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不易拉的易拉罐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11-12 00:53:10 阅读人次:1499 回复数:12)

   中国朋友托人捎来几桶高级茶叶。易拉罐里,分装密封的新茶清香扑鼻,喝了第一小口,第二口便喝得更矜持。好喝的东西,不能那么咕咚咕咚盛夏饮缸水似的解着渴地喝。品味,就该品得到位。

  
开第二罐的时候,那个易拉罐的启盖就吱吱扭扭拉不开。用力不当,茶叶桶一下子脱手滑落在地。咕溜溜滚出一个弧线,彭一声响,桶上掉下一个黑盖子。捡起来看,不由得笑出声来。原来,金属易拉罐的另一面桶底部,是一个嵌压着的塑料底托。用手轻轻一按,底托就会取下。那么,另一面的金属易拉罐封闭有何意义呢?既然没有意义,又何必把这项并不成熟的技术导入进来?

  
所以想起记录下这件小事,是因为昨晚到朋友家做客时,女主人一边接待我们一边吮手指。问她手怎么了?她说开启茶叶桶时不小心割破了。我问是不是中国茶叶桶?她说是是,你怎么知道?我对她说“你不要硬开那个易拉罐,我们那个易拉技术还没达到真正的易拉程度就投放市场了。我教你一个简便安全的开罐方式。” 她拿过茶叶桶,谦虚而得体地说自己就是笨,连个易拉罐也开不好。我说不是你笨,把茶叶桶做得这么繁琐而又简陋,还不知道究竟是谁笨呢。接过茶叶桶,轻轻按下底托拿给她看的时候,她大吃一惊——天哪!这怎么是这样的?那为什么还用金属封闭?还割我的手!(20071111)

  




 回复[1]: 非雪 邓星 (2007-11-12 01:01:19)  
 
  什么“底托”?不是跌脱?你的意思是塑料底托打开了就能喝??

 回复[2]:  雪非雪 (2007-11-12 01:16:19)  
 
  晚上好邓星,深夜偶遇佳人,善哉。哈哈。

  
不是打开底托就能喝,是打开底托就能取出里面的分装小包茶叶来。方才看你今天写的沪语我一句也看不懂,越来越觉得你像外国人了。哈哈。

 回复[3]: 配张相片 USA (2007-11-12 01:41:17)  
 
  看看笨成啥样??

 回复[4]: 我也没有看明白 陈某 (2007-11-12 08:56:52)  
 
  

 回复[5]: 连话也说不明白了…… 雪非雪 (2007-11-12 10:59:14)  
 
  如下图:

  
————————

  
网页题目:紧急求购茶叶桶/礼品装(图)

  


  
该桶底部为塑料,其他部分为金属。上面塑料盖取下之后,要把金属盖(易拉罐装置)取下,然后用透明塑料盖封闭保存。问题是下面的底托是活的……明白了吗???

 回复[6]:  雪非雪 (2007-11-12 11:03:05)  
 
  看了几个介绍,还有纸易拉罐。

  
金属塑料混用,属于环保产品。

 回复[7]: 明白了 陈某 (2007-11-12 11:06:10)  
 
  这个罐子的上下两部分是两个人设计的。

 回复[8]: 非雪 邓星 (2007-11-12 14:12:01)  
 
  跌脱,在上海话发音里与“底托”接近。因为看你描写罐子跌下地,底座就打开,才想起说“跌脱”的。。

  
原来是易拉罐里面装茶叶包??下面可以打开的,拉什么拉嘛?? 蛇足。。。

 回复[9]: 邓星 雪非雪 (2007-11-12 16:23:38)  
 
  你说的对。

  
简明易懂。废话我说了一堆,还不如你的两句话说得清楚。

 回复[10]:  邓星 (2007-11-12 18:20:49)  
 
  非雪,不用谦虚的不用谦虚的。。其实你说的问题在很多事情上存在。

 回复[11]: 说不好这正是设计思想所在!! 大象 (2007-11-13 00:40:26)  
 
  表面上看是个易拉罐,实际使用时:"请您打开下面的盖子".这样,既可无数次使用,又可以自身重量半密封保存食品,还看起来永久是个崭新未开封使用的完美的"易拉罐茶叶".当然,这也意外地具备了半捉弄半搞笑使用者之功效.-----这不很好吗?错在何方?

  

 回复[12]:  雪非雪 (2007-11-13 10:57:30)  
 
  大象所见或许在理。只是由于我的见识还停留在易拉罐是用于密封保存的装置上才导致出现这一疑惑。以后,就见怪不怪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