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丝的丝的”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7-03 08:46:20 阅读人次:3296 回复数:55)

  回国见闻--大连会展中心2006年丝绸展

  


  
2006年8月某日

  
回家第2天,特别热。母亲说会展中心正在丝绸展说“天太热了去买几件真丝衣服吧!”。于是,就去了会展中心。会展中心在海边的星海广场,“中心”建筑大得找不到边沿,到处是出口和入口。气派得不好形容。我有人领着走,像个不常进城的人,跟在后边木纳纳地甩不开脚步。进了第一道门,是个大厅,空空荡荡着,有几个男女清洁工,拖着看上去已经一尘不染的光洁地面。又推了几道门之后,来到一个熙攘得无法稀释的地方。母亲说,“到了”。

  
我到的这个地方,有不知道多少家卖丝绸成衣的摊床,也不知道有多少顾客。买的卖的,嘴里都反复说着“真丝”和“凉快”这两个词。卖衣服的人口音各异,大连话只说“丝的丝的”,用普通话耳朵辩听上去,怎么听都是“死的死的”。觉得好玩,我就装成大连腔问“这是真死的吗?”,被人家识破,她就用比普通话还高扬的音调斩钉截铁一句:“真丝啊,百分之百!”

  
“真丝短裤啊,10元一条!”——每隔几个摊床,就会听到这样的吆喝。好像这是一句展览会的主题口号。“那边卖5元你这怎么10元?”。“5元的凉快吗?那不是真丝!穿上不透气死热的!” 就是说,丝绸展上出售的东西里,也有不是丝绸的,所以,有必要把“丝的丝的”喊到声嘶力竭。

  
会展大厅天棚有10多米高,空调冷气不够体温的均分。衣服压衣服人挨人,闷热难忍。到外面去透气,万道阳光曝射全身,汇集在石面广场上的那层阳光,比太阳直接射下来的还要灼热,火苗一般直往身上窜。这时我才发现,中心建筑呈弧形。不论从前门出去还是从后门出去,只要迈出大门一步,前后都阳光普照。我身上就穿着真丝,却感受不到凉快在何处。此时大家挂在嘴上的“凉快”,正如同我离开后的满脑子中国餐桌,是一种憧憬境界。热到热处,任你一丝不挂,依然会大汗淋漓。

  
真丝的凉快成了意念的向往。热浪闷涌的大厅里,手里摸的丝衣也是温吞潮热的。丝绸质地光滑密度大,温度变化比棉麻敏感,跟着空气温度走。走在不透气的大厅里我就想,我要是在这里开店卖丝衣,就在柜台旁放一台电风扇,把丝衣丝裤都吹得抖动飘逸起来,根本不用嘶哑着嗓子喊什么“10块”“凉快”,自然会有很多人弃热投凉而来。。。。这是给热傻了,开始说起胡话来。(060821)

  





Page: 2 | 1 |

 回复[31]:  小林 (2007-07-03 14:20:08)  
 
  龙兄!这次回国还差点变兔儿爷;因为聚会都住在宾馆里,两个人一个房间。晚上喝多了,和女同学闹着玩儿,要到女生房间去睡。搞体育出身的女同学根本不在乎,说我:有贼心没贼胆。同房间的另一个女同学说我:有贼胆也没贼劲!

  
您说!我不栽了吗?

 回复[32]: 你呀 我是局长 (2007-07-03 14:21:06)  
 
  你既有贼心也有贼胆,

  
就是没有贼了。

  

 回复[33]: 粉条炖肉? 我是局长 (2007-07-03 14:22:19)  
 
  粗的,宽的,透明的,嚼起来有口劲的那种?

  


  

 回复[34]:  蛇 (2007-07-03 14:24:16)  
 
  这个馋人啊,粉条炖肉!~~~

 回复[35]:  小林 (2007-07-03 14:35:44)  
 
  你就气我吧!跟没贼的,咱俩比划比划!

  

 回复[36]:  吴卫建 (2007-07-03 14:33:59)  
 
  老地主上兰大原来是如此之事,那又有什么,现人大会议上不是有代表提出要改革这30年的高考制度。说不定以后还要新地主们上大学,管大学,改造大学呢,

  
自由主义泛滥啊,现兰大小团伙居然目无主席,不把老地主放在眼里,看来政治局要开会议一下后,上报主席为好

 回复[37]: 你栽大了/粉条筋道 龍昇 (2007-07-03 14:37:50)  
 
  一个说你有贼心没贼胆,另一个女同学说你有贼胆也没贼劲!你就不会说你有贼嘴子——能说吗!

  
那可不是一煮就烂,而是回两回锅都不断的宽粉条啊!劲道(筋道?),比肉都好吃啊!

  

 回复[38]: 龙爷爷 我是局长 (2007-07-03 14:39:27)  
 
  下回我上你家蹭饭吃,你就给我做一碗拉条子,一碗粉条炖肉。

  
要是再来上2两二锅头……

  
我以后逢人便夸你是个好人。

  
怎么样?

  


  


  


  


  
有效期3年。

 回复[39]:  小林 (2007-07-03 14:40:56)  
 
  龙兄!我汉语退化,日语没进步,贼嘴子也没有。天津话叫“跟不上茬子。”

  
再说,东洋镜的贼嘴子——不是东京博士吗!

 回复[40]:  雪非雪 (2007-07-03 15:24:49)  
 
  小林35楼的照片是那个猪木官人吧。前一段看电视介绍北朝请他去做国宾,美女佳肴把他侍弄得皇上一般开怀畅饮,那舒坦劲儿,不比35楼酷,但比这张幸福,呵呵。

 回复[41]: 非雪: 龍昇 (2007-07-03 16:34:26)  
 
  大礼到,谢了。

 回复[42]: 龍昇  雪非雪 (2007-07-03 16:41:04)  
 
  谢谢通知。

  
谢意难表,您笑纳了就好。

 回复[43]:  邓星 (2007-07-03 16:59:00)  
 
  非雪,没穿也感受到了,接花。

 回复[44]:  taya (2007-07-03 18:24:28)  
 
  姐姐,去年“盆”的时候,我就是穿着浴衣摇摇摆摆的,真打折了,爽歪歪

 回复[45]: 邓星 雪非雪 (2007-07-03 18:52:41)  
 
  接了你的花,现在凉快清爽多了。谢谢你。

 回复[46]: taya 雪非雪 (2007-07-03 18:54:34)  
 
  穿浴衣也给打折扣?住京都真合算。你啥时候再来歪歪爽爽?

 回复[47]:  taya (2007-07-03 19:08:09)  
 
  没时间了。。。555其实我很想念大家

 回复[48]:  夏夏 (2007-07-03 20:59:14)  
 
  我看大家的回贴,真有意思,离题千万里.

  

 回复[49]:  东京博士 (2007-07-03 21:26:10)  
 
  小林回国也不忘吃鸡啊,还是草鸡,那得慢慢炖汤,不能急厚厚的油炸啊。

 回复[50]:  小林 (2007-07-04 15:07:03)  
 
  东京博士!

  
我这次回去吃的是狗肉,挺好吃!想起当年体育学院围墙外有野狗,据说爱吃死人肉。

  
哈哈!人们喜欢吃狗肉,狗也喜欢吃人肉啊!

 回复[51]:  小林 (2007-07-04 14:04:15)  
 
  龙兄!您说我回趟国变兔儿爷,才知道敢情不是好话呀!

 回复[52]: 此话怎讲?听谁捣鼓了? 龍昇 (2007-07-04 14:13:31)  
 
  

 回复[53]:  小林 (2007-07-04 14:17:06)  
 
  嘿嘿!太座知道北京方言!

 回复[54]: 哈哈,没那意思: 龍昇 (2007-07-04 14:50:39)  
 
  见非雪“小林(免さん)小中高大什么毕业30年?”看花眼误为(兔さん),

  
又见你说你“步履蹒跚五十秋”就想怎么回趟国变兔儿爷了——老了呢?

  
见我太座语录之《兔子和兔夹子》:

  


  
我媳妇儿还跟我说起她原来连队里有位支边青年叫兔子。一开始我往歪处想去了:兔子,别棍儿也,即相公。她说兔子是个女的,我说用兔子作女人外号,应是小白兔、兔乖乖之类方好。她说一个人的外号不仅取自外貌性格,也有因某一时某一事而得的。说我要不信,可先带我去兔子家看看,回来再给我讲那是怎么回事。我说兔子家就是兔子窝了,把咱家的腊肉带些去吧。媳妇儿说她们家有得是肉,到是缺菜,你背上些。好嘛,媳妇儿轻松一句话,我胸前吊着一兜土豆,背后绑着三棵大白菜,十五公里路差点儿把肩膀压碎了。

  
兔子家真是兔子窝!地窝子门两旁挂七八只冻得绑绑硬的灰野兔黄野兔,还有只野鸡,进门就看到一男一女蹲在地上正在收拾几只新鲜野兔。女的先站起来打招呼,我媳妇儿喊:“兔子,老没见了,真想你!”那就是兔子了,但我不敢马上随我媳妇儿叫她兔子,只冲她笑了笑。兔子看到我前后背着的东西就赶快叫:“徐钟书,还不快!”男的跟着站起用他那沾着兔子血和粘液的手把我背着的土豆白菜卸了下来。他有正名,我赶快郑重其事地问候:“我叫刘颖。徐钟书,你好。”他回谢:“你好。你看我这样子那还像钟书?就叫我兔夹子吧。”

  
仔细看看徐钟书,他戴顶兔皮帽子,帽耳朵搭拉下来遮去了一半脸,毛衣外面套着一个兔皮坎肩,真不像上海来的读书人了,到像《智取威虎山》中的座山雕或杨子荣。

  
他自报名为兔夹子,令我注意到房犄角确有一堆兔夹子。那是一种维吾尔人用的打野兔的铁夹子,由两片马蹄铁形状的厚铁片穿在一起,轴上带绷簧,将它掰开,拿根小木棍支上,埋在土中,野兔腿伸进那片土地内,两片铁片就会反弹而起合上夹着它。那种兔夹子反弹力很大,不仅能夹住野兔野鸡,有时还能夹住狐狸什么的,兔子家床上就铺着张狐狸皮褥子。

  
那天在兔子家玩的挺痛快,离去时兔夹子还送了我们三只野兔和那只野鸡。回家路上我说准是徐钟书善用兔夹子打野兔,而且总是战果辉煌,因此得的兔夹子的外号,那么他逮着的媳妇儿就叫了兔子。我媳妇儿挑我用的字眼,说不是逮着的是夹着的。

  
我媳妇儿是这么跟我叙述的:兔子上海家里条件很好,本人长相人品在连里都数一数二,大家都想追求她,说什么也轮不到兔夹子的。兔夹子哪,长相一般,早就没了父母,没外援,得自己解决吃的不够问题,这才打起兔子来的,那很辛苦,要天黑前下夹子天亮前起夹子。是有一回,兔子要赶巴扎买香脂,天蒙蒙亮就动身了。走半道上想小便,就闪到路旁的红柳丛中,她刚把裤子褪下一挪腿要蹲下,突然从土里蹦出个兔夹子,把她一只脚给夹着了。“哇——”把她疼死了。你知道那种兔夹子都能把狐狸腿夹断了的,亏她穿的是皮鞋,要不早将脚面骨夹碎了。合上的兔夹子得有大力气才能掰开,她掰不开,只能疼得哭。那兔夹子就是徐钟书下的,还好,正那时他起兔夹子来了,看到那只夹子夹着个大活人。他赶快将兔子脚上的兔夹子掰了下来,刚要扶她站起来,才发现她光着屁股呢。兔子也想起疼了半天忘了提裤子,一家伙脸就羞红了。兔子把裤子提上了,但她已走不了路了,巴扎是不能去了,只能由兔夹子背着回了连队。他背她去卫生室涂了伤筋药,又背她回宿舍躺下,说了好多对不起才要走。不料兔子说:“你不能这么走,你得给我说清楚!”他不知咋算说清楚,她就说:“你得娶了我!”兔夹子对兔子是梦寐以求不敢求啊,是天上掉馅饼啊,他立刻就答应娶了她。因为是徐钟书的夹野兔的兔夹子没夹上兔子夹来个媳妇儿,她媳妇儿就被叫成了兔子。

  
我媳妇儿讲到这里我已恍然大悟。但今人听到此会起疑,问兔子本未爱过兔夹子,他夹伤了她,她应向他索赔,何以还要嫁他?我媳妇儿说兔子说了,兔夹子把她的屁股还有其它看去了,他就非得娶她。人说不就看到了屁股和其它吗,何妨?我媳妇儿说你当是现在吗?穿个超短裙恨不得把屁股给万人看!我们那时代只有老公才能看,看了就得是老公。

  
兔子和兔夹子是未经过恋爱就结的婚,但婚后小日子一直过的不错。后来混熟了,我开兔夹子玩笑说幸亏你打的野兔远比野鸡多,若反之就坏了。我媳妇儿至今还怀念兔子和兔夹子,想想我们年龄,她说他们应叫兔儿爷兔儿奶奶了。

  

 回复[55]:  雪非雪 (2007-07-04 18:49:13)  
 
  龙爷这篇兔夹子故事好像老早看过的,而且还给别人也讲过兔夹子夹来个媳妇的故事。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