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我的祖国
字体∶
领略出租车司机的发泄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9-01 14:58:36 阅读人次:1329 回复数:17)

  那边看到阮祥博士提醒去听听出租车司机的“骂”,就想起了这段亲历。

  
(----- 回复[51]: 阮翔 (2006-09-01 01:10:54) ……想知道什么是有力度的骂么?现在就回国,不用去什么偏远农村。走在北京上海大街上,随便上一辆出租车,上车后甩开了和的哥聊天,听听人家是怎么骂的?那才叫骂,那才叫切肤之痛。)

  
………………………………………………………………………………………………

  
2006年8月10日 星期四 大连

  
走出会展中心的丝绸展会场,趟过飘荡在广场石面路上的热浪,坐进出租车。跟司机共同感慨一番“这天可真热啊”之后,车流出现堵塞。闹市区路边停着很多车辆,我说了句“这车怎么能放这儿呢?”就点燃了司机的发泄筒:

  
“就他妈这样!到处都是车!人人都想开车有两个臭钱就买车!买呗!有卖的就有买的是不是啊?你让人都开车都买车你倒是管理好啊!他妈的什么人都敢开车上大街,乱开乱撞!那票是考的吗?有些人就是买的,你敢买他就敢卖!”说着他就问我“你开不开车?”我说“在这儿我不敢开。”他立刻说“千万别开,也别乱走,朋友的车也少坐。要坐就打出租车,出租车司机管怎么着还是职业司机,手熟,起码还能为自己的饭碗负点责。大街上整天肇事,你得拼命躲着,都不要命似的。”

  
接着,他就开始了歇斯底里般的发作。“妈的,乱!使劲儿乱!往死里乱!乱死才好!中国完了,就让他们这帮玩意给毁了。你听说过哪个国家死刑犯能拿钱给免死的吗?啊?你听说过吗?这不是花钱能买命吗?这样的国家不完才怪呢!……”

  
我搞不清楚他怨从何生怒从何来,不知道他说的“你”和“他们”何所指,也不知道死刑犯与他有何相干,或许跟他有关但跟我毫无关系,干嘛把我关在车里听你怨声载道?车里开着空调,要不然我会借理由说“你车里没空调我下去换一台车”以避开义务听他的灰调演说。

  
到家附近出了他的车走进热浪里,念及起他车内的舒适温度时心中隐约生出一层模糊的共鸣。我和他,同是一个国家的百姓。不同的是我离开太久便自然对许多许多事产生了隔离,似乎一切与自己不相干。但这与麻木似乎又有点不同。难得回来一次,每次回来,我总是本能地希望让自己的眼睛多看到一些熟悉的有大国大民族多民族本色的能充实我做一个坦然的中国人自信心的自然景自然事。可是这种本能又常常以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告终。该怨谁呢?那个一路大骂的司机,我下车的时候十分温和地对我说“谢谢了,走好。”(20060821)

  




 回复[1]:  唐辛子 (2006-09-01 15:14:39)  
 
  说起大连的出租车司机,我十年前去过一次,多亏了大连的司机呢,很热心肠地,带我们去了许多又好又便宜的海鲜餐厅,那种刚刚从海里捞上来的蛤蛎,10元钱可以买到一大脸盆。

 回复[2]:  东京博士 (2006-09-01 15:31:39)  
 
  在日华人都差不多,日本回中国探亲,一次温差,从中国再返回日本,又经历一次温差,搞不清哪是海水哪是河水,总之都有那么点苦涩。

 回复[3]:  雪非雪 (2006-09-01 15:35:26)  
 
  "一大脸盆"!大连就是个大啊。前年冬天去海边渔村,看见一渔民在自己院门前砸刚从海里捞上来的蛤蛎,没砸开的10元钱一堆——论堆卖。渔民的手冻得跟蛤蛎差不多的颜色。我站着看了一会儿,没买。拿不动,心里却变得有点沉。……打住,又要小资心理作怪了。

  

 回复[4]:  唐辛子 (2007-03-03 13:24:14)  
 
  9494,大连海边的蛤蛎就是论堆卖的。还有:我至今吃过的最美味的海胆刺身,也是在大连的日本料理店吃到的,又大又鲜,还便宜,日本的话,一般料理店都很少看到那么好的。

 回复[5]:  陈梅林 (2006-09-01 15:38:23)  
 
  馋死了!哎,雪菲你换马甲啦?

 回复[6]:  雪非雪 (2006-09-01 15:54:29)  
 
  不是换了马甲,是把马甲脱了。拜托各位叫我“雪非雪”好了,“老师”什么的还是留在教室里用吧。

  

 回复[7]: 狂晕 校长 (2007-03-03 13:51:03)  
 
  云对雨雪对风,都是西风紧对雪菲雪闹的,名字都改成"雪非雪"了,俺罪过罪过!面壁去了

 回复[8]: 校长莫晕 雪非雪 (2006-09-01 16:18:20)  
 
  雪非雪本是雪非雪。该面壁的是那个用错了名的前身。

 回复[9]:  陈梅林 (2006-09-01 16:29:52)  
 
  明明雪菲这么曼妙的名字,简直就是琼瑶小说中女主角的名字,非要改掉,残念中。

 回复[10]:  雪非雪 (2006-09-01 16:56:58)  
 
  梅林桑,随你怎么称呼我好了,总之我不愿意让你残念。琼瑶的小说曾让我身临其境地着实喜怒哀伤过,但曼妙总归不属于无论如何也精致不起来的现实人生。——说着说着又要玄起来……

 回复[11]:  陈梅林 (2006-09-01 17:14:09)  
 
  那我还是要叫雪菲。

 回复[12]: 恶狠狠地 校长 (2006-09-01 17:25:14)  
 
  雪非雪不会是金大虾笔下的某师太吧?不喜...

  
那我还是要叫雪菲。---->同意!嘿嘿

 回复[13]:  雪非雪 (2006-09-01 17:32:42)  
 
  随大家心情叫就是了,我这人随和。

  
请教校长“金大虾”是何人?幽默感老上不去让校长扫兴,惭愧。

 回复[14]:  陈梅林 (2006-09-01 17:43:22)  
 
  我猜是金庸。虽然他的书我一本没看过。

 回复[15]: 哈哈,俺大失败呀 校长 (2006-09-01 17:43:31)  
 
  对女同胞讲金大虾

  
是金庸大侠,写武侠滴高手,嘿嘿

 回复[16]:  雪非雪 (2006-09-01 17:47:36)  
 
  遗憾莫读过金庸。金庸对我来说就像金字塔,单知宏伟高大却不知奥秘何在又不敢问津。

 回复[17]: 赞成二楼东京博士 蓝方 (2006-09-02 00:36:17)  
 
  博士的话--“在日华人都差不多,日本回中国探亲,一次温差,从中国再返回日本,又经历一次温差,搞不清哪是海水哪是河水,总之都有那么点苦涩。”

  
二楼东京博士的话,赞成!这苦涩的滋味,可能会伴随我们的一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祖国
    7'23事故...... 
    鹤岗矿难(2009) 
    回国见闻(2009) 
    中国的初詣 
    赏慕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纪念 
    故乡断想 
    集体生活初体验 
    过节了,赏钱赏钱!  
    领略出租车司机的发泄 
    街头见闻之一 
    回国见闻——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 
    怀念中国餐桌 
    烟 税 
    邂逅文盲 
    我的祖国处处商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