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元宵夜备忘录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8-02-22 16:59:27 阅读人次:1613 回复数:17)

  

  
友人S夫妇上周就发出邀请,定下21日招待晚餐。一进屋,厅中一大笸箩自家烤的点心。哇啊!做这么多!“这是准备给你们带回去的,昨晚做的。”

  
6个小时的聚会,一眨眼工夫。重温起来,就一个字,吃。吃的那叫丰富,满足,香美。常见人贬低谁的时候,轻易就一句“就知道吃!”。意思是这“吃”除了低俗、愚蠢、原始以外,跟智慧、出息、理想根本不贴边。可是当自己吃到好吃吃到满足吃到忘我境界就美得不亦乐乎,人人现出不由自主的笑容可掬。这幅大俗大福相,值得备份。

  


  
飨宴


  


  
“今天是十五,咱们过节!”——啊?都十五了?!

  
1. 生鱼

  
2. 色拉

  
3. 清蒸蛤子

  
4. 自制皮冻

  
5. 红烧蹄膀

  
6. 高菜烧肉

  
7. 肉夹馍

  
8. 啤酒、茅台酒、清酒“上善如水”

  


  
另有水果、清茶、现磨咖啡。

  
……

  
红烧蹄膀,我们那嘎达叫红焖肘子,西北人也叫肘子,南方人好像叫蹄膀。说成蹄膀,字面上看更像料理名。一个“蹄”字,说出吃的是蹄科动物。“肘子”呢,人体上也有肘部,人畜混用,稍见不雅。女主人这个肘子(!)——蹄膀,烧得叫好。光艳艳的绛红色,整个端上来,像一份名店广告。横纵划开,亮油油的皮内层叠着肉香肉色。四座矜持不住,各自提一块进口。啊嗯!香!怎么做的怎么做的?——先用佐料餵一夜……。

  
肉夹馍是主人家乡地方风味,据说正宗的要比这大上去几圈。呛面干烙,不敷油。一大锅煮烂的大块肉,提出几块剁碎,拌入香菜末少许。再将热馍纵开一口,取碎肉塞入,胀满为止。是曰肉夹馍。香菜是女主人盆栽的,这些饕餮的吃客,把人家阳台上那几株栉风沐雨去年长到今年的香菜都割进了肉馍,直到那花盆里只剩下几个青绿的根芯。

  
一道道美味吃过,腹满然欲未满。肉馍一上桌,眼睛就先吞下了好几只。待到一口口贪婪,只一个馍就不得不叫出辛苦。哪个哲学家说过,对财富的欲望就像饮海水,越喝越渴。好在食欲虽来得凶猛,总还有个节制开关自然控制着。

  
饱食倦怠时分,恰电视转来“元宵晚会”。这个十五够丰富立体,带视频的。

  


  
元宵晚会


  


  
音乐声响起,走出几个前几天刚见过的主持人。一样的人,不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主旋律,不一样的唱词。有点类似给一首陈词的上阙填下阙。几人围坐在沙发上,看祖国舞台共度春宵夜。

  
舞蹈《青花》看得开眼,大家齐赞。好景不长,接着就给绕将进去。三人小品演绎军人故事。指导员很像华三川笔下人物,细高得夸张。另配一粗墩墩乡下战士,外加一都会风格女记者。他们仨声嘶力竭地喊,台词列出来足有几百行不止。可是到底要说什么呢?中间都开始不耐烦,纷纷议论“什么意思呢?”“要说啥?”唯独我这次没发牢骚,耐着性子等待那个包袱抖开,看究竟要说什么。结果,除了吵吵嚷嚷着比划了大半天,等于什么也没说。连句像样的废话也没听到。还是本山大叔那几句话得人心,他知道人们想听啥爱听啥。那几句话意思是这么好的舞台这么好的时间,不能总是让我们这些老人儿占用,应该让年轻人来……

  
表演车技和扔球的节目好看。玩儿真的,不混。

  
最后,李谷一出来唱主题歌,好像叫什么今夜,跟那首《难忘今宵》像姊妹篇。脑子里抹不去当年她唱《难忘今宵》的声影,今夜重见,颇得慰籍。

  


  
吃了,喝了,看了,乐了。满足得几近疲惫。11点半,女主人包好了元宵。自己配制馅。花生、芝麻、杏仁、核桃……蜂蜜。三只或者四只,有的人连两只也吃不下去了,申请可不可以带回家留作明天吃。

  
散席已过午夜。提点心各自归。

  
春宵苦短日高起,念起昨夜月圆时。今晨才想起居然忘了看看十五的月亮。酒足饭饱后的风情呢?(2008.02.22)

  


  


  


  


  




 回复[1]: 真诱人阿 小小鸟儿 (2008-02-22 16:32:24)  
 
  口水都流出来了!你这个朋友真实惠!

 回复[2]: 哈哈!馋死人不偿命! 小林 (2008-02-22 16:37:08)  
 
  这主人家是哪嘎达出身的啊?

 回复[3]:  雪非雪 (2008-02-22 16:53:02)  
 
  小小鸟儿,也喜欢食肉?

  
小林兄,这家主人是西北那嘎达的,特大方。实惠劲儿恰似俺们这东北人的豪放吃相。

 回复[4]: 有点晕 欲说还休 (2008-02-22 17:01:55)  
 
  为什么?

  
好像有两个这个文章?

  
我进了迷魂地了?

  

 回复[5]:  雪非雪 (2008-02-22 17:04:24)  
 
  欲说还休,你好。我也晕了,一直在找你说的话。

  
版主呢,这里怎么像被什么给控制了?

  
欲说还休你猜对了,俺这朋友是西安大侠。

 回复[6]: 西北人,特大方,吃泡馍! 小林 (2008-02-22 17:06:46)  
 
  天

  
好大一只碗

  
仿佛所有的麦子

  
烙成馍馍

  
掰碎了都盛它不满

  
还得那个

  
煮肉熬汤的伙计

  
唱几句秦腔

  
抡几下勺子

  
磕锅碰碗地

  
端出个水漫金山……

  


  
就膻你个羊气熏天

  


  
就热你个浑身是汗

  


  
就辣你个泪流满面

  


  
就香你个吃一碗想两碗

  


  
就撑你个肠满肚圆

  
吃!

  
那个西北大汉说

  
吃、吃、放量吃

  
这顿饭由俺买单!

 回复[7]:  邓星 (2008-02-22 17:07:41)  
 
  咦?我刚刚留进什么地方了??

 回复[8]: 鸡鸭鱼肉菜 小小鸟儿 (2008-02-22 17:08:37)  
 
  小小鸟儿什么都吃,什么好吃吃什么!

 回复[9]: 邓星,可能是百慕大 欲说还休 (2008-02-22 17:09:57)  
 
  

 回复[10]:  雪非雪 (2008-02-22 17:12:44)  
 
  小林兄概括全了,爽!

  
邓星,我也不明白,等会斑竹可能来找我算账

  
那把刀手是肉馍主人的,我的手在相机上。

  
小小鸟儿,真伶俐鸟

 回复[11]: 雪非雪,好像你贴了两遍 欲说还休 (2008-02-22 17:14:30)  
 
  

  

 回复[12]: 欲说还休 雪非雪 (2008-02-22 17:18:24)  
 
  坦白:没贴两遍。

  
方才想把它移动一个分类,就给绕进了百慕大。

  
斑竹,快来看看吧。网络真是弄人够狠,我吓坏了。

 回复[13]:  邓星 (2008-02-22 17:18:18)  
 
  就是。有两个地方。害我们东奔西跑。。。

 回复[14]:  雪非雪 (2008-02-22 17:26:01)  
 
  天,真出现两个。惭愧。把两位的回复转贴过来,删除一个。

  
版主,今天帮你打工了。

  
回复[1]: 口水一地 欲说还休 (2008-02-22 16:57:56)

  
雪非雪,下次吃肉加馍叫上我。。。

  
偷偷地问一下,那个朋友家是西安人?

  
--------------------------------------------------------------------------------

  
回复[2]: 邓星 (2008-02-22 17:06:12)

  
哇,呵,,又过节了么??拿那么大把刀夹肉??那是房东的玉手么??

  
我也要吃。。

  
……………………

  
报告版主:删除不掉。要“编辑”的时候只有一个文件,但是目录上是两个。网络弄人,还是人弄网络?

  

 回复[15]: 我帮你删除了 陈某 (2008-02-22 17:26:51)  
 
  

 回复[16]:  雪非雪 (2008-02-22 17:38:35)  
 
  谢过斑竹。献馍一只。

  


  

 回复[17]:  雪非雪 (2008-02-23 00:54:10)  
 
  看月亮回来了。倍圆。

  
昨夜风情今夜领,

  
十五月圆十六明。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