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女人的美容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6-28 14:57:19 阅读人次:2122 回复数:27)

   

  


  


  


  
在性别蒙昧的儿童期,母亲正是女人的好时候。蒙昧期最初的醒悟,是趋向对女人力量的好奇和惊异。大人那里听来的对灵魂有触动的话,多跟女人有关,而不是异性。

  
比如,有一次,父亲带几个朋友来家喝酒。散席后,母亲就跟父亲吵起来。听其原因,是母亲对父亲酒友中某人的酒话义愤填膺,强烈抗议父亲跟此人做朋友。母亲重复说那人的话好几次,证明着这样的人不能做朋友。“你听听,他说的那是什么话?那不是色鬼吗?啊!‘呵,那乳房!’”不知道那个叔叔说的是哪个女人,总之,这句话似乎让剪着运动头的母亲看到了他的本质。我不管他们怎么吵,也管不了。却获得了一个启蒙,如同识破了一个人之大秘密。那就是,知道了女人的乳房意味着是一个(两个)明晃晃的导火线。

  
还有一个话题,那就是关于女人的皮肤。母亲和她的女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嘁嘁喳喳说长道短之际,有件事我听来印象深刻。她们说,名女人中宋庆龄最有风度,那种漂亮非一般人所有。听她们说“人家是天天用牛奶洗澡”——用牛奶洗澡!这对于我太震撼。我是喝牛奶喝到会吃饭长大的。牛奶,是给婴儿充饥延命的,一天才那么一瓶两瓶。用来洗澡,那奢华程度非我能承受。于是,我就以为宋庆龄的皮肤白,不是天生丽质,而是牛奶染成。还想像她不仅脸白,必定全身也是通体乳白,白到指甲。

  
■ 

  
记忆里,中国女性开始流行化妆,是在80年代之后。刚进20代,要跟也跟上了。或者说,正赶在了可以公然化妆出门的时代前沿。80年代,思想解放,女性的向美追求,何止是解放,简直是奔放。柜台上摆出各式各样的化妆品和化妆用具,形形色色的内衣公然张挂在人人可见的地方出售。

  
这些诱惑,让女人激情满怀,冲动不已。同宿舍的女生,发工资那天就去买来两桶蜂花牌洗发素。亮晶晶的红瓶黄瓶,红的洗发,黄的护发。她左手红瓶,右手黄瓶,口里哼着歌。晚上,我拿什么东西不小心碰倒了那红瓶,滚到地面上,塑料瓶就张裂开,红浆水淌了一地。第二天,去买来还给人家。好像是8块钱。工资60多块。换算成日元,就是月收入60万,拿出8万买一桶洗发精。一屋子的蜂花香味,妖娆了好几星期。这以后,我也一直用蜂花香型洗发用品。那时候,常去的一个朋友家,有个2、3岁男孩儿。坐在沙发上,他就蹭过来往我身上靠。扶着我肩膀站我旁边,把小脸贴我头上抿着小嘴儿闻,然后羞答答地说阿姨头发香。他妈妈告诉我,我走后,那孩子提到我就把我叫那个香头发阿姨。可见,化妆品的效应确实多维。

  
赶上这样善待女性的商品时代开端,我踩上点的,也就是这种程度。复杂的化妆品,比如乳液、香粉、口红、眉笔这几样基础物以外,都未曾染指。假期回家,总要被母亲责备落伍,并且被威胁说“你不趁年轻享受等老了就后悔”。临上火车,弟妹和母亲给我的礼物多是化妆品类。成套的彩油,睫毛夹,还有各式小刷子,却不知道怎么用。母亲还小声亲密地叮嘱,说“你比她们眼睛都大,要是涂点眼影,她们谁也比不上你”。这里的她们,是弟弟们的妻子和未婚女友。正是这来自不同家庭的年轻女孩们对母亲的孝敬和捧哄,使得母亲迅速接受了大张旗鼓追求美容的时代风尚。所以,她觉得不带上我一起追赶,就是为母的自私。

  
可是,这些好东西,到了天生懒于从事复杂事物的我手中,就都受了冷落。

  


  
中国女性在追赶时尚方面十分大胆。6、70年代提倡运动头中性装,满街就到处可见飒爽英姿的阶级姊妹。80年代中后期可以大鸣大放女人味了,满街就涌出各式美发厅美容院。现在就更是美甲一条街美足小巷等等应有尽有,差不多是想美什么就能美什么。开始,还是美一美的外部轻加工。后来,就发展到了整一整的动针动刀。抽双眼皮,割眼袋。这还好,是把小的放大,多余的去除。纹眼线,纹唇线,隆胸。这几项,从一开始我就心里敬远着。想一想,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

  
后来,在日本常常见到中国美容整容业大兴之后来的女同胞。有的人纹得缺少含蓄,埋进肉里的墨汁一目了然。白天化了妆,还可以看上去接近浑然一体。一起出游泡温泉,之后退了粉墨,就剩那眼睛的一圈黑,看上去像鸟类的眼睛。她自己看不到自己的眼圈,我问她这黑的东西以后是不是慢慢就消失了,她说“不能!永远不掉。好容易花钱纹的,掉了还行!”。无话可接了,心里平添上杞人的忧虑。

  
有个人对我说,她背着丈夫去做了纹眉纹唇,花了好几大百块钱,为的是让他有个惊喜。晚上回家,果然被夸赞了一下,“嗯,你今天这妆化得不错,眉清目秀的”。心里这个美呀,成!谜底就不说了,今后就可以长此以往地继续眉清目秀下去了。不想,第二天早上睡梦里被他推醒。“唉?你这嘴怎么了?”“嗯?我嘴怎么了?没怎么呀。”“你这嘴不对。怎么像块贴上去的假嘴?”

  
还有个在医院供职的女友,常把她们医院的美容形势讲给我。说有个女医生买来了昂贵的“永芳”粉底霜涂上,午休时间女人都围过来,欣羡得伸手上去摸人家的永芳脸。把人家永芳都给摸不愿意了,说这可是9块钱一盒,一盒就那么一丁点,你摸一下就给蹭去好几毛钱。

  
回国到市场去买菜,售菜女人叉开胖腿坐在菜堆里,旁边一个两天喝不完的大茶瓶,好像经年不洗。她宽广的眉毛里,居然也韵着两条纹得黑油油的弯眉。可见,纹眉在中国已经普及到了各阶层姐妹。我就想啊,要让这两条婉转的细眉派上浑然一体的用场,她先要脱掉蓝布长褂子,去健美中心瘦身,再到美容院做头发,之后,还得有参加派对的请帖之类。

  
来日本之前,有天早上听见隔壁大吵大叫。是嫂子和小姑打骂出手。房门打开,嫂子怒喊着让大家听听给评理说公道。“她说我偷用她粉饼了!你咋证明我用你粉饼了?你自己天天抹那么厚你忘了?”……啧啧。化妆品战争。汹涌且澎湃。

  
前日遇到一位同性前辈。时值正午。一边寒暄,她一边用手帕按擦脸上的汗。一边抱怨天热,一边说不行了,上了年岁啊要啥啥不行。我笑说没那么严重,人人都得往上奔,何止是现在,还得加10再加10呢。她说你看,这天一热脸上的这个就挺不到中午。我问“什么?”,她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才明白原来说的是早上涂的妆,这时已经开始没折没拦地剥离。教训呵。与其这样给人连同皱纹里的杂质都看去,还不如直接看皱纹。即便是不好看,沧桑也是朴素的更易获得体谅。

  


  
美容整容范畴里,割眼睛我支持。比如把单眼皮做成双眼皮,就是一个放大视野的进化举措。好看不好看,是一个各有所好的美学尺度。眼睛大了,实际就是视野大了,视野大了,心里自然跟着开阔几分。这一步,应该迈。

  
虽然乘不上时尚美的潮流去兴风作浪,但不干涉别人去例行效仿。孩子一口袋瓶瓶罐罐,我支持并援助。像个女佣一样,还站身后切磋评价。顺便拾捡信息。常常有这样的情况,看见那人明明是施了妆,却不知道施在哪里怎么施的。刚来日本时,一个北京女孩跟我说,日本人就是靠化妆,她们一退妆简直没法看。话说回来,妆化出这种效果,高明。自己在这方面,此生此世,基本上是自暴自弃的姿态,自甘平庸。若把平庸再细分,倾向于甘心平。庸嘛,还是尽可能挣扎摆脱。

  
也不是毫无积极意识。曾经买来成系列的名牌尝试,却做不到持之以恒。不是信心问题,而是信仰问题。信仰树立不起来,就难以坚守。按时洗退,按时涂抹,还要加上有方向的按摩。我就是记不住该向里还是向外,手指按到哪个部位要按摩,就想不起来该是向哪边揉动才正确。这一犹豫,就开始烦躁。算了,万一这按摩效力神奇,而我又按摩反了方向,急急的把十年后甚至更后的那个我给迁出来,还不吓坏了家属。

  
也曾经尝试过指甲油。觉得这一项美容易行,并且可以美得立竿见影。看出售指甲油的日本女孩那手指,条条都是珠光柔气,羡慕不已。问人家怎么能涂成这种样子来,人家说要涂两层。一层干了,再涂一层。还可以配色。这下高兴了。美甲好办,不用照镜子,指甲油防水,涂了也可以照常从事洗碗切菜。可是,待涂了两层晾干之后,才知道手指原来也是要呼吸的。每个指尖都觉得堵闷,并且沉得像鞋底沾满了雨后的粘泥。宁愿还是要呼吸,不要只看上去美。

  


  
有一种理论,说对化妆美容用品缺乏耐心的女人,就是缺少自爱。这个说法,我不太以为然。自爱,说穿了是让自己舒服。什么是舒服?不受束缚,不忍耐繁琐的煎熬,让有心魂的身体自然着。这些就都不是不舒服。

  
还有,我以为有些天姿不是美出来的,一半天成,一半心态。我认识一个原电影演员,她从不用高价化妆品。她说没用,就是天生什么样就什么样。到日本多年,就一直用中国买来的美加净银耳珍珠霜,开始时2毛钱一袋,据说现在涨了点价。有人请教她的护肤秘诀,答曰没秘诀。她说当年出外景,野地里风吹日晒后,连洗澡的条件也没有,脸上皮肤干得直掉皮。那时候,晚上临睡前,把脸洗干净后,上面涂一层薄油,然后敷上热毛巾蒸一会儿,第二天,脸蛋就特光溜。忙问用的是什么油,她说什么油都行,豆油香油我都用过。几个向她讨询美容经验的日本人,每当她回中国,就托她代购银耳珍珠霜。

  
但是,我不用银耳珍珠霜,因为我不迷信。她看上去美,不是因为什么霜,是因为那是她。造化所致。市场上的化妆品,都是批量生产的商品。有人用了看着好,照搬来自己用未必就也好得同样美。性情为本,底版为要。用什么不用什么的效益之差,和心情转换有关。而心情转换又源自于性情。性情,每人不同。再说底版,每人一种肤质。同样的商品涂润上去,效果各异。如同给红色加黄色生成桔红桔黄,给蓝色加黄色就生成了草绿墨绿。相去远矣。

  


  
女人美容整容,自己献身付出,对内增强信心,对外获取欣赏。双赢美事。但不管怎么说,手术整容,是件需要相当勇气的人生决定。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地球人一人只有一个身体。健康已经是万幸,之余还是不难为它的好。张爱玲晚年整容,不知何念,那么聪灵如妖的女人,这一步进手术室开刀整容的选择,我觉得像是她对人生的一次刻意刁钻,我就失足一下,反正我也这模样了豁出去了的感觉。日本的美白女王铃木そのこ,美白得叫人惊恐,豪华的个人宫殿尚未竣工,就猝死于毫无准备的事业奔波中。为了女人的美白事业,抽空了内里,鞠躬尽瘁。

  
我也不是放任到百事天然。临出门,总要做做准备。急匆匆的,这时的迎合,接近市侩。这项工序仿佛是用来提神的,所以没有出神入化的心旷神怡。

  
来到人世的生命河流上走这一遭,从此岸到彼岸,人不走水也在走。最终在哪里驻足靠岸,怕是谁也掐算不出。随波逐流,却也并不甘心。辩不清方向时,闭目反省兼养神的好,美其名可曰沉思。总之,是不能用来左顾右盼。谁知道这左右是不是正处迷途?每个活人都是头一回走这人世的道。先知都成了鬼魂,往往被活人唤来作伥。心理健康着,放任也不会偏离至脱轨。不见那原始森林里的树木,没人修整,个个都自若舒展,天然使之。(20070628)

  


  


  


  


  




 回复[1]: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小草 (2007-06-28 16:32:42)  
 
  

 回复[2]:  小橘灯 (2007-06-28 17:55:45)  
 
  

 回复[3]:  夏夏 (2007-06-28 18:38:17)  
 
  洋洋洒洒,浑然天成,文如其人,美丽自然.

  
最后一句,

  
"不见那原始森林里的树木,没人修整,个个都自若舒展,天然使之"

  


  
绝了!

  


  
可惜,城市里的现代人,懂这道理的人不多.

 回复[4]: 小草 雪非雪 (2007-06-28 19:34:41)  
 
  你在那边“芙蓉”了一下就不见影了,天然到哪里去了?

  
我可是收藏了,你信不信?

 回复[5]: 小橘灯 雪非雪 (2007-06-28 19:35:45)  
 
  好久不见你名字。托人给你捎过好,捎到了没有?

  
谢谢你的花。

 回复[6]: 夏夏 雪非雪 (2007-06-28 19:38:15)  
 
  自若舒展最是你。

  
我这里是浑然乱说,不是洋洋洒洒,是散散乱乱。

  
谢谢你,三朵花。

  
回赠给上面三位女士

 回复[7]: 哇,不公平? 小草 (2007-06-28 19:48:31)  
 
  思君不见下渔舟

  

 回复[8]: 雪桑 小橘灯 (2007-06-28 19:57:35)  
 
  有个朋友捎给我了,谢谢。本来就是你的粉丝,只是没有什么时间跟贴。带给你的祝福卫星转播过去没有?

 回复[9]: 小橘灯 雪非雪 (2007-06-28 20:01:05)  
 
  “卫星转播”~~~~我怎么转不过弯来?

  


  


  


  
想起来了,我接收到转来的问候“电文”,谢谢你。祝福你。

 回复[10]: 小草 雪非雪 (2007-06-28 20:02:14)  
 
  舟下见君否?

 回复[11]:  久夏 (2007-06-29 10:15:41)  
 
  男人好色,所以女人化妆。给他们看点“颜色”

 回复[12]:  好 (2007-06-29 12:09:59)  
 
  〈“你比她们眼睛都大,要是涂点眼影,她们谁也比不上你”。这里的她们,是弟弟们的妻子和未婚女友。〉

  
闺女还是自家的好。

  
何时何地,媳妇比不过女儿。

  
这老太太,有多可爱。

 回复[13]:  taya (2007-06-29 13:03:35)  
 
  支持化妆,不要黑眼圈和黄脸皮。不过化要化的恰倒好处,别出去吓人就对了。还有化妆品里有护肤成分,特别夏天,如果不化,整个脸油腻腻的而且容易长豆子。所以心得就是,第一,脸一定要用含scrub的洗颜好好把脸洗干净,很多人长豆子就是因为脸没洗干净。第二,不要吃太油腻/过于细腻的东西,多吃点粗粮,多喝水,最好保持每天排便,样就彻底把毒物排出体外了,内外兼治,没错。

 回复[14]:  雪非雪 (2007-06-29 13:29:33)  
 
  taya

  
谢谢你的说明,给上面废话里注入了科学成份。

  
我得扛活去,顾不得黑的黄的了。

 回复[15]: 久夏 雪非雪 (2007-06-29 15:28:17)  
 
  ——〉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你想得绝,说那么多废话,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句?

  
以后天天上点色……拉……,吃出面有菜色来

 回复[16]: 好 雪非雪 (2007-06-29 15:41:28)  
 
  谢谢你12楼回复。

  
看来我的“美容”侃的不怎么样,让你读出了美容以外的道道来。

  
老太太是可爱,但是新一代太太也可爱得不服输。

  
“姐我跟你说,咱妈对她比对你还好,别看你是亲闺女。。。。”

  
——跟姐说话的是老太太一个儿媳,这话里的她,是老太太另一个儿媳。

  
可爱吧?

  
我喜欢看老太太和儿媳们之间温情的世俗把戏。心怀好意地看。

 回复[17]:  taya (2007-06-29 20:31:01)  
 
  我在想啊,如果世界上没了男人,女人一定还穿着动物毛皮衣服。还化什么妆

 回复[18]:  蛇 (2007-06-29 20:37:35)  
 
  不是吧,听女孩说,花妆大部分还是给同性看的!

 回复[19]:  taya (2007-06-29 20:52:42)  
 
  那都是因位有男人的前提。给同性看有的时候是为了把对方比下去。。。。。有点残酷。

  
不过男人有的时候也很虚伪的说:喜欢看广告上的美女,搞得女人们又减肥、又整容的,最后还要怪女人没有天然美,欺骗他们的感情。男人嘴上说要进得厅堂,下的厨房,进的卧房的,真正娶回家去了,要么老怀疑她们的打扮给别的男人看,要么就凭空认为她们水性杨花,最后搞的女人身心具疲,还要说美女不好养活。。。。。唉,做女人好累

 回复[20]:  蛇 (2007-06-29 20:56:40)  
 
  > 喜欢看广告上的美女

  
这个不是虚伪地说,确实是喜欢看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唷! ~~~

 回复[21]:  taya (2007-06-29 21:09:32)  
 
  国内广告就这么打的,“给男人一点颜色瞧瞧”!

 回复[22]: taya ; 久夏 (2007-06-30 00:50:27)  
 
  

 回复[23]: taya ;真这么说的? 久夏 (2007-06-30 00:51:34)  
 
  不会是我侵权吧

 回复[24]: 久夏 taya (2007-06-30 11:54:17)  
 
  呵呵,很早前就有这个广告了,忘了是什么内容而已反正就是化妆品的。不存在侵权的问题吧,只能说明你很有想象力,比得上专业的广告策划人了!

 回复[25]: 久夏 雪非雪 (2007-07-01 10:43:38)  
 
  是否侵权,“自己去想!”

 回复[26]: 雪 久夏 (2007-07-01 16:13:47)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回复[27]: 久夏 雪非雪 (2007-07-08 14:48:23)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啥呀?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