪 (2007-01-11 20:45:33)  
 
  之后,换上浴衣各自进了男女温泉。时值傍晚6点,入浴者无多。一个看上去60多岁的女人搀扶着一位有90多岁或者100多岁的老人。像是她的母亲。她帮着母亲脱衣服,告诉她冬天应该穿更厚一点的内衣。她每帮助完成一个小节,母亲都要说一句“ありがとう”(谢谢)。脱完衣服走进浴间时,这句“谢谢”说了不下五次。

  


  
温泉水温适度,水质光滑柔软。温泉水和普通热水的区别,就在于热水只是热而温泉水除了热还有柔。那对老母女泡在水池对面。在水里女儿对母亲的照看更是目不转睛。只看她低首俯视的颈背,会以为她对面守护的是自己的婴孩儿。老母亲站起身的时候,我才看见她后背中央隆起的背骨象弯曲的膝盖一样尖锐,侧面看她的背成了人字形。这个枯瘦如柴的老人,在战争中度过青春。想必她那干缩的胸中会有着很多亲历过的战争故事。作为加害国的国民之一,那些故事像是在诉说她自己也是一个战争受害者……。

  


  
出了温泉,便进预约好的日本料理店吃饭。店里只我们三人。老板娘五官紧凑匀称,小鼻子小眼小嘴。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觉得这面孔似曾相识。脑中进行一番记忆扫描检索,却一时没能想起她究竟象谁。从小冷菜生鱼到最后的甜点,前前后后吃进不下十种。所有的碗碟均一扫而空。那小眼睛女人不往这边看,紧绷着的小鼻子薄嘴唇,看得出她在这三位吃势可观的虎狼客人面前的故作镇静。

  


  
回到房间时,先生买回两听本地啤酒。泥一样瘫坐在榻榻米上,边喝边说好喝啊好喝。还说不怪要价高,确实好喝。我要开电视,他扬手制止。说出来休息就是要远离文明的嘈杂,不管它何年何月也不管哪国政变哪家着火。喝完两罐啤酒,想起方才在店里买下一瓶当地清酒喝剩下的半瓶,向丫头要酒时,她却想不起来那酒瓶放在了哪里。回来的走廊里我还看见她手里拿着,找遍房间却没有。从5楼饭店到9楼房间,不到50米的路,三人均无清晰记忆。我找出带来的其他小吃,算是为他平息掉失酒的失落。很快又振作起来,嘴里嚼着什么嚷嚷着一会儿要进浴室泡着热水看海景。

  


  
我因饱食过度,坐榻榻米开始感到辛苦,便仰躺下来。一放松身体,忽然想起了那个小鼻眼的老板娘象谁——

  
跟她相像的那个人姓潘,是一个远房舅舅工厂同事的新娘。我把那个同事叫马舅,他结婚借住在我家西屋。

  
新婚之夜,客人走后马舅和新娘就插上了绣着红喜字门帘的木门。睡梦里,听见新娘敲着我和姥姥房间的门喊“大娘!大娘!”,姥姥把我叫醒去开门。新娘一进来就开始哭。眼泪扑扑掉。姥姥问她怎么了,她全身发着抖,抽抽搭搭地说“他走了!”“去哪儿了?”“我不知道。”然后她就说“我一个人不敢睡,大娘让我在这屋睡吧。”姥姥就收留了她,让她跟我一个被子里躺下。新娘穿着红内衣,惊魂未定的细眼睛闪着泪光。她说客人走后马舅就脱了外衣,露出上下一身白内衣。对她说“我不喜欢红色!”说着就把新娘的红棉衣塞进了炉膛。新娘吓得一个人蒙头躺下,室内安静之后她翻开被子看时,房间里没有了他。门插着,冬天的窗缝都用纸糊着,也没见有破绽。她被新郎的不翼而飞吓散了魂魄,就过来敲了我和姥姥的房门……。

  


  
这应该是我10岁左右的事,那以后他们打闹着搬走了。远房舅舅结婚后也搬出不再往来。几年前回国时偶尔见到舅舅,他说他也早跟马舅断了联系,说马舅有神经病,还说他是同性恋。说他跟着中央什么大人物子弟倒卖葱籽犯法入了狱,那个潘姓女人一个人拉扯着儿子过。后来儿子因为什么小事跟邻居孩子打架被打死了……。

  
丫头说想睡个好觉,临睡前一人又出去重泡温泉。爸爸也嚼腻了杂食,起身进浴室边泡浴缸边观夜景。看我躺在榻榻米上发呆,丢下一句“小资呢?”,离去。我继续联想了一阵潘姓新娘的昨天今天,将要沉入感伤境界的边缘时给自己提了醒:这是出来玩的,不要远离了都市空间却又沉进时间的缝隙。于是,站起身推开浴室门。

  


  
窗外,暗黑的海面浮托着对岸星星点点灯火。浴室里漂游着浓厚的海水浴场味儿。他在那里感叹着“仙境啊这简直就是仙境!”我笑想这一家三人刚刚放松下来几个小时贪享一下吃喝玩乐的俗美事便立刻自以为升入了仙境,可见平日里积压下来的身心疲惫该是何等繁重。唉。原来,自己活得这么不容易……。

  


  
二、第二日(19楼)

  

 回复[5]: 跟贴式的杂记,那是要跟跟 风 (2007-01-10 21:33:15)  
 
  嗯。猜猜看,那小丫头一定对小苹果爱不释手,没借给家里人用几天。ipot,iPod。

 回复[6]:  小橘灯 (2007-01-10 22:52:42)  
 
  伊势神宫确实没有什么意思,走那么长时间,不过那些参天古树看上去很好。听说皇太子结婚什么的都去参拜。是不是里边不对外开放,只给皇家用呢? 夫妇岩也不过想你描述的那样儿。原来雪在家里被称[小资]

 回复[7]:  雪非雪 (2007-01-10 22:56:39)  
 
  谢谢风桑提示。

  
不仅音痴,还英痴

 回复[8]:  雪非雪 (2007-01-10 23:00:14)  
 
  小橘灯好。

  
“小资”以外,还有比如“阿更”(20N岁开始只要一说“关门!”“别忘了熄厕所灯”之类,就被说成是更年期症状,简称阿……),此外还有更多残酷的“美誉”

 回复[9]:  风 (2007-01-10 23:08:56)  
 
  哈哈,英痴。头一次见到这个词。妙。看到后的第一反应是,英姿。

  
这个英痴,俺学习了。用在俺身上正合适,得时常用用。吼吼。

 回复[10]: 阿! 小橘灯 (2007-01-10 23:11:34)  
 
  提前那么20多年就被那么叫,你不生气呀!

 回复[11]:  雪非雪 (2007-01-10 23:45:23)  
 
  不生气。迟早要更的,早叫早更完

 回复[12]:  我是目光 (2007-01-11 00:05:17)  
 
  哈哈,雪曾被叫阿更?以前我有一个朋友,她老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叉,意思是小母夜叉,呵呵。

 回复[13]:  待于泥 (2007-01-11 00:10:27)  
 
  “你怎么能相信这些东西?他(谁?)说你运气不好就不好了?

  
-------------------------------------------------------------

  
这个(谁?)用的又幽默又贴切,我喜欢。

  


  
那小眼睛女人不往这边看,紧绷着的小鼻子薄嘴唇,看得出她在这三位吃势可观的虎狼客人面前的故作镇静。

  
------------------------------------------------------------------------

  
哈哈,看到这里笑出声来了

 回复[14]: 伊势神宫 水双 (2007-01-11 00:11:41)  
 
  也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比校隐晦一点。

 回复[15]: 伊势神宫的白布 游人 (2007-01-11 12:32:37)  
 
  曾经问过坐在挂白布的宫殿旁的小房子里修行的人,为什么只是一块白布?

  
回答是,不象你们中国的庙里有那么多菩萨,偶像这些具体的东西,我们的信仰已经升华到了无物的境界。似懂非懂。

  

 回复[16]: 伊势神宫的白布 雪非雪 (2007-01-11 13:52:41)  
 
  在这里: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02&&kno=003&&no=0051

 回复[17]: 绳,神社 风 (2007-01-11 14:37:45)  
 
  出云大社的绳,注連縄。

  
与那伊势神宫的白布有得一比。这个更过瘾 。出云大社的绳,据说与一般神社的不一样。而且大社也和绳子一样,出奇地大。得了天下的大和皇室只挂个白布,闷不作声拿实惠;对出让国家了的,就给盖个大宅子,打个大绳子,安慰安慰?

  

 回复[18]:  雪非雪 (2007-01-11 21:56:31)  
 
  上出云大社学习了一番

  
巨绳,象征结缘?

  

 回复[19]: 二、第二日 雪非雪 (2007-01-11 23:10:24)  
 
  早餐在一楼,是自助餐。日中洋自己选配。身在日本,认为和食(日餐)最为地道。三人均选配日式早餐。

  
就坐后,又看见昨夜在温泉遇到的高龄母女。稍年迈的搀扶着很年老的,身后跟着一位男士,猜想是女婿。那位看上去有100岁的老妇人,白发梳得温雅整洁。她的弯背骨把上衣后摆拱成裙状,可是她的表情和步姿看上去却那么端庄。纵然历尽艰辛,依旧从容平和。每一丝白发每一条皱纹,都自然沉静。

  


  
归途第一次停车,是在伊贺市的芭蕉纪念馆。

  
纪念馆中陈列着芭蕉的一些字迹,还有芭蕉用过的写字案桌和木桶之类。附近是芭蕉故居,为赶路,免去参观。

  
再次停车,是拐进路边一家夫妇餐馆。

  
掀开布帘一进门,一股肉香直抵心肺冲来。店里惟一一位客人,正坐在那里守着一个小泥炉烤肉。他身材高大,西装蓬发,看上去像个当地名流居士。他翻掀着铁网上烤着的方块肉,吃得一丝不苟。那炭火炉上烤出来的肉香,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绝对是一种危险的诱惑。陷于饥饿的时候,一旦闻到鱼肉煎烤的味道,我总能体会到荒原中追杀羚羊的野豹的性情。觅食的本能,在这一点上来说人与动物是最为相近的吧。拿过菜单,问老板娘那位居士正在享受的是哪一种。她翻到最后一面,说“是这个”。天!松阪牛烤肉定食,9800日元!三人不约而同地保持住了矜持,压着心惊分别哦啊噢着敷衍过去。不是拿不出这9800,是没这份奢侈自己的魄力。魄力,是能用钱衡量的吗?

  
各自要了一份千余日元的份餐,享受着窗外的伊贺风光,就着身后松阪牛滴油的焦香,吃下。

  
旅游旅游,就是边走边玩。我的出行,不论去哪里,回来打理记忆的时候,发现观光来的一半是与己无关的生人世相,一半是大吃二喝。文化啊风光啊那些可以作为修养沉淀的东西,却只是沉默进了照相机里。

  


  
走进奈良境内,又开始下起雨来。此行的天气像是一篇老套的作文法,一定要在文尾来个扣题。既然出门下雨了,进门也该下雨。 (2007.01.11)

  


  

 回复[20]:  次郎 (2007-01-11 22:15:35)  
 
  雪桑:我觉得正是历尽艰辛,内心才会平和。这种感觉不知对不对?

 回复[21]:  雪非雪 (2007-01-11 22:34:43)  
 
  次郎,你的感觉对吧。

  
为了获得更多的平和,去争取更多的艰辛

 回复[22]: 待于泥 雪非雪 (2007-01-11 23:52:49)  
 
  谢谢你的13楼的“笑出声来”。

  
一直跟读你论坛那边为友求助的帖子,由于拿不出什么有效的主意来,不曾发言。现在好了,事情解决了,恭喜你和你的朋友。

 回复[23]: 雪桑,如是。 风 (2007-01-12 11:14:19)  
 
  出云大社的巨绳,确实是象征结缘。而且,还能招财进宝。朝下的那三个大断面的隙缝里面,夹着很多硬币。说是扔硬币扔到隙缝里了,就会有财运。我很多年前去过一次,忘了扔,后悔啊后悔。下回,一定准备一袋子日元美元英镑港币人民币的硬币去。

 回复[24]:  佳益 (2007-01-12 15:56:42)  
 
  姐,周末老板出去开会,恰巧手边没什么其他急活。

  
“这个房间好,901,旁边就是902”哈哈哈哈。我快乐翻了,学者丈夫放松的状态竟然是这样呀?哈哈哈哈!也算是扣题了吧?

 回复[25]:  雪非雪 (2007-01-12 16:22:53)  
 
  24楼,小心老板跟踪着你的回复时间

  
“学者”了得啊,数字精确到所有的细节

 回复[26]:  待于泥 (2007-01-13 21:03:43)  
 
  哈哈,“就着身后松阪牛滴油的焦香,”,幸亏那居士看不到这篇文章,不然来讨“松阪牛滴油的焦香”料金,可如何是好?

  
因为朋友的电脑被警方拿去调查了,所以我替他在这里求救,我们牵扯其中的人都看了镜子上的回贴,甚是感激,谢谢雪非雪对贴子的关注。大家同喜!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这里那里
     和歌山早春之旅 
    2013~2014 
    找北 
    天涯海角 
    新西兰的Home stay 
    北国之秋 
    雪国 
    近江秋旅 
    这里的中秋静悄悄 
    奈良野生鹿 
    京都酒家知多少? 
    冲绳(2) 琉球王朝绘卷行列 
    冲绳(1) 
    箕面(みのお)紅葉--今年不太紅 
    东京见闻琐记 
    三月走四国 
    伊势三人行杂记 
    日本海 初雪游 
    美国三日 
    新加坡三日 
    模糊的上海印象 
    沈阳印象 
    查干湖 妙音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