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说梦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10-11-01 11:27:30 阅读人次:1694 回复数:25)

  

  


  
梦越来越少。偶尔有一个,梦里真真切切,出来就破灭得没了踪影。往往只是模糊知道仿佛经历过梦。因为是仿佛,也摸不准究竟是不是真有过,也无法证实,就过去了。

  
前日,就有过这么一段似是而非的精神历程。并非是要追逐究竟是否有了梦,而是由这种模糊引发的相关展开。好像是有过梦,梦境中经历的是一件什么事,那个“我”的角色言行似乎与现实中的我不一致。便为此费解,甚至联想到什么双重人格多重人格之说之类,疑惑于梦之制造的原委。

  
比如,某人做梦,梦中的这个某人的所见所闻及作为之准则,是如何形成的呢?常言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有时候那梦中的场景是绝对不在“日思”范畴之内的,甚至毫不贴边儿。

  
梦里充当了一个现实中极不情愿的角色,或者与自己价值观以及性格征象完全不相符的形象,可是这个梦的体验者同时又是制造者,如何解释这种现象?梦是如何进到睡眠中来的?

  
……

  
没想清楚,也就放下了。不是理性放下,是它自己消失了。理不清楚的,扯不明白的,思之为之有抵触感觉的事,在我这里多半都会自行淡化消失掉。所以,即便是做了好梦,也喜不起来;坏梦,也郁不起来。无非是偶尔出现点余惑,似乎是从梦到醒的过度,当夜被昼所覆盖,便自然重归到现实,满眼满脑的实事,做不过来。

  
的确是梦越来越少。睡便睡,沉香。常听人说梦,还有独钟梦示者求解。我解不明白,只倾听。连梦也没有,是不是有点落寞?梦乡——多半含有理想乡之意。缺少这样的虚拟,不是什么值得展示的实在。但也只能顺其自然,有梦再好,也无法求之而得。总不能说我想做个梦就真有梦来让你做。(2010.11.01)

  


  


  


  


  




 回复[1]:  弧笑弦 (2010-11-01 11:31:25)  
 
  如此空灵的文字刚好适于说梦

 回复[2]: 梦乡 红叶 (2010-11-01 11:49:25)  
 
   字典说:梦是睡眠时身体内外各种刺激或残留在大脑里的外界刺激引起的景象活动!

  
那您睡觉前要不给周围布置点有“积极”刺激的物件试试看 哈哈

 回复[3]:  雪非雪 (2010-11-01 12:13:27)  
 
  多谢空灵说和红叶的“积极”提示。

  
我以为梦本来就是空的,不过也听过梦灵的说法,但是自己好像没有灵验过。

  
……

  
红叶,我今晚抱着一捆现金就寝,并且积极构思。

  


  

 回复[4]:  旅人 (2010-11-01 13:22:33)  
 
  回复[3]: 雪非雪 (2010-11-01 12:13:27)

  
红叶,我今晚抱着一捆现金就寝,并且积极构思。

  
------------------------------------------------------------------------------

  
雪非雪

  
不得了了。天下人都知道你那里今晚有一大捆现金,这一大捆也许N千万,也许是N亿,天下的盗贼都要赶到你那里去聚会了。

  
今晚你是否要加固你家的大门,加装警报器,或者雇佣保镖------,总之你必定“今夜无眠”了,哪里还会有什么梦

  

 回复[5]:  雪非雪 (2010-11-01 14:08:50)  
 
  

  
哈哈,多谢旅人善意提醒。

  
我今晚携现金下榻宾馆去,路上谁也别目击我。

  

 回复[6]: 雪,您想怎么着哎? 红叶 (2010-11-01 16:45:19)  
 
  天哪,你都有一捆可抱的了,您还想怎么着

  
天不早了,赶紧找!找更能刺激您的 别声张

  
祝福雪的人生从梦乡开始变得更多采!

 回复[7]:  邓星 (2010-11-01 17:03:20)  
 
  非雪,我刚好跟你相反,我经常做梦,而且内容奇多。有很多根本是白天连想像

  
的可能都没有的。可惜,从来没有梦见过现金哦。。真的是”命里无时莫强求”。

  
哈哈,大概也是老唤所说的精神病之一。

 回复[8]:  雪非雪 (2010-11-01 17:39:04)  
 
  

  
红叶、邓星,你们好。

  
红叶,再找不到比你的这个建议更刺激的了。

  
……

  
邓星,我梦少估计是大脑在慢慢进入休眠状态,等真正白痴了,就连这些梦话也不罗嗦了。

  
“可惜,从来没有梦见过现金哦。。”这就对了,不是说梦是反的吗?梦见非现金就是真现金。所以我会按照红叶的指点抱一捆纸张入眠,梦里兑换去。

  


  

 回复[9]:  邓星 (2010-11-01 17:58:50)  
 
  哈哈非雪,我这人大概就是该反的不反,不该反的都反咯。。唉。。。

 回复[10]:  雪非雪 (2010-11-02 09:09:05)  
 
  邓星早上好。

  
这样很好嘛,时常拨乱反正。

  
报告红叶,梦里千金散去,可望梦外复来,带利息的。谢谢你支招儿。

  


  


  

 回复[11]: 我总么很少做梦? 阿蓓 (2010-11-02 22:39:30)  
 
  一睡睡到大天亮,要么就是做梦着急醒了然后也想不大起来梦到神马了

 回复[12]: 很震撼!报告非雪一个好消息! 夏雨 (2010-11-02 22:40:52)  
 
  

  
大前天星期日晚,我看了NHK电视里播放关于アルツハイマー病(痴呆症·認知症)的最新治疗进展。不知你看到了这节目没有?

  
日本的医学已经发达到----这个难治之症被攻克,アルツハイマ可以被治愈了!

  
画面上看到行动迟钝表情呆板的老人,经治疗恢复了原先的神采,还下田干活(是个农村老人)。

  
东京医科大学,圣玛丽亚病院,圣路加病院都是治アルツハイマー病的享有声誉的一流医院。

  


  
我想到了你的父亲,我的意思是,假如你的父亲能到日本来,也许这病能治好。

  
有希望的!

  


  
》梦里千金散去,可望梦外复来,带利息的。

  
愿非雪近日发一笔财。

  


  

 回复[13]:  刀将无 (2010-11-02 23:04:58)  
 
  アルツハイマ,好像叫“帕金森”。

  
夏雨,那个节目介绍了些什么内容?能不能简单叙述一二?

  
顺带说一下,我的一个朋友是研究“水”的专家。他告诉我,餐具尽量不要用铝制品。据说Al也是造成アルツハイマ病的原因之一?各位主妇请参考。

 回复[14]: 夏雨、阿蓓、刀将无:晚上好 雪非雪 (2010-11-03 00:05:59)  
 
  

  
夏雨,谢谢你。

  
很感动你还记得我父亲的病状。

  
我老爸刚得病时症状不好,后来渐渐好转,虽不及从前,但是据医生说恢复得是比较理想的。状态比较稳定,服一点药物,生活自理没有问题,视力听力语言表达均无障碍,唯一令人思之憾恨的是性格不再如前,对什么都没有兴趣,什么都可以,没要求也没脾气。

  
属于轻度抑郁。

  
你介绍的这个“前沿信息”几个月前老人来日本的时候我的日本朋友也有提及,还积极介绍说可以带去看看医生。我带去了市病院,对应一般,说的话跟国内医院一样,并且看那态度好像是说你家老父亲这不挺好的吗?哪有病啊?

  
……

  
据说家人配合维护比较重要,要常时有人陪着说话呀散步什么的,就是保持帮患者提着神儿,尽量避免精神太涣散。

  
》愿非雪近日发一笔财。

  
承蒙祝愿,今晚就发了点小财,上了2节课,权当是外快,呵呵。谢谢!

  
……

  
刀将无,晚上好。上面夏雨说的那个节目我搜了一下,看到这样的信息,放这里,有必要的话请参考。夏雨看的可能是最新的,应注意关注一下是否会有重播。还有,你朋友说得对,铝制餐具最好不用。我家的锅没有铝的,钢铁或者搪陶瓷。

  
……

  
阿蓓,你怎么也记不住梦?我没梦或者不知没梦,是对梦的示忆。到了这把年纪很讨厌的,虚无的空灵的东西统统不往里装了。。。。

  

 回复[15]: 恩,是 阿蓓 (2010-11-03 00:12:41)  
 
  认真的,我那天梦到了那个曾经的谁谁,然后醒了,拼了命的使劲儿想,也想不起来太多,本来说给自己制造些悲伤的情绪,小资一把,结果,就写了那么两句:好好的,再见~~~这句再见,一去好些年,真的再也没见....haha....被旁边那烤鸭店老板感染的,我吃点儿泰诺切~~~

 回复[16]:  雪非雪 (2010-11-03 00:19:06)  
 
  

  
》我吃点儿泰诺切~~~

  
这是什么?

  
药吗?

  
…………

  
好好的,再见~~~

  
——

  
最是那……

  
——

  
珍重

 回复[17]: 泰诺止疼片儿啊~~~ 阿蓓 (2010-11-03 00:24:18)  
 
  恩,我跟他说过:找个好姑娘,冬天回家有口儿热的,一定要生活得幸福,否则扁他~~~

  
哈哈哈

 回复[18]:  雪非雪 (2010-11-03 11:34:21)  
 
  夏雨、刀将无,对不起,昨天留言忘了加进我看到的NHK节目介绍链接:

  
http://archives.nhk.or.jp/chronicle/search/?q=%E3%82%A2%E3%83%AB%E3%83%84%E3%83%8F%E3%82%A4%E3%83%9E%E3%83%BC%E7%97%85&o=41&np=20&or=d

  
这里记录有自1991年到现在的“认痴症”相关节目报道。

  

 回复[19]:  雪非雪 (2010-11-03 10:08:23)  
 
  

  
》阿蓓,你怎么也记不住梦?我没梦或者不知没梦,是对梦的示忆。到了这把年纪很讨厌的,虚无的空灵的东西统统不往里装了。。。。

  
……

  
阿蓓我错了,上面又出现错字了,“没梦或者不知(->是)没梦”、还有“对梦的示(->失)忆”。

  
前几天做了馅饼,还特意拍了照。

  


  


  
最近做的泡菜也发酵得不错,昨天开坛,味道有点意思了,取出一些,又泡进一点。想泡鬼子姜,今天却哪儿也买不到。

  


  


  
今天天真好,我们这里休息,叫文化节。碧空万里,拉里格昂~~~~~那个拉里格朗~~~~~

  


  


  


  
碧空万里,拉里格昂~~~~~那个拉里格朗~~~~~

  


  

 回复[20]: 细细~~ 阿蓓 (2010-11-03 11:47:17)  
 
  谢雪桑这肉软心肠儿,我没事儿,好着哪~~~~馅儿饼真诱人哪~~~~啥馅儿的?我也喜欢吃泡菜,四川那种用白醋泡的,酸辣酸辣的,小时候我们家院儿里头还种呢,我还拿着小铁铲儿挖呢,生着也能吃,不过我们都泡了,冬天吃,喜欢及了~~~我去呼呼啦~~~今儿累了

 回复[21]:  房丽燕 (2010-11-03 22:21:03)  
 
  越看离梦越远,倒是雪桑的馅儿饼、泡菜看着挺馋人 。雪桑可真有情调啊!

  
阿蓓,我怎么记得四川泡菜的酸不是用醋弄出来,好像是发酵出来的吧

 回复[22]: 好像是白醋房桑~~~ 阿蓓 (2010-11-04 00:06:11)  
 
  

 回复[23]:  雪非雪 (2010-11-04 11:27:24)  
 
  

  
房桑、阿蓓,早上的好中午送到

  
泡菜我是按照百度搜来的方法做的,上面特意说酸度不是醋带来的,靠的是发酵。我照着做了,不加醋。果然,那酸味比醋还强烈,但是柔和深奥。阿蓓,我现在能酿醋了。。。

  

 回复[24]:  夏夏 (2010-11-06 13:07:26)  
 
  雪,周末好.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哈哈

  
那个陷饼是不是甜的?

  
我小时候听说得过梦游症,幸好长大后没再听说过.嘿嘿.

 回复[25]:  雪非雪 (2010-11-06 14:09:05)  
 
  

  
报告夏夏,那不是甜饼,是肉馅的。若喜欢甜的,里面加糖即可。甜饼要更薄些,白糖里拌点生面粉,可以防止熟后糖汁流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