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对面还是你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14 21:34:32 阅读人次:1779 回复数:17)

  

  
男主人的赴日纪念日,总是比女主人的赴日周年日隆重。或许是因为当初他是有目标的出国,而她只是奔他也是奔家而来,缺少主导大方向的历史意义。今年的这一天,二人回家放下车,步行去了附近一家常去的居酒屋。

  
端起酒杯,互相看着。来!祝贺一下。——祝贺什么呢?又没做出什么光辉业绩,来日本多少多少周年也算不上什么值得祝贺的事。但是,彼此还是持着酒杯轻碰了一下儿。男主人说:“就为对面坐的还是当初那个人,也值得祝贺。”

  
听见这句话,她心里怦动了一下。因为,方才拿起杯的时候,她脑子里绕的也是这一句话。

  
不管生活在哪里,10年20年的日子走过来,总会积累下一些什么。斤斤计较的争执,无精打采的维持。家家人人,都难免要体验一番。一旦成了家,运营它就成了事业。

  
跑堂的送过新杀的生鱼。夹一块放进口,嗯!好吃。新鲜度不可形容,鱼肉还带着活鱼的体温。

  
人的纪念日,却征了鱼的命。就为了这条鱼,也该让自己活得尊贵。(20070514)

  




 回复[1]: 非雪 老三 (2007-05-14 22:00:18)  
 
  “就为对面坐的还是当初那个人,也值得祝贺。”

  
非雪,那我们是不是也值得庆贺一下?

  
二十多年过去,积累的财富就是理解和维持。也许还有忍让。

  
这就是家和日子。

 回复[2]:  蛇 (2007-05-14 22:12:50)  
 
  > 非雪,那我们是不是也值得庆贺一下?

  
啊?你们什么关系啊?婚外恋?

 回复[3]:  Jasmine (2007-05-14 23:21:44)  
 
  男主人很会讲话呀,能让[她心里怦动了一下],说明多少年还都能找到感觉就好,值得庆贺

  

 回复[4]:  赏雪斋主 (2007-05-15 11:50:01)  
 
  雪桑著作等身啊,不愧是镜子里投稿最多的兼职作家。送上

 回复[5]: 老三 雪非雪 (2007-05-15 21:39:03)  
 
  是该祝贺。你有机会来大阪吗?

 回复[6]: 蛇 雪非雪 (2007-05-15 21:40:30)  
 
  老三和我的关系,就是老三和雪非雪的关系

 回复[7]: Jasmine  雪非雪 (2007-05-15 21:42:16)  
 
  谢谢善解他意。

  
其实,不是会说,是敢说。她是被吓得“砰”动

 回复[8]: 雪斋主人 雪非雪 (2007-05-15 21:44:30)  
 
  多谢抬举。滥文充数而已,版主也不给发字费,咱这是何苦

 回复[9]: 有奔头 水双 (2007-05-16 06:40:32)  
 
  她只是奔他也是奔家而来,……

  
几种“奔”:奔驰,奔腾,私奔,奔向**主义的金光大道。

 回复[10]:  听风者 (2007-05-16 07:17:39)  
 
   非雪啊,鱼哪有体温?记得有位朋友说过:一个男人,人到中年,落魄--百无聊赖, 居高--高处不胜寒. 落魄也罢;得意也罢,其实最想的就是一个温暖的家, 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 不管是发妻, 还是情人. 于是,有善妻则乐居,有恶妇则出墙.

 回复[11]:  久夏 (2007-05-16 09:38:07)  
 
  对生活,对所爱的人,永远心存感谢。雪桑的文章就是这样的主题,我喜欢。

 回复[12]: 听风者 雪非雪 (2007-05-16 09:40:17)  
 
  你好。

  
鱼的体温,严格地说似乎是有的,只是我说不严密。

  
这里说的鱼的体温,是指从水槽取出到吃进口未经制冷保鲜的意思。我把这个温度理解成近似水槽水的温度。鱼有水温,人有家温 否?

 回复[14]: 祝贺 避风港湾 (2007-05-16 17:23:54)  
 
  远方的小丫从内心的为“面对面的两个人”祝贺!为你们有这样的情节感动!

 回复[15]:  邓星 (2007-05-17 18:19:21)  
 
  非雪老三要约会,不带上我。。

 回复[16]: 邓星 雪非雪 (2007-05-17 18:42:16)  
 
  老三要约会我了吗?我还不知道。要是能去东京,空出一点空来就直奔星吧,这个主意拿定了

 回复[17]:  邓星 (2007-05-17 19:08:06)  
 
  好的好的好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