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中国式姐姐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5-04 11:11:25 阅读人次:1894 回复数:14)

   傍晚,陪Y去探望她一位来日旅游的原同事M老师。我们到的时候,M老师旅行团的客车还在途中,于是,两人便在HOTEL边等人边各叫了一份晚餐。这家饭店地处大阪府北部山腰处,坐在餐桌旁可以观万家灯火。

  
晚餐可称丰盛,前前后后不知给端上来多少道小碗小碟。两人举起套餐中配进的小小梅酒杯作一碰杯状——来,我们自己也过个节!国内家里人早就开始五一大连休了,咱们今天还上了一大天工,这里青山秀水,算是踏青了,慰劳自己一下也不算奢侈过分。

  
店里每张桌上,差不多都坐着身穿该饭店浴衣的住宿客。客人几乎都是老人,银发苍容,夫妇对坐。方才来的路上,两人还在连连感叹孩子大了自己老了,现在,坐在老人中,觉得自己离说老字尚缺少太多的资格。这些老人们谁也不说话,情景像早期的无声动画片。我们两人的话库里涨满着,压低声音一点点往外发送。工作、孩子、手足。话题不断。Y说弟弟境遇不佳,她按时给弟弟提供生活资助。我说你真是个出色的姐姐,她说没办法,做姐姐的嘛。

  


  
饭毕,国内客人也到了。开车带三位女客下山进一家夜间营业的日杂店。三位客人是M老师和她读高中的女儿以及弟媳。女儿要买这买那送给同学朋友,母亲就提醒说“你只能选三样东西,多了我可受不了。”可是,母亲自己却要我带她选了很多东西,资生堂化妆品好几样,边选边念叨“这个给孩子姨姥,这个给姨奶”……。这次访日旅行,她带来一家7人。自己一家和手足两家,总共8人。每人7千元,费用全部由她承担。对此,我和同学都感佩称她是优秀姐姐。她文文静静地笑着,说弟弟弟媳条件差,连飞机也没坐过。M老师的收入相对高一点,但是作大学老师再高也高不到哪里,多年积蓄,这样一分散,自然所余无多。去年,她还带着侄子去欧洲旅行。我一向认为,孩子的未来长机会多,路应该让他们自己去摸索去开拓。可是,这位M老师的理由却相反,她说趁他们是孩子才应该让他们多增加阅历扩大眼界,这样才能有助于他们树立丰富的人生。

  
据说,M老师平时非常朴素节俭。她的穿着言行也证明着她是一个传统型工作女性。她关于该趁孩子小时丰富眼界的话,让我想起自己幼时丰富进来的几个场面。

  


  
1967年10月的一天,姥姥带我上街。小弟弟出生了,姥姥要买婴儿用品和给母亲的营养品。可是,我和姥姥走了好几家以往的大商场和名饭馆,居然没能买到要买的东西。连纯面粉的油条也没有,柜台上卖的油条直硬硬的像棍子,里面掺杂了玉米面。小脚的姥姥走的脚疼,又买不到东西,满脸的郁闷。这时,大街上就传来呜嗷的口号声,游街的大队伍拥过来。压在最前面的几个人戴着白纸大高帽,胸前挂着牌子,名字上打着红叉。我还没上学,不认识那名字都是谁谁谁。回到家听说,被游街的队伍里有市京剧团花旦第一人。那个女演员是当地人心目中的明星,是男人们酒桌上的重要谈资。往家走的路上,姥姥一路沮丧着嘟囔说,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命不好,怎么选这么个世道来投胎,连个新玩艺儿也用不上……。

  
……

  
舅舅的工厂有职工电影院,他经常带我去看电影。第一次坐在舅舅自行车上去看电影那天的兴奋,好几天都稀释不完。连做梦都重现了好多次。自行车前轮在冰雪地上向前滚啊滚,在有各样车痕的路上所向披靡。冬风迎面吹在脸上,一点也不觉得冷。电影院入口的那张厚重的棉门帘,我用双手也没能掀开进去。包括电影院中的气味和投影机光束中的飞尘,现在依然记忆着。

  
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去山东,每天早上要全体起立对着南边的心脏北京三敬三祝,背诵“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我还被选出来加入车厢内的宣传小组,跟两个不认识的女孩儿一起边唱边跳“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穿着新做的红花棉袄,下襟很长,为的是明年后年还能跟得上身高增长继续穿用。这件不合体的棉袄看上去土气得要命,所以跳舞唱歌的时候一点也不开心。

  
……

  
假设,这些记忆置换成M老师带侄子去看的罗马或者巴黎,置换成各色人种的活人和自由经济市场的琳琅满目,长大后的我会是怎样的人生呢?——这个“假设”无法成立,即使成立,未必就能置换出另一个优于现在的我。联想而已。

  


  
M老师这样的姐姐,恐怕也只有中国人中才会有。为手足亲戚支付学费资助生活费者,周围同胞中大有人在。这种可做可不做却做了的责任驱动力,是亲情。亲情意识使他们去履行法律范畴外的义务。能做到这一点的中国人,今后还能延续几代?下一代人多半是独生子女,已经没有了这些是财富也是负担的天然手足牵连。或许,他们原本就不会生成这些额外的责任感也未可知。

  
国内一单身未嫁的朋友,她的积蓄中有一笔用来给父母以备万一,另一大笔开支,就是资助国外留学的外甥。她本是个清高洒脱的人,为此却不得不东奔西跑地讲课。一套睡衣穿到破出洞来,却把成几万元的人民币换成外币一次又一次往外汇。说起这些,她就说所以才要齐心协力供孩子,要让他达到一定境界才能悟出真正的超脱,否则,游手好闲地洒脱起来,等老了可就惨了。无形中,很自然的她就把外甥当成了自己的子女准备守望一辈子。这代人可能是从小被贫困炎凉教育得过头了,护家意识自觉而强烈。

  
几个月前,回去与在剧团做化妆师兼编剧的朋友见面。她说剧团经营窘困,正在编写一个剧本,要我帮忙。问她什么内容,说是儿童剧。传统戏剧团怎么排上了儿童剧?说是传统剧观客少,无盈利。国家教委有规定,接受义务教育的中小学生要定期观看传统艺术形式的相关剧目。这样,剧团可以到周围县城巡回演出创收入。问她什么故事,答曰关于宣传“八荣八耻”,便以没机会学习文件辞绝。这个化妆师同学,也是个苦口婆心的姐姐。说完了剧团,就唠叨起弟弟的苦恼。弟弟夫妇有理想的工作,家庭生活却出现了沟通上的倾斜。弟媳官位已达要职,无奈弟弟却无心参政,毫不欣赏妻子的政途鸿运。这个做姐姐的正在为此作难,整天的调节说和,说很可能面临破局。中国式姐姐,各种各样的母亲心;中国式离婚,原因也形形色色。(20070504)

  


  




 回复[1]: 独生子女 小草 (2007-05-04 11:36:07)  
 
  --他们原本就不会生成这些额外的责任感也未可知--

  
唉,是有这种可能。

 回复[2]:  雪非雪 (2007-05-04 13:52:42)  
 
  小草,假日好。

  
没有额外的责任是好事,对吧?羡慕着呢。

 回复[3]:  taya (2007-05-04 15:33:49)  
 
  独生子女有什么好.我想有个哥哥....

 回复[4]:  邓星 (2007-05-04 18:04:35)  
 
  可能对孩子来说,只有单独一人是不很好。

 回复[5]: 邓星 雪非雪 (2007-05-04 18:57:08)  
 
  假日好。

  
你也给自己放假了吧?我没好吃的做,正在构思晚饭该怎样不出去买材料又像个假日样。说是放假,其实是劳动日。在家操练体力。不用练武功也够结实,哈哈。

 回复[6]: TAYA 雪非雪 (2007-05-04 18:59:51)  
 
  不练歌又出来玩儿?

  
“想有个哥哥”怕是太浪漫得有点离谱了,给自己女儿预备哥哥替你还愿还差不多

  
祝你参赛成功。

 回复[7]:  邓星 (2007-05-04 19:05:49)  
 
  非雪,我一共才放二天假哦。。。

 回复[8]:  taya (2007-05-05 21:08:49)  
 
  非雪姐,我可是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住在宾馆啊,脑子里想的是音乐,手里捧的是音乐,嘴里唱的还是音乐,也就傍晚吃饭前去琴房练2小时(10块钱/小时,真TMD贵啊~~)然后再吃饭,完了顺便了查查MAIL.仅此而已.北京连逛都没有逛过.可怜.....

 回复[9]: 加油 超女 (2007-05-05 22:04:27)  
 
  

 回复[10]:  赏雪斋主 (2007-05-07 12:24:12)  
 
  

 回复[11]: 谢谢斋主人 雪非雪 (2007-05-07 21:27:03)  
 
  谢谢你的

  
不知是哪里高人,多谢光顾。

 回复[12]:  琥珀 (2007-05-08 19:02:52)  
 
  题目太好了,还没看就领会到很多了。有时候,包袱背起来,也有幸福的感觉,开心就好。雪非好。

 回复[13]: 琥珀 雪非雪 (2007-05-08 19:47:31)  
 
  你好啊。你回来了?——可是没听说你去了哪里啊

  
欢迎归来

 回复[14]:  皇帝总统 (2007-06-11 16:23:16)  
 
  

  
任炯长君网站http://renj.ebesite.com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