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我的祖国
字体∶
烟 税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6-08-23 19:15:12 阅读人次:1271 回复数:2)

   

  
我要说的烟税,不是说买烟要上税或者是国家烟草公司规定的有关烟税的征收比率这类话题。是要讲我在哈尔滨火车站内经历的一件事,这件事跟烟有关。

  
90年代初有一年的7月末,我带着5岁的女儿回国探亲,坐火车从长春出发经由哈尔滨去另一个地方。本来到了哈尔滨就可以马上换乘发自沈阳的火车,可是由于大雨,沈阳的车怎么等也不来。跟我同行的还有两个日本人,一个中年女性和她的外甥女。我们大中小四个女人拿着一大堆行李站在站台上等。

  
广播只是说大雨影响了火车正点运行,却没有关于大约要等多久的通知。已经是夜里,我们穿着白天的夏衣,感到冷起来。孩子紧贴在我身上不断说冷。我去问火车站工作人员大约要等多长时间,沈阳发出的火车现在在什么地方,他们说“不知道。”

  
站台上的人越来越少,稀稀伶伶的。后来就只剩我们四个人。有一个穿制服的铁路工作人员过来,问他那辆火车什么时候能来,他说那谁知道。我说我们能不能进站内去等,他说那不行,你们的车票是过站的,一出站就无效;再说隔着好几个站台,你这么多行李,火车万一进来你们上车来不及,你就站这儿等着吧。

  
我们就那么等着。在日本差不多每天坐电车,每隔10来分钟一趟,停车约30秒,上得慢了就会误一趟车。我已经好几年不坐国内的火车,带着日本坐车的感觉,唯恐沈阳来的车赶不上,就不敢带着她们离开站台。

  
过一会儿,过来两个不着装的男人。他们过来就很生硬地问“站这儿干什么呢?这是火车站内,不能随便停留。”我跟他们讲明情况,一个人说“那你这行李也太多了,交超重费了么?”我说上火车的时候也没人量行李啊。他就说“那你得把行李拿到站里去量一量,你这肯定超重。”我以外的三个女人六只惊恐不安的眼睛看着我,她们都听不懂他对我下达的命令。我弯下腰要提最大的箱子时,那人问“你这里都是什么呀?”我说都是衣服什么的,还有一点礼品。说到礼品我突然灵机动起来。打开箱子拿出一条要送给朋友的日本香烟。从中拆出两盒分别给那两个人说“你们会抽烟吧?请尝尝。”他们拿过烟,两面翻看着烟盒包装,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做姨的日本人问我怎么回事,我用日语给她解释后,她“哦”“哦”了两声,表示懂了,象是在接受一项新的中国文化知识。然后她又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了一般,诚恳地对我说“那两盒烟一盒算在我身上,要不然把行李搬过去那可太麻烦了。真是要谢谢你。否则我们都得辛苦一番。”说话间,站台那边地下道入口的黑暗里又上来一个人。一上来就转转悠悠地朝我们走过来。两手插在裤兜里,绕着我们的行李说“你这行李过称量了么?这肯定超重!”我什么也不说,直接打开箱子拿出一盒烟递给了他。跟那两个人一样,他在幽暗的灯光下翻看着烟盒从上来的地道口下去了。

  
我们四个人接着等火车。谁也不说话。灯光单调无力,照着我们困惑又困倦的脸,每个人都变得很不好看。雨,下个没完。伪满时代建筑的天棚在我们的头上,其它站台上没有一个人。雨水打夜的声音冷漠凄寂。我们罩在雨笼子里。女儿也不再说冷,她看了妈妈不断打发陌生人的怪异场面后,好象变得懂事了。

  
后半夜,火车来了。上车后日本外甥女对姨说“中国人这么喜欢日本烟啊?”。姨“嗯嗯”着想笑,还有点放不开她的笑,象是担心我介意什么。

  
回到大阪,跟女儿等出租车的时候,也赶上下雨。司机在雨里把我的几件大行李装进后箱,身上都淋湿了。我有点为自己的行李多感到难为情。上了车,看他驾驶室里放有开盒的香烟,立刻想起自己包里带回了中国的“中华”烟,就说“您吸烟啊?”他说“是的,很多年了。”我拿出一包烟说“您不介意的话,请尝尝中国的烟。”他点头致礼道“多谢好意。”遭到拒绝,我有点难堪。又努力说一句“您不吸外国烟么?”他说“不是。其实烟丝什么味儿我倒不在乎,但是我对烟纸很敏感。不同的烟纸燃烧后发出的味道不一样。”

  
哦,烟纸。

  
哈尔滨是一个很摩登的大城市。城中生活着很多我熟识的友人和同窗。可是,就在迈进还是迈出这个城的铁路关卡口上,我莫名其妙地被人大模大样地非礼着。

  
那三个不明不白拿了我的烟的人,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我想大致是跟铁路工作有关的人,总不至于有闲人专门为一包烟来敲诈雨夜里等误点车的幼弱者吧。那三包烟,就当是作为免提行李上下地道的税了。当年那个正读中学的外甥女,那次中国旅行后,决定上大学学习中文。正巧她上了我任教的那家大学中文系,我教过她。现在,她都做妈妈了,每年的新年能收到她用中文写来的贺年片。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那件在雨里夜里的哈尔滨站发生的事。也许她们都忘了,谁也没提起过。但是我忘不了。我心目中的哈尔滨依然是丰采迷人,但是那个雨夜的遭遇就象一个三伏天也化不开的冰雪结。三包烟事小,无由受欺侮事不小。可也没办法。于是耿耿于怀至今。(2004年7月) 

  




 回复[1]:  雪非雪 (2006-11-09 00:19:43)  
 
  

 回复[2]:  少年行 (2007-01-10 12:45:02)  
 
  

  
铁路铁路,说不出的痛,又到春运高峰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祖国
    7'23事故...... 
    鹤岗矿难(2009) 
    回国见闻(2009) 
    中国的初詣 
    赏慕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纪念 
    故乡断想 
    集体生活初体验 
    过节了,赏钱赏钱!  
    领略出租车司机的发泄 
    街头见闻之一 
    回国见闻——大连“发现王国”主题公园 
    怀念中国餐桌 
    烟 税 
    邂逅文盲 
    我的祖国处处商机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