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这里那里
字体∶
新加坡三日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10-12 20:09:17 阅读人次:1644 回复数:8)

  5月12日,当地时间下午5点多,我以一只鸟的感觉,慢慢地旋飞在马来西亚上空。

  
时而浓绿无垠,时而水光闪闪。渐渐可以看到地面,是片片连绵与水的各种绿色。那是马来诸岛。水与绿色相间里,开始接近地图上的新加坡。浓茂得不真实的绿色里,树种的层次分明可见。层层迭迭的呈做雪绒花形状的绿星星密结在一起,下去看一定是参天松林。那水应该是海,却不同于以往看到的海。没有浪,也不是蓝色。象雨后的连片积水,静静的,有些浑浊。形状松缓自然。水面和地面温柔地连接在一起,彼此不侵蚀。水中行船,路上走车,天然一体。散摊在地图上的这些小岛,原以为都象日本那样是从海里挺出来的高低山谷,近看才知道它们大多是这样只比海凸出一点点的片片平面。

  


  
难怪称这里为南洋,这些零零落落的小片片,确实是浮在洋上的。

  
飞机着陆在樟宜机场。机场大厅宽阔而有秩序。到处摆满盛开着的兰花。很多硕大的花朵下标着价格以及托运到日本的费用。

  
日本JTB旅行社的观光车已经在等着我们师生30人一行。这是学校给国际情报交流专业学生组织的研修旅行,每人的旅费包含在学费里,对学生来说等于是免费出游。我所以同行是因为校方领导认为新加坡通行华语,必要时可为他们做点沟通说明。

  
第一印相是我觉得来到了一个比较理想的华人国家。极目处如盆景一样整洁别致。看不到政治的坚硬和陈腐的慵懒。大多是那种圆头圆脑的深肤色华人,说话的声音也是圆润的。讲那种听上去有点幼稚的普通话,样子热情朴素。相比之下我讲的中文听上去呈方方正正的形状,而日本人的哇啦哇啦的日语则呈三角形或多角形,缺少安定感。英文也似乎具有地方特色,有与在日本通行成日语的外来语发音相似的地方。

  
照明极好,似乎自己换了一双视力极佳的眼睛。交通信号鲜明可辨,立刻让我产生开车的愿望。

  
学生们对逛免税店和选购纪念品以外的任何活动都不感兴趣。无论是参观历史博物馆还是新加坡大学或者吃中国套餐,他们总是陶醉在自己的小氛围里。几个女生缠在一起拉手看指甲或者打开刚买的东西品头论足。男生则木呆呆的即不兴奋也不疲倦。看不出丝毫旅行者特有的好奇心情。

  
倒是我自己有种夹杂着似曾相识的陌生感和新奇感。非常微妙。有一种东西让我在这里觉得亲近和心安,可是环顾周围,又没有一个人一个地方是我的熟知。同行日本人觉得我应该象回到故乡,我却觉得自己象接近了远古时期相关文化背景下的一个边缘。入睡前洗漱时发现浴室没有备牙刷,于是下楼去买。在电梯里遇到同行的学生,电梯里同时有一些说中文的年轻人。在听他们议论纷纷要在8楼下我便将8楼按停说“8楼”时,他们吃惊地说“你会讲国语?你也是台湾来的吗?”我说“不是。我是从大陆来的。”一个女孩瞪着眼睛边出电梯边追问“那你为什么会讲日文?”,我还没答,电梯门就把她的问题关在外面了。

  
在大厅一个角落的小卖店里,我选出一个牙刷。递上去问多少钱,店主是个丰满的中年女人,她用英文回答我。我把4.5新加坡元递上去说“我不太懂英语。”可是她上下打量着我换用中文说“你听懂了。就是4块5。你选的这种是最高级的,很贵的。”我说我没想到这里的饭店不备牙刷,她说“这里的饭店跟大陆饭店的投资不一样,这里投资很高的。”接着她又问我“你不是从大陆来的吧?”我说“我从大陆去的日本。”她就说“日本很贵啊!”我说“如果有工作还可以承受。”她连连点头“那当然,那当然。”

  
第二天上午,有两个小时的自由活动。导游把我们放在最繁华的ORCHAED RD地铁站出口,做一番订嘱后就解散了。我走进一个商业中心,看见几家店门挂着“周休日”的牌子,就抓紧时间去找书店,结果进一个很大的书店,没找到一本中文书,问柜台黑人小姐,她脆脆地用英文回答“我们不卖中文书”。于是买了一本汉英词典和一本英语漫画给孩子。看时间只有不到一小时,便进Marriott HOTEL开放餐厅吃了自助餐。餐厅服务人员有头缠白布的印度人,也有白人和华人。用餐的多是黑白分明的游客。我一个人端着选好的水果点心之类,直到坐下才从一种孩子般的视觉里解放出来,周围人太高大了。

  
在饭店门口我对一个出租车说我去CONCORDE HOTEL 时,那人犹豫一下开车就走了。当我还尴尬在这个失落里没恢复的时候,他又回来,把门开开问我去哪儿。他高高兴兴把我带出饭店前庭走上大道。用很生硬的中文热情服务。夸我的普通话说得好,为同是华人而自己的华语却不到家表示惭愧。他问我是不是从北京来,我说不是我从大阪来,他问大阪是哪儿,我楞了一下说大阪是OSAKA,他伸一下脖子说原来你们把OSAKA叫大阪啊。

  
当地导游小姐极其热情,讲解得口干舌燥但笑容终不改。她穿一双很简陋的塑料凉鞋,踮跑在博物馆和公园的售票口以及巴士门的阶梯之间,第三天的时候,那双凉鞋终于被她踮破,她用拢票据的橡胶圈把分成几层的鞋底捆住。我为她的敬业热情所感动,在她和同巴士的司机以及摄影师身上也看到了华裔新加坡青年对待工作的极力投入。小姐利用移动时间讲解新加坡时,摄影师就端个筐向我们推销纪念品和已经放大装好的每个人的单独影集。照片以500日元一张出售,是日本洗印整个一个胶卷的价格。可是他的摄影技术把每个人拍得不忍心拒绝。仿佛那影集不是商品,本来就是你自己的东西。谁能放弃自己的东西呢?

  
第三天,5月14日是母亲节。我们用餐的中餐馆里,被围绕着母亲祝酒的大家庭们挤满。看他们儿孙满堂喜气洋洋的样子,想到日本人这一天往往是给母亲送一只200日元的康乃馨或者一条图案考究包装精美的围裙,意识到两者的差异。中国人向来看重享受天伦之乐的。

  
下午,按照日本旅行社满足本国旅客的惯例,把全员装车送进新加坡最大的免税店街。进大厅导游一宣布解散,学生们就象泼在沙漠上的水,形影消失。PURADA、CUCCI、 CHANEL的世界。几乎所有的服务员都会用日语说“我们比日本便宜”和“这是今年在法国(或意大利)最流行的款式”。我游荡在琳琅满目里心想借此长些时尚见识时,校领导及教员一行4人过来找我说理事长要去著名的莱佛士(Raffles)酒吧喝酒。

  
在飞机上,航空小姐发给我们每人一本日本航空公司编印的新加坡旅行指南,小册子封底上有这家酒吧的照片和简介。“受到以毛姆为代表的众多著名作家青睐的台式酒吧,坐落在RAFFLES HOTEL的一角”。上午在新加坡河岸参观了莱佛士爵士1819年登陆新加坡的雕象,得知是这个英国人从此开辟出这里的近代文明,理事长对莱佛士的敬意转化成去莱佛士酒吧喝酒的雅兴。

  
酒吧里的客人几乎全是白人。室内设置跟广告照片不一样。酒杯象广口向上立着的小号一般复杂,端起喝时让看上去的人有一种岌岌可危的担心。那形状分明是头重脚轻。理事长喜欢得不行,问店里肯不肯卖给他一只这个杯子做纪念,戴高筒帽的深肤色青年说“No”。理事长就说这种东西就是在这儿用用觉得有意思,真带回去不定哪天就扔了。我们一人守着一个接近不成体统的大杯子,很蹩脚地象白人一样剥着干硬的咸花生。我身后的方木柱旁边放一大麻袋花生,据说从马来西亚进口,是那种形状很小的品种,加盐煮过后烘干制成。每个桌子上一个广口金属罐,服务员总是使这花生保持在半罐以上。不一会儿,每人酒杯旁边都堆出一个夸张的花生皮山,仿佛已经每人吃了一罐不止。其中一个女教师早已斯文地停止剥食。理事长站起来环顾左右,说“这家店真有趣儿,你看那些外国人都把花生皮扔在地面上。”说完他就顽皮地把自己那一堆都推下桌子,其它人也跟着往下推,带着一种半拘束半解放的嘻笑。女教师说“还是房老师有先见之明,从一开始就剥在了地上。”我说我生长在中国北方,小时候吃花生吃葵花籽时就把皮扔在地上最后一起扫。另一位老师说“看来中国习惯跟英国很接近”。

  
把旅游指南上的照片给服务员看问他为什么布置不一样时,他说他才来这里三年,这照片是大以前的了。

  
出了酒吧,几人纷纷鞠躬道谢理事长的招待。然后,趁着酒兴,听从理事长的建议,直入RAFFLES HOTEL正厅,印度人打扮的男人把我们拦住问我们房间号,其中一位搞英国文学的教授说“我们不在这里住,只是想参观一下。”那人进去请示一下出来说你们可以看看大厅。我们进去跟理事长坐在英国传统式样的高背沙发上照了相。

  
回来时整理托运行李时,一些女学生在机场候机厅里席地而坐,把箱子堂皇打开,将新购的衣物反复装叠着往里塞。她们大多第一次独立出远门,也是第一次进行开心的占“便宜”名牌消费。花花绿绿的箱子象死在海滩上的巨型彩贝,久久地张着。惹得一些待机乘客瞠目围观。

  
飞机起飞时已是夜里11点,又困又累,却睡不着。困只是眼睛疲乏,累只是肢体倦怠,脑子里却有一种胀满的兴奋。急着要扑捉点什么想清楚,又定不好焦点。浑浑沌沌的。比如,黑暗里到处绿眼出没的NITHI SAFARI的中文名称是不是应叫“夜行性动物园”?动物园里人们穿很少的衣服穿行在灯光如昼的热带植物林中为什么没有蚊虫?人们坐在敞蓬车上黑暗里屏息静气地观察动物时,动物们是不是也在品尝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高级动物们的不同气息?公园里那只作为拍照道具的大鹦鹉那么无精打彩,是不是有点工作狂?它疲倦地站在你手上,象一个重重的毛掸子。还有,作为有别于英语日语对我来说生死与共的母语,究竟有多少种说法?中国话、中国语、普通话、北京话、官话、汉语、中文、国语、华语……

  
SINGAPORE.

  
新加坡。

  
新加坡,一个礼仪端正眉清目秀的收费小姐,端着高雅洁净的小盘儿,等着你赏心悦目一番后,斯文着面带笑容地把钱放进去。

  
----------------------------------

  
(2000年12月6日。

  


  


  




 回复[1]:  游人 (2006-10-13 22:26:44)  
 
  雪姐总结得精辟:“新加坡,一个礼仪端正眉清目秀的收费小姐,端着高雅洁净的小盘儿,等着你赏心悦目一番后,斯文着面带笑容地把钱放进去。”

  
相比之下,我更欣赏马来西亚,没有那么高贵,但笑容一样灿烂。

 回复[2]:  雪非雪 (2006-10-13 22:38:59)  
 
  游人,游到哪里去了?好久没见。

  
马来西亚没来得及去。在新加坡听说,到了周末,新国人就开车去马来国购物。去的时候只存载单行道的汽油,然后在那边把油加满。

 回复[3]:  游人 (2006-10-13 23:01:56)  
 
  新加坡的一块钱在大马可以当两块钱用,当然了。

  
不过新加坡On Sale的时候,人流也会到过来流的。

  
游人喜欢大自然,所以更中意大马。

 回复[4]:  雪非雪 (2006-10-13 23:36:50)  
 
  大马——头一次听说。还有小马和中马吗

 回复[5]:  琥珀 (2006-11-17 16:20:03)  
 
  奇怪,我是怎么个途径转到这篇过去的文字里来的?

  
好像电影里面会提到大马这样的词汇

 回复[6]: 图片添加 雪非雪 (2007-02-07 19:25:56)  
 
  

  

 回复[7]:  蛇 (2007-02-07 20:52:55)  
 
  瞧瞧,这蛇多可爱~~~

 回复[8]:  雪非雪 (2007-02-07 21:15:42)  
 
  是啊。可就是没敢靠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这里那里
     和歌山早春之旅 
    2013~2014 
    找北 
    天涯海角 
    新西兰的Home stay 
    北国之秋 
    雪国 
    近江秋旅 
    这里的中秋静悄悄 
    奈良野生鹿 
    京都酒家知多少? 
    冲绳(2) 琉球王朝绘卷行列 
    冲绳(1) 
    箕面(みのお)紅葉--今年不太紅 
    东京见闻琐记 
    三月走四国 
    伊势三人行杂记 
    日本海 初雪游 
    美国三日 
    新加坡三日 
    模糊的上海印象 
    沈阳印象 
    查干湖 妙音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