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丑闻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21 22:36:30 阅读人次:1705 回复数:5)

  1.

  


  
王家兄弟住前后院,是附近一带口碑很好的体面人家。前院是哥哥,后院是弟弟。四邻把前院叫王老大家,后院叫王老二家。这前后院的兄弟俩相处和睦,院子也收拾得干净。妇人孩子穿着利索,见人打招呼有分寸。就连这两家孩子的名字,也听着团结和谐。前院的哥俩儿,叫大壮和二壮,后院的小哥俩,叫三壮和四壮。

  
王老大长着高仓健式的面孔,很少听他说话。没什么文化,这面孔就看不出有过少酷的魅力,看上去就是个少言寡语的老实人。王老二早年当过兵,有过部队生活的训练,魁梧的身子走起路来,在周围识字者无几的邻人看来,多少是闯过世面的样子。他腰里别着枪,供职在公安部门。

  
兄弟俩的名分好,除了相处和睦妇幼本分之外,还有一样是尽人皆赞的品行。他们有个70多岁的老娘,兄弟两家善待老人,把双足如粽的老娘当作宝贝似的孝敬着,深得邻人敬佩。

  
可是,有一年的夏天,出了一件事,让这王家两院名誉扫地。

  
2.

  
晚饭后,大家都乘凉的时候,王老大家传出女人的哭喊声。我正在胡同口跟几个孩子玩儿,听见嘈杂的声音,又见有大人孩子匆匆地往王家小跑着赶,就也跟别的小孩一起跑进了王老大家。

  
王老大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人,门窗大敞四开着。里面吵闹撕打着,看客们不发一点声音。看见小孩从门往里面挤,我也跟着挤进去。王老大的媳妇站在厨房里,她穿着那件常穿的翠绿短袖衫,白皙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看见人都进她家来,她不拦不挡,也不打招呼。就像根本没看见。

  
我跟几个小孩从厨房挤进里屋。屋里像在演戏。北炕中央,端坐着大壮二壮的奶奶。她瘦长的脖子伸得僵直,昏黄的眼珠瞪得滚圆。大壮和二壮站在奶奶两边,脸上滴着泪珠,嘴唇撇动着,似随时准备着嚎啕响哭。

  
南炕的炕头上,王老大头冲墙仰卧着。他双手反扣在枕头上,头枕着两个叠在一起的手心。他的腿很长,两只脚搭在炕沿外。南炕中央,是两个我不认识的陌生人。一男一女,他们正是这场戏的主角。

  
南北炕中间的地中央,站满了看客。大家被好奇心鼓动着,被惊愕刺激着,看得一丝不苟。台上的女人30多岁的样子,身材微胖,落肩齐发披挂满脸,嘴角上积着白沫,嘶哑着声音边哭边说。男人看见屋子里又进来新的观众,就对着女人喊“贱货!你说!你再说一遍是咋回事!你说说这个畜生都干了些啥!”。女人就手指躺在一边的王老大,开始控诉说“这个王八蛋,你到俺家俺俩口子把你当亲哥哥看待,给你上烟上酒炒菜做饭。你说你啥时候到俺家不是把你当亲哥哥对待,啊!”。

  


  
这时,男人突然拉过女人的头发咆哮:“别说这些没用的!你就说这个牲口他是怎么糟践你的!你说说他是怎么个牲口!”说着,就给女人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女人尖叫着哭喊一声,就亮开嗓门喊“这个畜生!你兄弟不在家你来了俺也是好酒好菜的恭敬你。谁知道你原来是个牲口不是人!”男人又一个耳光刮在她脸上,她又一声尖叫的同时,北炕的大壮二壮也发出男童的嚎啕。奶奶坐在北炕上向空中舞动着双手,“你们这是干啥呀!你们这些孽障王八羔子!”

  
男人一手举着空酒瓶,一手拉着女人“你说!你都说出来!你要是护着这个牲口我就打死你!”女人又抖起精神,疯疯癫癫地说“你喝了酒就变成了牲口你!你拉着俺的手让俺躲不开,你你你你这个没良心的畜生俺俩口子怎么瞎了眼恭敬你!?”她的嘴角又冒出成串的白沫儿,脸上的肉红肿起来,眼睛也充了血,样子像个鬼。男人见她要偷懒,又给她一个耳光提神。她被打得镇静了一般,放慢语速绘声绘色。“你喝了酒还不走,把手放俺腰上,拍着俺一口一个‘妹妹’一口一个‘妹妹’。‘妹妹,睡觉吧。’‘妹妹,睡觉吧’……”男人听到这里,酒瓶就冲女人头上砸去。女人狼嚎一声,头发里淌出两行血,滴到脸上来。大壮二壮又是齐声嚎啕。屋子里的观众开始乱营,窗外有人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3.

  
这件事以后,王家兄弟在这一带便声名狼藉。事后几天里,街坊们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咀嚼回味。大姑娘小媳妇们说闹事的两口子跟王家是什么亲戚,那个“妹妹”本来就绯闻不断,也是这个王老大倒霉。这样的事,往往是女人攻击女人。男人们的议论就又是一种。他们说王老大窝囊,值得同情。混蛋的是那个丈夫,自己已经脸面扫地了还要争个体面。这不是混蛋吗?你当众打老婆羞辱王老大就说明你这丈夫是个堂堂汉子了?这种做法,明摆着是为了要脸更不要脸。

  
从此,这王家前后院的门就总是关得严严实实,外面看不见里面的任何动向。王老二家养着一盆远近闻名的夹竹桃,从前,一到夏天,他家就把木桶大花盆抬到门外来供大家赏花。邻居们都愿意围在花周围打发饭后到睡觉的那段时间。下棋的,打牌的,逗孩子的,丢手绢的,东家长西家短的。打这件事以后,人家把花盆抬进院子里关起来了。

  
但是,我记得后来的几年里,也曾时常看见花盆放在门外。只是,再没人围过去观看或者聊天。

  
4.

  
许多年后,见到老邻居中的同学,偶尔说起了王家的事。有人说,“对了那你还记得王老二家那盆花吧?”,“记得记得,后来还见过有时候搬到门外了。”“唉呀,你知道啥?我听说呀,那盆花是王老二和王老大家的电话信号。”“什么电话信号?”“人家都说了,说本来那哥俩也不愿意养老太太,原来也都是你推我让,表面上都是孝子。出了那件事以后,老二家觉得跟老大丢人现眼了,两家就断了交,大媳妇根本不理老太太。他们哥俩轮流管着老太太,一家一个礼拜。有时候老大媳妇就装糊涂,到礼拜一还不接人,人家老二家就把大花盆摆出来,意思是赶快来接走。他们说可好玩了,后院花盆一摆出来呀,大壮和二壮就用椅子抬着奶奶,那姿势吧就跟三壮四壮抬他家那个花盆一样……”。

  
5.

  


  
或许是近日心绪烦乱的缘故,昨夜梦中,就反上来这件事。30多年过去,老太太该早已过世,王老大也该是70多岁的老人。这件酒后逾距之事,失足失得够惨。那亲属兄弟的血腥雪辱戏,也实在够愚够狠。撕破了王家的表面和谐,打老婆示众抖落哥们儿的不够意思,里里外外,似乎就他一个光明正大的义士。这出戏,怎一个蠢字解得。(20070721)

  


  


  




 回复[1]: 对号入座 黑白子 (2007-07-21 23:00:20)  
 
  “为了要脸更不要脸”——说得好!咋捉摸咋觉着跟自己沾边——看来,这酒得少喝,要不就容易没有酒德,更容易缺德……看没看见,为了谁喝了一瓶烧酒要争,为了谁糟蹋了厕所也要争……丢银呀……

 回复[2]:  雪非雪 (2007-07-22 11:53:13)  
 
  对号入座——这么败陋的丑闻中,难道还看出了含蓄不成?

 回复[3]:  唐辛子 (2007-07-22 16:24:56)  
 
  好久不看故事了.雪姐姐写得好。

  
这次第,怎一个丑字了得。

 回复[4]:  雪非雪 (2007-07-22 18:47:51)  
 
  这么不好看的故事,辛子都不该看。

  
但这不是捏造,是真的。想美化都不知从哪儿下笔。

 回复[5]:  赏雪斋主 (2007-07-23 12:31:05)  
 
  那个年头还可能是丑闻,眼下没几个人把这种事当事看了。雪桑在怀旧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