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炎热的1990年夏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8-06 16:53:30 阅读人次:5543 回复数:102)

  

  


  


  
到日本的第一个夏季,是1990年。中国那么大,但在来日本之前去过的最南边是上海,还是为了转机飞往大阪,并且也不是夏季。在此之前的20多年里,不曾有过酷暑难挨的体验。

  
据记载,1990年是继1977年和1984年以来的猛暑夏季之一。住在一套屋龄好几十年的旧木房里,一个6帖一个3帖的两个房间,由于没有复杂的家具和财产,显得十分宽敞。那种简易的生活,现在想起来依然愉快并充实。房子是长筒型,开门,脱鞋,拉开门登台入3帖室,再拉开门进入6帖室。还有一道拉门,拉开后右边是卫生间,前面是落地窗,拉开窗右手是一个水龙头。窗外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栽着沈丁花和紫阳花,还有一株2、3米高的茶花树。

  
新年前后,首先充分领略了旧木屋里的清寒。取暖设备,只有一个电热桌(ko ta tu)。缩进被子里,依然冷到发丝。来到日本的第一个春天,留下难以磨灭的美好记忆。温暖的阳光。温馨的花朵。温和的风。所以这样觉得,是因为第一个冬天过得太艰难。

  
好景不长。进入7月之后,便连日的烈日炎炎。走在柏油路上,看远处热浪升腾。炎日下,热浪中。祖先的诗句如同咒符漫天而下,变成描绘酷热的暑歌挥之不去。七月流火。七月流火。望文生歧义,只因怨从热生。生长在北方的20多年里,对于书中读来的南国风情曾充满憧憬。蝉鸣。梧桐。海面。可是,这里的蝉鸣只是把热焰振颤得更加旺盛。梧桐叶被阳光吸去光彩。海滨的紫外线狠毒到将皮肤灼伤。梅雨过后的热,不存在阴凉可乘之说。初次体验这种无处躲藏的热。从里到外,从头到脚,被热穿透。连眼球都不被放过。纸扇子扇得臂酸,也扇不出几丝凉风,只把一整夏的粘稠空气搅拌着围在身边打腻。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才想起搞来电扇救灾。电风扇也扇不出如意的凉风来,毕竟还是能把湿沉的闷热驱散一下。电扇在热气中“嗡嗡”地摇着头,像一个喊着“嗷什”“嗷什”哄赶抢食群鸡的主妇,刚一转身,热气就又都围上来。

  
夜里,尤其难挨。有一个夜晚,总算被热折磨到疲惫地睡去。梦里却听到窗外有什么大鸟发出的吱吱怪叫。以为声音发自梦中,就翻身想把梦散去。不想,翻身后才意识到声音并非梦,而是来自3米之遥的窗外。起来,拉开纱窗,外面漆黑一片。却听到树上有嘁嘁喳喳的声音。为了自卫,也为了镇静自己,拿起旁边的塑料水管,打开水龙头对着树身上下狠狠水击了一番。之后,恢复寂静。自以为击退了怪叫的“大鸟”,便躺下重新入睡。

  
次日早上,边刷牙边拉开纱帘,想看看昨夜击水之战是否留下了什么痕迹。可是,拉开纱帘那一瞬间,发出一声恐怖的惊叫后,我扔掉牙具晕倒在地板上。晕倒是一瞬间的事,醒过来就又去看窗外。绿草丛生的小院里,全然不见了绿色。泥土像被新耕过的田垄,新土中还有好几处圆洞口。显然,昨夜的怪叫,是这些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欢声。悄悄拉上纱帘,退步隐身进来,想骗出洞里的生灵们看个究竟。过一会儿,果然不出所料,一只、两只、三只,好几只未曾见过的棕黄色小家伙蹦串出来。这是一个大家庭,长者领着新孩子们在撒欢。家人拿出相机,偷偷拍摄它们。拍完后,心想反正已经有了“证据”,不怕你们再逃串,就拉开了窗户想看个清楚。不想,它们似乎根本不在乎我开门还是开窗,在那新天地乐园里欢快得不亦乐乎。于是,也同样大大方方地又给它们拍照片,这光景,看上去彼此相处得十分和谐。一两步之遥,这边还是人的家,那边已经是它们的家。可是,它们是谁?是什么呢?

  
白天跟见面的日本人讲了这件事,日本人捂着嘴笑出来,说这很可能是黄鼠狼。黄鼠狼!天哪。没见过还没听说过吗?那是多么恐怖多么不吉利的东西。小时候邻居一个女人犯邪病抽风吐白沫说胡话,就听说她是黄鼠狼附了体。日本人告诉我说可以打110报告给警察,警察会帮助除害。晚间报了警,次日照常出门。晚上回来时,见小院已恢复平静,外面木屋下边的通风口也被修补过。原来,由于这间房子年久失修,下面通风口处的木板有几处老朽松动,黄鼠狼们出入自由,房屋下面通风用的空层成了它们蜗居打天下的宫殿。

  


  
尽管如此,我对这座到日本第一天开始入居的旧房子仍然怀有感情。这是我在日本的第一个家。虽然破旧简陋,却是接受我落足这个国家的第一个遮风避雨处。房东不收房费,以每星期天去上一次中文课的方式代付房租。家里没什么像样的家具,但是全部电器都是日本制造。有双层窗帘,盒式纸巾,地毯。这些,对于在中国走过60年代、70年代和80年代的人来说,每一样都是生活质量文明甚至富裕的标志。去年,第一次接父母来日本探亲。游走景点中,包括曾经住过的大阪和奈良的几处居所。最后一处,是这个最初落脚的旧木屋。站在旁边看紧锁着的木拉门,母亲流出泪来。我说不要哭,哭什么呀。她伤心地说“你看看人家周围都门是门窗是窗的,就这个房子破。”我说“就这房子,还是靠别人援助才住上的。当时,觉得好着呢。”她又开始叹气,还是那句话,“唉,当时说不定多难呢。到人家的国家来,话也不会说,谁也不认识……”。

  
要说难,是有过各种各样的难。坐错车去错方向。坐对了车,又坐过了站。可是,这又算得上是什么难呢?难能可贵的是,当初接触到的日本人,都那么热情友善。房东竹田幸子,是当时热衷于日中友好的毛泽东思想学院负责人。每个星期天,去宝塚的学院事务所给几位学院成员教汉语。竹田女士教会我用文字处理机输入日文假名,我还跟她学会了如何节约使用洗碗剂,如何自如使用尖长的餐刀切菜。后来,毛泽东思想学院解体,原成员高见邦雄独立出来成立了“緑のネットワーク”,竹田幸子成立了“関西日中友好懇談会”。他们的活动中心内容,始终是援助中国西北地区的小学教育和植树防沙工作。

  
初来乍到一个陌生国度,没有轻便的语言工具,没有钱,没有亲人,也看不到清晰的未来。可是,因为有着来自这些日本人的友好,日子过得匆忙并且愉快。每次去上课,下了电车,走在通向事务所的坡路上,总能感觉到内心里有种跃跃欲试的朝气。尽管看不清明天,但能感受到明天的魅力。未来,意味着明朗和深远。

  
这年8月,仙台的老同学来电话邀请我们去“避暑”。一天,他说“走,我带你去东京。”一个“带”字,让我自然而然就温顺承诺出“跟你去东京”。没有多余的钱,我要坐留学生中盛传的“青春十八”。可是他说他已经体验过了“青春十八”,但是没体验过新干线。收拾起两个旅行袋,就上了新干线。有魄力有胆量,搭快车一点不算难事。到东京先去了皇居,大片的草坪,使这年盛夏的记忆披上绿荫。然后走银座看新宿。看见一张展出梵高《向日葵》的海报,就上了安田火灾大厦。看完《向日葵》真品,买一套明信片留作纪念。用以记录我的眼睛曾经亲自收藏了梵高的真笔。

  
然后,又去了迪斯尼乐园。进去之后,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乐园。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激荡的心,二人神采飞扬的眼睛。拥在人群里,第一次看到世上还有这样华丽而欢乐的“游行”。夜里9点,乘上夜行电车奔往仙台。不是“青春十八”,但同样有身轻如燕的愉悦。尽管已经不是十八,比十八更青春的,是热情,是活力。新干线。迪斯尼。梵高《向日葵》。几个小时的东京,虽然都是走马观花,但是,这些代表着人类科技与文化的高标符号,对于刚刚走出国门在外求生的我们来说,都成为向上向远的助跑力量。

  
1990年的夏天,伴随着此起彼伏的蝉鸣音阵与酷暑,成为生命中密度很大的季节浓缩。年轻就是好。回想起年轻时的时光,依然有不坏的心情,不年轻,也不算坏。(20070806)

  


  


  





Page: 4 | 3 | 2 | 1 |

 回复[91]: 超女 taya (2007-08-11 04:39:22)  
 
  再次恭喜下~~真好啊,我这边走了一个,你那边来了一个,我该笑呢该哭呢!唉还是笑吧

 回复[92]:  雪非雪 (2007-08-11 14:27:09)  
 
  89东博的讲解,好像懂了。进一步请教,如何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呢?少翻页或者尽量不翻麻烦的网页吗?可是翻之前不知道麻烦不麻烦啊。有时候找一个很简单的词,比如UNHCR的标准中文对译或者某一教育相关词汇就老半天回不来……

  
……

  
谢谢东博

 回复[93]:  雪非雪 (2007-08-11 18:05:35)  
 
  TAYA,你在说什么?一个什么宝贝?

 回复[94]:  壮壮 (2007-08-11 21:32:32)  
 
  天机不可泄露!

  
慎言、慎言

 回复[95]: 雪非雪,你好 二子 (2007-08-11 22:19:04)  
 
  如果你听到的是“丝丝”的声音,一般来说是硬盘的声音。

  
如果你在浏览网页有,尤其是看一些经常去的网站,可能是高速缓存使用时候的声音,就是说硬盘碎片过多。整理整理一下硬盘碎片。

  
如果你总是无缘无故听到“丝丝”声音,恭喜你,你很可能快中奖了。赶快备份数据,随时准备给你的硬盘出殡吧。

  
如果不是丝丝的声音,而是普通的噪音。对电脑来说最大可能是风扇噪音。尽管在理论上说风扇转速不同噪音大小不同,不过我想你不会和我有一样的癖好,从来只用自己装的电脑。品牌机噪音不会很大,即使是在高速的情况下。现在声音大到你非常注意的情况下,其实就一个原因,电脑需要清洗了。风扇或者机箱内灰尘太多。这样不止是噪音大,对散热等等都不好,最好打开机箱清洗一下。

  
如果你是笔记本电脑,最好不要把电脑放在灰尘比较多的桌面上,笔记本电脑的风扇一般在底板上,会直接吸取桌面上的灰尘。

  
没有看到具体情况。随便说两句。

  
希望有帮助。

 回复[96]:  蛇 (2007-08-11 22:42:33)  
 
  有了2子的这个分析,有底气了,再说一个“土”招,把机器关了,拿一个吹头发的吹风机,往风扇那里一顿猛吹,哼哼,风扇,就要用风扇来对付,这叫以毒攻毒!

 回复[97]: 我一般是用打气桶 二子 (2007-08-11 22:50:47)  
 
  不过太脏了的话,还是得用电器清洗的湿纸巾一点一点清洗。

  
我个人的经验,台式机的话,千万不能放在和室里面,太脏了。一定要放在洋室里。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他他米容易有灰尘。

 回复[98]:  蛇 (2007-08-11 23:02:14)  
 
  整了半天,就我们两个的法子最土了,一个吹风机,一个打气筒,这哪叫给人家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啊。

 回复[99]:  雪非雪 (2007-08-11 23:45:32)  
 
  谢谢二子简明周到的诊断说明。

  
关于声音,我觉得是“嗡嗡”的那种。刚启动时没有,如果连翻几个网页,就会出来。这时候即使关掉全部网页声音也不会消失,随着声音的持续,网络速度也开始变慢,以至于慢到没耐心奉陪就强制关机重新启动。我自己的判断是翻网页时遇到很重的东西机器背负不起来,就累得喘啊喘的终于不支。但是,只看日文网页时似乎没有这样严重。可是因作业需要,又不得中日文两边查来查去。

  
请教二子,硬盘处理该怎样进行?关于什么是硬盘,我也是刚刚知道,不好意思。还有,我的电脑不是自己装的,是整个买来的。显示屏和本体连体的那种。

  
为了不再像去年那样出现“中彩”现象,手头做的文件倒是都随时移动进了外接硬盘。这个外接硬盘空余还有98%……

  
再有,电脑没放在和室,而是洋室的桌子上,环境似乎还可以。不过自从05年2月买来不曾打扫过里边,我根本就不知道还需要打扫里边。所以,这个提示很重要,而且是我喜欢做的项目,把脏东西处理干净是件有干头的活儿。

  
……

  
蛇兄的吹风机点子好,我这就开后盖清扫。谢谢了。

  
……

  
自己的麻烦牵动大家费时费心,添乱了。道歉,更道谢。

  

 回复[100]: 看不到机子 二子 (2007-08-12 00:05:15)  
 
  我真得做不了什么确实的判断。

  
至于网页的那个问题,不知道你会不会设置浏览器,把你的浏览器里面所有的附加设置都去掉,比如不要加载图片,不要加载Javascript等等。只让他显示普通文字。看看是不是还是一样。

  
另外,我怀疑,只是怀疑。

  
你不看网页也会有症状。你可以试试开了机子什么也不干,或者开开后,打开随便什么软件,随便干点儿什么,除了上网。

  
我想你清扫机子之前,还是先查一遍毒吧。

 回复[101]:  蛇 (2007-08-12 00:08:00)  
 
  > 还是先查一遍毒

  
被遥控了吧~~~=

 回复[102]: 汇报 雪非雪 (2007-08-12 00:24:31)  
 
  要打扫后盖,才发现没有后盖可打开,只有一个天窗和后窗,吸尘器吸过了。外面看里面也不脏,还新着。

  
什么也不干的话,没有症状。比如开着东洋镜和メッセンジャー,同时在word上作业,都没问题,现在就是这样。很安静。

  
麻烦到这样晚,有点不安了。多谢。真查出毒来,再继续拜佛求救。买着那个シマンテック家的防毒用品呢,也会被侵犯吗?

  

Page: 4 | 3 |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