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我的祖国
字体∶
怀念中国餐桌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8-25 13:24:51 阅读人次:2281 回复数:21)

   前天夜里在长春饱食一顿美味上火车睡下铺一路酣然,睡足了精神近5点醒来捧起莫言的《生死疲劳》。23分钟后就进了大连站。父母和弟弟在站台上等着我,更是等着帮我拿行李。回家来不及了,便去一家粥铺吃早饭。7点到周水子机场,中午便从大连回到大阪。飞行时间2小时。空中吃了最后一份祖国的简餐——几块哈密瓜几片生菜色拉一块可以称作糟糕的蛋糕和一个轻若空气的小面包。当然还有多种供选择的液体饮用品。

  
回国10日,日日饱食终日。不论是娘家还是婆家,也不论是朋友家还是朋友请客到饭店。即便是自己一个人出门也一定在饭点时间找个地方坐下来饭是饭菜是菜地吃上一餐。8月的中国东北可谓是最佳的暑假去处。有两个家在东北,几生轮回修来的福。天再热,树荫下仍是阴凉地。阴凉地上就有许多的水果摊。青枣李子海棠果。光是李子就有红的绿的半红半绿的,还有野生的李子,称干核李子,状如杏,轻轻一捏就裂成两半,立立正正一个干干净净的核给你看。味道一半是杏一半是李子,皮处脆肉处沙,吃一个还想再吃一个一连能吃十来个。还有各种瓜。西瓜哈密瓜各类香瓜甜瓜青绿的黄白的绿白相间的。我喜欢所有的瓜。尤其是黄瓜地瓜(红薯)和倭瓜(南瓜)。此三瓜一年四季常吃不厌。还有苦瓜丝瓜脚瓜(西葫芦)。凡是沾瓜字的不论是块根类还是水果类还是蔬菜类统统喜欢,喜欢到了见瓜神清气爽脾胃津润心生安宁的程度。简直一个地道的瓜婆。

  
从离开中国家的前三天开始,便进入将被美味餐桌隔离开去的心理危机状态。于是一改在大阪不吃早饭的习惯一大早起来赶吃父母备出的早餐。油饼。油条。鲜浓豆浆。米粥。咸菜。咸蛋。样样好吃样样想吃样样都吃都多吃。早饭后洗碗收拾厨房擦地。活间就会顺手拾个李子海棠西红柿什么的吃上一阵。清理洗脸间收拾衣物换鞋出门。逛商场或者观街景。等出租车下起雨来又要忙着翻包找伞。中国城市变化太快太大,回到家也找不到自己熟悉的街熟悉的道更没一家熟悉的店一个熟悉的店员。横过马路时笨得像是少了半条腿走不像走跑不像跑走一步退两步走两步又退半步。

  
自己的钱包也陌生起来。种类繁多的人民币要辨认熟悉需要反复消费上几次。我发现仅带数字5的纸币就有好几种,5毛和5元似乎各两种,这就4种。现在的5元和过去的5毛大小不相上下。找起来麻烦,就索性用整票子。大连出租车起价8元,长春5元。一下车就找过来好几张皱皱巴巴的各色纸币。一次逛街回来挎包的各个小袋里就都装进了零钱。在中国我的钱是越花越多。越多越乱越乱越多同时也越多越碎越碎越少。到了会花零钱了也该回来了。

  
午饭会有炒菜凉拌菜。晚饭就更不必说。朋友请吃东北菜杭州菜。正吃着又有电话说家里有同事自家大院掰回的新玉米,便免去了饭店里的主食留出一点胃空间用来装新玉米。新玉米就是新玉米。那股柔韧的馨香,一瞬间从鼻孔直接钻进胃底令胃的海洋波浪翻滚欲自抑而不能。

  
晚上回到家,弟弟带一箱还挂在枝上的鲜龙眼从深圳飞回来,一边剥食一边盘算着一定带回大阪一些放进冰箱里坐在电脑前打字的时候拿出几颗慢慢地剥开,凉凉的半透明的乳白果肉放进口中,任你大阪37度38度我有凉龙眼吃着就是不开空调你又奈我何?……。此刻我就坐在电脑前对屏怀恋着挂在枝上那些龙眼。龙眼也叫桂圆。桂圆也叫龙眼。龙眼们放在长春家厨房靠窗处,满满一大方筐。筐是长方形的,比正方还大出一大长条。那装满龙眼的长方大筐现在一定也放在那里。那么多,怎么吃两天也吃不完。前天夜里火车离开长春不久我就想起来忘了拿龙眼。装行李时父母提醒说“别忘了带龙眼”,我答应着“哎!”两只手都忙着再没别的手去伸向龙眼。就那么拎包匆忙着出门了。就那么直奔火车站上了火车。火车都提速了,快得睡一觉就到了大连。我睡得很好。睡得好有两个原因,一是在长春的一星期事事顺利,一是由于忘了带龙眼的懊恼。顺利令人安坦,懊恼令人扫兴。兴都扫了没有不疲惫不困倦的道理。

  
现在,我的电脑桌上没有一颗龙眼。我的脑里眼里甚至口里胃里却都是龙眼的形龙眼的味儿。挂在枝上的龙眼,一小块一小块剥开皮露出透明乳白肉的龙眼,渗着甘汁发着清香……

  
与时间相比,空间太无情。空间决绝得不动声色。48小时之前那是怎样的场面啊。顺风火锅。“要羊肉还是牛肉?”,“要牛肉。”“要红的还是白的还是半红半白的?”“各来一盘!”一家人围坐着大圆餐桌,满桌都是把祖国故乡老家这些抽象概念具体化了的亲切:鸭血、豆腐、茼蒿、粉丝、香菇、羊肉丸、麻辣火锅开得翻滚,想吃什么就往里面夹,轻轻一煮随即可食。满腹。满意。满足。圆满。美满。

  
回国第9天称体重,增加2公斤。此为意料之中。一日三餐贪食主食副食三餐之外还有零食,稀的干的香的甜的样样投放进自己身体里,没有不胖的道理。可是,越是这样还越要加紧吃,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一旦时过境迁,胖几公斤根本不用愁,不饱口福乡情难尽。

  
今天是回大阪第2天,方才称体重已恢复1公斤,在中国充填的2公斤恐怕用不上一星期就会还给大地还给空气。动物的体重也真是怪,长在身上时它是个份量,有血有肉的;一旦减下去就不知道消失在了哪里,摸不着看不见的。就没见过哪个长在秧上的瓜长大了又变小的,除非把它摘下来晒上几天。

  
下午出去剪发,理发师的剪刀喳喳响着,我的胃肠也在体内发出饥鸣。可是直到又过了几个小时的现在我除了喝乌龙茶水嗑瓜子什么也没给它吃。身体它饿我人却不饿。每次回国回来这样的现象都要持续几天。眼前再现着祖国的餐桌,延续着顿顿飨宴。此时正是如此。

  
剪发回来途中,进超市买了5根黄瓜,一个小西瓜两个黄皮甜瓜(甜得不自然的那种)和5只梨。放进冰箱里却无心思吃。进入日本境内已有30多个小时,吃了半块饼、1/4块火腿肠、一个桃子、两块点心。这些都是从中国带回来的。另外还有2.2升水,到家烧的一壶开水已经见底了,用来冲了两次咖啡两壶乌龙茶。明天也许会恢复正常,身体的饥饿将击溃漫步于精神美食园的我人,让我拒绝进食硬是对着博客画饼充饥的意志涣散殆尽,无精打采地开冰箱点煤气以结束靠回味充饥的过渡期。

  
食在中国。此非虚言。在中国长到20岁的人一旦离开中国,说怀念祖国怀念故乡怀念亲友时,有一半的怀念都可以置换成对餐桌的怀念。何况我离开中国时还不止20岁。异国他乡的“中国心”饱含着中国胃情节在内。

  
难得回国一连10天,回来纪录的却满篇都是吃吃吃。明明是活着却像变成了饿死的馋鬼。我心里想的是写类似“回国见闻”的内容无奈屏上铺开的却是餐桌。(060821)

  




 回复[1]:  东京博士 (2006-08-25 13:43:24)  
 
  无聊地热闹一把:

  
我经常发现东北话里面很容易挑骨头,比如文中出现的“米粥”一词,这“粥”在我们看来当然是用米熬成的,就算东北还有大米粥小米粥甚至玉米粥,本身都带着个“米”字,单说一个“粥”不行吗?当然“米国”是不能省略说“国”的,那样“国将不国”。

  
同样,“还有多种供选择的液体饮用品”,这个俺觉得特有趣,液体饮用品不就是“饮料”吗?东北银说起来像极为正规的学术名词似的,那“倭瓜(南瓜),脚瓜(西葫芦)”如果没有括号,那俺可是茶饭不思都不知道是啥玩艺了,“倭瓜”大概会想是不是从“倭寇”国引进的日本矮冬瓜之类的,呵呵。

 回复[3]: 单说一个粥不妥 龍昇 (2006-08-25 14:03:46)  
 
  因为还有面粥,如玉米面粥(棒子面粥)、小米面粥、高梁面粥……

  
另:还有菜粥、莲子粥、八宝粥等。

 回复[5]: 脚瓜?搅瓜是西葫芦的变种 龍昇 (2006-08-25 14:17:32)  
 
  搅瓜里能搅出丝来,凉拌颇佳。西葫芦搅不出丝来,可炒菜烧汤或腌吃。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6-08-25 14:27:32)  
 
  信息就是这么被抛砖引玉地搅出来滴。。。。呵呵。不过,俺个人不喜欢粥里用面捣浆糊。除了有内容的粥,应该都是粥。(废话!)

 回复[8]: 脚瓜搅瓜绞瓜 龍昇 (2006-08-25 14:44:46)  
 
  东博和我跟的脚瓜均为玩笑。东博南人,管西葫芦叫交瓜或绞是正常的。搅瓜或叫绞瓜更正确,打开它的盖子,用筷子或叉子搅或绞,可拉出丝来。西葫芦和搅(绞)瓜不太好分辨,但确是像鞋像脚的是西葫芦,圆圆的是搅(绞瓜)。

  
刚忘说了,西葫芦馅饺子(博士语可称脚瓜饺子)很好吃。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6-08-25 14:55:53)  
 
  回龍昇:俺出国前俺们那一带没有西葫芦这玩艺,俺也是最近几年回国才知道西葫芦对应的是日本的何物,所以你们说的任何一种jiao瓜名称对俺来说是一张白纸,随便蒙都没事儿。对于拉丝的粘糊糊的东西俺本来就非常的“苦手”。

 回复[11]: 好像蛮好吃的 jiaying (2006-08-25 23:46:22)  
 
  写的蛮热闹,好像蛮好吃的。不过呢,我觉得日本料理也好吃,虽然价格有点贵。

  
还有国内的食品太多的加工让人后怕,单说麻辣火锅店里那白嫩嫩的牛百叶吧,就是人工漂白的。

  
还有往鸡蛋里打水的,咋么样,有这么高技术的手法,也纳入回国见闻吧。

 回复[12]:  东京博士 (2006-08-26 09:28:55)  
 
  鸡蛋的价格占收入的比率如果达到了日本的同样水准,再有人往鸡蛋里打水那就是想获得诺贝尔奖的人了。牛百叶人工漂白本身类似的食品加工技术先进国家也不少,问题是如何在有章可循的规则下进行,中国缺乏的是规则和严格的监督体制,这一点不仅仅是食品方面。

 回复[13]:  地丁 (2006-08-26 18:54:42)  
 
  中国的“注水”文化可谓发达。前两年看莫言的小说《第四十一炮》,写一个靠卖食品肉搞活经济的故事。对于如何给肉加水有详细介绍,给活猪活牛加水给死猪死牛加水再给变成肉的猪肉牛肉加水。那个村子的人自己说“咱们这儿什么都加水,只有水不加水”。好几十万字的小说我就记住这一句话。

 回复[14]:  少年行 (2006-10-06 00:36:59)  
 
  前一阵也写过一篇中国胃的文章,很有同感很有同感。

  
有些味道是吃过了就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想着老妈明天会做什么,睡觉!晚安!

 回复[15]:  老三 (2006-10-14 09:28:14)  
 
  飞雪,怎样和你说悄悄话?俺想找你。

 回复[16]: 波士顿唐人街随录 雪非雪 (2008-08-18 16:53:51)  
 
  

  
上文写于2年前离开故土故乡之后的饥肠辘辘状态。昨天去了波士顿的唐人街。这里基本就是一条铺在美国国土上的中国街。最大的“中国超市”的确够“超”,差不多什么都有。中国人能想到的那里有,想不到的那里也有。比如,我就没想到会在那里看到带着翠绿枝叶的龙眼和荔枝。还有游在水槽里的螃蟹、龙虾、珊瑚虾,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鱼。各种蔬菜、点心、干果自不必说,当地华人自己做的豆腐、月饼、熏肉、腊肉……

  
这里是美国,但这条街上到处听得到华语。有点特殊的是这里的华语多半是南方话,广东话闽南话居多,个别有上海口音,总之普通话反而成了方言的感觉。英语嘛当然这些华人都讲得来,是有那么点口音的,如同印度人面孔的人说的英语有印度口味,越南人的英语带越语节奏。尽管我不懂这各种语言,但是可以辨听出其与正宗美语的不同。

  
民以食为天,不管在哪里,天,总是大家的,人人的。这里的食材全面且地道。进来就走不动。事先备好了一个能承重的大袋子,想着要买的也就是香油、尖椒和生花生那么几样,结果,买回来的东西铺了一地,用男主人的话说就是你们一来这家就给弄成了小百货儿似的胡同小铺儿。

  
盘点如下:龙眼。荔枝。台湾香瓜。恰恰瓜子。椰子酥。萨其马。油条。馒头。花卷。猪肉。排骨。肉馅。娘蟹(雌蟹。这里的唐人叫娘蟹,此说法第一次获知。)辣味腐乳。绿豆粉丝。香辣豆腐。香油(日本产)。黄瓜。茭瓜。韭菜。尖椒。香菜。五香熟食。海蜇皮。咸豆角。长豆角。水饺皮……等等其他。

  
店头醒目处摆着各类中秋月饼,留作2、3星期后再去时采购为好,这一次已经太过贪婪。有这些好东西藏在冰箱里,几个星期胃底踏实。

  
一般的美国超市中的蔬菜肉类,按照中国人的饮食习惯需要,相比较日本已经足够品种齐全。比如香菜,在他们的超市里已成为普通品种,但在日本则很少看到,只有极少数的华人市场和大型百货商场才有售。曾在近铁百货商场买过香菜,300日元1株(按现在牌价差不多是近20元人民币)。而美国一般超市是1美元或者8、9毛1把,美国的“量”词基本都比我们习惯的量大上一成,那一把是实实在在的一把,差不多可以说是一小捆。

  
说这些的意思是说,就饮食方面来看,在美国似乎就不大存在上文说的餐桌相思之类的苦恼。即使自己不想去买,买了也不愿意做,花上点钱去中国餐馆开开荤,绝对能实现过把吃中国菜的瘾。这里的中国菜好吃,地道,大气。价格照日本便宜,菜码大,风格自然。

  
前天晚间,按照日本的波士顿导游指南来到唐人街找那家叫鸿运的饭店,走到一个胡同口,几个白人男女见我们在翻书,就大声说“这家好吃!”“绝对好吃!”他们心满意足异口同声赞叹不已,Good前边加两三个Very还不够,另竖起大拇指外加吧嗒嘴示意。

  
抬头看店牌,正是“鸿运”。鸿运好吃,服务也好。十几张圆桌,一大半是洋人客人。老板店员都是中国人,华语英语兼用。待客周到谦恭,那种态度在大陆是不曾见到的,老板不时会来到你身旁,撤一个用过的盘子,或者斟茶。不同的不是为你做什么,而是他那种侍者与顾客之间的身份定位。总之是叫你自始至终觉得你是主顾,那边是侍者。

  
最后赠送果盘和甜汤。当然,15%的小费是要付的。所有有人服务到桌的餐馆都要付小费。炒两只龙虾,一只波士顿海蟹,一盘豆苗,一个唐芥兰,外加2瓶啤酒。共105美元。比起前几年一次在国内吃海鲜还要便宜。

  
写了这么多,就没离开一个吃字。有点没出息,呵呵。不管怎么说,吃总是大事。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因地制宜创出的美味佳肴。哪里有诱人的炊香飘溢,哪里就有中国人的厨艺。

  


  


  
位于华盛顿大街的唐人街

  


  


  


  


  


  


  
地铁Downtown站下一站为Chinatown.

  

 回复[17]:  王者非王 (2008-08-18 16:28:49)  
 
  看了此文,本来就胖的人就不敢回中国了。

 回复[18]: 雪非雪的东北情真浓, 魏来五道 (2008-08-18 22:22:40)  
 
  写得这么好吃,好热闹,真情实感拉家常,颇感人,好象带我去了东北与美国旅游。东北男人雄强,女人挺拔,长得好与吃得好绝对有因果关系,为了向东北人学习吃,我在北京,青岛,深圳,长沙,甚至于上海都找过东北饭店去吃,与我们南方人就是不同,那个菜量大,实惠,煮得烂,虽吃得很饱却易消化,中午撑饱了,晚上胃口照好不误。如果吃江浙风又甜又油的菜,广东半熟半生菜,福建不太加葱姜蒜辣的海鲜菜,一吃饱喝足了,下一顿就不易消化了,所以长得干干瘦瘦,血不养荣(俗称:我怎么老吃也吃不胖呢?)者比例还不少。当然不是以胖为美,但白白胖胖还是比骨瘦如柴,三根筋挑着个头要高一个层次。这样看来,瘦子要长丰满挺拔,就上东北去过一阵子,吃一年一熟的好米好面多种粥。太胖了要减肥的,就到广东饮早茶,吃难消化咬不动的菜,再吃一年三熟的泰国硬干瘦米,不久就会瘦黑一些了。

 回复[19]:  雪非雪 (2008-08-19 11:39:15)  
 
  王者非王说得或许有理,但是该吃还是吃,胖点没啥,呵呵。放了假才知道人体本来就是个不停运转的饭桶。

  
魏来五道先生真是下笔即有道,南方北方吃法尽知。我没经过什么吃的场合,见了菜市鱼市肉市就恨不得买一堆扛着回家,顾不得去想保健效应。

  
谢谢您的益言。

 回复[20]: 哈哈!笑晕了 孙秀萍 (2008-08-19 12:01:07)  
 
  

  
飞雪,你真行。到了?好好度假!

  
“放了假才知道人体本来就是个不停运转的饭桶”。

  

 回复[21]:  雪非雪 (2008-08-19 13:39:17)  
 
  谢谢秀萍。好好度假中,天天饭桶。哈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祖国
    7'23事故...... 
    鹤岗矿难(2009) 
    回国见闻(2009) 
    中国的初詣 
    赏慕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纪念 
    故乡断想 
    集体生活初体验 
    过节了,赏钱赏钱!  
    领略出租车司机的发泄 
    街头见闻之一 
    回国见闻——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 
    怀念中国餐桌 
    烟 税 
    邂逅文盲 
    我的祖国处处商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