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15 21:19:07 阅读人次:1961 回复数:6)

  

  
雨后的虹,像一个刚哭过的小姑娘。哄她说“别哭了,给你脸上涂胭脂”,她就不哭了。雨后的天空,像刚出浴的身体,擦干了,还觉得湿。

  
萝卜。白菜。螃蟹。桔子。每一样都可以解释秋天。出商店停车场的时候,旁边一个姑娘下车把前面车的驾驶室玻璃打得啪啪响,是因为挡了她的路还是因为下雨才焦躁?玻璃内是一位老人。我看得目瞪口呆。对面天空,腾出一道彩虹。

  
第一次看见虹的时候,觉得奇异,兴奋着指来指去。姥姥按下我的手,说绝对不能指,那样会烂掉手指。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指一下就能烂掉手指,只是牢牢地记着,从不敢指点。那时候,一下雨就看见马路上开出片片虹花,那是浮在雨水上的油污。    

  
天空无限。所以称它空。没有时空限定,除去终将消失的东西以外,剩下的就都是它。可以任意涂抹,那图画终究要自生自灭。个人生命之旅何其短暂,短暂中被涂上什么就不再消失,随你走进坟墓。我的档案不知存在哪里的档案室。那种叫“通知书”的班主任鉴定,从小学到走入社会,一张张累加成被他人写成的个人史,装在一个神秘的纸袋里,像一份附加的灵魂跟在身后。调动工作的时候,自持档案赴新岗位。对自己这另一个灵魂好奇得不能自抑,便打开它心跳着翻看。看自己的灵魂,却心虚得发抖。其中一份“通知书”上,有一条用墨汁涂抹掉的黑线。对着灯看,是“团结同学不普遍”。这并不是什么怕人见的内容,何况只是班主任的个人之见。可怕的,是这一条黑线。现在,把它亮出来曝光,如同生命天空的一道彩虹,阴晴间的亮丽后,散尽消失。

  
紫罗兰。这三个字的音色,叫我第一次知道它就喜欢上它。对罗曼.罗兰和索菲亚.罗兰的钟爱,好像也是源自他们名字音色的亲和力。排斥什么亲近什么,被莫名其妙的力量左右着,缘故不够分明。许多年,错把紫鸭跖草当作紫罗兰侍弄观赏,却也没误了享受闲舒。春夏,鸭跖草每天顶出一枚三瓣花,象是送给谁的礼物。通体是紫,各自分布着浓实或浅透明。我也送它以礼物,仔细的注视。抱着好奇,也抱着感谢。它这么整天地开着,不可思议地钟情于每一个晴天的早晨。世间万物在自生自灭中轮回,对我这一遭的意义,靠我自己述注。花草自身没有世俗的功业,我却愿意升华它的存在。一点水和一点泥土是它的营养,开出花来就有了营养我的早晨。姥姥养的那只母鸡叫芦花。开春后,芦花每天生一颗蛋出来。我睡觉的时候,鸡在养着蛋,植物怀着花。

  
开车走过虹。雨,在心里接着下。有人曾说,一下雨就想紧紧抱着你。孤身老人说,一下雨就不安,觉得象有什么坏事要发生。其实,雨只是自然天界的一个事件,一个发作。平时,任作物从地里望外冒,任飞机火箭划破它的和谐。所以,它也要时而出手做点什么。不管你要不要。它是活着的。伸手抚摸它,手也被它扶摸。它泰然自若,不争朝夕。我含在它之中,倦着自己的心思,经营日夜。

  
等信号的时候,点起一支烟。把车窗落下一条缝,不怕细雨钻进来,只怕烟挤不出去。

  


  


  


  
鸭跖草【purple heart,也叫紫叶草,紫竹梅。日语叫ムラサキゴテン(紫御殿)。】

  




 回复[1]:  待于泥 (2007-05-15 21:30:42)  
 
  最喜欢雨后彩虹的景色,叫你在欢喜的同时又有种紧张感,因为它瞬间即逝。

  
下雨的时候,我也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总喜欢在人群中热闹的地方呆着,不是觉的象有什么坏事情发生,而是觉的受不了那份清冷。

  
雪桑是吸烟一族?

 回复[2]: …… 雪非雪 (2007-05-15 22:09:31)  
 
  这个…………点烟的不一定就是我。

  
还是说“雨过天晴,云开雾散”吧

  
这好像是《东方红》里面的话,想不起来了。。。。。

 回复[3]:  待于泥 (2007-05-15 21:55:13)  
 
   鸭跖草?初一看以为是紫罗兰,再细看还是以为它是紫罗兰。

  

 回复[4]: 紫罗兰 雪非雪 (2007-05-16 10:42:50)  
 
  


  


  
「ストック」は英語名で「幹」や「茎」を意味し、

  
しっかりした茎を持つことに由来する。

  
(そういえばスキーにも「ストック」がありますね。

  
別名 「紫羅欄花(あらせいとう)」。

  

 回复[5]:  蛇 (2007-05-16 11:35:44)  
 
  

  
魅惑物 紫羅欄花の 底の蛇

 回复[6]: 蛇 雪非雪 (2007-05-16 13:15:02)  
 
  そういえば、かもね。。。。。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