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陌路温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31 14:59:58 阅读人次:3133 回复数:32)

  

  
刚拿到执照开车上路的前几天,有几个难忘的难堪局面。

  
车前后贴上新手“新叶”标志,第一天上路,出去走了十多公里。来回路上,就被两个陌生人关照了两次。去路途中等信号的时候,后视镜里看见后面车的司机下车走过来。他到我车左侧后部,轻嘭一声,给我关上了油箱盖。我想跟人家说谢谢,信号就变绿了。天知道我是什么时候搬动了座席右侧的油箱盖控制。

  
回来的时候,走夜路。后面那台车几次冲我打点闪,不知何意。停车等信号的时候,后面就走过来一个小伙子敲我玻璃。落下窗,他一边说“不要开远光灯,那样前面的人晃眼睛”,一边伸进手来关掉了我的远光灯。同样,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为什么打开了远光灯。

  
时隔两三天吧,行驶在一条路上,迎面来的卡车远远就向我打点闪灯。这时候才意识到我走的是反道,这是一条单行道。我停下来的时候,卡车司机就从车上下来,面带笑容,诱导我调头。这时候,卡车后面已经排了好多台车。不好意思得脸都红了,虽然自己看不见。跟那人道歉,人家说“没啥没啥,小心啊”。

  
《红灯记》里的李玉和,赴刑场临行端着母亲的酒碗,激情念道“有您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酒,我全能对付!”。驾车加入汽车社会,非刑场,不必大义凛然。但初始的这几个小细节,确实给我这个新手司机认识社会垫了一个好底儿。这种老手对新手的呵护,来自共建和谐的平常心。在驾驶学校拿到执照,还不算真正毕业。车水车龙的异国大道上,是这些陌路人的温馨扶持,使我度过了新手上路的磨合期。

  
一个定居美国的女友,电话里总是苦诉车开不好,她说尤其是恐惧倒车,一倒车就觉得自己在倒立,看什么都是反的。我听得哈哈笑,“你怎么这么可爱啊,这才像女人!”。于是,倒车时就也想体验倒立的感觉,因为从小就没完成过一次像样的倒立。但是,这种感觉没找到。现在操纵驾驶,差不多熟若卖油翁注油,无他,惟手熟尔。每天以平常心驾驶,觉得到处是坦途在延伸。

  
一次回国搭出租车的时候,司机跑得飞快。前面有人横穿马路,他老远就拼命鸣笛。我害怕,就说不着急,我不着急。他却说“你不着急,他着急啊!”他说的他,是前边过马路的人。他幽默地说“你看他急得,恨自己死得慢呢。那都是小鬼儿在那边招呼得……”。还好,车开过去的时候,那行人已经过到马路另一边的人行道上。司机还是冲那边丢送一句“想死上吊去,别拉上我!”

  
留学时一位同学的丈夫,2年前回上海开学会的时候,大白天遇车祸身亡。肇事车是公共汽车。这位先生学问人品口碑很好,知其者不无痛心疾首。过后说起这件事,大家每每要彼此相嘱,在外面呆久了,回去的时候千万注意自己保护自己。拿着自己的线,硬去穿没眼的针,想不折腰也得折。这边的规则,到那边行不通。按着信号走,也不一定保证就无冲突。认真未必正确,正确未必安全。把规则拿到无规则中去执行,说不定就成了死角。(20070530)

  
……

  
去年的一篇文字,有热心读者提意见,说我动辄要拿中国和日本对比说事。言外之意,似乎我在吃里爬外扬外抑内。虚心接受了批评,持续反省中。要说不是刻意对比也不是实话,只是这刻意也是一种自然思维习惯。从小受这样的思路栽培,就记住了。拿起馒头吃,就要想起旧社会吃不上馒头。背起书包上学,就要为受压迫国家的儿童尚在水深火热中而感恩。离开中国,有所见所感,就自然联想起相关的事来。怪就怪在不肯忘本,忘不了自己是哪国哪族的人种。我就想,要是上面这些事的发生地相反,那我说起来该多么自豪,多么,心花怒放。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虽然在叙述,却觉得心里什么地方没底儿。

  





Page: 2 | 1 |

 回复[31]: 我梦见雪了 久夏 (2007-06-02 12:34:06)  
 
  雪白的雪铺满了半个地板,我和小孩说,就在家玩雪吧,外面冷。怕那雪把榻榻米弄潮,就打开了阳台的门,一转眼,雪飞了,。。。飞。。。雪了 ,非雪 ,那是你吗

 回复[32]: 久夏 雪非雪 (2007-06-02 15:38:18)  
 
  谢谢回梦。

  
哈哈,梦也能像送礼似的你来我去。好玩

  
那弄湿了你家榻榻米的是雪,不是我。你做梦的时候,我做梦吃粽子呢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