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13 22:16:31 阅读人次:1523 回复数:9)

  

  
4号台风正从南边向这里接近,一整天的风雨。今天的黄昏没有黄,是一团的灰蒙。车行雨中,小心前行。前面看见一幅没见过的光景,不由自主着流连注目。一个老者,头上戴着布帽,身穿运动衣。他一只手牵着狗,一只手打着伞。伞是给狗打的,老者自己身体行在雨中。那是一条普通柴犬,浅茶色。它卷着矫健的尾巴,在雨伞下走得欢欢势势。

  
老者对爱犬的人等待遇,让我对老者和他的狗生出同样的尊敬。

  


  
一块正在施工的工地中央,有几棵留下来的大树。为了不妨碍高层建筑物的工程,这几棵树都被剪了枝臂。树身上缠着绷带,一层层缠得均匀。我不明白,是不是植物在剪枝后都要这样包扎。只是,看着这几棵树,我站了很久。想它们已经活了多少年。想是谁种了它们。想它们被剪臂的命运。与那些连根伐掉的树相比,它们是否懂得人对它的悲悯?谁是地球的主人?人还是自然物?树长在这里,这里未必就是树的家。人要用这块空间了,革树命易如反掌。能革到有分寸,已经是爱情。

  


  
7月7日。是一个为人妻母的人的生日。她在这天的博客里写道:20多年前自己生日那天,正是高考的初日。“没有电扇,更谈不上空调。三天高考,父母怕我受热,每天都用扇子一个扇我头,一个扇我脚,很快我就熟睡得像个死人(父母之言),一觉睡到早上7点,一直等到父亲叫我起床。”看着这几几句话,我泪水就流出来。父母体谅儿女,人之常情。记得并珍惜父母的慈爱,并非人人做得到。

  
有爱,就有耐心有宽容。有爱,心就不会飘零。

  
………………………………………………………… 

  


  


  


  


  




 回复[1]:  蛇 (2007-07-13 22:29:18)  
 
  > 一个扇我头,一个扇我脚

  
心理素质真好,这得承受多大的压力阿?

 回复[2]:  游人 (2007-07-13 23:35:29)  
 
  才想起明天是我妈的生日,雪桑,谢谢你的文章。

 回复[3]:  久夏 (2007-07-14 00:26:10)  
 
  心中有爱,一切都能释怀。也要说一句,雪桑,谢谢你的文章。

 回复[4]:  小草 (2007-07-14 17:11:10)  
 
  蓝天问白云

  
你 为什么飘零

  
白云俯视大海

  
请告诉我 飘零何为

  


  
大海无语

  


  
飘零的飞雪融入大海

  
从今

  
我不再飘零

 回复[5]:  雪非雪 (2007-07-14 19:17:17)  
 
  蛇是不是四季都不怕热不怕冷?所以扇子的不要了

 回复[6]:  雪非雪 (2007-07-14 19:18:49)  
 
  游人,电话打过了吧?你看我这一不小心就提了个大醒,还是镜子的功劳啊,加斑竹一分。

 回复[7]: 久夏 雪非雪 (2007-07-14 19:19:57)  
 
  “释怀”说好。到香港好好释怀释怀。

 回复[8]: 小草朦胧 雪非雪 (2007-07-14 20:10:30)  
 
  谢谢你留我这么这么空灵又哲理的诗。

  
可是有点朦胧我看不太懂,我能理解有形有色再有点儿滋味的。比如 红酥手,黄藤酒,鸡鸭鱼肉啥都有。—— 这样的

  
小草,骂我吧。。。。

 回复[9]: 哈哈 小草 (2007-07-14 20:30:56)  
 
  非雪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