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非雪 >> 随录
字体∶
感谢菩萨

雪非雪 (发表日期:2007-04-27 23:02:22 阅读人次:1821 回复数:12)

  偶尔要给母亲打个电话问问平安。一般是没什么事,就说“没什么事儿,就是打个电话”。

  
今天一接通电话,母亲的声调就比平时高一节。她说“我今早上去拜了佛了!”问她拜了什么佛,她说本市一个什么“水上人间”集团出资在山上修复了一个横山寺,今天正赶上向大众开放,上边来了很多领导,还有国家佛教协会的要员。并且今天又是一个难得相遇的“开光”日。

  
她兴奋异常,抓着电话把从早上5点起来拉着父亲赶乘集团提供的面包车挤进人山人海的新佛寺又拜了镶金的新菩萨和各殿大佛像的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强调那些建筑上都镶着铮亮的琉璃瓦,说别提多好了。最后还用胜利的口吻说“临出来的时候我问你爸磕没磕头,你爸说没磕头。我硬劝他到正殿最大那尊佛那儿磕了头。”她又加以议论说好不容易来一次,又赶上开光,又免费坐车,不磕个头来干什么?以后再去可没这好事儿了。

  
她这么唠叨着说了一大通,最后说回来的时候都12点55了,折腾一大上午。母亲从来不曾有过如此精确的时间表述,可见她是怀着她自己那份特有的虔诚。这若是几年前,我早就制止她说“行了,知道了。你去拜佛了。没别的事我就把电话挂了。”可是现在我能做到把她的话听完,不管她说多琐碎的话。能做到这一步,是从进入40岁以来。

  
至于父亲是在怎样的心情下去到正殿磕了那个头,我能想象出来。母亲点化父亲说“磕个头你也少不了什么,为给孩子们求个顺当也该磕呀。”称得上是个知识分子的父亲当然知道磕个头不会少什么也不会多什么,但他也知道不磕这个头他会多出很多烦恼来,母亲会因此唠叨起来没完。外祖母活着时也常偷偷摆上供桌对着一张画着什么像的旧纸三拜九扣。到了初一十五日还吃素。有时忘了那天是吃素日而吃了荤腥或韭菜葱蒜之类的刺激性食物,第二天她一定要补吃一天素食,甚或只喝水不进餐。但从未听她就此解释过什么。外祖母不识字,对认知的道理和信仰深信不疑。她的盲目扣拜里有着诚实的默契,多半是为着自己的转生做着来世的投资,是一种朴素的愚昧。但是母亲有点儿文化,每天读好几种小报,尽管也搞不清楚自己拜着的诸尊观音菩萨佛像之由来,但是有拜总比不拜会使生活和命运顺畅的侥幸心理。她的模糊信仰中有着现实民众的精明成分。到了我,不仅识字还教书,反倒根本不考虑什么愚昧还是精明,活着就是了。行动和意念都松驰着。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父母家的柜橱里多了一尊瓷菩萨。大概是近几年的事吧。回家的次数少,有时竟隔2年多。密度最大时也无非半年一次。第一次发现母亲在一个清早对着那菩萨烧香跪拜的时候,我心情极其复杂地转过身去了另一个房间。一丝凄凉直袭鼻腔,双目酸热。从来都是站得笔直疾步如风急言快语的母亲,居然会在一个小小的瓷象面前如此温顺如此静穆。我感觉到了她对生活和命运的妥协。知道了是这些年来几个儿女几家人里发生的全部可贺可叹的一系列曲折带给她的那些悲喜不安,使她在万般忧虑无助时寻到了充实自己作为母亲能够拥有无限力量的法宝。她象一个力大无穷的神仙一样,肩担着她自己那份一刻不离心的日子。一边是子女一边是菩萨。她自信自己能在对日月的付出和菩萨的诚拜里给子女家人换来平安和祥福。这样的信念支撑着她,每一天的从早到晚,她都匆忙地过得有意义。

  
有一次打电话,她也是开篇就说“不拜菩萨可不行。你爸今早出门的时候烧着一壶水忘了,回来的时候壶把儿都快化了,6个小时!没着火。要不是天天拜的话房子早烧成灰了······”。母亲劝儿媳也拜个什么,但不劝我,她知道我不会听从,所以她替我拜着。弟媳在婆婆指导下买回(该说请回才是)菩萨那天,安置下来让弟弟也拜,弟弟不从。当晚弟弟看电视时在摇椅上摇着摇着就摔到了地上。于是婆媳就有了不敬不拜即可遭报应的现身说法材料。

  
母亲退休后,前几年开始经营一宗小生意,起早贪黑地忙碌。我们劝她不必这样,她却说闲着干什么,我可得抓紧时间挣点钱。问她挣钱干什么,她就怀着憧憬说,将来临死的时候把子孙一大帮叫到眼前,给每个人都分一份钱那该死得多舒心,那老太太该多有风度。平日里她除了在自己身上节俭着粗茶淡饭以外,再就是在水上电上省。我们回去的时候她才肯象过年一样把装修时安装的大灯小灯都打开。全家到店里吃饭她也一定要求让她出钱,几百上千的也舍得,可大家一走还是要看管着父亲不能忘关灯不能多用水。看她这样我很不耐烦,忍不住说大家少去一次饭店够水电放开量用一年了。这时候,她就象犯了错误的小姑娘一样,低着头一声不语。

  
曾向她流露过加入生命保险的事,她说那是断不可以的。说那是白扔钱,并说不吉利,说一个人的寿命是有定数的。她宁愿对着烧制简陋的瓷菩萨空然求拜,也不肯去签一纸符合人间社会规则的保险合同。鲁迅的国民性解剖里,就指出过中华民众这种愚钝可笑超越不出自我小视野的现实精神弱点。母亲活在这种天成的观念里,她的所有的思维和思想都围绕着她的现实。自己的儿女,自己的生意。水壶没烧干要谢拜,儿女有病有灾要求拜,儿孙考大学要祈拜。路上遇到乞丐她就递上几个零钱,见实在贫寒的顾客她就狠心多让价。这样做她都为着一个清晰的目的,她相信动善心会给她的日子她的家人带来好处。

  
我一岁离开母亲跟外祖母长大,所以直到自己做母亲都没能产生对母亲的亲近感。我与她的关系几乎是受授不亲。无形中形成一种此强彼弱的格局。我从不向她示弱求援,不论哪方面。但是,几年前有一次摔伤了腿,夜里躺在床上疼得不能转身,想找个外用药什么的也没有。凑巧那天又是自己一个人在家。想开车去医院又觉得全身筋骨不支。想到明天不能上班怎么办时才意识到身在异国他乡遇到困难时的无助。心里叫着“妈妈”泪就一大串一大串地流出来。良心话,离家二十多年,因脆弱想起母亲来这是第一次。今年暑假见面时,两个人走着路,她问起我是不是很惦记在外国留学的孩子时,我说我不太想。她就说你这个当妈的心真硬,孩子不定怎么想你呢。于是我就笑着说,也许吧,遇到什么不舒心的事的时候会想起我。接着,我就说了腿摔坏的那一晚上哭着喊妈呀妈呀的事。这样表达,有点难为情,但还是把经过都说了。第一次向她示弱,原原本本地都说了。她流着泪听,抽抽嗒嗒。我笑着说,直到觉得沟通了许多不曾敞开的东西。

  
这样宁愿看着她流泪也对她诉说自己的小苦难,是要告诉她我需要她,需要她结实地长久地活着,陪着我们。为我们撑着那个家,让我们到了年节总能享受到有家可归的踏实。在外这许多年里,自己逞着强摸索着走进不断到来的一个又一个明天。有挫折,也有失误。在那段接近渊底黑暗的时光里,我看到,只有母亲的眼神里除了认可和怜爱,没有丝毫的责备。我知道每一个母亲对子女都会如此。但我只有这一个母亲,这个母亲就是她。当她的琐碎让我烦恼时,我就提醒自己,自问:你为什么不能象她无条件认可你那样认可她呢?

  
母亲老了。她是子女们精神危机感情危机甚至经济危机时永远的后盾。是避难所。发自内心希望她能够多活些年,哪怕她终日活在求拜菩萨的无为之为中。那样,我就永远不必去寻找什么无形的寄托。母亲是我们的菩萨,不用求也不用拜更不用谢。

  


  




 回复[1]: 非雪姐,我命苦啊 taya (2007-04-27 23:27:04)  
 
  回个姐姐的贴就走。我最近暂时在北京漂着。真是颠沛流离得无聊之极。本想吃完两天灰尘就走,然后因故拖了一个星期,今天好容易买好了机票,又临时被“逼”,又延后了 ,想回家啊。。。。哭。。。。。我怎么没菩萨救呢,姐姐你救我吧。。。。。

 回复[2]: TAYA 雪非雪 (2007-04-28 01:01:30)  
 
  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颠沛流离”到北京去了?

  
TAYA你呀,没问题的,实在被“逼”无奈了,还有娘呢。

  
菩萨保佑你。

 回复[3]:  水双 (2007-04-28 01:20:47)  
 
  外婆晚年也念经,虽然她不识字,可是乡音的念经声好洪亮。

  
据说,那几本经书和佛珠是托人从普陀山请来的。

 回复[4]:  久夏 (2007-04-28 02:15:54)  
 
  感动!使我想起了我的娘,两年不见了,只是每个星期通一次电话。自从到了日本,不知道有多少次想起要是妈妈在就好了。

 回复[5]:  雪非雪 (2007-04-28 15:12:40)  
 
  能做到朴素地信仰什么,是令人敬佩的事。——给3楼水双桑。

 回复[6]: 久夏 雪非雪 (2007-04-28 15:14:16)  
 
  能每个星期打电话,这让我惭愧。我是不曾那样频繁打电话的。

 回复[7]: 中國人認識漢字 zhongbei (2007-04-28 15:34:09)  
 
  能看大部分顯教經典,其實是很有福報.

  
可惜啊......

 回复[8]: zhongbei 雪非雪 (2007-04-29 17:21:51)  
 
  谢谢你。

 回复[9]: 雪非ねえちゃんへ taya (2007-04-29 20:40:41)  
 
  元々成都に帰ったんやけど、学歴認証のため北京にこないといけなくなったから。

  
結局来たら、認証の書類が日本側のミスでだめになって、帰る日がそのまま順延することに。やっと一昨日緊急処理して書類を揃えたのに、中央音楽学院でドイツのオペラコンクールが行うことがそこの知り合いの教授から知らせて、ついでに申し込んだ。だから、今ゆったように、毎日レッセンレッセンばっかり!どこにもいきたくないし(いけない)、かわいそうにホテルにこもってる。。。。だから、助けてほしいの。。。

 回复[10]:  超女 (2007-04-30 01:40:43)  
 
  

 回复[11]: TAYA、超女 雪非雪 (2007-05-01 21:10:54)  
 
  tayaさん、コンクール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超女,谢谢你的

 回复[12]:  taya (2007-05-04 15:38:25)  
 
  也谢谢非雪姐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录
    汉字温习 
    九月半随笔 
    闲聊几句钱的事儿 
    依衣人 
    2011-03-11 日本地震 
    流星 
    致被“欺“者 
    说梦 
    幸福是—— 
    一期一会 
    玫瑰,玫瑰 
    梦录 
    天长话多 
    反叛高跟鞋 
    元宵夜备忘录 
    破五 
    1122:いい夫婦の日 
    青春本色 
    不易拉的易拉罐 
    敬老日——寿命盘点 
    换个月名活进秋 
    入镜一年 
    炎热的1990年夏 
    闲说人名 
    夫妇别姓 
    镜泊湖 
    丑闻 
    鸡毛蒜皮人情味 
     
    “丝的丝的” 
    女人的美容 
    陌路温馨 
    又见丁香 
    任彩虹涂抹的雨后天空 
    对面还是你 
     
    中国式姐姐 
    感谢菩萨 
    偶像 
    大人的尴尬 
    炊烟的味道 
    我把玫瑰献给你 
    孩子…… 
    告别 
    日本大学生的AA制 
    日本的岁暮习俗 
    倾国倾城 
    写给回复的回复 
    关于枣树 
    女人给女人的贺卡 
    抛物线 
    冬天的晚上 
    最后的玫瑰 
    在声音里告别世纪 
    “大姐”和“小姐”的区别 
    边缘人 
    真空 
    听雨 
    奶奶的风铃 
    营生·(老歌儿) 
    月圆夜 故乡行 
    网名小议 
    秋季开场白 
    孩子,我想你 
    “屁股沉”有多少种说法?  
    那种声音 那种味道 
    老照片 
    职业观 
    1999岁末 
    亲戚 
    只有一个字的情书 
    写诗的心情 
    钟情丝绸 
    鞋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