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我的祖国
字体∶
中国的初詣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3-20 19:18:01 阅读人次:1297 回复数:12)

   

  


  
除夕早上,赶回家过团圆年。

  
大年初一。

  
早饭后,与家人两女眷出行大佛寺。拜托手足之一开车送至寺前。大佛寺在这个城市里驻足已有60多年之久,直奔它大门来却是第一次。小时候常听说,但那时凡是与寺庙和尚算命先生等相关的概念,印象里都即迷信又恐怖。由于是初次,自觉像个远道而来的上香客,难以想象这里是一个自己出生成长的身近场所。进门前开始酝酿虔诚,却又找不到临门抱佛脚的紧迫,于是把自己搞得心情有几分莫名其妙。

  
佛寺大门前的白雪堆上,插满布制佛华,冬阳下鲜艳得炫目。越是鲜艳,看上去越是虚无。是否因为我对佛教的无知而无悟?同时,因为无悟,而心生敬远。门前有各种姿态乞讨的人。两条腿伏在地面和一条腿伏在地面,嘴里说着什么,向前来赶庙会祈愿的上香客伸着手。

  


  
气温零下。曰暖冬。记忆里这是最拿不出手的寒冷季节,如今却可裸手举着相机东拍西拍。气候也跟着时代变了。

  
在这个大吉大利的新年始日,在这个各怀心意前来参拜的神圣场所,我没有拿出一分钱。台阶通向入口的那段路,脚边随时伸来乞讨的手臂。这情形太出乎我的意料。新年到寺庙神社上香,是到日本以后开始的事。1月1日零点之前,各神社寺庙里就排满了列队等待的人。上香。点烛。撞钟。许愿。除去到窗口接受个别祈愿祷告之外,是否投币任随自愿。关于参拜的经验,我只有这么一点有秩序的肤浅知识。今天的惊异,并非由于来之前乐观高估了什么,而是对故国故乡的久别和远离导致的无知和迟钝。拿出一点零钱来递给乞讨着的陌生而又太熟悉的同胞,并非多大难事。于我,却是沉重得难于做成行动。坐卧佛门前,向俗人伸手乞讨,这个场面让无信仰的我遭受到近似于虚脱的打击。内心里磕磕绊绊,在一种披荆斩棘般的奔赴中,随在家人身后涌进了大门槛。

  


  
寺内拥满了人。石佛身上披着一袭大红袍,袍裾在年风中发出嗦嗦细声。门右侧搭出一列很长的摊台,摆放着各种各样的香。香柱分为3根5根10根出售。3根3元,5根5元,10根10元。就是说1根香1元钱。对我来说,差不多是等于用纸币买燃料。心下之意是给寺院设施助兴。母亲拨开人群,凑到我身后,像怕触犯什么神灵般地小声提醒我“一点意思就行,不用多买。”近年来,母亲开始盲目热衷于求佛请安。作为一家之母,一边清晰地辛劳度世,一边又把心念寄托给看不清道理的笼统天灵。我知道她模糊的内心。一层是拜总比不拜好,另一层却又警惕着投资无报。她也最知道我在礼仪来往中的无分寸和购物不会讨价还价的出手无度,所以不忘随时用她对人世的认识尺度来教诲我。

  
拿出10元钱,买下一束有1米多的黄色长香。找到一个火堆,蘸火点燃。那燃烧在雪地上的火堆燃料,是一个拆毁的旧门框木料。在这个肃穆的时刻,看见眼前这木门的一角,立刻意识到距离佛甚远而离尘世甚近。心中不禁念到:我佛若有慈悲,请赐爱给门前那些伸手求援的人,不论他们是否信男善女,请帮助他们普度众生,阿弥陀佛。

  
曾几何时,我也曾逢丐必施。有一年,在上海的鲁迅公园,正默默仰望着坐在石座上的鲁迅时,脚下突然出现一个五体投地向我磕头的白发老人。她把一个小铝钵放在我眼前。我低身放进去几张纸币,挪步走开。回首,老人还在对着我的身影连连叩首,鲁迅的眼光不知道在看哪里。还有一次,走在长春街头,突然过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他对我说来自外地,钱包被人偷去,回家的旅费只差1块钱。他把身份证出示在我眼前,我没看他的身份证,立刻拿出2块钱给他。然而,几天后的另一条街上,我又看见他站在那里把同样的话说给陌生人……。

  
今天看到的这些乞丐,或许真的需要人们的施舍。可是,我却无力去做这种奉献。动心,却难以动容。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去参观上海的东方明珠出来,广场上先是过来一个男童让我买他的红玫瑰,紧接着又过来几个兜售水晶纪念品的人。买下一枝花和一个纪念品之后,马上又有好几个人提着袋子围过来,他们像是从天而降。“买我的吧!你也买我一个吧!”灯火通明中,我被这群人围剿。不知如何是好的当儿,他们吵闹起来。怀着挥之难去的烦乱,我向暗处逃去。

  
此后,再遇到这样的场面,就很难成全这样的好事。与其说是心硬无情,勿如说是变得对自己的所为没有自信。甚至怀疑做这样的“好事”是否含有轻薄自慰和矫情行善的成分。思其原因,是因为自知救不了太多的他和她。拿出10元钱,换来香火燃成灰,再用文字把这些记录出来。此外,我还能做什么?这样做,可否将我为他们做出的祈愿转化成现实的改善?我的力量何等微乎其微。如果祈祷灵验,我愿日夜祈祷:让社会让命运让佛去帮助他们。

  
那些叩首相拜的人,似乎对这里掌管着自己的命运坚信不已。看着他们的身影,无形中略感自惭形秽。此刻,披红袍俯视尘世的佛身目中的我,是否空虚到了不如一粒浮尘?仰望佛面,我只看到了薄云碧空。身旁香烟升腾,不见佛现音容。鲜花环绕中,匆匆身影在俗世中往来穿梭。我在想,这些人来这里做什么。他们投掷出长长的香杆。合掌闭目。默念心语。其念为何?想起那幅老对联上的句子: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人们所期待的“春”与“福”,具体是什么?钱。财富。平安。健康。富贵。升官……。人所能要之所有……。这样想,是否亵渎了那些心怀真诚的人? 看着群人匍匐而拜,迷惑。疑惑。除去那些对佛教信仰怀有执念的信者,更多的人,其虔诚度能有几分坚实?排除宗教意义不谈,只从为人处事的基本道德信仰这层意义上说,有多少人经得住凡俗准则的推敲和考验?几十年来,我们是否有过值得付出真诚的信仰?是否有过通达到心灵的信仰铺垫?是否因为感受到了失落的恐惧才需要盲目的寄托?……

  
寺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长方香炉。模仿着他人,我把点燃的那束大长香投放进去。这时,走过来一个穿棉大衣的男人,对我大吼“请你躲开!这是人家拜佛的地方,你站这儿成了接头的了!”。拍一张照片,诚惶诚恐着躲开。

  


  
寺庙占地3万余平方米,院深处当还有其他许愿请安的场所。但是,被吼叫过之后,意识到自己对眼前这无序的混乱中的秩序一无所知。于是,只在入口处绕了一小圈,便向出口走去。不知道来龙去脉的事,大凡是敬远着比较好。

  


  
归途中,母亲说她出门后给了那些乞讨人每人几块钱。她满脸行善后欣慰的坦然,像加入了一份叫人放心的保险。我感受不到坦然,并非因为我没有施钱出手。假如,拿出比母亲更多的钱分给那些把手伸在正月初一的人,我就会心安理得吗?18年一次归乡过年,哪怕给他们更多的钱,又岂能改变那些伏地乞讨者的人生状态。

  
当日下午,跟几位相别多年的旧知聚会于餐馆。满桌酒菜,吵吵嚷嚷着吃喝。晚间,又有另一帮旧知相聚。酒足饭饱后大家意犹未尽,又去歌厅唱歌。我找不到几首听得懂的曲调,只是被淹没在震耳欲聋中。脸上在笑,心里欢乐不起来。

  
回来路过大佛寺,高大的石佛站在夜里,身上的红绸变成黑色,抖动着。看上去很冷。(20070319)

  
………………………………………………………………………………

  
(1)门外售花处

  


  
(2)入口处1 

  


  
(3)入口处2 

  


  
(4)入口3

  


  
(5)寺内1

  


  
(6)寺内2

  


  
(7)寺内3

  


  
(8)寺内4

  


  


  
(9)寺内5

  


  
(10)出口处(糖葫芦车)

  


  


  
——————————————————————————————————

  


  


  




 回复[1]:  久夏 (2007-03-20 21:50:47)  
 
  我的祖国。。。。一声叹息。

 回复[2]:  薛东方 (2007-03-20 22:23:27)  
 
  同感,痛感。

  
那、第一张照片的纸花,也是善男信女们栽的吗?

 回复[3]: 看到冰糖葫芦 孙秀萍 (2007-03-20 23:57:54)  
 
  

  
稍感欣慰! ,故乡已经不再是我们心中的故乡,物是人非尚可感慨一番,可惜现在物也都不见了。

 回复[4]:  taya (2007-03-21 00:27:09)  
 
  最后一个糖好玩

 回复[5]: 一面明亮的镜子 红叶 (2007-03-21 07:25:29)  
 
  早上好!如果说“雪”是一面明亮的镜子,那么,面对这面镜子,总是让人不由自主地去反省:真善美,假恶丑……

 回复[6]: 这个世界要拯救的人太多了 陈某 (2007-03-21 10:22:08)  
 
   前几天有人对我说,某某论坛在救人,能不能转贴到东洋镜。我就这样对她说的。当然,还有一句话我没说,东洋镜不是慈善机构,哈哈。

  


  
不过,谁愿意贴我不反对。不删除。

  

 回复[7]: 久夏 雪非雪 (2007-03-22 10:53:22)  
 
  莫叹息,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回复[8]: 薛东方 雪非雪 (2007-03-22 10:57:31)  
 
  薛桑好。谢谢同痛感。

  
那些栽在雪里的花是商品,香客们买了进寺门献到佛脚下去,请参看顶部文章题目下面的小照片

 回复[9]: 秀萍 雪非雪 (2007-03-22 11:02:00)  
 
  糖葫芦价格是那时候的多少倍,你知道吗?

  
而且很难买到山楂糖葫芦,我吃了一个看上去很美的,以为破口就是酸甜味,结果是水甜——葡萄糖葫芦!没吃过吧

 回复[10]: TAYA 雪非雪 (2007-03-22 11:03:54)  
 
  那个“糖”是蛮好玩儿的,随便拔几个去玩儿吧

 回复[11]: 红叶 雪非雪 (2007-03-22 11:05:48)  
 
  “明镜高悬”——这可是挂在衙门厅堂里的话,不能轻易给“如果”了……

 回复[12]: 斑竹 雪非雪 (2007-03-22 11:11:57)  
 
  〉前几天有人对我说,某某论坛在救人……

  
——莫非鲁迅转世重生了 “救救孩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祖国
    7'23事故...... 
    鹤岗矿难(2009) 
    回国见闻(2009) 
    中国的初詣 
    赏慕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纪念 
    故乡断想 
    集体生活初体验 
    过节了,赏钱赏钱!  
    领略出租车司机的发泄 
    街头见闻之一 
    回国见闻——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 
    怀念中国餐桌 
    烟 税 
    邂逅文盲 
    我的祖国处处商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