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鸡毛蒜皮人情味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18 09:14:26 阅读人次:2094 回复数:29)

  

  
昨天收到一束花,其中有两枝开着成串的鲜蓝色花。我跟家人说我喜欢这种蓝花,他问这叫什么花,我说我也不知道。他就说“连名字都不知道,还能说喜欢?”可是,虽然不知道名字,却喜欢。喜欢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美丽得出奇,是因为看见它就能想起小舅。于是,查阅图鉴,第一次知道了这种花的名字,叫飞燕草。

  
飞燕草是我记忆里印象最深的野花。

  
小舅比我大10岁。小时候家里住平房,姥姥为了节约用煤,到了夏天就让舅舅推着手推车出城去打野草补充做饭燃料。手推车前重后轻,一个人推空车也要抬着推,走起来很重。小舅本来就不愿意去,丧着脸说推着空车去比拉一车草还累。姥姥就对我说“你跟你舅舅去行不行?坐在车上让舅舅推你。”坐车让舅舅推着去远地方,我高兴坏了。只要说是去远地方,心里就兴奋。

  
我一坐上车,舅舅的脸马上就舒坦了很多。虽然我还是个并不重的秤砣,却起到了调整推车前重后轻的平衡作用。我还没上学,舅舅是中学生。但是在我眼里他已经是个力大无穷的成人。到了郊外的荒草甸子上,舅舅去割草,我就在手推车旁边玩儿。追蚂蚱,采花儿。小舅把割来的草一次又一次抱回来往车上积摞,每送回来一次,他就走出去的更远。

  
最后一次回来的时候,小舅抱着一大捆青草。他把草摊在手推车上,拿一束花递给我,说“看,这个好看吧?”“嗯,好看!”。我把在推车周围采的普通小花全部扔掉,手里拿着小舅给我的花,帮他扶着车把。他把车上的草码平弄实,把我抱上车。小舅拉车往家走,我坐在草味扑鼻的车上,手里拿着花。这种蓝花,就是飞燕草。

  
再见到飞燕草,是在日本的花店里。

  
坐小舅的手推车,还有一起去买酒糟饲料的经历。那是冬天,特别冷。坐在车上手脚冻得生疼。去路上小舅几次把他的大棉手套换给我戴。他的手套里都是热汗,戴我手上不一会儿就变得冰凉僵硬。我冻得哭,他就把我抱下车放在地上让我跟车跑一段路。他说“一跑就不冷了,你看我都出汗了。”

  
回来的路上就不怕冷了。两麻袋新出仓的酒糟放在我身边,热气腾腾,在车上冒着白气。麻袋上生满白霜的时候,就到家了。

  
上初中的时候,舅舅结婚了。他结婚以后,对姥爷姥姥爸爸妈妈的态度变得生硬起来。这时候我才知道,小舅不是亲舅舅,他是姥爷从哥哥那里抱养来的侄子。姥爷只有我母亲一个女儿,没有儿子,闯关东积攒了点财产,就开始为自己室无男丁而不安。于是就回乡下老家过继来两个侄子。一个13岁,一个3岁。他们两个是亲兄弟。给我采花的舅舅是3岁时领来的小舅舅。

  
姥爷打发这两个当儿子养大的侄子成家立业。我家的房子跟他们前后相邻,原来都是姥爷的房子和院子。小舅舅结婚后态度发生变化,是因为他的哥嫂二人串通他妻子说姥爷的财产应该全部归他们所有,因为他们才是本姓继承人。姥爷姥姥去世后,他们兄弟两家几次到我家院子里闹事。喊着“外姓人滚出去,这是我们张家地盘!”

  
小舅的妻子,冬天故意往我家门前泼脏水。水结成冰,我们出门就要看着脚下小心着走。父亲找她去讲道理,她就破口骂脏话。两个舅舅闷在前后院屋里,故作不知。我们家人进出要路过小舅家的院门,过往时总能听见那个刚进这院不久的女人大声指桑骂槐。母亲气愤不过,就去找他们,对他们说“孩子姥爷姥姥是我亲爹亲娘,是您们亲叔叔亲婶子。把你们领来养大成人,置备了房子家业。你们一天也没尽过做晚辈的孝心,除了死的时候来哭丧,连一次坟也没上过。你们有什么理由要把我们赶出去?”。不想那女人却对着母亲大骂起来,还用头撞着母亲冲出院子大喊“你打人啊!你们太欺负人了!”她像疯了一样闯进我家院子,把门窗玻璃都用拳头砸碎,还把玻璃扎破手流出的血抹在脸上,对前来劝说的邻居说“你们看!他们家人把我打坏了!”……

  
后来,我家搬出了那个院子。

  
来日本后第一次回国的时候,带给家人的礼品中有一个给小舅的剃须刀。我说要弟弟去送给他,家人都不同意。后来再回去的时候,又买了一个让送给他。家人仍然不愿意,但我还是说服弟弟给送了去。

  
3年前回去过正月十五,我跟父母说要去看小舅。他们都沉默。我说服他们,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伤心的事应该忘掉。我在外边,经常会想起小舅来。想起他的时候,都是他待我好的地方。我出生后母乳不够吃,小舅每天放了学到姥姥家附近养奶牛那家去买新牛奶,然后走好几里地送来给我吃。过年的时候他给我买头花。他当学徒工的工资是24元2毛4分,每个月都把2毛4分零钱给我。滴水之恩,至少该滴水相报……。听我说这些,母亲哭了。她说“既然你这样想,就把他接来吧。别去他家,别见那个女人!”

  
小舅进门一看见我就哭了。他握着我的手哭得特别伤心。叫着我的小名,边哭边说“舅舅想你啊,这么些年……”。我的眼泪在心里,太复杂的记忆使它流不出来。

  
小舅已经退休。他在那个全市最大的军工厂工作了一辈子。当了30多年锻工。退休以后每月收入600多元。两个女儿都已出嫁,妻子也退休在家,每月拿很少的退休工资。送小舅出门的时候,我给了他从日本买的烟和酒,还有一叠钱。接过钱他又哭了,叫我明天一定去他家吃饭。“舅给你做饭,你一定得来。这么些年你没吃过舅家的一顿饭。你得来啊。”

  
第二天,我去了小舅家。他还住在那个院子里,后院是我家老房子,现在给要动迁的邻居住着。他戴着围裙做菜,烧煤的厨房里烟气腾腾,看不见小舅的面孔。记忆里那个年轻的小舅,在一团烟雾里已是一个老男人的身影。

  
桌子上摆了很多菜。那个我应该叫舅母的人,笑容可掬,连连给我夹菜。她进这个院子30年,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对我有笑脸。餐桌上,我叫着她舅母。她叫着我的小名,不断说“你舅可想你了,总说你,说你从小就学习好,说你可文明了,跟别人家小孩儿不一样……”。

  
今年回去过春节,初一那天我说要去给舅舅拜年,母亲又沉默了。我对母亲说这么多年从来没给小舅拜过年,他也年龄大了,我也不一定每年回来,能见一面还是见一面。母亲就说“那你就去吧。但是你记住,决不能给他钱。你给他钱他也捞不着花,都叫那女人给霸去。”于是,我和弟弟给小舅带去两箱当地白酒,他喜欢喝这种酒。还有几条烟。

  
小舅一定要我们留下吃饭,我们说忙,说几句话就走了。送我们出门的时候,小舅满脸忧伤无奈的样子。她妻子连连对我说“你舅整天想你,净夸你好。”看着她不自然的笑脸,我也在陪笑,心里却亲近不起来。

  
回来的路上,弟弟说小舅很可怜,什么爱好也没有,就是爱喝点酒,那女人也不让买。两个孩子的生活也困难。他说小舅找过他,说房子要动迁,要买大点的房子没那么多钱。弟弟答应小舅买房子的时候帮他出些钱。他嘱咐我说“姐你放心,我肯定帮助小舅。但是这事不能让妈知道,因为他们两口子实在让咱父母太伤心了。”

  
其实,我也很伤心。但是,内心里还是想忘记那些不好的细节。虽然记忆不可置换,仍然想努力去抚平回想起来不开心的起伏。怪谁呢?小舅是一个那么老实朴素的小百姓,工作30多年,他的照片都上了全工厂的模范杂志,三班倒从来不迟到不欠勤。要怪,就怪他又穷又没志气吧。这样的中国人,也不是他一个。(20070315)

  
………………………………………………………………

  


  


  


  


  


  


  




 回复[1]: 换题目了? 龍昇 (2007-07-18 10:21:46)  
 
  坐回沙发。

 回复[2]:  雪青 (2007-07-18 09:53:42)  
 
  中国千万普通人家的事

 回复[3]:  待于泥.. (2007-07-18 09:54:48)  
 
  雪非雪身边的人和事,娓娓道来,总是那么令人感到亲切,就象连根拔起的飞燕草,朴实无华,

  
却带着泥土的芬芳.真实的令人沉醉.

  

 回复[4]:  雪非雪 (2007-07-18 10:00:02)  
 
  鸡毛蒜皮——这句话听着烦,五味俱全。人是不是一辈子要被这类破事儿纠缠着?哪里是多愁善感,是多是非才善感。

 回复[5]: 换题目了 雪非雪 (2007-07-18 10:02:06)  
 
  被沙发客人看穿换了题目,索性老实交代。

  
换之前叫那个什么来着、“老院旧事”?贴完了发现这题目装腔作势,本来就是鸡毛蒜皮。。。。。

 回复[6]:  雪非雪 (2007-07-18 10:05:01)  
 
  谢谢“娓娓道来”,待于泥

  
这么罗嗦的破烂事儿,跟花草一沾上边儿,就有了泥土芳香。。。。。呵呵

 回复[7]:  红枣莲心 (2007-07-18 10:32:53)  
 
  要怪,就怪他又穷又没志气吧。这样的中国人,也不是他一个。

  
-----------------------------------------------------------

  
这句让人感觉心酸又沉重。

 回复[8]:  如水人生 (2007-07-18 12:47:32)  
 
  有点像我家的亲戚诉说家事,亲切自然。

 回复[9]: 这花真美! 小草 (2007-07-18 13:35:00)  
 
  带有一股灵性。

  
谢谢非雪,想不到还有这么美的一种花。

 回复[10]:  雪非雪 (2007-07-18 14:39:23)  
 
  如水人生,“有点像我家的亲戚诉说家事”,镜子上的人,都是斑竹家亲戚

 回复[11]:  雪非雪 (2007-07-18 14:42:06)  
 
  小草,这花开在荒草甸子上,看上去更有灵性。比这做商品养植的更蓝,蓝得像那种中学时用过的“纯蓝”墨水。你知道草甸子吗?

 回复[12]:  赏雪斋主 (2007-07-18 15:01:01)  
 
  

 回复[13]:  避风港湾 (2007-07-18 16:07:22)  
 
  感觉那么那么的亲切,仿佛回到了过去,曾走过的小路、大院、房子、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历历在目

 回复[14]: 草甸子? 小草 (2007-07-18 17:12:59)  
 
  甸:郊外、草原、田畑の産物?

  
伊甸园到是听说过,

  
草甸子?

 回复[15]: 小草,草甸子来了 雪非雪 (2007-07-18 23:45:10)  
 
  水和树以外的地方就是草甸子。

  

 回复[16]:  雪非雪 (2007-07-18 23:48:28)  
 
  红枣莲心,现在心不酸了吧?ごめんね

 回复[17]:  久夏 (2007-07-18 23:53:07)  
 
  〉冬天故意往我家门前泼脏水。水结成冰,我们出门就要看着脚下小心着走。

  
够绝。要是在日本,是不是可以告她个故意伤害罪

  

 回复[18]:  雪非雪 (2007-07-18 23:53:58)  
 
  避风港湾,大院、小道、房子,好像都没有了。那里将成新工地。《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们盖起了大工厂,装上了,新机器……。那里,现在可能正高楼万丈平地起呢。

 回复[19]:  雪非雪 (2007-07-18 23:55:55)  
 
  久夏,晚上好。

  
不能告啊,那是亲戚。

  
绝事,都是人干的。呵呵。

 回复[20]:  雪非雪 (2007-07-18 23:57:49)  
 
  赏风雪卷斋残主云

  
谢谢光临。

  
好久不见来,问候

 回复[21]:  吴卫建 (2007-07-19 00:57:45)  
 
  雪桑居然还记得《护士日记》的插曲呵,艾啦伊,

 回复[22]:  lkgk7547 (2007-07-19 01:58:53)  
 
  哎。。。。。!这人,这事,这草甸子我都见过。

 回复[23]:  雪非雪 (2007-07-19 17:41:13)  
 
  《护士日记》?

  
不知道这是电影插曲,只是从小唱过,后来80年代又唱起一遭。电影是1957年的,查来了。那时候我娘还没有BF的呢

 回复[24]:  雪非雪 (2007-07-19 18:03:35)  
 
   lkgk7547,——》这……都见过。

  
鸡毛蒜皮世上事,良辰美景同乡人

 回复[25]:  路路 (2007-07-19 20:11:44)  
 
  〉冬天故意往我家门前泼脏水。

  
ごめんなさい、不知道为什么想出来那个‘騒音おばさん’

  
雪桑的令堂真好,要是我的话,同じ事やりかえしちゃうかもしれません。

  
很喜欢读您写的文章,把这首献给雪桑

  
http://www.youtube.com/embed/n4vpqjQ8Cuo

  

 回复[26]:  雪非雪 (2007-07-19 23:30:16)  
 
  路路,谢谢你的礼物。我也喜欢听马友友。投桃报李,也送你一个礼物。说不定你已经看过了,那我就残念了。馬とシマウマの間に生まれた「ゼブルラ」(斑马妈妈和非斑马爸爸的孩子)

  


  


  
(当年如果同样やり返し的话,说不定我就成了残疾人。真的,一点不夸张。你想起那个‘騒音おばさん’,很自然。但是我的おばさん不仅噪音,还……。算了。。。。。。

  
听马友友去了。)

  

 回复[27]: 谢谢雪桑 路路 (2007-07-20 11:45:12)  
 
  这张照片,我第一次看到的。那么我以后要向‘他们’学习就不骂人,爱人吧~

 回复[28]:  taya (2007-07-22 21:00:31)  
 
  贴蓝花也不通知我,这就浪费资源了。

 回复[29]:  雪非雪 (2007-07-22 22:41:28)  
 
  Taya,赶明儿再贴蓝花,定特意通知你,买了机票速来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