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这里那里
字体∶
美国三日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2-09 23:20:53 阅读人次:1762 回复数:13)

  1. 初踏美立坚

  
美国的第一印象,是总统的微笑。

  
在洛杉矶下了大韩航空机,走过长长的通道和滚梯,在一个下行的阶梯口上部,美国国旗的背景中间是克林顿的正面相。他微笑着,相框上边大字写着“WELCOME TOAMERICA”。英语,星条旗,总统。一盘正宗美国大菜就端了过来。

  
排长队办入境手续。悬挂在大厅空中的几十面星条旗下,排列有数十个办理入境手续的窗口。广播里轮流放送各国语言。坐在窗口里的海关工作人员有白人、黑人、亚洲人和其他看不出种族特征的人,而办理行李等非文字方面工作的人则大多是黑人。通了关,就算正式进入了美国。

  
机场大厅里,看见一个白人女孩儿,上身只穿一件比胸罩稍宽出一点的背心。心想她真是不仅有勇气而且抗冻的同时,看见窗外有绿色树影。来到外面,很多人只穿一件单衣或者体恤杉。风和日丽,树绿花红。想到箱子里装的大衣和帽子手套,顿觉这里的气候带给我一份莫名的肌肤之亲。  

  
当地时间3月24日下午2点余,经美国国内航线由洛杉矶来到拉斯维加斯的SAN REMOHOTEL。一进门,不禁吃了一惊。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陈列有钢琴和花篮的大厅,而是一个排满各种游戏机的大赌场。我们这个由中文产业发起的第一个旅美本土团体一行约40人,在入口处一角等待旅行社负责人办理入住手续。

  
当地导游REIKO小姐操着流利的英语日语元气十足地跑前跑后,我们这些来自日本又经由汉城洛杉矶连续飞行了近13个小时的东洋小人儿,在领队的归拢下,一边提守着自己的行李,一边举着充满倦态的黄面孔四处张望。

  
这一天是星期三,赌客不多,赌场工作人员在各种机器的夹道中走来走去。这里的人身材高大肤色各异,相比之下,在东洋人里也是十分矮小的自己,再加上在大阪上飞机之前的疲惫(为着这5天的远行,我不得不把许许多多的工作和繁杂家务提前做好,并且把女儿打发回大连娘家,直到24日凌晨2时才得以准备自己的行装。),以及在汉城飞往洛杉矶的11小时里几乎未眠带来的四肢酸痛头晕目眩的时差反应,此时觉得自己渺小无力,身轻脑空,全身上下好象只剩下一双眼睛,在这个自己仿佛是突然间被投放进来的世界里看来看去,如同一只呆鸟。  

  




 回复[1]:  雪非雪 (2006-12-09 23:21:23)  
 
  2. 第一餐

  
我和同房间的S女士安排好行装后,就匆匆下楼来到赌场大厅。大厅四周除了HOTEL服务台以外,有赌场换钱柜台、商店、餐馆和快餐店以及公用电话机传真机。按照导游的安排,在晚上游夜景出发之前的几个小时自由时间里,最好在本饭店用餐并试试赌运。  

  
快餐店的小姐是一位黑人,身材高大自不必说,她用大大的黑手把大把大把的火腿肉和奶酪摞在切开的长形面包上,涂着各种颜色的长指甲在面包和火腿肉奶酪之间翻来扭去,想起这些黑手指花指甲摆弄的这个巨大三明治将入我口时,胃里反上来一阵不适的抗议,但很快被另一个十分清晰的意识代替,即:这里是美国,一个和中国和日本不一样的国家。

  
我们二人合要了一份三明治,又各自要一份甜瓜果盘和一杯最小号意大利咖啡。每人大约8美元,没有小费。半个三明治拿在手里仍是大得不知从何入口,咖啡端在手里手臂直要发颤。邻桌坐着一位高大肥胖的白人老头儿,看见他的夫人把一杯有一升大的可乐端给他时,我们不禁发笑,于是这对老年夫妇友好地向我们搭话。他们来自旧金山,当老头听说我们此行不去旧金山表示非常遗憾的时候,他手里的大可乐杯已经空了。而我们则在离店时把剩下的大半杯咖啡送到高高的柜台很抱歉地请人家倒掉。  

  

 回复[2]:  雪非雪 (2006-12-09 23:22:08)  
 
  3. 赌运亨同

  
在兑换处换了25美元的25分硬币,端着沉甸甸的钱杯,在迷宫一样的赌阵里,我不知往何处去。我不懂任何一种游戏规则,不认识任何一种机器。对那些排在赌场中央由一脸仙气魔相的庄家主持的人对人的宽大赌台,更是望而生畏,却步不敢前。意外的是在同团k先生的指点下稍稍懂得一点规则后的一个多小时后,我竟然用一枚25分硬币赢了100美元!是一种用机器操作扑克牌的游戏,在5张牌里,如果出现两张以上同样的牌,或者都是青一色的红桃黑桃之类,就有赢点。根据牌的大小等等赢的倍率不同。我赢的是400倍。虽然100美元不是个大数字,但这却是个极大的倍率。

  
400枚25美分硬币,哗哗哗地随着夸张的煽情音乐从机器的不知什么地方流出来。那一刻,我体验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不着边际的快感。这对于从未涉足过弹子球甚至连麻将牌也认不全的我来说,实在是摧毁性震撼。于是一发不可收拾,观完夜景回来已经早上3点,直到6点15分集合,除了回房间匆忙洗个脸洗个脚之外,就没离开过赌场。

  
后来,我自嘲说订房间是用来放行李的。总之,在HOTEL的全部时间都用来征服机器,就象中了魔。几十个小时不睡也不困,不吃也不饿,变成了没感觉的空心儿人。退房之后才意识到,不仅没碰一下自己花钱租下的床,在洗漱间洗脸洗脚居然没顾得上照一照镜子。

  
赌,实在是一种极端的特殊境界。它会使你变成不是你。不是不能控制自己,而是那个非你根本不想控制自己。回到大阪,看见那枚用满满一大杯25美分硬币在柜台小姐的祝贺声中换来的100美元纸币,没有任何感觉,就象在梦里到另一个星球走了一遭。当然,大家最关心的是最终战果,赢了还是输了。输了。据我所知,我们所有涉赌的人都是输多赢少。这是赌场规律吧。但是,虽然输了点钱,却赢来了一种心情,一种体验。使拉斯维加斯这座赌城以最拉斯维加斯的风格印入记忆。

  
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个名字是不夜城。林立的高级饭店,赌场,观望塔,商店街,通宵灯光如昼,色彩斑斓。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从大型巴士上,从高达300多米的观望塔上,从秩序井然的人行道或各种商店里,饱览着这座供人游乐的城市。它好象就只是为了让人欣赏让人开心而存在,用一句不太中听的话说是中看不中吃,它不是适合人生活的地方,而是沙漠中的一座现代游乐场。

  

 回复[3]:  雪非雪 (2006-12-09 23:22:45)  
 
  4. 大峡谷

  
次日,我们登上中型机飞往大峡谷。阳光明媚。风,是大峡谷的风。又硬又凉。和大峡谷的神秘壮观同样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机中小姐那殷切热情的笑脸。说是小姐其实大概至少40岁以上。她是白人,肤色却是大峡谷断层局部的赭红。一头银发,身材高大挺拔,象个大兵一样在机中噔噔噔走前走后。她的笑脸温柔热烈,明眸皓齿,说话声音响亮节奏清晰,如同一只矫健的大鸟。

  
下飞机乘巴士来到大峡谷观望台。变化无限深不可测的大峡谷,极目收不尽。那层层色泽相异的土石里记载的大自然之奥秘和历史,象是一本展开在人类面前的巨大辞书。在它面前,“大峡谷”三个字仿佛只能告诉你人类比之自然的渺小无力,它是不能够用任何语言来描述概括的。当我意识到我只能用照相机来和它对话时,感到虚弱又悲伤。

  
在大峡谷的断崖边有一个叫GRAND CANYON ASSOCIATIN 的木屋小店,大概几十平米,陈列着有关大峡谷的报刊画册以及邮票明信片等旅游纪念品。店主是一位高大的白发老人,面容慈祥,衣着朴素。我买了一套大峡谷野生鸟类图案的明信片和两枚邮票。看着老人粗大的手指在收款机键盘上伶俐的操作,感到非常温暖。他象大峡谷的化身,在那里静静的接待着四方来客,然后把一些小小的纪念带到远方。

  

 回复[4]:  雪非雪 (2006-12-09 23:26:07)  
 
  5. UNIVERSAL STUDIOS……

  
第三天,去洛杉矶的好莱呜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 /HOLLYWOOD)。在一整天的影城内自由活动时间里,我们一同行动的四个人,除去坐下来每人买了一份凄惨的日本饭团吃以外,都用来匆忙进出于各种馆各种厅体验观看让人叫绝的精彩节目。大家都象回到了童年,眼睛放着光,身轻如燕,笑声不止。每人买一大桶怪兽形状的百事可乐抱着,怎么喝也喝不完。

  
本来是6天5夜的旅行,但以上3天以外的时间都消失在了飞机和日付变更线上。也许是第一次的缘故,着眼之处即觉得陌生又似曾相识。因为语言交流不畅通,视觉和听觉就变得异常鲜活灵敏。看所能看,听所能听。象两百多年前那些来自远方第一次拥抱这块大陆的人一样,作为一个暂时驻足的旅行者,我感受到一种平易自然的接待。在那块遥远陌生的土地上游走的三天里,我不只一次地在心中对自己说:原来,人还可以这样生活。(19990408)

  

 回复[5]:  风 (2006-12-09 23:28:19)  
 
  哈哈,雪非这回出了个高招,自己把沙发和皮椅子都占了。我等就只好坐地板上看了。

 回复[6]:  雪非雪 (2006-12-09 23:35:55)  
 
  对不起。

  
风桑,网上好晚上好。

  
不是高招,这是一个便民小方。这两天忙,吃库存呢

 回复[7]:  风 (2006-12-09 23:37:24)  
 
  哈哈,雪非库存多,家底子厚啊。这个方子好。下回俺也来一把。

 回复[8]:  雪非雪 (2006-12-09 23:41:03)  
 
  久夏好

 回复[9]: 美丽奸3日? 校长 (2006-12-09 23:57:03)  
 
  本来是6天5夜的旅行,但以上3天以外的时间都消失在了飞机和日付变更线上

  
-----------------------------------------------------------------------

  
怪不得说3日.

 回复[10]: 斐雪,早晨好! 蓝色海洋 (2006-12-10 06:29:23)  
 
  斐雪,早晨好!

  
谢谢你带我游览了一次美国。特别喜欢这句话:“在它面前,“大峡谷”三个字仿佛只能告诉你人类比之自然的渺小无力,它是不能够用任何语言来描述概括的。”

 回复[11]: 菲雪:看过美国三日,谢谢 龍昇 (2006-12-10 11:46:09)  
 
  刚巧我也有个美国三日,路程相似,打个招呼,随上一篇。

 回复[12]:  我是目光 (2006-12-10 21:51:32)  
 
  羡慕你的美国之行,相比之下我的美国之旅可用凄惨来比喻,那天也发上来看看。

 回复[13]:  雪非雪 (2006-12-11 20:46:35)  
 
  我是目光。你的美国之旅何时上镜?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这里那里
     和歌山早春之旅 
    2013~2014 
    找北 
    天涯海角 
    新西兰的Home stay 
    北国之秋 
    雪国 
    近江秋旅 
    这里的中秋静悄悄 
    奈良野生鹿 
    京都酒家知多少? 
    冲绳(2) 琉球王朝绘卷行列 
    冲绳(1) 
    箕面(みのお)紅葉--今年不太紅 
    东京见闻琐记 
    三月走四国 
    伊势三人行杂记 
    日本海 初雪游 
    美国三日 
    新加坡三日 
    模糊的上海印象 
    沈阳印象 
    查干湖 妙音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