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又见丁香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29 09:30:14 阅读人次:2038 回复数:30)

  

  
这一整天,心情有点莫名其妙的好。其实,只是因为桌子上多了几束随便插在瓶里的丁香。早上一进教研室,就意识到一股似曾相识的这个季节的香气绕过来,走近去低头闻一闻,有些陶醉。于是,这个春天很长,很立体,很温暖,并且很有个性。看惯了冬去春来,记忆不再为单纯的季节流动而展开。无数的良辰美景因为我不去看不去体会而变成抽象。就象这瓶丁香,它不摆在那里,我又怎么会想起它。

  
来日本十年,让我记起丁香来只有一次。那是在一位日本人家里,每周去给那家男主人上一次汉语课。他家里新翻盖的房子,窗帘、桌布、椅面,都布置成了淡紫色。窗台上还放了一盆淡紫色仙客来。这一下子让我想起了丁香。于是,我并非完全出于礼貌地赞美这个房间。女主人非常高兴我说这个颜色好,她说这是最上品的颜色。那时,我的日语很差,还不能进行这种表达情趣的对话,只是直直地说我喜欢这个颜色是因为这是丁香的颜色。她问什么是丁香,她丈夫查字典给她看,她说没见过这种花,我得意地说我在中国住的地方到春天开满城,而且很香。夫人的眼睛里闪耀着对丁香的憧憬。

  
一星期后,我又去她家上课时,夫人站在门口等着我,一见面就说“老师,我有东西给你看!”。推开门,我不禁惊叫:丁香!夫人也跟着喊出“丁香!”。她的眼睛不看丁香而是盯着看丁香的我。男主人说:她听说你的家乡到了这个季节就开满丁香,你一定从小就喜欢丁香,大阪没有丁香为你开,你一定很寂寞,因为你的孩子还在中国。她是看着“花草百科大全”介绍和照片用绢做的这些丁香。

  
我听着,说不出话来。夫人惊慌地说“我这样做,是不是让你更寂寞了?真对不起。”我说“不是,是因为我已经两年没见丁香,所以太高兴太感谢了”。夫人说应该道谢的是她,如果不认识老师,她还不知道世界上有这么漂亮的花开在一座她一无所知的中国城市里。

  
夫人的手制丁香,带给我这一刻的幸福和感动,将成为我此生可供回味的美好之一。人可以想象一春天的花都是为自己开放,可以花钱买下你钟情的花园,可以得到意中人的怀中玫瑰。但是,在你正是孤寂的时候,是否遇到过亲手为你做花的人?后来,我也学会了记下几家花店的电话,记下周围孤身在外同胞的特别日子,在他们付出很多努力经历很多艰苦后获得成果的时候,送一个花篮告诉他们有人为他们的好日子同喜。

  
中午休息的时候,各个语种的外籍老师围坐在摆了丁香的大桌子周围。有人吃饭,有人看报,有人喝咖啡,有人喝茶,唯独无人仔细看看那束丁香花。倒是有一位高大的加拿大老师对一直看花的我笑了笑。我就在心里对这丁香说,在那个我远离的地方,此时丁香盛开,你是从那里飘来的仙子吗?你的花心里有多少个春天的故事?你走了十年才来到京都找到我吗?这一个中午,我就一直任性地和它对话,固执地认为它今年的开放只对我一个人有意义。

  
很小的时候,家院里有一丛丁香。每年春天一长出叶子,姥姥就把底下周围的新枝剪掉。她说丁香这东西可真不是什么高贵花,年年这么剪,还是比别的东西长得又皮实又快,要不剪早把窗户挡住了。后来,那棵丁香树就没了。姥姥去世后,家人将它除掉,在院子里种了茄子韭菜什么的。

  
过了许多年它才又重新开放,在我心中的任何季节。上学来到一座丁香肆意开放的城市。秋季入学,不知道那马路两旁茂密的深绿是什么树,到了第二年春天满城紫雾缭绕的时候,小人生也进入了寻找烦恼的时节。笔下涌出很多类似“香魂不死,芳心不散”的夸张句子,把丁香抓在心里苦苦地品味,让每一年的开放都记录了许多复杂情调。其实,并非一定要独独情笃丁香,而是自己的青春里只有它开放的最多。装下的故事也最多。

  
有时候问自己,对我来说什么最重要?基本生存条件不具备的时候物质重要,物质条件不成为问题的时候,是不是心情最重要?当意识到情绪在支配着自己的人生时,自己被吓了一大跳。不由得惊慌中反复思索理智的意义,直到把自己弄得心烦意乱。后来,平静下来才知道,理智是要在一种稳定的情绪下方可以获得实现的状态。于是,重又回到了我的自然。我的自然里,有无限的东西可以自由设定。在梦里游走,在现实中奔跑。囚徒心中一方自由的蓝天,垂暮人青春时代的心中情人,窗外划过的一声鸟鸣,梦里进来的早已忘掉的过去。

  
丁香是我的精神美容液。心情的好坏靠自己保养,我没遇到更高级更娇贵的,就抓住它不放。(1999年) 

  


  


  


  
自己种的丁香。第6年的5月。

  
……………………………………

  
补记:到这家教汉语,大约是1990年。那时,这家男主人在市役所水道部门工作。他学汉语的目的,是希望自己将来能帮助中国做点水质净化工作。我到日本的第一台自行车,是他亲自骑了十几公里送来的。刚一认识,他们夫妇请我去看了宝塚歌剧。后来,他辞职投身参加竞选,彼此都忙起来,就断了联系。今年9月的一天,突然接到另一友人的电话。说他当选上了他所在市的新市长。友人电话邀请去参加他的当选“市民报告会”。他是该市第一任由市民产生的无党派市长,几年前当选议员后,他一直坚持骑自行车上班。报告会那天,久别重见分外惊喜。他用汉语说“哎呀,老师你也来了!”四声稳正。还见到他任小学教师的妻子,看见我她也非常高兴,忙问孩子的情况。她一直站在会场后门边,给来宾拿椅子,端水,送盒饭。参加费500日元,用于当日午餐和啤酒茶类。(2004年10月)

  
又有两年多没有联系,查阅一下,市长还在任期中。(2007年5月)

  


  




 回复[1]: 好 xtr (2007-05-29 10:05:05)  
 
  送非雪-san 一束丁香,祝非雪-san天天开心!

 回复[2]:  赏雪斋主 (2007-05-29 11:09:05)  
 
  

 回复[3]: 姐姐呀 taya (2007-05-29 13:44:19)  
 
  看到花我就高兴,可否算为标准的花痴?

 回复[4]: taya 雪非雪 (2007-05-29 15:03:31)  
 
  TAYA,看见你我就高兴,可否因为我是音痴?

 回复[5]: xtr 雪非雪 (2007-05-29 15:23:35)  
 
  多谢捧场。

  
并送祝福致远方——应该很远很远吧。

 回复[6]: 雪斋主人 雪非雪 (2007-05-29 15:24:48)  
 
  承领赏给丁香的花,谢过。

 回复[7]:  taya (2007-05-29 15:46:03)  
 
  完了,断袖了.抱抱一下.再握个手\(*^_^*)┏СЭ┓(*^_^*)v

 回复[8]:  雪非雪 (2007-05-29 15:54:08)  
 
  haha~~还好,才“断袖”,比断发好

 回复[9]: 断臂更好 我是局长 (2007-05-29 16:00:16)  
 
  

 回复[10]:  taya (2007-05-29 16:03:09)  
 
  断袖总比断背舒服点.

 回复[11]: 干脆! 我是局长 (2007-05-29 16:04:07)  
 
  断水断电!

  


  
不过了……

  

 回复[12]:  雪非雪 (2007-05-29 16:04:38)  
 
  断这断那,麻烦。断魂算了

 回复[13]: 罢了,罢了 小草 (2007-05-29 16:21:38)  
 
  咱们和谐社会的

  
正处于盛世时代的

  
万众一心的

  
永远不离别的

  
...

  
东洋镜

  
绝不可断水,断电,断袖,断臂,

  
更不可断魂。

  
俺小草永远与镜子共存亡。

 回复[14]: 别闹了你们…… 我是局长 (2007-05-29 16:23:39)  
 
  你们这些女人,闹得我的电话线断了……

  


  
快找人修理……

  

 回复[15]: 小草 雪非雪 (2007-05-29 16:34:44)  
 
  ——》 俺小草永远与镜子共存亡。

  
这可断不得。。。。可与镜子共存,共@可是断断不可滴

  
对了,小草看到回信了吧?

 回复[16]: 看到了,非雪。 小草 (2007-05-29 16:37:43)  
 
  好,听你的,准没错。

 回复[17]: 小炒儿真急了 我是局长 (2007-05-29 16:38:21)  
 
  人在阵地在!

  
话说董存瑞右手托起炸药包,感觉手里粘糊糊的,再想脱手已不可能……

  
心说:糟糕!双面胶!……

  


  
这下想断也断不了了……

  

 回复[18]: 原来这就是丁香 游人 (2007-05-29 22:38:02)  
 
  想起了上海的丁香花园,很幽雅的。

 回复[19]: 照片上不是丁香…… 我是局长 (2007-05-30 09:29:53)  
 
  

 回复[20]:  雪非雪 (2007-05-30 09:43:11)  
 
  对,那不是丁香,是粽子

  


  
ライラック

  
(リラ、紫丁香花(むらさきはしどい))(Lilac)

  

 回复[21]: 怎么能是粽子呢。 我是局长 (2007-05-30 10:01:33)  
 
  粽子是吃的。照片里明明是花。

 回复[22]:  雪非雪 (2007-05-30 10:18:44)  
 
  打字打错了。

  
看着花想粽子,都怪早上没吃饭。

 回复[23]: 关于丁香 我是局长 (2007-05-30 10:18:56)  
 
  丁香是谁呢?

  


  
是我们高中时历史老师丁老师的千金。

  
她原名丁湘华,听起来象“丁香花”,所以我们都简称她为丁香。

  


  
这就是丁香的来历。丁香不是花。

  
请参阅丁香20年前的照片。

  


  

 回复[24]: 丁香不是刘老根儿他们村的吗? 龍昇 (2007-05-30 10:47:56)  
 
  

 回复[25]: 我最怕的就是您 我是局长 (2007-05-30 11:11:23)  
 
  本来我编得挺象,估计雪非雪马上就要被我忽悠住了,

  
您一来,把真相这么一说,

  
挺美一事儿,砸了。

  
咋整?

  

 回复[26]:  雪非雪 (2007-05-30 13:25:10)  
 
  要不咋说人家龍昇是个厚道人儿,说话就是贴边儿。

  
我说刚才出门咋差点儿找不回来呢,原来是给忽悠的。

  
局长还有个怕的人,这回,看他咋整。

 回复[27]: 如此说来 我是局长 (2007-05-30 14:00:37)  
 
  我有关丁香的记忆,都是错的了?

 回复[28]:  taya (2007-05-30 18:29:02)  
 
  真能扯,小心我来断根哦

 回复[29]: 老雪也不给个回话儿 我是局长 (2007-05-31 12:53:14)  
 
  本局长想推荐你去加拉加斯大学进修一下子西班牙文学,怎么样啊,去不去啊你到底?

  


  
那边汽油可便宜。可以开着你的NISSAN去,你是不是开NISSAN?

  

 回复[30]:  雪非雪 (2007-05-31 18:38:53)  
 
  NISSAN——你桑?是谁呀?

  
有人说过,谁要是跟他这个桑那个桑的就跟谁急,我可不敢开你桑。

  
留学?我留的够够的了。汽油价的事别往心里去,我都忘了。油涨钱高,付得起显得有身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