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流星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1-03-04 14:57:09 阅读人次:3454 回复数:28)

  

  
多少欢笑

  
多少悲苦

  
都在那道一闪即逝的划过里

  
生命的尊贵

  
是这终究化作曾经的光

  
生命的真实

  
是光作为光的每一瞬流经

  


  
……

  


  
沉重。却涌不出泪。

  
日常的一切,依旧日常着。唯一的不同,是生命的庄重感由于生命之星的闪烁迷离而使日常罩上一层无常的虚无。虚无不是浅层情感的失落和悲伤,而是伴随前所未有的来自灵魂对于内心的反观。友人的灾难,越发令人感到生命的无常与尊贵。时而游离于不幸事实之外,被关于生命的真理纠缠着、质问着。

  
你尊重你的生命吗?你活的是真实的你吗?你把生命的本真活进你的人生了吗?你有能力还原生命本该具有的所有尊严和自然而然吗?

  
……

  


  
小华和小军是夫妇。小军是男主人的中学同学,是那时以来的人生之友。

  
小华已于去年病故,小军正处于癌症扩散期。

  


  


  


  


  


  


  


  


  




 回复[1]: 小华篇 雪非雪 (2011-03-05 22:58:09)  
 
  

  
小华。1962-2010

  
生前妇产医院医生。健康,明朗。自发病至离去不满八个月。

  
临终嘱夫将自家所有一处房产赠与夫与前妻独子寄养家父母。

  
「友人病了」

  
2009-07-12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2&&no=0069

  


  


  

 回复[2]: 祝福 雪非雪 (2011-03-04 15:04:09)  
 
  

  
祝福

  
2009-12-24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15&&no=0032

  

 回复[3]: 小华走了 雪非雪 (2011-03-04 14:59:41)  
 
  

  
友人走了

  
2010-02-18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02&&no=0069&&hfno=0049#HF0049

  


  


  

 回复[4]: 扫墓 雪非雪 (2011-03-04 15:01:05)  
 
  

  
2010-08

  


  
8月某日,随同夫君前往长春郊外,给公婆各自父母拭碑上酒,并添花。去前到花店买花4束,自家祖上及外祖各一束,姨母一束。另一束,奉与半年前离开的友人小华。特意为华选了枝叶郁郁葱葱的大百合,这份“特意”其实什么意义也道不清,只是觉得这盛开着的芬芳冥冥中与她相配。

  
周边可以收进视野内的墓碑主人中,华生得最晚,1962年。站在她崭新的墓碑前,看着她的名字,想起去年此时探望她时说过的话。那天,我买了一篮水果,各种颜色的,鲜艳好看。最跳色的是火龙果,摆在果篮最上侧。时间再退后2年,也是这个季节,在华家,她削了一盘水果端到茶几上招待我们,其中就有这火龙果。我们一起吃……当时我不知道这种水果的名字,问她,她说叫火龙果。

  
伫立新墓前,不可思议的空空然。无话可说,也无泪可流。怀抱百合花,呆站着。良久,把花立放于墓上,对她说:“晓华,这花本来应该亲自递到你手里的。”

  
这个墓地,地处长春近郊,是当年皇宫选定的皇家墓地,后被政府收做革命公墓,称烈士陵园,近期开始向民间开放。晓华这个墓位5万元。华夫说,选择这里,一是距离家近,探访方便,站晓华墓前可遥望晓华自家小区楼群。二是皇家选定的地方,风水可靠。

  
“刚移葬过来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过来,有时候一天来两次。”把晓华安置在这里的丈夫,手抚着晓华的墓碑,眼睛望着西南处市内自家小区的楼群轮廓。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13&&no=0017&&hfno=0046#HF0046

  


  

 回复[5]: 小军 雪非雪 (2011-03-04 15:05:36)  
 
  小军

  
1959年生。自营医疗器具公司,事业顺畅,生活无忧。一子一女。两次婚历。前妻置幼年病子去。再婚妻小华1年余前逝于肺癌。长子因患先天性自闭症自小寄养在郊外农家。其女现12岁。军于去年11月被告知患黑色素瘤。腿部有一块先天黑痣。小华患病期间曾有一处自觉不适,因忙于陪护病妻未及治疗。华逝。为妻购置墓地,下葬时腿部不适处碰碑座角石擦伤。伤部日久不愈。就诊,被告知恶病。局部手术,待恢复,待命运安排。12月中旬,应邀赴日,下榻敝舍。共度半月时日,游走关西各处,忘病忘忧,不无欢喜。

  
今年1月初,返故里遂再次接受局部割除手术。

  


  
【生命的忧伤】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11&&no=0040&&hfno=0015#HF0015

  

 回复[6]: 探病 雪非雪 (2011-03-04 15:37:36)  
 
  

  
约两周前,再次手术。

  
正月初七,我们前去探望。

  
上一次到军家,是09年8月回国探亲时。小华病床置于一楼客厅,这是在手术后化疗期间听信朋友介绍的民间宗教师傅的风水之说而为。说卧室安置在3楼不宜,移动到客厅会有好转。

  
今天重新踏进军家,小华不在。她住进郊外的墓地里。她的照片放在书柜上。军靠在沙发上,双腿蒙在被子里,旁边立着拐杖。

  
他瘦了。看见我们进来,自然而然的笑容,是生发于心底的喜悦。开玩笑说不能亲自下楼迎接雪老师很过意不去。

  
自从患病开始,军妹妹夫妇住进军家,打理所有家务,并接送军女儿上学,照顾军。我们去时,军妹正在厨房包饺子。与她有20多年没见,身高与我相同的她,体重不足40公斤。她已经3个多月没上班,日夜帮守在哥哥家。军妹干活麻利,表情自然。怡然。毅然。仿佛她已经活过了几生几世,平静得令人心安,而又因太平静而令人颤憟。和她说起军病况,她说马上还要去再次手术。上次手术植皮的地方有一处没活。并且,患部背面的腿肚子部分像被鲨鱼掏了一口一般……由于数次手术并植皮贴补,腿部皮肤缝合困难,不得不将背侧腿肚部隔开去除部分肌肉以便缝合。

  
饺子是羊肉萝卜馅儿,实惠香美。我们一起围坐在餐桌一周,其状丝毫无异于日常。仿佛就是常见面的朋友聚在家里,谈着孩子,说着过年的事儿。可是,我总能听到自己心在跳。砰砰作响。潮浪涌荡,欲抵达岸边,那岸仿佛就在眼前,却怎么涌也涌不到。

  
2月底,我们返回日本。次日电话,军告已获医生告知,癌细胞已转移到两肺并肝脏局部。他决定放弃截肢及化疗。定居美国一个朋友,从业于药物开发研究。提供相关有效药物开发信息说,有一种针对延缓黑色素瘤患者余命的药物正待上市用于临床,有望于3月下旬问世。但是,该药物的能效并非治疗,仅用于延长在世余日,用与不用,其差异最大可能仅有4个月上下。并且,费用为月额1万美元余。

  
小华逝后,军曾对我们说,如果谁在这个年龄得了肺癌,千万没必要接受手术和化疗。怎么治都是同一个结局。人給割得没好地方,化疗还破坏免疫系统。花钱,伤身,最后还是走……

  
现在,军在自己家里。很日常。看影碟,看照片。电影和摄影是他的业余趣味。女儿尚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妈妈走后,仪式后回到只剩下她和爸爸的家里。她对爸爸说,“你要答应我你可不能得病,我妈走了,你要是再有事儿我怎么办?”

  
爸爸答应孩子了,不得病。

  


  


  

 回复[7]: 唉 科长 (2011-03-04 15:28:21)  
 
  

 回复[8]:  弧笑弦 (2011-03-05 01:54:44)  
 
  

 回复[9]:  葛安 (2011-03-05 15:44:18)  
 
  

  
》》》你尊重你的生命吗?你活的是真实的你吗?你把生命的本真活进你的人生了吗?你有能力还原生命本该具有的所有尊严和自然而然吗?

  
嗯,多么好的问句。面对自身的生命体时,我们自身能解答吗?除了外境无止尽的烦乱袭击,我们自身还要对自身挑起对抗,即使每一天与无谓之事战斗得精疲力尽,却依然乐而忘返,片刻地宁静也不给于自身,更不要说给于身边的人或他人了。思考生命的本质与价值,似乎是外星人干的事,与自身何干。尊重自身的生命与他人的生命,最起码的思,也越来越远...

  
再次拜读...深思...

  
多谢有益之语。祝好。

  
那颗流星闪过的光辉,永存。

 回复[10]: 真心地为他祈福! anqier (2011-03-05 16:03:14)  
 
  以前读华的故事,泪眼朦胧;今日看军的不幸,心生悲怜!为他祈福!

 回复[11]: 雪,好! 小草 (2011-03-10 21:23:40)  
 
  你活的是真实的你吗?------

  
--你尊重你的生命吗?你活的是真实的你吗?你把生命的本真活进你的人生了吗?你有能力还原生命本该具有的所有尊严和自然而然吗?---

  


  


  
你说呢?雪老师。想不明白,也不打算想。真的。

  
您说人有生命,那动物,植物有生命吗?

  

 回复[12]:  雪非雪 (2011-03-11 19:48:23)  
 
  

  
小草你好。

  
多谢来访并反问我的自问,呵呵。

  
自然界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包括负载我们的地球。否则导致地震与海啸的能量从何而来呢?

  
地震发生时我刚在关西空港下飞机,到家方知道不远处已沦陷于灾难中。

  
为受灾者祝福并祈祷。

  


  

 回复[13]: 军,走好。 雪非雪 (2011-10-20 13:43:28)  
 
  

  
方才,听到军已去的消息。

  
一瞬间,感觉到的是无痛的释然。

  
之后,开车出门。泪水便涌淌出来。这是我的泪水。

  
方才那层无痛的释然,来自军本人解脱于病魔的放下。

  
今年新年前夜,军也坐这台车里,一起去采购过年的食材,有说有笑的。

  
说到那几天,他在几个月前的邮件里这样写道:

  


  
{{在大阪家中当“朕”的日子,一直萦绕在心里。并成了最幸福、珍贵的记忆。

  
Date: Mon, 6 Jun 2011 10:40:41 +0800

  
From: zj_59@yahoo.com.cn

  
Subject: 回复: 问候

  
To: xuefeixue@hotmail.co.jp }}

  
——————————

  


  
感谢军的生命给予我的生命昭示。

  


  
》》》生命与死亡是一个。只要为生命所拥有,死亡便是一个不朽。我们只是生命借助穿越的一个载体,无论悲喜,无论贫富,唯任其全然、本然地走过。明白了这一层,世间的每一天、每一刻,都因其没意义而有意义。

  
{http://www.dongyangjing.com/disp1.cgi?zno=10051&&kno=011&&no=0040

  
《生命的忧伤》回复15}

  


  
——————————

  


  
感激军、华夫妇。你们用生命之星的划过,告知我如何真实对待生命的尊贵与本然。

  


  


  
》》多少欢笑

  
多少悲苦

  
都在那道一闪即逝的划过里

  
生命的尊贵

  
是这终究化作曾经的光

  
生命的真实

  
是光作为光的每一瞬流经

  


  
……

  


  
沉重。却涌不出泪。

  
日常的一切,依旧日常着。唯一的不同,是生命的庄重感由于生命之星的闪烁迷离而使日常罩上一层无常的虚无。虚无不是浅层情感的失落和悲伤,而是伴随前所未有的来自灵魂对于内心的反观。友人的灾难,越发令人感到生命的无常与尊贵。时而游离于不幸事实之外,被关于生命的真理纠缠着、质问着。

  
你尊重你的生命吗?你活的是真实的你吗?你把生命的本真活进你的人生了吗?你有能力还原生命本该具有的所有尊严和自然而然吗?

  
{2011年3月4日 《流星》}

  


  
——————————

  
军,走好。

  


  


  


  


  


  


  


  


  


  


  


  


  


  

 回复[14]:  科长 (2011-10-20 14:48:26)  
 
  还是这句话

  
活着的,好好享乐每1天

 回复[15]:  单行道 (2011-10-20 14:54:43)  
 
  雪老师节哀。

  
太残酷了,如果不看雪老师的文字,很难相信这会是一个真实的家庭人生纪录。

  
人生无常,多半是命中注定。想想乔布斯,集金钱,权力,荣誉于一身,也斗不过身体中一个个小小的变异细胞。

  
逝者已逝,生者还要坚强地生活下去。尽量去帮助你朋友的孩子,给她创造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吧。

 回复[16]:  邓星 (2011-10-20 15:06:41)  
 
  非雪好。最近怎么很少见你?

  
我没有完全懂。是不是你的友人夫妇,太太先去世,先生也跟着去世了?真的很不幸。

  
还这样年轻。如果是我说错了,千万不要介意啊。

  
科长说得对,活着的,总要继续。

 回复[17]: 生亦合欢,死亦何苦。 深层次 (2011-10-20 15:23:02)  
 
  一切看开些好,他们不过是先行了一步,早晚大家还会见面的。如果是轮回说成立的话就更没什么了。回头长辈成了晚辈而已。

 回复[18]: 雪老师节哀 开明乡绅 (2011-10-20 20:19:32)  
 
  人生无常,节哀为盼!

 回复[19]: 谢谢各位。 雪非雪 (2011-10-20 20:36:36)  
 
  各位晚上好。

  
————

  
邓星你好。

  
你说的没错。

  
很少见我是因为最近觉得无话说,就不太上来。

  
不好意思。。

  
————

  
死亡使生命之在变得尤其真确。

  
不辜负“活”,方能死得无畏无憾。死亡作为生命的终结是同样的,活着却是每个人不一样的。

  


  
自己是谁,就活成那个自己。归位到自己的本来,臣服于自己所具有的本真,无论面对什么,都会平静相待。不再被无奈、不解、欲望以及恩怨所扰。只要不游离开自己,就会在天然灵性与品性引领下呵护生命的赐予。

  


  
敢于凝视黑暗,才能体会到失明的痛苦。经受痛苦,才懂得无痛的安详。安详中才能把生命活到充分。

  
————

  
科长、单行道、深层次、开明乡绅:

  
谢过。

  


  


  


  


  


  

 回复[20]: 雪桑~~~ 阿蓓 (2011-10-21 10:36:13)  
 
  来,抱抱~~~

 回复[21]: 没有死,焉有生 张三 (2011-10-22 02:55:06)  
 
  雪mm节哀。从哲学意义上,走到户外仰望星空,确实能浇胸中块垒。生死互为因果,人类生死不过宇宙之一粒尘埃,更何况个人之生死。能在生的时候际会温暖,是彼此的幸运。

 回复[22]:  司令官 (2011-10-23 10:51:00)  
 
  雪老师 元気を出して下さい。赞赏雪老师友情深重。

  
下官的一个日本朋友上个月去世,才50来岁。留下1200万日元债务。他太太三十几岁,中国北方女子。她借了钱给丈夫办了后事。不久前,那地方发大水,居民被劝告避难,她说一有什么事,拿着骨灰就跑。之前丈夫多次住院,她赚钱给丈夫治病。佩服啊。

  
采夫近来忙吧,可好?

 回复[23]: 致谢各位朋友。 雪非雪 (2011-10-23 15:42:57)  
 
  

  
感谢大家的友善关切。

  
想不出怎样表述,请原谅这个帖子罗列出的文字带给读者的沉郁氛围。谁都会有痛失亲友的经历,相信大家能够予以理解。

  
昨天给军同学会网页追悼帖下写出几行字,转述在这里,作为一个结。

  


  
____________

  
致逝友:

  
经历着无奈与孤单,让人想起你时,总感到温暖。

  
遭遇着劫难与悲苦,让人看见的,却常是你的笑脸。

  


  
不忘你那些平常而日常的友善。

  


  
你的好,在我们心里。世间生活因为曾经有你,而永驻下平淡友情的美好。

  
2011年10月22日

  


  
____________

  


  
下面是军博客中唯一一篇文章,与妻子离开百日那天说的话。转贴这里,以慰告东洋镜阅我相关记录文字的诸位朋友。

  
说是慰告很残酷,但这个真实的残酷的确让人不得不眼睁睁地将其看作是一篇佳话。他们分开不到两年,便重聚天国。

  
真夫妻。

  


  


  


  


  


  


  


  


  

 回复[24]: “在天有灵” 雪非雪 (2011-10-23 15:46:16)  
 
  

  
【转自军生前博客:】

  


  


  
在天有灵

  
2010-05-23 07:38

  


  
在天有灵---百日祭

  


  
(妻,晓华,生于1962年12月17日 卒于2010年2月13日)

  


  


  
晓华,百天过去了,恍如隔世。云里雾里的,一家子就这么天各一方了吗?我不相信,女儿也不信,我们在等你,等你回家……

  
信佛人的理想是:修得来世、往生圆满。有你的质朴、善良、虔诚执着,定会脱俗成仙,我想,一定是会这样的。佛祖普渡众生,定会赐予你生的永恒。当是圆满了,天上人间,心有灵系,咱一家还是朝朝暮暮……

  
除夕夜,送你去朝阳沟(火葬场)。灵车平缓行于城区,至西向东。

  
车窗外,鞭炮争鸣,烟花绽放。五光十色的光影,洒落在你安详清秀的脸上。万家灯火不夜天,驱走了冬夜的寒冷,让我们走得温暖又不孤寂。

  
正月初四是出殡的日子,亲朋好友最后与你辞别。英年不测 ,无法接受的噩运。泪水不尽,呜咽不止,诉不完心底的惋惜与悲伤……

  
五月三日将遗骨下葬于九龙园公墓,人们都说入土为安,你对新家还满意吗?

  
晓华,我和女儿都好,别惦记着。孩子懂事了很多,个子也长高了。学校里老师和同学处处都很关照她。还有我们的亲人和朋友。不幸带来的困苦是前所未有的,没有他们的细心呵护、点拨劝慰,真不知如何面对这段迷失和傍徨。咱要铭记这份真情厚意,哪怕是点点滴滴。更要担负起一份责任,克己奉贤,与人为善。

  
晓华,有说不完的磕儿要唠,日后再聊。该送女儿上学去了。

  
在天有灵,魂牵梦绕莫道离别难。

  
在天有灵,夫唱妇随当是人鬼情未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晨 于家中

  


  


  


  


  


  

 回复[25]: 春风不度良夜,只把泪痕干。 小草 (2011-10-24 20:01:32)  
 
  雪的情深,看得我等沉重,想必友人在天国已心领。

  


  
唉,唉,不知该如何言起,总觉得说什么都是苍白,写什么也是多余。

  
学[阿蓓]mm的,

  
————————来,抱抱抱抱~~~

  
————————

  
来东京散散心吧。

 回复[26]:  采夫 (2011-10-24 20:08:41)  
 
  司令官大鉴:

  
小弟不查,回复唯迟,望见谅!

  
实因家父病笃,前日仲夏之际急急回乡。此间不幸初历人世生离死别,呜呼!哀哉!

  
顿谢司令拔雍眷顾,小弟近日平安度日。只偶闻寺院晨钟暮鼓,每仰西天长叹。

  


  
采夫 叩首

  

 回复[27]: 天国 司令官 (2011-10-25 12:10:40)  
 
  采夫さんご愁傷様でした。元気を出して下さい。

  

 回复[28]:  雪非雪 (2011-10-25 16:48:40)  
 
  小草、采夫、司令官:

  
各位好。

  
感谢诸位留言以及留言之际的真挚意绪。

  
在行车,无意中拐错路,要迂回一个墓地路段返回原路。索性停车。这里宁静怡然。左边一面水,有指示牌标作「无池水」。山间偶有鸟声,秋在无风中向深处走。树们呈着各自的色貌。世扰尘嚣皆不现。

  
大境之静。以心祈福。

  
祝愿大家安好。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