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闲说人名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30 18:28:07 阅读人次:1745 回复数:10)

  

  
人人有个名字。若说当老师有什么近水楼台先得,便是见的人名多。从自己的小学同学到站台上管理名册,前前后后国内国外20多年下来,过目的人名不知道有多少。

  
在日本一家学校曾前后接触过几十名中国留学生,其名字中,有两个名字用字重复使用率很高。这两个字是“宇”和“磊”。如宏宇、恒宇、张磊、王磊、李磊、赵磊……。他们都出生于1970年代,名主都出身于城市平民百姓家,父母文化程度政治面貌均属一般。这令人想到,70年代,取名意识已开始发生变化。一方面从一国一族的范围扩大到宇甚至宏宇;一方面从寄托名禄梦想的富贵祥福超脱出来,潇洒着将哪怕是石头也垒它个磊磊落落。

  
上一代人和同代人的男性名字中,卫国、英勇、刚强、保卫、坚毅、永志、光荣、爱国、建华、宏伟、光明、立新、红军等等字样极其常见。这些词组并非拿来照搬,多是拆开拼组后引为己用。从这些名字常用字中,似可以看出几分时代节奏的共鸣旋律。女性名字,随处可见的便是贤淑、贵秀、芬芳、芝兰、英华、花香、玉桂、美丽、卫红等等。 这还不够,有的还要加上艳或者爱,艳华、爱美。芝兰、香草,在贵族出身的屈原笔下喻指芬芳品格高尚精神,是雅;到了2千多年后被比比皆是的庶民名字冠用,就难免落俗。不是音义变了,是泛滥所致。学生时代,一次在学校旁边小饭店用餐,见墙上贴着卫生值日表。十来个名字中,大半是桂荣、桂芬、秀芬、淑芬等。看着就想,幸亏她们各有必承不变的姓氏,否则真是失去了名字的个人意义。儿时附近的玩伴中,女孩名字就在英、兰、花、芝、华、琴、凤、菊、莲、梅之间循环,姓后面加进桂、玉、秀等,随便就可以做成一个人名。男孩名则是军、刚、东、明、海,再稍稍大一点的就是顺、有、柱、振、福、富不等。

  
结婚后,家母第一次拜见丈夫外祖母时,有一出亲切友好并诙谐的会面。姥姥拉着家母的手:

  
“雪非她妈呀,你贵姓?”

  
“我姓张。”

  
“我也姓张!你叫啥名?”

  
“我叫张桂芬。”

  
“我叫张桂荣。”

  
“哈哈。有缘分啊。要不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可不敢,您老是上辈人。”

  
“可这名你看,就跟姐俩似的”。

  
……

  
我的外祖母叫淑芳,母亲桂芬。去了姓不提,中国里必有成千万不止的同名缘分的人。关于名字,张爱玲曾有论及,我以为可鉴。“我自己有一个恶俗不堪的名字,明知其俗而不打算换一个,可是我对于人名实在非常感到兴趣的。……中国的一切都太好听,太顺口了。固然,不中听,不中看,不一定就中用;可世上有用的人往往是俗人。我愿意保留我的俗不可耐的名字,向我自己作为一种警告,设法除去一般知书识字的人咬文嚼字的积习,从柴米油盐、肥皂、水与太阳之中去寻找实际的人生。”话都叫她说尽了,似已没有了再插言的余地。比如,她说“除了小说里的人,很少有人是名副其实的,(往往适得其反,名字代表一种需要,一种缺乏。穷人十有九个叫金贵,阿富,大有。)”从张爱玲名字看其业绩,名字平庸,绝不妨碍一个人成就不平庸的人生,更与本人天分和智慧无必然联系。相反,名字美满,也未必就是生相周正。我认识的名叫俊、美、丽的,差不多周身都用不上这个好看的字来描绘。

  
自从生孩子的数量自由被限制了以后,给孩子取名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有一对双双独生子夫妇生了个儿子,都争着要把自己家姓刻进儿子名字里。结果,他们选了一个各自满意的名字,叫“A莒”。妻子姓A,丈夫姓吕。妻子得意说儿子姓了她的姓,丈夫更得意,“姓你姓有什么用?名字叫莒,那是我们吕家苗!”汉字,文章可做到此地步,不识字的人,哪能不吃亏。还有一对夫妇,母亲姓郭,儿子名取“廓”字,把为娘的根姓包容进来,将家庭重心稳固到不可动摇。这个名字,我也以为好到得体。

  
进入市场经济时代后,取名字也开放自由起来。争相有特征,浩气冲天。浩、昊、天、一、笑、多、千……。似乎是单字名字多起来,看上去比较酷。个人以为,单字不如双字,从几率上来说可回避重复。再说,一辈子使用,少一字不如多一字。呵呵,多一个是一个。

  


  
取名字,光是看字义也不够。若姓氏读音是第三声,名中第二个字就不宜选用第三声字,如姓“李”名“雪”,听起来就成了“梨雪”。若是“李美雪”,三字均第三声,听起来就成了“梨梅雪”,因为第三声连读时会发生前音节声调的变调。还有,字音如果易出现容易误解的谐音,也应回避使用。有家人得贵子,取名“仁”,奶奶问叫什么名呀?说叫“仁”。奶奶顿时就火了,“这叫人名吗?他不是人(仁?)还是狗啊?”。我小弟弟幼时多病,后来奶奶有了顿悟。说你们这些人都想些啥?这孩子属羊的,名儿还叫个“雷”,那天一打雷羊就吓得打哆嗦。改了吧,不打雷了,晴了吧。把雷改成晴,后来还真的不得病了。啧啧。

  
汉字名字,是一个承袭家系兼注入某种解释的个人符号。顺眼顺耳顺义,还要避俗。所谓避俗不是说要刻意高雅造作,是指尽量不出现与他人的重名。个人符号,就是要有“个”的特色。免俗,就是免重复。此为首虑。比如,美丽不如佳良、花不如蔓,华不如卉等等。简明易懂,大气利落。春夏秋冬前饰一字,就不算俗名字。为数众多的大姓氏,不妨避开实词选用虚词。有文章做的姓氏,更可研讨一番。配上一个两个恰当的字,就会诞生一个好名字。

  
关于汉字名的笔画数格,我认为玄奥不可琢磨,不曾思忖。取名是一种学问,眼下尤其盛行。熟人也有中年易名者。私下忧虑,如今改个电话号码电子邮箱什么的也要左右通知说明缘由,改名字绝非小事。不到万不得已,不改为好。自己的名字,也该抱有忠贞不渝的诚意和敬重。说到底,当初取名字需庄重而为。定好了名字,注册之,之后一辈子就像爱自己人一样爱自己的名字。这方面,日本人做的比较严谨。日本有人名词典,仅Hi ro ki(ひろき)这个读音,就有弘樹、裕樹、広樹、浩樹、博樹、宏樹、博喜、弘毅、寛樹、洋樹、博紀、博基、宏紀等许多用字。到各部门办事,填写名字的时候,工作人员总是认真到一笔一划地写,如果是从来没见过的汉字,就一定跟本人确认,极少出错。相比之下,我们汉字大国的人就豪放得多。一次,在国内一家医院做体检,从挂号到拿到最后结果,总共接受了7个部门的检查。每个部分一张表格,表格由各科医生填写。我名字中的三个字,到我拿到结果时,已经都成了另外的三个字。姓字剩了一半,雪字成了ヨ,霏字成了霞。不过,想一想也没什么可挑剔。我认识的张姓朋友,其本人也经常把自己的姓写成“リ专”,这就由不得别人不从简避繁了。

  
这方面,“东洋镜”版主陈骏堪称护名表率。谁要是把他的“骏”写成“俊”,他必是要做名正言顺的订正,要加以解释说“就是跑得比较快,不是长得帅”。究竟跑得多快,也无从知晓。要从“东洋镜”点击速度看,每天平均近2千次(?),是否算快“网”,我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

  
说一千道一万,一个人是一个唯一,每个人的名字应该是创作。至于时尚风气,无视也好。时尚是变项,人名应该是非变项。(20070730)

  
……………………………………………………

  
文中若有巧合触应某位朋友尊名处,敬请多多包涵。

  


  


  


  




 回复[1]: 谈谈文章的名字--标题,也很有意思的 陈某 (2007-07-30 21:03:48)  
 
   我以前写过1段,找找看。

 回复[2]:  雪非雪 (2007-07-30 21:20:14)  
 
  版主快找来问世,想看。这个名字能说好玩应该,——《谈谈文章的名字--标题》。

  
记得有过《华莱士来华》、《马歇尔歇马》……

 回复[3]: 比如这样的标题(恶搞类) 水双 (2007-07-30 23:23:19)  
 
  我的奶奶(只有照片)

  

 回复[4]:  雪非雪 (2007-07-31 00:08:31)  
 
  题目一般,

  
配图有点不一般。

  
谢谢转来恶搞。

 回复[5]: 这个店名如何 水双 (2007-07-31 00:22:10)  
 
  

  

 回复[6]:  雪非雪 (2007-07-31 11:23:31)  
 
  这个店名看上去比较兵库风格(有马、但马、六甲、甲子园……),是在神户吧?

 回复[7]: 这个店名 水双 (2007-07-31 22:51:15)  
 
  在神户的街上,不很起眼。摆到镜上,就可以勾引一点儿眼珠了。顺便说一句,那家咖啡馆在有马街道上,没有音乐飘出来。那条街,过去很有名的,现在也只能当马甲了。

 回复[8]:  雪非雪 (2007-07-31 23:50:01)  
 
  请教水双,“馬甲”的日语怎么发音?

 回复[9]: 不是恶搞 东京博士 (2007-08-01 07:10:22)  
 
  馬甲:ベスト(袖がなく、後ろにベルトが付く洋風上着)

 回复[10]: 要去确认一下 水双 (2007-08-01 07:23:53)  
 
  “馬甲”的日语究竟应该怎么发音,要进店去确认一下。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不会念“Baka”。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